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欺瞒

第二百五十八章 欺瞒

 
    翌日天还未亮,何家后园东角门就悄悄的开了,大丫鬟开门后,小心翼翼的探头左右张望了下,见四下静悄悄的,才伸手在身后招了招,不想一双粗砺大手就握住她的手。??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大丫鬟吓了一跳,转头见是车夫,娇嗔一声,“快走吧!别耽误小姐的事。”

    “来来来,香一个。”

    “别闹了!”大丫鬟强忍着不耐,娇笑着伸手推了男人一下,车夫涎着脸硬是讨了个香吻,然后才大摇大摆的出了门,他一走出去,门立刻砰地一声关上,车夫暗笑,这是羞恼了啊!往前走了两步才想起来,怎么没帮他弄匹马来啊!娘的,这是叫他再走回城去?

    昨儿怕迟了城门关了出不来,没想到去弄匹马代步,现在从府里出去,大丫鬟竟也没帮他弄匹马来,真是,转身拍门两声,没听到大丫鬟的声音,车夫不痛快了!

    想到自个儿昨晚上侍候她可尽心了!结果今儿一下床就变了脸,也不想想这大冷的天,他要一路走回城,难道不怕把他冻着了?

    车夫越想越气,伸手重重的拍了下门,这回里头有声音了,是原本守门的婆子,“谁啊?别想贪懒走近路,老太婆是不会帮你们走近路的,老实些,不然老太婆可就要去跟总管告状啦!”说完,就听到婆子拖着脚嘀嘀咕咕的走远了。

    车夫当下就不敢再拍门,转身老实的走人。

    从怀里掏出还在冒热气的馒头,恨恨的咬了一口,这是他临出门时,在他娘屋里拿的,要不然还得饿着肚子出门。

    天色昏暗,路上却已有不少行人,他不敢如昨日那样施展轻功,老老实实的走在人群中,鹰卫和鸽卫扮成一对赶集的夫妻,就走在他身后,车夫警觉性很高,这对夫妻不远不近的走在他附近,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走着走着,还时不时用眼瞟他们两,鸽卫年约三十许,见车夫老看他们,心知他可能起疑了,便貌似撒娇的朝鹰卫大声抱怨,“相公,相公,那人老是偷瞧我,是不是在看我长得漂亮啊?”

    话一出口,咳嗽声不绝于耳,听到动静的人纷纷转头看她,看到她的尊容,咳嗽声中还夹杂着喷笑声。

    鹰卫脸色有点青,他这辈子还没这么受人注目过咧!不过能被选来做鹰卫,脑子自然不能太差,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好意思的朝车夫歉意的笑了下,“你别胡说,就你这德性,也就老子生受了!还想祸害谁家去?”

    鸽卫长得真心不错,但出任务时,特意化了妆,看来粗俗不堪得很,众人听鹰卫那么说,纷纷暗点头,就这德性,人家多看几眼也是当然的,实在是丑人多做怪嘛!知道长得丑还头戴大红花,脸上的妆比戏台上的媒人婆还夸张咧!

    如此,为车夫关注她做了合理的解释,车夫经她这一闹,总算是放下心来,也不敢再瞧她,鹰卫安抚她时,光明正大的看了车夫好几眼,车夫明知他在看自己,却不敢再有任何反应。

    这一闹腾,也到城门前了,大家在排队等城门开,车夫埋头要往前钻,不过都被人堵了回来,最后更是被推到鹰卫他们面前,鸽卫没好气的瞪他好几眼,车夫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

    进城后,他急急往老王叔那儿赶,边走还不忘回头看,见没人跟着,才松了口气,丝毫不知,跟着他的人已经换人了。

    “难为你们了,这事解决后,给他们包个大红包奖励一下。”黎浅浅对刘二交代着,刘二谦虚的道,“这都是他们应该做的。”

    “他们差事做的好,奖励他们是应该的。”黎浅浅摆手制止刘二再推辞。

    刘二便道,“我代他们谢谢教主了。”顿了下又问,“您看什么时候把人救出来?”

    “二长老祖孙都不在,她让人在这个时候把人抓走,为的是什么?”黎浅浅问。

    刘二摇头表示不知。

    “蓝先生可传消息回来了?”

    “今儿一早接到消息,说是何少爷已经无事了,只是需要好好的休养段日子,所以蓝先生已经往新凤家庄去,二长老他把何少爷带回南楚后,会先把何少爷安置在新凤家庄附近的城里,然后就先回京。”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对刘二道,“看来二长老并不放心何大奶奶。”

    刘二深表赞同,蓝棠不懂的望着他们两,“为什么这么说?”

    “何少爷受了重伤,要待在外地静养段日子,二长老却没派人回京把何大奶奶接过去照顾孙子,反倒安置好孙子,他就要赶回来,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怕何大奶奶犯浑,所以不敢让她去照顾孙子,又怕自己不在,何大奶奶会把脑筋动到何蘅燕头上去。

    原本他就是怕孙媳妇胡涂,所以把孙女扔在黎浅浅这里,自己不在家,也没派人把孙女接回家和嫂子作伴。

    现在孙子的事情处理好了,他静下心来后,越想越觉不妥,黎漱不管事儿,黎浅浅年幼,她懂内宅里的弯弯绕绕吗?肯定不懂,要是孙媳一意要回东齐去,肯定会把脑筋动到何蘅燕身上。

    二长老还不晓得,他担心的事已经生了,何大奶奶已经命人把何蘅燕掳走了,等他回来,等着他的就只有张歹人送来的勒索字条,以及何大奶奶的留书,道她带人去救何蘅燕了。

    蓝棠想到之前何大奶奶闹着要她爹去东齐救她表兄的那一幕,她一直以为何大奶奶是个温柔端庄的人,没想到这样温柔的一个人,也会有如此疯狂的一面。

    二长老因此让人把何大奶奶拘起来,何大奶奶掳走何蘅燕,该不会是想借机离开,好去东齐见她表兄吧?

    “应该就是这样,没错。”听到刘二回答的声音,蓝棠才晓得自己不知不觉把话问出口了。

    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蓝棠问,“既然知道她的目的了,为什么不把何蘅燕救出来?”

    “现在把人救出来,难保她又要再出夭蛾子,而且你说,我们现在若跟何蘅燕说,是你大嫂命人抓走你的,她会怎么想?”

    “肯定不相信。”蓝棠冲口而出,话说到一半,她就明白了。“那现在呢?怎么办?”

    黎浅浅问春江,“派去何家的人可回来了?”

    “还没呢!”

    人是住在黎家,跟黎浅浅出去时,半道上被人掳走的,黎浅浅自然要担起责任来,所以春江一把蓝棠和谢芳华护送回黎家,就立刻派人去城外何家,通知他们,何蘅燕被人掳走了,顺道留在那里,看看歹人有无送勒索的信件过去,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好第一时间回来通知一声。

    “可要再派人去一趟?”

    “让大总管走一趟,嗯,你和谨一也去,再去将军府说一声,让将军府的总管跟你们一起去。”

    省得何大奶奶回头恶人先告状,跟二长老说,何蘅燕出事,他们没有任何表示。

    刘二颌,转身找谨一去了。

    谨一与刘二出门后,黎漱就过来了,蓝棠看黎漱沉着脸,知机的起身告退,黎漱不等她走远,就问黎浅浅,“真是何蘅威那媳妇做的?”问的没头没脑的,不过黎浅浅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

    “嗯。”黎浅浅问,“您说我们要走一趟吗?”

    “晚一些。”被掳的又不是他女儿,也不是他徒弟,他才不着急。

    黎漱不着急,黎浅浅知道何蘅燕安然无恙,自然更不着急。

    着急上火的是跟着何蘅燕来黎家小住的下人们,何蘅燕一晚上没回来,奶娘和几个丫鬟急得团团转慌得不行,一晚上没睡,好容易等到天亮,想回府去找大奶奶商议,顺道问一下歹人可有送消息过来。

    最重要的是,大奶奶可有什么章程不?

    何蘅燕毕竟是何家人,虽寄住在黎家,但出了事,根本不能期望黎漱或黎浅浅为她出头。

    奶娘和丫鬟们凑了些钱,派出最机灵的丫鬟,让她想办法打听消息,要是可以,最后是能回府一趟。

    不想还没开始行动,刘二就派人过来,“我们教主和大教主派人要去何府,你们有人要跟着去的吗?还是要统统回何府去?”

    她们可以回去了吗?可想到老太爷的交代,她们又不敢贸然行事,最后只推奶娘和一个大丫鬟回何府看看情况。

    来传话的人领她们出去,奶娘上马车前,看到前头骑马的刘二和谨一两个,心里更觉慌乱了,能让大教主和教主派出这两位做代表去何家,那就表示她家小姐真是被人掳走了。

    何府乱成一团,总管见到刘二和谨一到来,顿觉有了主心骨,急忙迎上前,“怎么样?歹徒可有消息了?”

    何府总管胖嘟嘟的脸皮上一抖,尴尬的笑了下,“还没有呢!”

    “怎么会没有?”谨一板起脸,还蛮有威严的,看得何府总管嘴角直抽。

    何府总管心道,我怎么知道歹徒为何还没送消息来?小姐可是跟着你们教主出门时被人掳走的,你们教主竟然连上门关切一声都没有,这象话吗?

    亏你们还好意思大剌剌的跑到我们府里来耀武扬威的,就是欺负我们老太爷不在府里,少爷生死不明,哼哼,等老太爷回来,我定要好好的告上一状。

    他不知,黎浅浅早已让人把生的事情,命鸽卫通知二长老了,只是昨天才生事情,讯息没那么快送到二长老手里。

    “你们大奶奶呢?”

    “老太爷命拘着,我们也没敢通知她。”何府总管对何大奶奶其实有诸多不满,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大奶奶管家以来,令他损失了不少油水,看看他,这段日子都瘦了啊!幸好她自己作死,把老太爷惹火了,下令拘着她,虽然还是有不少人去跟她请示家务,不过好歹他手里那些油水可终于回来啦!

    谨一与刘二交换了个眼神,看来何府总管压根不晓得,大奶奶的人可以从后园的东角门自由进出吧?

    他们没费事去提醒他,直接道,“她总是府里的主子,你们大小姐出了事,她做嫂子的却不知情?这说不过去吧?二长老回来,要是追究这个责任的话……”

    重鼓不用响槌,何府总管一听立刻就明白了,额角冒汗的道,“我立刻就让人通知大奶奶去。”

    开玩笑,大小姐出了事,大奶奶不知情,老太爷会怎么看待自己?奴大欺主?这么大的事竟敢瞒着主子?

    边命人去通知何大奶奶,边跟谨一两人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