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何人何意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何人何意

 
    何蘅燕与丫鬟两人抱在一起簌簌抖,脑子里边努力想要理出头绪来,可是她只觉得脑子钝钝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丫鬟则是紧紧抱住她,她又冷又怕,本来驾车的车夫哪去了?她会不会落得跟那车夫一样的下场。

    外头驾车的人拚命的抽打马儿,想让它们跑快点,只是这两匹马本性温和,要不也不会被二长老挑来给孙女拉车,那歹人熟练的驾着车,在京城的巷弄里东窜西跑,这是想要摆脱可能跟在后头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后头根本没车跟着,人是直接飞上民宅屋顶跟踪。

    却说黎浅浅这头,她们的马车是何家马车之前,按说后头的车出状况,他们不会太快现,可驾车和跟车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毕竟黎浅浅是教主,又年幼,因此她出门,身边明里暗里跟着侍候的人,加一加至少有十人以上。

    而且春寿她们可是坐的马车,可是跟在何家马车之后,前头的车出问题,车夫和护卫岂有看不见的理?

    何家车夫被推下车后,就被春寿她们救起,鹰卫的人率先跟过去,可到底他们主要职责是保护黎浅浅,因此只派了两个人跟上去。

    春寿把何家车夫交给云珠,“你跟在棠小姐,肯定也学了些疗伤的手法,他就交给你了,我先跟过去了。”

    云珠抗议的话来不及出口,春寿已经不见踪影。

    车外春寿踩着车辕用力一蹬,就见她身姿优美的飞上路旁民居的屋顶,车夫朝她挥挥手,示意她鹰卫们去的方向,她微点头就如疾电飞射而去。

    追了两条街,才看到不远处的鹰鸽,以及……

    “教主?您怎么在这儿?”春寿讶异的望向黎浅浅,鹰卫护在她身后,倒是没看到春江。

    “她留在车里,保护棠姐姐和谢姐姐了。”黎浅浅盯着那辆撒腿狂奔的马车,头也没回的道。

    春寿自动上前跟在黎浅浅身侧,“咱们跟过去,别打草惊蛇。”

    鹰卫们应诺,此时何家马车快的通过她们脚下的巷道,黎浅浅脚一蹬轻飘飘的落在车后,鹰卫一前一后疾射出去,他们一落在民居旁的大树上,一落在围墙上头。

    春寿则紧跟黎浅浅,她对京城的巷弄不如黎浅浅了解,跟着转没几下,就已经失了方向感。

    黎浅浅只得时不时拉她一把,春寿很不好意思,黎浅浅没功夫安抚她,只道,“回去好好练功,可不能再偷懒了!”

    “是。”春寿点头,此时前方的何家马车已经停在一间不起眼的民宅前,鹰卫们已经来到,他们看了周围环境,各自找地方隐藏自己的身影,黎浅浅则拉着春寿趁民宅里的人忙着让马车进门的空档,偷偷的溜了进去。

    她们一进院子,就现这宅子年久失修有些破落,车夫和门房两人分工合作,一人去开门,一人负责把何蘅燕主仆拉下车,然后就把人扔在屋子里后,将门上锁。

    “就这样扔着,不会有事吧?”门房问。

    那车夫嘿笑两声,从袖袋里抓出方才用来吓何蘅燕的黑蛇,“哪!拿着,那死丫头怕蛇,她要敢吵,你就拿出吓吓她便是。”

    门房年约四十许,接过黑蛇迟疑问道,“你这条蛇又没毒,那丫头会信?”

    “你放心。有用的,要不然她怎么会乖乖被我抓过来。”车夫很是得意,笑咧开有着黄板牙的嘴,牙缝里还明显可见菜屑,门房看了一阵恶心,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车夫掏出来给他的这条黑蛇是无毒,但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藏着有毒的蛇呢?之所以会给自己一条无毒的蛇,大概是怕万一自己不小心,让蛇给咬了,坏了小姐的事,那可就不只他们两人的事情,而是连带他们妻子父母统统都有事啦!

    门房小心的蛇带到门口的小屋子里,找了个小瓮把它装进去,车夫跟过来看得直笑,“你把那蛇放到那里头,难道想要随身抱着那个瓮?你也不嫌累啊?”

    “我可不像老哥技高人胆大,我这胆子小,还是这样收着的好,省得出什么事误了小姐的事,那可就不好。”

    车夫想想也是,小姐的事要紧。“既然如此,你自个儿留心就是,我先回去跟小姐回报一声。”

    门房把车夫送到门上,看着他走远,他才伸手招来在巷弄里耍玩的几个孩子,“你们帮我看着门,我去打点酒。”

    “看门啊?行啊!不过老王叔,你可不能叫我们白干活啊!”为的男孩子伸手搓了搓鼻子,把将流下来的鼻涕给擦了。

    “对啊!对!”小伙伴们异口同声附和着。

    门房大概常这么做,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来,“哪!给。”

    “老王叔,你老也太小气了吧?叫咱们兄弟几个做事,才给这么几颗糖,能顶得鸟事啊?”为的男孩满脸不屑,小伙伴们也跟着学。

    “行啊你!”门房看着就笑了,伸手拍拍男孩们的头,“一会儿给你们带只烧鸡,回去可别跟人说啊!要不然被别人知道了,来我这儿抢了你们的差事,你们以后就没烧鸡吃了啊!”

    “成交。”

    男孩们就待在门口嬉闹起来,院子里头,黎浅浅让春寿留在原地别动,自个儿在院子里蹓了一圈,确定都没人,才靠近何蘅燕被关的屋子,还没靠近,就听到里到压抑的哭泣声。

    “这是谁在哭啊?”春寿皱着眉头听了半天,还是没听出来是谁。

    “那个丫鬟。”黎浅浅道,“传消息回去,让人过来轮流守着这院子。”

    春寿点头,走到墙边点燃信号,不多会儿,就有鸽卫的人过来,黎浅浅把事情交代给他们之后,就带着春寿从后门离开。

    门前的那群熊孩子玩得疯,完全没想到院子里有人在,门房回来时,给他们一只娇小的烧鸡,至于够不够他们分,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拎着酒壸,提着自个儿的下酒菜,边哼着小曲儿,边把门关上。

    熊孩子们拿着烧鸡,欢快的跑走了,他们与跟着门房离去的鹰卫擦身而过,领头的孩子看着鹰卫那一身笔挺的短打,眼里满是艳羡,低头扯了下自个儿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不由重重叹口气。

    鹰卫四下打量后,就飞身进了院子,看到隐在暗处的鸽卫们,嘴角微抽了下,看到他们正在大快朵颐,不由暗恨方才怎么没顺手牵羊下,搞得现在自己得饿肚子啦!

    门房把酒菜放下后,就到关人的屋子外头查看一番,见没有异状,这才转回屋喝酒去。

    却说另外一个鹰卫,他跟着车夫身后一路狂奔,没多久就现此人的武艺不差,轻功不弱,怪不得能飞身上何家马车,而没被他们立刻现。

    临出城门时,鹰卫伸手放了个信号,然后便跟着车夫出京城,不多时就现,车夫竟是往城外何家而去。

    难道掳人的是何蘅燕家的人?会是谁?她是何家大小姐,何蘅威和二长老都不在,唯一在的是……何大奶奶为什么要派人掳自己的小姑子?

    想不明白啊!

    前方车夫已经绕到何家后园,就见他很是规矩的敲了门,鹰卫记下他敲门的方式,然后就见门开了,一个婆子开了门,见是车夫立刻笑开了花,“你可回来了,小姐已经派人来问过好几回了。”

    “是吗?”车夫笑着掏出个荷包,“给。”婆子接过荷包,打开一看是打东齐南方来的槟榔,婆子迫不及待的掏出一颗放进嘴里,“还是你小子了解你娘。”

    车夫笑了下,问,“我现在就去给小姐回话,还是娘您去?”

    “你去,你去,小姐不喜欢看到我吃槟榔。”婆子觉得很是委屈,她打小就吃槟榔,习惯了,可是小姐觉得吃槟榔搞得满嘴通红,不雅相,所以不准她吃。

    跟着来到南楚,就更别想吃了,南楚不产槟榔,想吃,得托人大老远从东齐带过来。

    想到这儿,婆子心满意足的用力嚼了嚼,拍拍儿子厚实的肩头,“还是我儿子孝顺。”

    车夫嘿嘿笑了,随即不用人带路,径直往何大奶奶的院子去。

    来到院门外,他没再敲门,而是直接翻身入院,何大奶奶的大丫鬟正在收晾晒的衣服,被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手里抱满怀的衣服撒了出去,幸好没撒出去,要不然就得要重洗一遍了。

    “要死了啊!你!”

    车夫涎着脸靠上前搂住她,“来,香一个。”

    “去你的,小姐等你的消息呢!你还在这儿闹!”大丫鬟没好气的别过脸避开他。

    “是,是,是,我这就进去。”车夫不再耽搁,别人不晓得,他还能不知道吗?他们这位小姐自打嫁到南楚来,已经收敛很多了,但她未嫁时,做过什么事,他可是最清楚的。

    人都说惹熊惹虎千万别惹女人,而他家小姐,更是其中之最,绝对不能惹。

    车夫进去正房后,不到一刻就出来了,出来时满脸的笑,手里还一上一下抛着个大大的荷包。

    他一出来就找到大丫鬟,“瞧,小姐赏的。”

    “好好办事,可别误了小姐的事。”

    “知道,对了,你看,这是小姐让我拿去给人重抄一遍的字条,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抄?这样就能省下一笔钱啦!”

    大丫鬟一听眼前一片黑,幸好这大傻子找自己做这事。“你傻啊!这钱不能省,要不然让人顺藤摸瓜查到我们身上可就不好。”

    车夫这才反应过来,浑身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幸好,不然误了小姐的事不说,他们要是被人查出与此事有关,那可就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