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坑货

第二百六十六章 坑货

 
    不过现在这些秘药全到他们手里了,而且数量、种类繁多,想怎么研究就怎么来,完全不怕没存货,真好真好!院判乐得满脸皱纹菊花开,喜得让皇帝看不下去了,挥挥手让他赶紧去研究那些秘药。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81ZW.COM

    院判乐滋滋领着一队小太监,小太监们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全是一个个小药瓶,太医院里早接到消息,一伙人候在门口,当看到院判身后跟着的小太监们时,大家都目瞪口呆了。

    “怎么这么多啊?”

    院判笑呵呵,“没想到吧!由此可见东齐皇帝有多疼长平公主了!竟然给她这么多秘药当压箱底啊!”

    院判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原本还以为就只有呈上给皇帝看的那些,没想到那不过是百分之一而已!

    黎韶熙他们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什么样的父亲,会给女儿一大堆秘药?

    “那又什么奇怪的?”黎浅浅觉得他们太过大惊小怪了。“要知道,长平公主原本想要嫁的是谁?那可是在武林中地位极其特殊的凤庄主耶!东齐皇帝原本是想透过女儿,收服那些江湖人的吧?”

    顿了下她又问,“对付那些武林高手,你们觉得是用钱用权还是用药比较有效?”

    咦?黎经时父子愣住了,他们根本不知长平公主原本想嫁的是凤庄主,现在听黎浅浅这么一说,也都反应过来了。

    一时间,他们真不知是该替那些武林高手庆幸逃过一劫,还是该为南楚那些官家千金们一掬同情之泪。

    “说起来,长平公主好像打来了南楚后,这运气还真是够背的。”黎浅浅笑。

    蓝棠笑眯眯的给大家倒茶,“咦,你没说,我还没注意到,还真是耶!”

    长平公主在东齐,那可是皇帝掌心里的宝贝,弄死了驸马,婆家也没敢说什么,还得老老实实的帮她养孩子,让她放心再找下家去。

    可惜,长平公主不止坑婆家还坑孩子,因为凤庄主不娶她,便派人谋害他弟弟一家子,结果反把自己的孩子给坑惨了。

    现在又把她父皇给坑了!

    这运气还真是……

    “对了!二长老几时回来啊?”蓝棠倒完了茶,想到还住在客房的讨厌鬼,忍不住开口问。

    黎韶熙兄弟互相交换了诡异的眼神,黎浅浅视而不见,对她爹问:“大伯父他们打算几时回莲城?”

    总不能把莲城的生意都扔着吧?她不介意全接收下来啊!只是归还无期哟!黎经时闻言苦笑,“你大伯父早就想回去了,只是……”

    老太太赖着不肯走啊!她还想从小蒋氏那儿讨好处呢!毕竟她护着小蒋氏母女这么多年,为了给她们母女名份,不惜做出贬媳为妾的事情来,如今小蒋氏母女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怎么可以不回报她呢?

    对上一个不讲道理的老太太,能怎么办呢?黎经时身为已经被分出去的庶子,他是可以隔岸观火袖手旁观,满京城的人都知道,黎老太太对他一家做过什么,脑袋清楚的人都不会说什么,奈何就是有脑子不清楚的人啊!

    要是这种人还是御史台的言官,那就呵呵了!

    当满朝文武全都把目光放在瑞郡王妃那个坑爹、坑丈夫的货上头时,静王悄悄的指使了几个言官,弹劾起黎经时不孝来了。

    因为查抄瑞郡王府,黎家军大出风头一把,言官们把火力集中在他身上,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瑞郡王的压力立时锐减,只是能攻击黎经时的东西也不多。

    毕竟,他好好的一个家,就是被黎老太太亲手给毁了的,还想要他如何孝顺嫡母?再说了,黎老太太两个嫡亲儿子、媳妇都在京里,还要已被分出家门的庶子怎么孝敬她呢?

    言官们和支持黎经时的人,就在大殿上吵起来,有人在旁呵斥,道皇帝在上头看着,也没能让他们停下来,双方人马大打出手,言官人虽不多,但静王的人不少,暗地里趁拉架的时候,偷袭支持黎经时的人。

    支持黎经时的,大部份是武官,不过人数不多,且多是低阶武官,文官们则大多是冷眼旁观,黎经时虽得皇帝重用,但到底根基尚浅,这些老狐狸们就算要投资,也得擦亮眼睛,不然一头栽进去,万一明儿皇帝就翻脸不认人呢?

    他们不就白投资了吗?

    因此他们不表态支持那一边,但都睁大眼睛在观察皇帝的动态。

    皇帝坐在上头,比文官们看得更加清楚,老实说,在皇帝看来黎经时做的不错,虽被嫡母苛待,但他仍依礼而行,譬如黎老太太进京前,他就为嫡母、嫡兄们准备好了宅子供他们居住。

    言官们质问,为何不请他们去将军府住?

    人家不早说了吗?老太太年纪大禁不得吵,将军府里可不止住他们父子三个,还有黎家军呢!他们在京中无处落脚,做为他们的上官,提供这些胞泽弟兄住处,再合理不过了!

    至于言官们的质问,为何不让他们去住金鱼胡同的宅子呢?很简单啊!他们人数太多,金鱼胡同的宅子塞不下啊!而且没有地方让他们操练,想也知道,最合理的方式就是他们住将军府,而让惯于享受的黎老太太住到金鱼胡同的精致宅子去。

    吵到后来,言官们提出的质疑已经非常情绪化,让皇帝都觉得你们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这些天上朝,就是在吵这些?”黎浅浅看父亲一脸憔悴,同情的问。

    黎茗熙剥了栗子喂妹妹,“不止,每天都换新花样,但总的来说,就是找碴,他们不敢对着皇帝去,就另觅蹊径,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其实从他们针对父亲那时开始,皇帝应该就已经看出来了。”

    傻叉言官们还以为自己很高明呢~

    “是谁在背后指使的啊?”黎浅浅乖乖吃栗子,吃完栗子吃水果,看得叶妈妈直担心她吃太多水果和零食,一会儿吃不下饭就该糟。

    “还能有谁?自然是静王和那些皇子们。”

    皇子们想笼络黎经时,动作不能太大,免得被皇帝现,认为他们是要跟自己抢人,静王则是想把焦点从瑞郡王身上移开,他办到了,但却悲哀的现,他的人似乎被人盯上了。

    黎浅浅笑,“朝堂上有不少静王的人?”

    “平亲王的人也不少。”黎韶熙把妹妹面前的水果、糕点推开,倒了杯白开给她。“相形之下,皇子们的人反倒不多。”但这只是明面上的,这些人私下又各有支持的皇子,静王和平亲王两人毕竟是皇帝的兄弟,皇帝又不是没儿子,是吧?投靠这两位,不过是因为他们封亲王较久,手头宽裕不说,在朝中的势力也比才成年开府的皇子要大。

    黎韶熙看着黎浅浅把白开喝完了,摸摸她的头,“朝堂上这些事,自有皇帝会操心,你只管你那些铺子就是。”

    “你们真的都对何蘅燕没意思?”黎浅浅见两个哥哥避之唯恐不及的拚命摇头,忍不住就笑了,“干么呀!人家好好一个大姑娘,被你们当成是洪水猛兽看了。”

    黎韶熙兄弟互看一眼,黎茗熙道,“她可比洪水猛兽可怕得多,幸好你没让她在将军府继续住下去,不然我们两大概都要住到营地去了。”黎茗熙说完还余悸犹存的拍拍胸口,结果牵动伤口,疼得他皱了眉头。

    “你的伤还没好全,还是老实点,去炕上窝着吧?”蓝棠看他那模样,忍不住道。

    黎韶熙笑着起身扶他上炕,“瞧,叫你老实偏不听,挨骂了吧?”

    黎浅浅让叶妈妈把药膳端上来,一人一碗,黎经时直皱眉头,不过女儿咳了一声,他就拿起汤匙老实吃起来,黎韶熙接过黎茗熙那碗,“来,大哥喂你。”

    “不用,我自己来。”黎茗熙气得脸红,当着妹妹的面被大哥投喂?太丢脸啦!

    “别闹啊!不然伤口又痛了啊!”黎茗熙自小就没赢过他哥,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黎浅浅和蓝棠一人各一碗桂圆红枣粥,甜的,吃得两个女生眉开眼笑。

    黎漱也端着一碗药膳,和黎经时不同,不用人盯,他很快就解决掉一碗,并且拒绝了叶妈妈再来一碗的建议。

    “三长老又来信了,你看要怎么处理?”黎漱放下碗,旁边谨一悄声提醒,他方记起这事。

    黎浅浅托着腮,“要不我们干脆亲自走一趟吧?”三长老的问题也不能总拖着,毕竟她年纪也不小了。

    黎漱挑眉质疑,“你有时间出京?”别忘记接下来有数家6续开幕的铺子,她走得开?

    “总是要让那些掌柜和管事挑起来,我总不能永远待在这里,守在他们背后吧?”她付高薪给他们,还要诸事亲力亲为?他们年纪都比她大,难道担不起事?那要他们做啥?

    黎漱被她一噎,半晌说不出话来。

    黎经时父子三人在旁边看得挺乐的,难得看到表弟(舅)被女儿(妹妹)堵得说不出话来。

    蓝棠笑笑不说话,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那何蘅燕要怎么办?让她继续住下去?”

    “也没什么不可以啊!”黎浅浅耸肩,“我要是她,肯定是要赶紧回家去,把她大嫂留下的那些钉子全都清干净,不过,她大概比较着急自己的终身大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