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猝死

第二百六十四章 猝死

 
    何家管事并不怕他们查核自己的身份,因为他确实是二长老颇为倚重的管事,只是他也是鸽卫的一员。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得知情况后,他很为何蘅威不平,他与何蘅威可算是一起长大的,情份自然不同,得知何大奶奶所为之后,便有心给王家添堵,更何况他也没说错,何大奶奶确实心有所属,小受了重伤生死未卜,妻子却在家里扯后腿,换谁看了都不爽。

    更何况何大奶奶还把何蘅燕扯下水,他虽是鸽卫一员,但跟黎浅浅这教主离得太远,真没什么必须誓死效忠的心态,有的只是对何蘅燕这青梅竹梅的别样心思,他对何蘅燕有情,但他也明白,就算何蘅燕名声受损,二长老也看不上自己,把孙女许给他,他也没想娶何蘅燕。

    只是对造成她陷入这般窘境的祸,他一点都不想让她好过。

    正好,南楚传来与他心意不谋而合的命令,他自是乐意遵从。

    快步走进宅子,负责东齐这条商道的高总管正好从屋里送客出来,就见他将客人送出门,便快步朝他而来。

    “你方才上那儿去了?”害他们差点就损失了笔生意。

    “我去王家送信去了。”

    “大爷如何了?”高总管忧心忡忡的问,不能怪他忧心,二长老就这么个孙子,小夫妻还没孩子呢!要是何蘅威就这么去了,他怕二长老会扛不住啊!

    一旦他出事,该谁来接手啊?

    何蘅燕是个千金大小姐,只会花钱,什么正经事都听不进去,何大奶奶就甭说了,原本以为她是个有福的,可成亲这么久没消息,怎不叫人急?

    要是何蘅燕是个懂事的,高总管不会这么担心,何蘅燕在他眼中是个任性的大小姐,眼睛只看得到花团景簇的富贵表相,根本不知道,那繁花似锦的美景底下处处是陷阱,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她一心想嫁高门世家,想做官夫人,却不想想自身的条件,真让她如愿以偿,何家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高总管跟着二长老辛苦了一辈子,绝对不希望二长老的心血,成为何蘅燕的嫁妆,成为她夫家的钱袋子。

    高总管的想法,也是二长老手下人普遍的想法,他们虽是出自瑞瑶教,但心里从未将自己视为教中人,自然也不认为,二长老掌管的商队是属于瑞瑶教的。

    他们其实还蛮希望,二长老能彻底与瑞瑶教切割,虽然听说,新教主的父亲是南楚皇帝跟前备受宠信的,但那又如何?帝宠从来就不是永远不变的,今日是皇帝宠信的大臣,明日可能失了帝宠,成为天牢里的阶下囚。

    高总管的父祖就曾是赵国皇帝的宠臣,但一朝失势,就连区区九品小官也能踩死他们,他算好运,得二长老拉了一把才逃出生天,但他的家人却没他命好,早在初进牢狱不久就死的死,疯的疯。

    他不相信官府,不相信皇权,所以他觉得,黎经时父子现在得宠,说不得隔天皇帝就翻脸无情了,还不如别抱太大的期望的好。

    何家管事从怀里把二长老的回信捞出来,“给。”

    高总管接过信,一目十行很快就把信看完了。“太好了,大爷没事。”

    只是还需静养。

    “大奶奶几时会到?”

    “还要几天吧!”何家管事道,说着便凑上前去,与高总管咬起耳朵。

    高总管听得直点头,“好,就这么办。”

    “只是行事要小心些,别让人看出来是咱们干的。”

    何家管事点头,“那是自然。”说着就离开去办事了。

    没几日,何大奶奶一行人就回到王家所在的小城,只是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王家在城外的庄子,这庄子原本是给她大姐做陪嫁的,但她出了事,这庄子就给了她。

    这庄子离谢家别院很近,她留在王家的亲信告诉她,谢振玉病了之后,就在谢家别院调养。

    何家管事因何大奶奶算计何蘅燕而记恨上她,早在她回来之前,就把她的事全都查清楚,包括她名下这庄子。

    她一抵达,何家管事就知道了,派人通知了谢家人和王家人,以及谢振玉的岳家,何大奶奶都已经嫁人了,还念念不忘谢家表兄,这么情深意重的情谊怎能不让谢家人知道呢?

    而且他还查出来,谢振玉的妻妾不是小产,就是毫无消息,而且谢夫人和谢老爷都中了毒,只不过药性不强,眼下只会让人觉得身体不适,大夫诊脉也看不出来,而这一切,都是何大奶奶派人做下的。

    何家管事得知这些事情之后,深觉此女太可怕了,原本还有点顾忌,怕二长老知道会不快,现在嘛!还是捅给谢家人和王家人晓得好了,让他们去处理,也省得二长老为难。

    王老太爷看到那些口供,气得两眼一黑,整个人就这样昏了过去,谢家那头更是暴跳如雷,谢老爷指着妻子的鼻子大骂,“看看,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外甥女,啊!真是蛇蝎心肠啊!”

    原本谢老爷还有些得意,王家女争嫁自家儿子,不惜不择手段迫害自家姐妹,可见自家儿子有多优秀,现在才晓得,根本不是自己儿子优秀,而是王家那女儿有病。

    “回头你好好的把家里给我仔细的梳理一番,我不想再看到有王家收买的钉子出现。”

    谢夫人自己难道就不怕吗?她怕啊!怕死了!压根没想到,从妹妹那里讨要来,帮着给媳妇和儿子屋里人调养的嬷嬷,竟然会在调养的汤药里动手脚,真是请鬼抓药单啊!有那嬷嬷在,儿子这辈子就别想有子嗣了!

    还有她和老爷,他们怎么中的毒?

    原来是她每年送来孝敬他们夫妻的熏香,怪不得冬日时,他们夫妻的身体就常常不适,原来问题就出在这儿,老爷因留宿姨娘们的屋里,所以病情没她那么严重。

    查明病因后,她立刻让人把剩下的那些熏香全送给大夫检查,大夫研究数日后,便给他们夫妻开了药,幸好他们用的时日浅,还能救,再长一些,就是神仙下凡也难救。

    谢老爷带着那些熏香,带着夫人、大夫找上王家,要王家给个交代。

    何大奶奶还不知情,整天待在庄子上,不停派人去谢家别院送帖子,想要见谢振玉。

    丝毫不知,王家已和谢家达成协议,他们自己处置何大奶奶,何大奶奶的那些嫁妆则一分为二,一半赔偿谢家,一半留在何家,作为何蘅燕的嫁妆。

    当然,这是他们两家自个商议的,并未知会二长老。

    二长老得知消息时,何大奶奶的庄子已经因一场大火而烧毁,其中所有人全都没能逃出来。

    面对前来跟他说此事的王大老爷,二长老冷哼一声,“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们要处置她,好歹也该先知会我一声吧?这样就把人给处置了,却还得挂着我家长孙媳的名头?”

    将来我家孙子的媳妇儿,还得在她牌位前执妾礼?门儿都没有!以为留下她一半嫁妆给何蘅燕做陪嫁,就算赔罪了?

    想得太美了!

    “亲家老太爷不满意?”

    “那是当然。”二长老冷笑,随即开出自己的条件,王大老爷听到他的条件时,几乎要疯。

    “这太过份了!你这要求几乎是我们王家一半的财产了!”还要休了他女儿?他女儿都已经死了啊!这未免太过份了吧?

    “谁让你家女儿算计我家孙女?我家孙女好好的名声毁了,你让她嫁谁去?”

    王大老爷闻言心思微动,很想开口建议,不如就把你家孙女嫁过来吧?可看二长老的黑脸,直觉告诉他最好别说,幸而他没说,不然他大概就会被二长老当场给灭了。

    碍于王、谢两家手里的证据都是来自何家管事的,王大老爷最后不得不低头,接受二长老开出的条件,赔了王家近半的财产给何家,又将自家占的商队股息让了一半给二长老。

    王大老爷一脸黑的回去跟老太爷复命后,差点没被他爹给打死,幸好老太爷病后手上力道不大,这才让他保住了一条小命。

    至此,二长老和王家合作的商队,原本是五五分的,现在则是二八分,王家占的比例少的可怜,从此只能看着商队丰厚的盈利捶心肝。

    王家虽不至于要靠这盈利维生,但是赔了近半家产后,原本看不上眼的盈利,也变得无比重要了。

    于是就有人提出,“不如再嫁个女儿去何家?”

    提议的人差点被其他人打死,不过这建议还是被王老太爷听进去了,然而他想结亲的对象,却从何蘅威改换成其他人,不管什么人都好,就是不敢再碰南楚人。

    “事情办好了?”黎浅浅送走凤家三兄弟,回城时瞟到刘二的身影,便把人叫上车来。

    春江倒茶给刘二,刘二捧着热茶暖手,闻言轻点下头,“何大奶奶已经被休,如今该称她王二姑奶奶。”人都死了,还管怎么称呼她?

    刘二笑,“其实我们一直觉得这王二姑奶奶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到底是谁给她的药,谁在背后撑腰,让她胆子这么大?”

    “查出来了?”黎浅浅听他这么说,就知他应该是已经查出来了。

    “是。”刘二也不卖关子,直接挑开来,“正是东齐那位长平公主,瑞郡王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