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梅州行

第二百七十二章 梅州行

 
    高朋茶馆二楼包厢,季瑶深听到门口有响动,连忙起身迎上去,看到黎浅浅在丫鬟的簇拥下进门来,不由笑容满面道,“妹妹可来了。?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走在黎浅浅身边的春寿忽感一阵恶寒,抬头看向前方的季瑶深,她怎么觉得眼前那小姑娘满眼的算计?

    黎浅浅嘴角噙笑,朝季瑶深福了福,“见过季十二小姐。”

    “许久不见,妹妹怎么跟我客套起来。”说着季瑶深就上前来要拉黎浅浅的手。

    黎浅浅笑着摇头,“礼不可废啊!”季瑶深正要说什么,就现她的手扑了个空,没有拉到黎浅浅的手,回过神才现黎浅浅不知几时,已经挪到桌前的椅子坐下了。

    季瑶深只得故做镇定的走过去坐下,“妹妹真是的,怎么从浣州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说什么呢?黎浅浅笑而不答,她们之间本就没什么情谊,当年与季瑶深母女同住黎家小院的人,不是她,是原主,但拜小蒋氏所赐,长孙氏和原主母女都已香消玉殒,所以黎浅浅不觉得自己与她们母女有何情谊。

    真要说有什么,也就只有曾经的合作关系了。

    不过这个关系,也因季瑶深片面中断连系而结束了,现在想要再续前缘,呵呵,那有这么简单。

    “还在浣州时,就忙昏了,回来之后,更是一路忙到现在。”黎浅浅笑眯眯的伸手倒杯茶给季瑶深,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季瑶深难掩嫉妒的看着黎浅浅手上的那支水润的玉镯,自打京城再见黎浅浅后,就知她身上配戴的饰,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初时,她不识货,并不觉得有什么,但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和嬷嬷识货啊!

    现在的她历经磨练,也能看出黎浅浅那支手镯非凡品,怕是她那好嫡姐身上配戴的,都不如黎浅浅。

    想到自己为了银钱烦恼,而黎浅浅却能面不改色的挥霍,真是不公平!

    要是她们母女没有被逐出三房,那么今日,她娘就是将军夫人,自己也是黎将军的掌上明珠,听说黎茗熙从皇帝那儿得来的赏赐,全要拿来当黎浅浅的嫁妆!

    季瑶深想到这些,就忍不住愤恨起来,当年是黎老太太逼长孙氏退让的,又不是她们母女害的,黎浅浅对黎老太太轻轻放下,却对她们母女毫不留情。

    “季十二小姐,请问,您找我来,究竟是有什么事?”

    “啊?”季瑶深回过神来,连忙赔不是,“真是对不起,刚刚想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季瑶深垂下眼,似受了万般委屈,就等人询问,她方好一倾怨愁。

    “喔。”黎浅浅单音回应,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嗯,这家茶楼的茶还不错,季瑶深今儿还真是花了大钱,想来她所求不小。

    季瑶深等了良久,就是不见黎浅浅开口问下去,不禁有些失望,明明黎浅浅去浣州前,她们处得还不错的。

    她不开口问,自己要怎么把话题引到她想的方向去?

    季瑶深有时间在这里耗,不代表黎浅浅愿意陪她瞎耗,“十二小姐?如果没事的话,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季瑶深开口,起身走人。

    季瑶深带来的丫鬟见状忙要上前去拦,“放肆!我们小姐可说让你走了?”边说还伸手拦住不让黎浅浅她们走。

    “呵呵!十二小姐,你家的丫鬟可真威风啊!”黎浅浅没说话,开口的是春寿。

    “跟她们噜嗦什么?耽误事儿,教主事多着,百忙之中抽空走这么一趟,真是不值。”春江伸手拨开那个丫鬟的手,丫鬟只觉手臂生疼,然后整个人就不由自主踉跄了好几步,跌坐在靠墙摆放的太师椅中。

    季瑶深被这展给惊呆了,看黎浅浅的丫鬟也没怎么出力,就把自己带来的丫鬟给推开去,灵光一闪的想起来,黎浅浅会武,她身边的丫鬟当然也会武!

    想到这儿,她看向春江及春寿的眼便不禁灼热起来,想想看,若她身边能有这样的人材在,就不怕有人欺负她了!

    “妹妹,姐姐把这几个丫鬟跟你换这两个武婢可好?”

    啊?这是什么神展?

    别说黎浅浅主仆三人听怔了,就是季瑶深带来的丫鬟们也都傻了,她们背后可都有各自真正的主子在,这十二小姐凭什么一句话,便要把她们送人?就因为那两个丫鬟?

    她们有什么好?论相貌,仅是中上,看起来也不怎么伶俐,拿她们几个人去换她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划算吧?十二小姐精明,怎么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买卖?

    “对不住,她们两是我的贴身丫鬟,不换也不卖。”

    “那,妹妹可知那儿有如她们这般厉害的武婢卖?”

    黎浅浅打量她良久,才回答,“不知道,她们是师父给我的,十二小姐可以回去问问你父王嘛!亲王府里应该就有武婢吧?”

    这自然是有,只是那些人,是平亲王费心栽培的,亲王妃身边有两个,每个嫡女和媳妇身边各有一个,庶女嘛!人手不足,当然就省下来了,当然,嫡女出嫁时,武婢是要留下来,不跟着出嫁的。

    平亲王妃闹腾过,不过平亲王没理会她,武婢拿的月例是外院给的,平日就是专职保护人,不做旁的事,就算是平亲王妃开口,她们也不从,后来平亲王妃便不怎么让她们贴身侍候。

    一来是使唤不动,觉得没脸,二来是怕她们听到看到什么,去跟平亲王说,另外也怕她们是平亲王派来监视自己的,不让她们贴身侍候,只让她们待在院里。

    嫡女们自然是有样学样,跟着平亲王妃学,晾着这些武婢,再说了,她们是嫡女,别说在自个儿家里,就是出门赴宴,有人敢不长眼的欺负她们吗?又不是不想活了。

    她们没把武婢放在心上,季瑶深这个半路出家的亲王府千金,又怎会知道,家中其实是有武婢的。

    听黎浅浅这么说,脸就沉下来了,“妹妹何苦这样小气?”

    黎浅浅笑了,“既然十二小姐觉得我小气,那就别跟我往来吧!省得连累十二小姐也跟着小气了,走啦!”说完转身就走,才不管后头季瑶深鼻子都被气歪了。

    有前车之鉴在,众丫鬟们不敢相拦,只能看着她们主仆三人离开,季瑶深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找黎浅浅的主要目的,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就让人走掉了?天哪!她怎么这么笨?

    不胜懊懊的季瑶深只能悻悻然返家,并冀望下回时,能说服黎浅浅把两个武婢送给自己,还有她们生意,瑞瑶教新开了铺子,想必更加需要招揽贵客上门,到时候她可要开个好价码,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黎浅浅给钱。

    离开茶馆后,季瑶深让车夫绕到天宝坊及锦衣坊去,她不是没来过,但之前没和黎浅浅联想到一块儿,今儿见到黎浅浅之后,才将之连到一块儿。

    因为人多,所以马车只能快快经过,不能逗留,季瑶深掀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瞧,看到那铺子里人头钻动,铺子外头人来人往,不禁要想,若这两家铺子都是自己的,那该有多好啊!

    有她这种想法的人,还真不少,但是,瑞瑶教的前教主不好搞,他自己难能露面也就算了,现在传给徒弟了,没想到他徒弟比他还难见?听说那小丫头片子是黎经时的女儿,不少人找上黎经时,想要他牵线,让他们见见黎浅浅。

    原本是想,不过是个小女孩嘛!哄一哄,吓唬下,说不定就让他们如愿了呢?没料到人家师父护得紧不说,亲爹和兄长也保护得滴水不露。

    让他们无处下手啊!真是太讨厌了!

    这些事,黎浅浅都听刘二说过,师父就是那样,不想搭理的,直接无视,可是父亲和哥哥们在朝为官,为她和同僚们闹翻,似乎不太好?

    黎韶熙知道妹妹为他们父子担忧后,直言道,“我们是皇帝重用的人,可你想过皇帝为什么满朝百官不用,偏要用我们父子?”

    她哪知道?她要晓得皇帝想什么,她就去做皇帝了!呵呵!

    “就因为我们在朝中没有什么关系,跟所有人都不熟。”说穿了就是皇帝不相信那些文武百官,所以他才破格起用黎家父子三人,当然,这其中有没有相中黎浅浅所带来的人脉关系,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黎漱和黎经时扛住了,所以黎浅浅日子才能过得这么悠哉。

    就在季瑶深思忖着何时再把黎浅浅约出来时,黎浅浅他们出了京城,往梅州去了,黎经时父子这次谁也没能跟着去,不过好歹把二十个亲卫硬给塞进去了,黎经时觉得这是一大胜利,黎韶熙兄弟却看得明白,黎漱之所以点头,八成是想捡现成的。

    瑞瑶教缺人,尤缺会武的,一般的教众就算要学,也得花些功夫和时间去栽培,但这些黎家军,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基本武术难不倒他们,若当中有好苗子,再加强训练一番,就会是鹰卫的后备成员,其他的就是进入商队,成为护卫,再不济就待在货栈里当护卫也不差。

    黎经时要操心的事太多,所以黎韶熙很早就把这些事从父亲那里接过来,只是他一直以来的安排,无法消耗每年退下来的人,现在好啦!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黎家军总算能有好去处。

    虽然之前就谈过此事,不过当时说的,是入商队或货栈,并没说会择人入鹰卫,因此黎韶熙只和弟弟略提了下。

    看着女儿的马车渐行渐远,黎经时摸了摸下颌,“我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