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私盗

第二百六十八章 私盗

 
    连喝了三壸茶,笑弥勒回来了。?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黎漱拦住他不让他见礼,“有话直说。”

    笑弥勒立时将他们查到的事说给两位主子听,原来黎二太太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那家书画坊的掌柜的给的价钱很低,黎二太太本想换别家卖,可对方拿她不慎打碎他店里的镇店之宝一事来要挟她,若她敢去找别家,就要追究镇店之宝的事。”

    “镇店之宝?”什么样的镇店之宝打碎了,店家能大方不计较,只要求对方继续跟自家做生意?黎浅浅一听就觉有问题,黎漱就更不用说了,做生意做到用这等手段,也真是够了。

    黎漱压根不在意,黎二太太有没有被人威胁,但黎浅浅在意啊!因为,黎二太太住在金鱼胡同里,她手上能有多少钱?这是在京里,可不是在南城,她有嫁妆可供她变卖。

    而且以她的出身,她的嫁妆大概不会有书画类的陪嫁吧?就算有也不可能从南城带来京城,所以她会有什么宝贝,值得繁荣书画坊的掌柜不惜用手段,也要弄到她手里的东西?

    除非……

    “派人去金鱼胡同走一遭,顺便走一趟将军府,通知黎大少将军一声。”黎漱吩咐笑弥勒。

    金鱼胡同是黎韶熙买的,里头的装璜摆设也全都出自他的意思,若那宅子里有东西丢了,问他最快了。

    得知消息的黎韶熙很快就到了,他也不客套,直言道,“我们那位好祖母嫌手头不够宽裕,本是叫身边侍候的人,把宅里的摆设拿去转卖,只是那些下人宁被打死也不敢从。”说到这里,黎韶熙深深的看了黎浅浅一眼。

    黎浅浅轻咳了下,“所以老太太就找上儿媳妇了?”

    “大伯母不应,她有大伯父撑腰,敢跟祖母叫板,二伯母则不然,二伯父现在还赖在城外的庄子上,她家兄弟跟着上京城,就是想从她和祖母手里讨好处,她没那个胆子反抗祖母,只能对她言听计从。”

    黎大太太因有生儿子,底气足,虽然儿子病恹恹的,但好歹也养到娶妻生子了,可二太太不然,她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在婆婆和妯娌面前,就少了底气,再加上二老爷生性风流,光看他勾搭上小蒋氏就知,此人品性如何,他不会在母亲面前护着妻子,二太太没儿子,女儿养大了要外嫁,她没有依靠,只能对老太太言听计从。

    不过她大概也想象不到,不过是拿一幅画出去转卖,为何会被人盯上。

    黎韶熙道,“到目前为止,她已卖出三幅前朝书法大家的字,还有两幅严大家的画作。”

    严大家?

    从黎漱微怔的样子,黎浅浅猜这严大家应该很有名。

    “你怎么会有严大家的画?”而且还这么不上心的放在金鱼胡同里?那些人识货吗?黎漱狠狠的瞪黎韶熙一眼。

    黎韶熙笑,“我原以为是赝品。”

    黎漱看着他良久,黎韶熙还是一脸灿笑,“我是个武夫,对书画能有多少研究?”认不出真假,也是正常的嘛!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但是黎漱怎么听就是觉得怪呢?

    “我听说,你爹可是有举人之才的。”

    “咦?是吗?表舅打那儿听来的?”黎韶熙微偏着头一脸疑惑,那模样和他妹如出一辙。

    笑弥勒悄悄向黎浅浅拱手求救,黎浅浅笑着朝他挥手,“再帮我叫两盘点心上来。”

    “等等,他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我快饿死了!”黎韶熙老实不客气的道。

    笑弥勒看看黎漱,又看看黎浅浅,见前者没有什么反应,才自动报了菜单,黎韶熙毫不客气的点了十来道菜,听得笑弥勒眼都直了,这位少将军您点这么多,可吃得下啊?

    似是看出他的疑惑,黎韶熙大手一挥,“两份一样的,另一份送到旁边我亲卫那去,他们跟我一样,从早上起身忙到现在都还没吃。”

    “大哥你们在忙什么?”黎浅浅看看天色,这都掌灯了,“怎么会饿到现在都没吃?”

    军营里没给吃的?

    黎韶熙细数了下今儿的行程,忙了一早上,将近吃中饭时,被叫去黎家,从黎家出来,才找了家面馆点了炸酱面,准备填肚子,结果面才上桌,就被皇帝急召进宫,一路忙到方才回府,就得了消息赶过来。

    黎浅浅忙让笑弥勒去点菜,笑弥勒转身出去,黎漱才冷哼道,“你早知道她们盗卖你们宅里的东西?”

    “是啊!老太太不是不肯走吗?要是屋主现他宅子里的东西被人盗卖了,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住下去?”

    “蠢。”黎漱冷笑。“那老太婆会是在意脸面的?再说了,那宅子不说是你爹出钱租的,租屋盗卖屋主的东西,真传出去,你觉得人家是说老太太的不是呢?还是会说你爹不孝,只租了宅子给嫡母住,却不曾供养她,害她得拿屋里的东西出去变卖?”

    黎韶熙愣住了,他倒是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

    黎浅浅笑着拍拍大哥的肩头,“老太太变卖东西换钱,不会是为了给小蒋氏花吧?”

    “应该是。”黎老太太身边侍候的,不是黎浅浅的人,就是大老爷的人,院里侍候的则是黎韶熙安排的,老太太打进京就闹着要见小蒋氏,若不是季瑶深用话挡着,怕老太太早就按捺不住了。

    京城居大不易,这里可不像在南城,大老爷手里没那么多钱供老娘挥霍,就算黎经时父子和黎浅浅都在京里,他也不好向他们开口,三房几乎是被他娘净身出户的,现在人家有钱有权有势,那是他三弟有本事,他还要脸,那能向三弟或侄女开口借钱。

    他手头紧,老太太想给小蒋氏肚里的孩子添点东西,自然就遭到拒绝,老太太就恼了,叫下人去变卖东西,却被拒绝,肚里火气旺着呢!二太太虽答应她的要求,却也叫老太太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也就是因为她那样子,才会引起书画坊掌柜的注意,进而现她手里持有的是稀世珍宝。

    不久菜上来了,黎韶熙吃了半饱后,才有精神问笑弥勒话。

    “你跟我说说,他们店里的那镇店之宝,真的很珍贵?”

    笑弥勒笑,“不管珍不珍贵,都已经是成碎片了。”所以珍不珍贵,全由店里人随便说。

    黎韶熙点点头,“看来得要去会会这位掌柜,毕竟他从二伯母那里买走的,可是我的东西。”

    黎漱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需要派人帮忙吗?”

    “当然要。”有帮手为何不要?黎韶熙理直气壮的道,“对了,这位怎么称呼啊?就把他借给我吧?”

    笑弥勒正要开口回答他的问题,忽地听到这句,便愣住了,这是要把自己借过去?

    “行啊!老成,你就暂调过去帮忙,若需要用到鸽卫,只要派人跟刘二打声招呼就好。”

    “哦,好。好。”笑弥勒愣愣的点头应诺,他望向黎浅浅,就见黎浅浅站到椅子上伸出小手拍拍他的肩头,“跟我哥去,好好干啊!我看好你哦!”

    呃,教主,如果您说这话的时候,能够不要窃笑就更可信了。

    黎韶熙回去的时候,顺道把笑弥勒给带回去了。黎漱带着黎浅浅走出书画街时,已是夜幕低垂,满天星斗与人间灯火齐争辉。

    黎二太太早就离开回家去了,她不懂,为什么自己拿出去的书画越多,换得的钱就越少,她虽不懂书画,但她知道那裱褙和所用的卷轴可都不便宜,这宅子的屋主有必要花大钱,裱褙假货吗?这些假货真都只值两三百两?

    黎老太太急着呢!特地派人守在二门上,二太太一回来,就被人请到老太太那里去,老太太满眼期待的望着她,等看到她掏出的银票面额后,气的把手边的茶盅给砸过去。

    “你个败家婆娘,怎么只得这么点银子?”

    “娘,媳妇都是按您的话去做的,媳妇也不懂为什么只得这么点银子。”二太太被茶盅砸到肩头,幸好茶盅里只余茶渣,虽被茶渣弄脏了衣服,但好歹没被烫伤。

    “我说你啊!就不能长长心眼吗?”老太太叨念起来,二太太听得很不耐烦,但又没胆反抗,只能忍受,后来还是有丫鬟来报大老爷过来了,老太太才作罢,摆手让二太太离开。

    二太太忍着泪扶着丫鬟的手快步离开,才一出老太太的院子,就忍不住靠在丫鬟的肩膀痛哭出声。

    丫鬟感觉肩头被打湿了,却动都不敢动,怕扰了二太太,虽说二太太算是家中脾气最好的主子了,但她总是主子,受了委屈要朝她们撒气,她们也只有生受的份。

    好不容易等到她哭声渐歇,丫鬟松了口气,扶着她回房去。

    “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二太太一脚深一脚浅,似踩在棉花团里,丫鬟们不敢应声,把她送回房,将她交给心腹嬷嬷去侍候。

    “你说,我们几时才能回去?”心腹嬷嬷正为她拆髻卸钗,听她这么问,忙安抚道,“等蒋表姑太太生完孩子,咱们应该就能回去了。”说完见二太太整个人软绵无骨的摊在炕上,不禁笑着摇头。

    “太太,您别怪老婆子多嘴,您啊!还是想想法子,把老爷哄回来吧!就算生不出孩子,也不能让外头那些女人踩到您头上来啊!”

    二老爷乐不思蜀留恋城外不肯回来,二太太被老太太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却没人能帮她的忙,要是二老爷回京里来住,老太太看在二老爷的面上,多少要给二太太脸面。

    二太太听了却皱起眉头,“我不要,他不回来才好,省得又带那些小妖精回来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