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三长老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三长老

 
    隔天一早,蓝棠一起身就急急过来瞧黎浅浅,看到满院子飞舞的人影,她才安下心来。?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棠小姐这是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只是怕浅浅对昨天的药浴不适应。”

    春江她们不以为意,把早饭搬上桌,招呼她过来吃,蓝棠心道,一会儿浅浅梳洗好过来,要好好的再给她诊脉。

    黎浅浅收功去梳洗,再出来时,换了一身水蓝襦衫,衣襬处绣了粉嫩嫩的荷花,双髻上系着水蓝缎带,以珍珠簪压着,看来很是清新。

    一坐下,蓝棠就抓住她的手把脉。

    “我没事儿。”

    “知道你没事。”蓝棠道,把完脉确认没事,才笑着对黎浅浅道,“昨儿的药浴用的药,跟之前的都不同,药效有点强,所以才怕你受不住。”

    “哦。”黎浅浅点头,“怪不得昨儿泡完之后,就想睡觉。”

    用过早饭后,黎漱派刘二来,说是今儿休整一天,明儿一早再动身。

    春江她们闻讯便停下手上的工作,昨儿入住时,她们把所有的用具换上她们带来的,要走,自然也要把自家的用具打包带走,现在要多留一天,就不用忙着收拾了。

    “祖母她们走了?”黎浅浅问。

    刘二摇头,“大老爷他们都还没起。”

    看看时辰,大概今儿不走吧?要不然等他们收拾好要动身,天早都黑了。

    黎浅浅好奇问,“他们昨天闹腾了?”她睡得早,要是黎老太太她们那边闹起来,她是完全不晓得的。

    刘二知道她睡得早,便把昨晚黎大老爷他们的事说给她听。

    黎二老爷早早喝醉了,二太太龟缩在自己房里,大老爷护着怀孕的妻子,老太太闹腾就随便她去闹,可谁知她昨晚上不只在自己屋里闹,还要跑来闹黎浅浅,大老爷知道后,就作了侍候老太太的人,侍候的人全被打了一顿,谁还能侍候老太太。

    没人啦!

    因此老太太就在屋里哭嚎。

    出门在外,遇上这么一个恶邻居,着实叫人着恼,住客们涌向客栈掌柜那儿去告状,一般人家遇上这样的事,摸摸鼻子自认倒霉也就算了,可是经商的和进京赶考的,便咽不下这口气,定要讨个公道。

    好歹要个赔偿金压压惊也好。

    客栈掌柜没办法,只能找大老爷要钱好安抚住客。

    黎大老爷才得了主意生财,没想到就得先大失血,心里不是不恨,但能怎样?谁让那是他亲娘?想到这一大家子的重担都落在自个儿肩上,他不禁要怨母亲,当年他爹安排得好好的,他们兄弟当富贵闲人就好,啥事都不用他们费心,偏偏他娘心大,不肯让三弟当家主,硬把人赶出家门。

    别以为当家主很风光,这些年下来,大老爷早就厌烦了!如果二弟是个有肩膀的,能帮他分担些事,他也不至于这么劳累。

    当然最重要的是,后继无人,黎天赐身弱虽多智,但每每一动脑,就得卧病在床多日,次数一多,大老爷哪还敢让儿子动脑。

    要是黎经时父子一直没消息,他也不会想太多,日子就是这样子过嘛!可是黎经时父子回来了,还得皇帝看重,看到黎经时父子,黎大老爷不免要想,如果当初母亲不曾自做主张,说不定儿子会是个健壮的孩子,自己也不用为生计而劳累。

    最重要的是,母亲一犯浑,他不用自个儿扛,会有当家主的三弟来帮忙。

    只是现在说这些都迟了!

    就算他想把家主之位交到黎经时手上,人家都未必愿意接。

    肉痛不已的掏钱消灾后,他亲自去和黎老太太谈了约莫一个时辰,他们说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黎老太太砸了一地的东西,黎大老爷出来时,面色铁青。

    因为闹腾了这么一场,黎大老爷他们才会晚起。

    黎浅浅摇摇头,对刘二道,“派人盯着,别干涉。”

    刘二闻言笑了,他就怕黎浅浅心软,对某些人就不能心软,不然最后被拖死的可能是自已。

    休整一天后,隔日一早黎浅浅他们就启程上路了,黎老太太还想着要派人去把黎浅浅叫过来,好在那死丫头面前摆摆祖母的威风,谁知天才亮,人就已经离开了。

    她气恼得又要砸东西,却让侍候的人死命拦住,机灵的早跑去通知大老爷,大老爷才刚起身,脑子还没清醒,听到丫鬟的回报,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爷,母亲老这么闹,可怎么是好?还有这么一段路要走呢!”大太太抚着肚子有些忧心的望着丈夫。

    大老爷长叹一声,“不然能怎么办?”他就怕老娘重施故技,要是再闹腾几回,怕这路上的客栈会统统拒绝他们入住啊!这些客栈之间自有连系的管道,消息可灵通了,他可不想日后出门找不到客栈可住。

    “不如请个大夫,给母亲开服温和的安神汤吧?”

    “可这汤药用多了,会不会影响身子?”黎大老爷是想老娘能老实不闹腾,可没想让老娘自此昏沉度日。

    若要黎大太太说,老太太身体会不会受影响,管她啥事?人家心里可没把她们这些儿媳和孙女放在眼里,就是孙子也不放在心上,没看出门这么久,老太太可曾问过孙子一句?

    倒是忙不迭弄钱给小蒋氏母女花用,可惜啊!人家也没把她放在心上,连她们要离开,也不见季瑶深或小蒋氏派人来送行,偏偏老太太还记挂着人家,不忘派人送银票去给季瑶深母女花用。

    黎大太太温声的劝着丈夫,“只要母亲不闹,咱们也能快些到家,等回了自己家,也就不愁母亲闹腾了不是?”

    大老爷沉吟半晌,就派人去请大夫,只要他娘是病人,那些人再要来闹也不好意思了吧?

    大夫很快就来了,给老太太开了方子,交待不可常用后就离开了。

    大老爷命人熬药来,一碗药下去,老太太就睡着了,安安静静再也不闹腾。

    这一晚,所有人都能好好睡上一觉啦!

    隔日众人精神抖擞动身往莲城去。

    而早他们一步离开的黎浅浅他们,已经进入梅州,三长老派来的人已候在此地,刘二派人过来打前哨时,他们也正好抵达,两方人马一碰头,就由三长老的人带他们去订了客栈,把一切安排好之后,便在官道上守着。

    黎浅浅他们来得很快,没让他们久等,双方一汇合,就往客栈去。

    刘二听完来打前哨的部下回报后,就来跟黎浅浅说明情况。

    “三长老之前遭人暗算,差点就中计,幸亏她身边的丫鬟南烟拚死把她救出来,三长老大雷霆,把人梳理一番后,清出不少钉子。”

    追查到底的结果竟然是,以前在她身边侍候,如今已被她表哥收房的丫鬟南荃,和她舅母合谋算计她,想让她**给她表哥。

    张黄氏设计她,除了觊觎颜家的财产,还有三长老的人脉关系,三长老年纪己不轻,想来就算嫁进门,也生不出孩子,那么这庞大的财产,岂不就落入她儿孙手里?

    而南荃,虽然如愿以偿进了张家门,但是她一个丫鬟出身的姨娘,能有什么依仗?她怕丈夫再娶,若是来个厉害精明的正妻,她的日子就难过了,更何况到现在她都没能生儿育女。

    如果三长老能嫁过来,那么有着往日情份的自己,岂不就有人罩着了?因此她非常积极撮合三长老和张家表哥。

    只是她从前贴身侍候三长老,都没能劝说成功,如今想成谈何容易?所以她便找上张黄氏,以利诱之,张黄氏便会想方设法促使此事成功。

    不过她们没想到,会被南烟识破,危急时刻硬是把三长老给救走,倒是便宜了另一个倾慕张见复的富家千金。

    事后,张见复震怒,把南荃送到乡下庄子去,对亲娘,他虽气恨却无技可施,对那富家千金,他是想负起责任,但对方家长不肯,张见复毕竟是个鳏夫,他们舍不得自家闺女去做继室,而且听说,张见复的儿女都不是好相与的。

    张黄氏以为自家儿子条件好,只要他想娶,没有人不想嫁的,前媳妇不就是如此吗?所以她一直认为丈夫的这个外甥女不过是拿乔,想要借此拿捏她,想要逼她退让,让她答应她嫁进门后,若生儿子就要过继去颜家,南荃就是相准了这一点,才能几句话就说动她。

    却不知三长老是真不想嫁表哥。

    她一心只想嫁黎漱,黎漱不婚,她便不嫁,两个人就僵在那儿。

    黎浅浅是觉得表舅对她真没那个心思,可三长老就认定他了,只是没到他面前来挑明,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跑到大姑娘面前说,我对你真没意思,你赶紧嫁人去吧!

    “该不会就是因为这样,三长老觉得自己有机会,所以才……”蓝棠若有所思的问。

    黎浅浅点头,“应该是这样吧!”之前她虽然略知一些,但是大家都觉得她还小,所以跟她说起此事时,总是那个隐一些,这个藏一点,说的不清不楚的,这次她直接挑破问黎漱,才从黎漱那里问出端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