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出走

第二百六十一章 出走

 
    何蘅燕主仆紧跟在衙役身后,快步进入衙门内院正堂旁的暖阁,进了暖阁,就看到黎浅浅身边的叶妈妈,站在两溜各八张交椅旁,见到她进来,微笑施礼,“何小姐。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何蘅燕四下张望,不见黎浅浅和蓝棠,急急拉着叶妈妈问。“这是怎么回事?浅浅和蓝棠呢?”

    “教主她们有事,特命奴婢过来相陪。”叶妈妈心说,我家教主是什么身份,需要纡尊降贵的进衙门来陪你,看你大嫂的下人过堂吗?

    何蘅燕板着脸略感不悦,“她们不是答应我,要陪我来的吗?”

    叶妈妈面上笑,心里则不以为然,“教主她们临时有事脱不开身,还请何小姐见谅。”

    人没来,可还是派了心腹过来相陪,何蘅燕还能如何?再说上衙门这种事,本就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事,若非事关己身,她也不想来,只是心里到底不舒服。

    “明明就答应我要陪我来的,临了又变卦。”何蘅燕故意嘀咕出声,就是要让叶妈妈听见,丫鬟睃叶妈妈一眼,见她脸色未变,嘴角的微笑仍在,但她却觉得有股寒意从叶妈妈身上散出来。

    丫鬟轻扯何蘅燕,示意她别再说了。

    叶妈妈微微一笑不搭理她们主仆,昨儿明明是这何大小姐软硬兼施硬要逼教主和蓝小姐来陪她,教主她们压根就没应她,最后何大小姐扔了话,不待教主她们回就径自跑了。

    今儿却说教主答应她要来,真真是睁眼说瞎话。

    早上教主跟她说,何大奶奶让人掳走小姑子,毕竟是何家的私事,她不好插手多管,让自己在何大小姐面前也别多话,最好伺机找借口走远些,免得事后被人记恨。

    何蘅燕见叶妈妈一副淡然的样子,就觉得气闷,想要再寻她晦气,就听到堂屋传来知府问案的声音。

    她立刻丢开叶妈妈,靠到暖阁与堂屋间的槅扇去,侧耳聆听里头的声音。

    叶妈妈早知内情,看何家主仆靠上去,她便悄悄退开,退到门边时,回头见她们主仆专心听审案,悄悄的开门走了出去,外头自有衙役候着,见她出来,立刻上前相询,得知她是黎家下人,便恭敬的领她走出去。

    叶妈妈出了府衙,坐上马车一路疾驰回了将军府,黎经时和黎韶熙去旁听审案,只留黎茗熙在家养伤,黎浅浅得知后便带蓝棠来给他疗伤,谁让蓝海还未归呢!

    蓝棠虽不及其父经验老道,但胜在女子特有的细心,加上有蓝海特制的外伤药膏,伤口很快就愈合了,黎茗熙开始坐不住,想要跟着去府衙凑热闹,黎浅浅就被黎经时请过来守着她二哥。

    面对着小妹,黎茗熙不得不老实,怕小妹无聊,还命人上街搜罗了一堆玩意儿回来。

    叶妈妈回来时,将军府的下人正好扛着箱笼回来,里头满是他们刚搜罗回来的宝贝。

    黎浅浅看着那一箱小玩意儿,不禁嘴角微抽,竹蜻蜓、各式各样各种材质做的风车、哨子、陶笛、彩陶制的七巧板、七巧玲珑琐、孔明锁、小花鼓……到底当她几岁啊?

    “浅浅都不喜欢吗?”黎茗熙小心翼翼的看着小妹问。

    “二哥喜欢吗?”

    呵呵呵,他都几岁的人啦?要是成亲得早,这些东西都能给他孩子玩了,见黎浅浅眉眼不动的样子,猜也猜得出来,她对这些玩意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好吧!浅浅喜欢什么,二哥让人去买来给你?”

    “我想要什么自个儿会去买,二哥还是别费心,老实的养伤为上。”黎浅浅没好气的让他躺平,黎茗熙傻笑。

    “小妹你别生气,这次纯属意外,意外啦!”他解释着。

    那天带人去深山老林出巡,谁知没遇上拦路劫匪,却遇到了只大白虎,他身上的伤就是被大白虎的爪子抓伤的。

    黎浅浅已经数落过他,这会不再说他,只会眼瞅着他看,看得他心虚,“这不是想着我家小妹屋里缺块白虎皮吗?”

    “嗯哼!二哥你傻啊!在京城边上打到白虎,那能留着自己用?那得献给皇上的。”原本她也不懂,还是叶妈妈跟她说,这白虎是祥瑞,若是在别地方打到了倒也罢了!偏是在京城附近,打到了白虎不献给皇帝,岂不是双手奉上把柄给政敌吗?

    被叶妈妈这么一提醒,黎浅浅方才醒悟过来,当时顾不得她二哥的伤,急急忙忙去找她爹,得知她爹己经听她大哥建言,把白虎献进宫里去了,还以此换得黎家军跟着去办差的机会,这才松口气。

    亏得她大哥脑子动得快。

    做武将怕的就是功高震主,功无可赏,黎韶熙让父亲依心而为,反让皇帝觉得他就是个亏欠女儿太多,急于补偿的傻父亲,不止允了他的请求,更高看他一眼。

    何大奶奶大概想不到,自己的这番作为,于己是徒劳无功之外,还白白斩断自己的臂助,更使得夫家与她彻底离心,她想给黎浅浅添堵,反使黎经时得利。

    何蘅燕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的步出府衙,她原本乘坐的那辆车虽被老王叔修改得非常完善,可惜因是物证,得留在府衙库房,因此她现在搭的将军府的马车。

    一上马车,何蘅燕的丫鬟就忍不住抱怨了,“明明有辆更好的车,为何不派那辆给小姐用?”

    将军府只有黎浅浅一个女眷,偏偏将军这个宝贝女儿平日不住在将军府,而是住在她师父兼表舅家里,将军府的下人是万分期望她能回将军府,但将军觉得自己和两个儿子不常在家,怕女儿真回来长住会没人陪伴,还不如住在她表舅那里,至少有蓝棠相陪嘛!

    黎经时没少给女儿添置东西,出入用的马车自然是挑最好的。

    丫鬟说的更好的车,就是黎经时特别为女儿添置的。

    何蘅燕心里也是这么想,虽明知那辆车应该是为黎浅浅添购的,但她不是不在吗?为何自己不能用呢?也不怕长久不用会坏掉啊?她心里虽如是想,但面上却训斥了丫鬟两句,毕竟外头赶车的车夫和护卫都是将军府的人。

    “不知道咱们家的人何时会过来?”虽然将军府宏伟大气,到底不是自家,使唤起人来都不方便啊!

    “一会儿你问问他们。”何蘅燕长叹一声,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场灾祸竟是大嫂在背后指使的,方才那两名歹人,一个因伤了喉咙无法说话,但另一人却说的翔实,只是他跟随嫂子嫁来南楚之后,就一直待在府外,并不知嫂子为何要命他们绑架自己。

    而唯一应该知晓内情的那个车夫,偏偏受了伤无法说话,不说那问案的大人觉得扼腕,就是何蘅燕自己也恨不能冲进去,把实情从那人口中摇出来。

    可是就算她想这么做,那些守在暗处的衙役也不会让她冲进去。

    “小姐,大奶奶会不会是因为,老太爷不让蓝先生随她去东齐救人,又将她禁足,所以她才迁怒到您身上来?”

    “不知道。”何蘅燕没好气的应道,她又不是那贱人肚里的蛔虫,怎知道她想些什么?“渴了,有没有喝的?”

    丫鬟张望了下,“没看到,您还是忍忍,一会儿到了将军府再喝?”

    “你仔细找找就是,啰唆什么。”何蘅燕不耐烦的道。

    丫鬟只得认命的在车里翻找,也许是她的动静太大,所以车夫在外头说,“茶水在座椅的右侧底板下,底板上有个圆形扣环,一拉就开。”

    也许是怕丫鬟乱翻,车夫说的很仔细。

    丫鬟很快就找到装着热水的银壸,倒了杯茶给何蘅燕。

    何蘅燕原本以为她是被黎浅浅连累,所以才会遭人掳走,现在真相大白,竟是自家大嫂做下的,心里是又气又恼,恨不得立刻杀回家去质问她大嫂,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她们家对她不好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怪不得家里会突然送那么多帖子过来,大奶奶这是怕您一直待在黎家不出门,她的人找不到机会下手,所以才会把那些帖子全送过来啊!”

    何蘅燕现在也想明白了,“我就说嘛!黎浅浅之前在宴席上,老不给人面子,怎么会突然间来了那么多帖子。”

    “想不到大嫂的人还挺强的,她自个儿出不了门,她的陪房却能帮她弄到那么多请帖。”何蘅燕冷笑。

    她却不知,不是何大奶奶的人了得,而是黎经时父子的身价日渐升高,他们父子整天不是在城外军营,就是在宫里,那些想要与之交好的人接近不了,只能走女眷路线,可是黎经时父子都没老婆,唯一打着黎经时嫡母旗号的黎老太太却被黎大老爷夫妻看得牢,根本无法靠近,而且听说这老太太不慈,黎经时跟她大概连面子情没很薄弱。

    真费功夫攀结上她,大概也没什么大用,还不如想办法亲近黎浅浅。

    便是因此,何大奶奶的人一放出消息,说快年底了,黎浅浅的师父要忙盘账,她有空出门玩了,黎浅浅立刻收到许多请帖。

    “小姐,这事,您不好跟大奶奶对质,还是,等老太爷和大爷他们回来帮你做主吧?”

    何蘅燕也是这么想,可是一回去难免要对上她,这么一来,她岂不是不能回家?不回家,她能上那儿去?住在将军府?这两天是怕歹人会现她们主仆不见,找到黎家去,所以安排她们住将军府,现在歹人就逮,她们是不是要重回黎家去?

    不等她们主仆讨论出个结果来,外头就有马匹快接近,来人与车夫迅说了几句,车夫便对她们道,“何大小姐,方才来人说,何大奶奶留书出走了,小的这就送您回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