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秘药

第二百六十五章 秘药

 
    “她?"黎浅浅愣了下,没想到会是她,只是……“王家是她的人?”

    刘二摇头,“那倒不是。?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㈧W㈧.?8?1?Z㈠W㈧.㈠C?O?M”王家若能攀上这一位,又何需把王香婷嫁来南楚?

    “长平公主的人刻意去接近王香婷,想让她利用何蘅燕的人脉,暗给南楚的官家千金们下药,好控制她们为她所用。”

    计划本来是很好,只可惜王香婷不是个听话的棋子儿,拿到长平公主给的东齐宫中秘药后,便立刻派人送回东齐,交给她安插在谢家的棋子。

    长平公主没什么耐心,没几日就派人催问,王香婷让人推说怕出事,所以要先试药,她在南楚,不好在南楚试,万一露了馅,让人顺藤摸瓜查到长平公主身上就不好,所以就拿东齐的谢家人来试药。

    王香婷的人话说的好听,长平公主身边人也觉得如此甚好,公主如今的处境不好,就别雪上加霜了!

    却不想王香婷是个坑货。

    明明平日看来就是个知书达礼温柔端庄的大家闺秀,谁想到她会突然脑子抽了呢?

    搞这么一出,坑了自家小姑,把自己身边人全坑死了,把娘家坑害惨了,临了还坑了长平公主一记。

    黎浅浅想不透长平公主为何要搞这些,既然都已经嫁为人妇,也为人母,那就好好的把日子过下去啊!还瞎折腾什么呢?

    黎漱倒是能了解长平公主的想法,生来就尊贵无比高高在上,想要什么就有人捧到跟前来讨好,不必花精神去讨好谁,就是嫁了人,婆家也是任她捏圆搓扁,就是把驸马搞死了,婆家人也不敢吭声。

    没想到她好不容易相来当二任丈夫的凤庄主,竟敢拒绝她?

    更没想到她会被小姑娘们算计,最后只能嫁南楚皇帝的弟弟,还是个不成材的,要是个有能耐有担当的,倒也还罢了!因此不甘心的她,才会算计凤家庄,搞得凤公子夫妻惨死,凤庄主再度痛失亲人。

    知道他过得不好,她就痛快了!

    就算付出代价,也值了!

    但她又想到当初算计她的那些官家千金们,如能将她们控制在手里,叫她们往东,她们就不敢往西,这辈子都只能唯唯诺诺的趴服在自己脚下,光想象那个画面,就能叫长平公主乐上半日。

    黎漱直接就出手了,刘二跟她回报时,长平公主已经再次尝到痛失人手的苦,她是东齐公主,就算南楚皇帝下令禁她足,也没能禁她太久,她除了是东齐公主还是瑞郡王王妃呢!有钱有权,就算她的权势大不如前,到底是比旁人有权势。

    有钱又有权,培植心腹得用的人,也就不是件难事。

    黎漱一出手,长平公主辛苦栽培的人手就6续被官府抓走,他们的罪名不是贪墨东家钱财这等小事,而是为东齐公主效力,意图谋害南楚官员,在南楚制造动荡不安。

    南楚朝政动荡,谁会得利?

    不用实证呈上,只需皇帝觉得有危险就成。

    南楚皇帝本就对瑞郡王娶长平公主不满,但人家小夫妻爱,他做哥哥的也不好棒打鸳鸯,但是后来长平公主做得太过份了,逼得他不得不出面,本就对这个弟媳妇不满意,现在竟又传出她派人给这些官家千金们下药,想要控制她们,控制她们做什么?

    南楚皇帝自有想法。

    越想越心惊,明面上命人查仔细,免得冤枉人,私底下却是要人仔细彻查,万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宁可错杀不能错放。

    有皇帝的旨意在,就算静王想求情,也不好开口,瑞郡王则是狠揍了妻子一顿,为什么不能老实安份的待在后宅,定要给他惹事端?难道她不知道,他和他亲哥的处境艰难吗?皇帝日渐年老,诸皇子们羽翼渐丰,上回虽被狠削了一顿,但皇位的魅力实在太大,有谁能禁受得起诱惑,完全不动心?

    别说皇帝的儿子们,就是他和静王,对那把椅子,又何曾真的死心过?

    他不动,不代表他没那个野心,而是他哥的条件比他强,又有他们母亲及外家的全力支持,他只能静待机会出击。

    可是他们兄弟那么努力打消皇帝对他们的疑心,可能都全将功篑一亏,就因为这女人不肯老实待在内宅里。

    黎家军这回可躬逢其时,奉皇上之命,跟在大理寺的人去彻查,临行前,还被皇帝召见,出宫后,黎经时找儿子们和幕僚来讨论了下对策,最后决定,就照皇帝交代的,仔细彻查,绝不放过丁点蛛丝马迹。

    瑞郡王府被翻个底朝天,长平公主的住处被翻查的都没法住了,瑞郡王第一时间就要牵着儿子抱着女儿进宫哭诉,被黎韶熙派人拦住了。

    “郡王爷,您这会儿可不能走,得看着我们做事啊!不然要是有个差池,我们可担不起。”

    瑞郡王爷手无缚鸡之力,黎韶熙看来斯文但手下功夫还是不弱,一伸手就把瑞郡王世子给抱起来,黎茗熙笑眯眯的抱起长平公主所出的小姑娘,道:“唉呀!这小姑娘长得可真好,要是被她娘给坑害了,那可就太冤了!”

    瑞郡王一愣,心道,是啊!做错事被逮着的又不是他,他要是不在这里盯着,万一这些人趁搜查之机,给他屋里塞些东西,那他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嘛!

    黎家这两个少将军提醒得好,他不能现在进宫去。

    瑞郡王不走了,两个孩子也交由各自的奶娘带走,黎韶熙朝弟弟眨眨眼,黎茗熙则对他扬扬拳头。

    继续干活去。

    瑞郡王府遭搜查,静王太妃一知道,就由由静王妃婆媳簇拥着进宫,找皇帝喊冤去。

    “我生的孩子,我知道他的性子,他就算有那个心使坏,也没那个胆。”静王太妃生得绝美,就算已经白苍苍,然一举一动仍是优雅柔美,虽是在为儿子喊冤,但并没有市井妇人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狼狈样。

    皇帝看着,心里却不怎么舒坦,他永远记得,静王太妃当年在先皇跟前诬蔑他母妃时,就是这副模样,先皇便是被她这模样所惑,完全不听他母妃解释,便将人禁足宫中。

    “都是他娶的那女人做的,皇上,您要明查秋毫啊!”静王太妃完全不知自己挑起了皇帝早已遗忘的过往,犹抱怨着小儿媳的种种。

    “他这媳妇可是他自个儿挑的,不是朕让他娶的,太妃跟朕抱怨这事,是怪朕当初没拦着他娶吗?”

    静王太妃愣了下,她没这个意思啊!她只是想把小儿子捞出来而已。

    皇帝不耐烦跟她多说,挥挥手命人把她们婆媳三代给清出殿去。

    走出御书房,静王太妃脸色丕变,换上精明的面容问媳妇,“你看,皇帝……”

    “母妃您胡涂了,皇上的心思岂是咱们能猜测的?”静王妃暗暗提醒婆婆,眼下还在皇帝的地盘里呢!在这里问她这种话,是嫌自家还不够惹眼吗?

    静王太妃这才反应过来,“是我莽撞了,一时心急,竟忘了分寸。”

    静王世子妃静静的跟在她们身后,眼睛却不住张望着,眼见前头领路的宫女机灵的离得老远,便上前扶了静王太妃,“太妃您看,要不要去见太后?”

    “别,让我去见那老货,我怕会克制不住脾气。”

    太后和太妃原就不对付,只是进宫一趟,却不去见太后,似乎说不过去啊!

    “那您委屈点。”静王世子妃示意她昏倒,静王太妃愣了好一会儿,才放软身子华丽丽的昏过去啦!

    静王太妃进宫为子诉冤,结果情绪太过激动昏过去啦!

    宫里太监和宫女立时忙了起来,太监总管领人送来软舆,将静王太妃送到最近的宫殿安置,然后请御医,好一通忙乱后,御医道是心火过旺忧思过甚,年纪有了,要好生保养,别想太多。

    静王太妃不以为意,静王妃婆媳却不能不当回事,回去后亲自侍疾,京中的夫人们赞声连连。

    太后得知后,狠摔了一套白玉描兰茶具,“装,就会装。”

    皇帝正在听黎经时回报这次彻查瑞郡王府的情况,瑞郡王那里没查出有什么不妥,倒是长平公主屋里,查出不少不明药丸,黎经时建议交给太医院详查,皇帝没有二话,召来太医院院判,把那些药丸全都交给他去查验。

    院判见猎心喜啊!这些药瓶一看就知来历不凡,与他以前好不容易弄来的东齐宫中秘药的药瓶一样啊!

    看黎经时一眼,想到这位才从瑞郡王府回来,心里就有数啦!

    这些药瓶肯定是从长平公主那里得来的。

    真是太好啦!要知道中州大6分裂成数大势力之后,就数东齐皇室的秘药最出名,听说东齐太医院的第一任院判,就曾为天盛帝国皇室效力,赵国开国皇帝当时也知道有此人,可惜没抢过东齐,不过自己抢不到,没关系,我帮你把消息散布出去,从此不只我一个要抢这人,多的是人跟你抢,让你防不胜防。

    东齐开国皇帝也忐贼的,从那人嘴里套出方子后,就把人给灭了,让大家没得抢人。

    自此后,各方势力开始打起偷药方的主意来,东齐皇帝让人大量制造秘药药丸,然后公开烧毁药方。

    这才让大家消停,不再盯着东齐皇宫。

    但是……院判在心里算了下,看来东齐皇帝耍了所有人一记啊!就算药方被烧了,他们就不能事先抄录下来吗?看看这数量,就知道东齐皇室的秘药数量惊人啊!要不然能让外嫁的公主持有这么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