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七十章 遣回
    “陛下,您有所不知,臣祖父过世前,曾命臣父接掌家之权。??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啊咧?整个御书房里的人齐刷刷的看向黎经时,黎经时低着头没说话,任由众人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

    皇帝忽然想到,黎经时在他父亲过世后不久,就被嫡母分出府,听说什么都没分给他。

    他转头看身边的总管太监,这些事是总管太监回报上来的,自然是再清楚不过,见皇帝看过来,忙点头回应。

    拜黎韶熙兄弟及黎浅浅所赐,黎老太太当年怎么对待庶子的,全京城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御书房中众人恍悟,黎老太太在丈夫死后,就违背了丈夫的遗愿,把庶子给赶出去,大家看着黎家父子,都深感不容易啊!想想看,自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突然间从云端掉落,身无分文被赶出家门,他原该是这个家的家主的。

    辅忽然想起来,黎经时的元配妻子……似乎原本是卖身为奴的丫鬟,成亲后就被黎老太太分出去,小两口胼手胝足努力打拚,好不容易攒起一点家产,却遭到黎老太太无情的打压,最后夫妻两只得带着孩子避居到山区的小村子。

    就算如此,黎老太太还是没停止打压庶子,黎经时父子被征兵后,黎家三子被卖,四子溺死,黎经时妻子挺着大肚子要强忍丧子之痛,侍候被婆母硬塞过来的正妻。

    惨哪!

    有黎老太太这样的嫡母,谁还需要敌人?怪不得皇上会重用黎经时父子。

    黎韶熙见众人的表情,知他们心中天平已然偏向己方,便又续道,“黎家三房中,仅臣家有四子,大房独生一子,身子骨偏弱,二房只有女儿,没有男丁继承家业,家祖母心有不平,也是在所难免。”

    呵呵,小子,你这话说的,看似为你那好祖母说话,其实是在给她挖坑吧?

    “眼见臣父子得皇上重用,臣祖母心有不甘,在她的心里,只有她的儿孙才有资格得皇帝的青眼,自她进京后,便一直闹腾不休,想要拿捏臣父子,以供她驱使。”

    黎老太太一进京,她的所作所为自有人关注着,听黎韶熙这么说,都觉得这小子说得太过轻描淡写。

    黎韶熙微抬眼,皇帝正若有所思的看着黎经时,他又垂下眼心里微笑,开口为黎老太太描补一二,道她不是存心要盗卖屋里的画作,纯是因为担心她侄女儿所致。

    得,这下子平亲王夫妻也中枪,老太太的侄女儿,就是那个曾经被硬塞给黎经时的那个,她未婚生女,众人根本想不到,她一个远在水澜城的乡姑,是怎么和平亲王扯上关系的,还给平亲王生了个女儿。

    说起来这一位的经历也够离奇的,先是给平亲王生女儿,然后嫁人为妻,夫妻两却从未圆房,直到黎经时立功,皇帝派钦差去他老家接他的妻女进京,才晓得挂名他妻子的小蒋氏,竟是平亲王的老相好?

    小蒋氏母女进京后,就进了平亲王府,大伙儿都等着看这对母女被赶出来,万万没想到,平亲王还蛮疼爱这个遗珠,而她母亲小蒋氏,能在一众千娇百媚的王府侍妾中杀出重围,不止备受平亲王娇宠,还怀了身孕!

    平亲王妃虽然贤惠,但平亲王已多年未再添子嗣啦!所以这小蒋氏不止运气爆棚,还颇有手段啊!

    皇帝在重用黎经时前,曾一度颇为忧心,怕自己相中的这名勇将,其实与弟弟平亲王交情匪浅,不然怎么会为了护住平亲王的女儿,不惜贬妻为妾呢?后来派人详查,确定因小蒋氏母女之故,害得黎经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虽始作俑者是黎老太太,但追根究柢,若不是平亲王风流成性勾搭小蒋氏成奸,黎老太太也不会为护侄女,而擅自作主。

    总的来说,平亲王与黎经时有仇,平亲王也许不会放在心上,但对黎经时来说,平亲王就是害他一家的罪魁祸,所以就算平亲王想拉拢他,黎经时也不可能答应的,皇帝方安心了!

    耳边黎韶熙还在为黎老太太的行为解释,皇帝看着他,心想,黎家父子是厚道人,被黎老太太这样对待,却还是在朕面前为她说话,如果他们胡涂一点的话……

    想到小蒋氏母女得平亲王的宠爱,如果平亲王让这母女两,向黎老太太开口,让她要求黎经时父子靠向平亲王……不成,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生。

    皇帝下定决心,正要开口,眼睛却正好扫到摆在一旁的严大家的画作上。

    “这两幅画作,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哦!那两幅画啊!是当初在天险关打仗时分到的。”

    打胜仗分战利品,自来就有成例,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干涉,只是皇帝很好奇,严大家的画作是怎么落到黎韶熙手中的?

    黎韶熙推了弟弟一下,黎茗熙随即气急败坏的开口告状。

    原来当日打了胜仗,徐将军命他们父子去带人去清理战场,回到城里时,战利品中的金银珠宝早被人瓜分一空,他们父子就只能拿人家不要的这些书画。

    黎茗熙算是御书房中年纪最小的,告起状来就算像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似的,偏偏人高马大,让人看着有点想笑,忍不住想要好好安抚他。

    皇帝指着画作道,“那可是严大家的画作,你们父子好歹读书识字,难道没认出来?”

    “陛下,臣才多大点就跟着父兄上战场了,战场上那有功夫让人去修习这些东西。”黎茗熙指着那些画道,“臣只晓得金银珠宝可换钱,这些玩意儿,若不是臣大哥说看起来心情蛮不错的,大概就被臣一把火给烧了!”

    辅等文官听了不禁拍着胸口暗呼幸好,皇帝也暗道侥幸,黎茗熙悄与大哥交换了记眼神,抬起头闪着单蠢二字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皇帝。

    “行啦!这两幅画就留在朕这里,另外补给你们黄金千两,绢……”皇帝开口赏赐了一堆金银珠宝,他越说,黎茗熙脸上的笑容越大,眼睛越晶亮,看得皇帝大为开怀。

    皇帝这辈子赏赐给人的次数多不胜数,但独独这回,让他笑得开怀赏得痛快!不止是又得了两幅严大家的画作让他高兴,黎茗熙那欣喜若狂的小眼神,更是让皇帝开怀不已。

    皇帝才说完,就见黎茗熙磕头谢恩,三个响头毫不折扣,个个磕得砰砰响,看得众人都替他觉得疼。

    不过想到皇帝赐下的那么多宝贝,又不禁羡慕嫉妒恨啦!

    黎茗熙被得皇上示意的总管太监扶起来,他才站稳就对黎经时道,“爹啊!这下子可不愁没东西给妹妹做嫁妆了!嘿嘿!我要把那些漂亮的布留起来,以后给妹妹带去婆家……”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大哥伸手给捂住了,“行啦!知道你好本事,给妹妹攒了这么嫁妆,不过这些咱们可以回家说,现在正事还没办完呢!”

    “哦。”黎茗熙一副呆蠢萌弟弟形象,让皇上看了忍不住要摇头,这孩子是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的?

    不过黎韶熙的话也提醒了他,他对辅道,“回头让刑部好好清查,务必把这案子给我审明白了。”

    “是。”辅和刑部尚书、侍郎齐声应诺,敢在京城如此明目张胆嚣张狂妄的,背后都有靠山,只不知这家繁荣书画坊背后的东家是那位了!

    皇上这个意思,是不管背后有何势力,全都给他挖到底?

    辅几个心里都忍不住暗自愁,可千万不要是自己支持的皇子才好。

    至于黎老太太等人?

    本来皇帝不想管,可架不住黎茗熙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直瞅着自己瞧,便一时冲动道,“黎卿既已被嫡母分出来,从此便是两家人,但她到底是黎卿嫡母,卿仍需对她尽孝道,不过她有嫡亲的子孙在,想来生活无忧,如此,黎卿每年就孝敬她敬老银十两便是。”

    “是。”黎经时暗松口气,与儿子们交换了个眼神。

    “她既有儿孙在,自是含饴弄孙安享晚年,不好让她在京里为黎卿烦忧。”皇帝慢慢的道,似是在斟酌语句。

    “皇上英明。”众人齐呼,心里却在想,皇上这是想干么?

    “她年纪也大了,黎卿回去后,同你嫡兄们好生商议,择日护送她老人家回乡赡养吧!”

    “臣遵旨。”

    旨意传到金鱼胡同时,黎老太太都蒙了!皇帝不都是高高在上的吗?她连进宫晋见都没资格,为什么他老人家不管黎经时不孝,偏管她住在那里啊?

    “我不走,我还没见到珍珍和她的孩子呢!”黎老太太生气的直跺脚,黎大太太前两日诊出有喜,所以她是坐在一旁看热闹,见黎老太太气急跳脚,直觉不好,忙扶着丫鬟起身,打算离远些,要知道二太太还在府衙没回来,可没人能帮她挡住老太太的火气。

    她好不容易才怀上,不想被老太太给坏了事。

    她不动还好,这一动反倒把老太太的注意力给引过去。

    “我在说话,你在干么?”黎老太太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就想拉住大太太的手,不过大太太身边的仆妇反应很快,大太太这胎得来不易,老蚌生珠啊!要是一举得男,那大老爷还不乐疯了!她们这些侍候的,肯定也能鸡犬升天,所以怎能让老太太坏了她们的事。

    就见仆妇、丫鬟们把大太太护得泼水不进,老太太却火气更盛,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大太太的方向砸,仆妇们见状忙护着大太太出去,老太太一击不中怒火中烧,眼前是一片火红。

    危颤颤的追过去,还不忘随手抄起身边的东西就砸,仆妇们被砸得头破血流,大太太看得双腿软,天哪!老太太这是疯魔了吗?

    老太太身边侍候的连忙上前拦阻,却不敢出手太重,就怕伤了老太太,双方你追我逃,直到老太太抄起身边一个茶盏扔过去,仆妇们及时把大太太带出去了,但那个茶盏却直直砸中,兴冲冲回府的二老爷怀中女人的腹部。

    二老爷看傻了,女人被砸中疼得直叫!她抱着肚子像虾子般蜷缩起来,整个人直往地上滑,二老爷被她带得坐在地,伸手撑住自己的时候,才现地上一片湿滑,低头一看,“血啊!”

    众人一看,坏了!那女人罗裙下开了朵暗红的血花,血越流越多,朝老太太脚下漫涎而来,老太太慌了,整个人往后一跳,嘴里嚷着,“不是我,不是我,别找我,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二老爷茫然的抬头看着母亲,就见她嘟嚷着,然后仰身倒下,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