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七章 长进

第二百六十七章 长进

 
    黎家二门边的小屋子里,守门的婆子甲拿着抹布走到门边,弯腰从小炭炉上提起正呼噜作响的大茶壸。?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欸,我说客房那位这些天怎么老实啦?”

    不再想方设法往二门里钻,也不再从她们这里打探教主的行踪了,让她们凭白失了赚外快的机会啊!

    “唉唷!出了那种事,她能不老实?”婆子们普遍觉得何蘅燕之所以会被她嫂子设计,肯定自己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何大奶奶在人前的形象一直非常好,她们觉得这么好的何大奶奶,会做出这种设计陷害小姑子的事情来,肯定是何家人亏欠了她,逼得她不得不这么做。

    不过也有婆子觉得何大奶奶不对,就算在夫家受了委屈,也不该把气撒在小姑子身上,尤其之前两姑嫂处得多好啊!这是背叛。

    婆子们因此吵了起来,最后还是被过来巡视的内总管训了一顿才停歇。

    “你们都多大年岁的人了,为了不相干的人的事情在这儿吵闹,万一扰了主子们,可怎么是好?”

    内总管是黎漱特意调过来的,她板起脸来时,很是威严,婆子们老实的站在那里挨训不敢回话。

    “还有,何小姐是客,你们都是侍候老了的,难道不知不可在背后议论主人和客人?”内总管利眼一扫,婆子们个个低头不敢动,“所有人罚俸三个月,若再犯,就直接卖出府。”

    “是。”

    婆子们齐声应诺,直到把人送走,都不敢再说什么。

    何蘅燕这厢已经改变心意,打听黎浅浅的行踪,又有何用?还是制造与黎家两位少将军相遇的机会比较重要。

    只要她成为黎浅浅的嫂子,就算再不愿,黎浅浅还是得来和自己打交道。

    奶娘和丫鬟们乐见其成,之前看着自家小姐一直委屈求全,去讨好黎浅浅,已让她们觉得十分别扭,后来小姐出事,黎浅浅她们却平安无事,那时她们就愤愤难平,认为自家小姐是为黎浅浅挡灾,所以才会遭人掳走。

    后来虽然真相大白,但何家这些仆妇心里还是觉得黎浅浅亏欠了自家小姐,就算蓝海不应承大奶奶,但黎浅浅若允诺,让蓝棠走一趟呢?大奶奶也就不会心急家人,而做下错事累及她们小姐了!

    现在何蘅燕的名声受损,那么让黎韶熙兄弟娶她,既可使她终身有靠,也能挽回她的名声,更能让何家在瑞瑶教里的地位牢固,有二长老的人在,黎浅浅想做什么,还愁没人支持吗?

    何蘅燕身边的人全都如是想,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的想法,何蘅燕的想法越来越偏,甚至认为自己愿嫁黎韶熙兄弟,还是委屈了!他们应该欣喜若狂的答应下来,并且要把自己高高的捧起才是。

    刘二从客房侍候的丫鬟那里,得知何家主仆的神奇想法时,差点把下巴给惊掉了。

    “你确定没听错?”

    “没有,她们派人守在将军府,只要两位少将军出门,她们就拉着何小姐追上去。”来回话的丫鬟掩袖轻笑,“不过将军府与咱们府有些距离,目前为止,她们就没追上过一回。将军府的人也不是白吃饭的,才看出她们想干么,还戏弄她们几回。”

    刘二摇摇头,“这姑娘不能再留在咱们府里。”给丫鬟打赏后,他便去找黎浅浅回报去。

    黎浅浅屋里正在打包行李,“喔,对了,记得给你爹捎封信去,跟他说一声,免得他回到京里找不到人。”

    蓝棠正在核对要带出门的医书,听到这话,便点头回答,“知道了,昨儿那封信上就写上了。不晓得凤大哥他们现在走到那儿了?”

    春江领人又拿了几个箱笼过来,看到刘二就站在门口,不由唤他一声,“刘二来了,怎样?”黎浅浅抬起头招呼他。

    刘二快步进屋,将适才那丫鬟说的转述给黎浅浅知道。

    黎浅浅笑着摇头,“不管她,由她去吧!”

    “就这么丢着?”刘二诧异的问。

    春江她们也一脸疑惑,难道不阻止她去接近两位少将军?

    “是啊!”黎浅浅对着她们摇摇食指,“你们以为我两个哥哥是笨蛋吗?拜托!他们既然能凭军功得皇帝青眼,你们觉得他们会被何蘅燕给套住?”

    可是,“女追男隔层纱,这内宅女子的手段,只怕两位少将军应付不来!”刘二很隐讳的提醒。

    “放心吧!”想到两个哥哥交换的眼神,黎浅浅觉得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何蘅燕想干么,她做妹妹的要是干涉太多,反会让他们觉得没脸,她可是懂事体贴的好妹妹,才不会让哥哥们没脸。

    人家亲妹妹都这么说了,他们这些外人还能说什么?

    “您看要不要跟黎将军说一声?”刘二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好歹人家可是想当他的儿媳妇,总得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黎浅浅摸着下颌,想了一会儿才点头,“大哥他们大概没让他知道这事,是得跟他说一声,免得回头二长老找到他那儿,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因此被二长老算计了,咱们都该哭了。”

    “那……”刘二做了个请的动作,黎浅浅笑着跳下炕,把准备行李的事全扔给蓝棠她们,自个儿领着刘二走了。

    黎经时正在和黎漱讨价还价,宝贝女儿要出远门,就算有黎漱在,他还是不放心,他们父子已经半正式领职在身,未经皇帝允许不得出京,连黎家军都不能擅动,只能派亲卫跟去。

    黎漱觉得累赘,咬死了不肯应,以前怎么没现,黎经时属狗的啊!不答应就赖着软磨硬泡,不达目的不松手。

    比当年的大长老还难应付。

    黎浅浅一进门,就看到他们两个扯着一个茶壸互不相让,“呃,你们忙,我一会儿再来。”边说边往后退,还因为退得有点急差点绊倒。

    刘二眼尖没跟进去,这会儿正好伸手在黎浅浅背后扶了一把,避免她仰面跌倒。

    “进来。”黎漱懊恼的叫她,这死丫头轻功又见长,他竟然没听到她的脚步声。

    黎经时的声音就亲和多了,“丫头进来。”

    黎浅浅稳住身子才一蹦一跳的进屋来,“你们吵完啦?”

    “多事。”黎漱斥道,“啥事让你这么急着进来,也没让人通知一声。”

    “我以为您早听见我来了,所以没让人通知。”黎浅浅讶异的瞪大眼睛,黎漱瞪她。

    “有事说事,别顾左右而言他。”

    “哦。”黎浅浅三言两语便把事情说完了,黎经时听说有姑娘想嫁他儿子,心里小有得意,不过,这姑娘是在名声坏了之后,才相中他家儿子,而且是不管逮着那个,嫁那个都好,这就让黎经时异常不爽,因为这表示,人家是冲着他家现在的权势而来,并不是单纯喜欢黎韶熙兄弟,要不然怎么会有逮着那个嫁那个的心态呢?

    “你放心,你哥他们的婚事,得他们自个儿乐意才行。”黎经时就差拍胸膛给女儿打包票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黎浅浅笑嘻嘻的点头。

    说完了事,黎漱看看时辰不早,命人备饭,吃过饭之后,拉着徒弟护送黎经时回府,然后就带徒弟在京里随意逛。

    逛着逛着,黎浅浅就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她怎么在那儿?”

    黎漱带她逛街,自然不是逛什么珠宝衣饰的店,而是书画铺,听到她的话,黎漱好奇的问,“谁啊?"

    “我二伯母。”黎浅浅回道。

    原来是黎二太太。黎漱曲起手指敲她脑袋,“这有什么奇怪的,难道她不能来逛街?”

    “行,当然行,只是她逛的是书画铺子,就奇怪了啊!她虽识字,但不懂画,要逛街,也该去布庄、银楼之类的地方吧?”

    “或者,她不是来逛街,而是拿东西来卖。”黎漱拉着黎浅浅隐入一旁店家的木板大招牌后,沉着脸示意她看。

    就见一个伙计打扮的男子,从黎二太太身边的丫鬟手里接过一个长形的包裹,丫鬟怯怯的放手,那伙计接过手后,脸上带着笑,哈腰对黎二太太比了请的手势,黎二太太左右张望了下,才随伙计走进那间铺子。

    “别急,你叫人过来盯着,咱们先找个地方坐。”

    黎浅浅点头,张望了下寻了处隐密处,将召唤鸽卫的信号放出去,不多时就有人过来了,见是黎浅浅召唤,来人笑容满面的上前见礼,看到黎漱在旁,忙又朝他施礼。

    “不必多礼。听教主吩咐。”

    “是。”来人年约五十岁,笑起来很像弥勒佛,听完黎浅浅吩咐后,便转身去安排人手了。

    他很快就又转回来,领黎浅浅他们到一间茶楼,要了间能看到那间书画铺子的二楼包厢,将他们安置好,才又出门办事去。

    茶楼伙计很快就把茶点送上来,见黎浅浅还是个小姑娘,又送上两盘甜的糕点,黎漱见他机灵,出手打赏时颇大方,伙计乐得眉开眼笑。

    黎浅浅见状,便问他楼下那间书画铺的情况。

    伙计得了赏钱,自是无所不答,“那间铺子与旁的铺子不同,他们掌柜的不怎么老实,虽说来卖东西的人多少都是有难才会上门,但这条街上的掌柜们开价都不至于太狠,独独这家繁荣书画坊的掌柜最是狠,同样的一幅画,拿去别家能卖八十两的,他家就只给这个数。”

    伙计用手比了个十,脸上的表情甚是鄙夷。

    “两位客官,是想他家卖东西?您两位听小的的劝,可千万别去,要去,就去街头那间文华书画铺,那家的掌柜最是识货,也厚道。”

    黎浅浅笑着摆手,“不是我们,是我们家亲戚最近遭了难,可脾气硬,我叔跟他说,借他钱周转,他不要还跟我叔吵起来,说他已经找了买家,等他手里那批画卖出去就有钱了。可问他买家是谁,他愣是不说,我们只好跟着他,就怕他吃亏。”

    伙计嗐了一声,“那客官您可千万拦着点,不然您那亲戚可就吃大亏了!”

    “是,谢谢您了。”黎浅浅笑眯眯的跟伙计道谢,把人送出门,黎漱冷哼一声,“长进了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师父是谁。能不长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