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掳人

第二百五十六章 掳人

 
    原本吴家姐妹是与亲近的小姐妹同席,但席上有个姑娘旧事重提,说若方才没去采花,说不得她们当中最善书画的小姐妹,就能技艺群芳,她们脸上也能得些光采。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吴大小姐已经让妹妹向大家赔不是了,不想这姑娘还死抓着不放,一时气不过便吵了起来,在厅里侍候的丫鬟见状,忙去请示管事,管事媳妇一来就将双方分开来,吴大小姐姐妹就被安排到何蘅燕她们这桌来。

    吴大小姐与何蘅燕她们同席后,不消花太大的功夫,就把她们的底细都套清楚了,得知何蘅燕的身份时,她还曾不屑的瞟了何蘅燕一眼,让何蘅燕颇为愤慨,只是全桌就只她一个不是官家千金,所以她只能忍下来。

    也许便是如此,吴大小姐总算消停了,因为同桌的姑娘里,就以她的身份最高,而且她有许多内幕消息可以分享,何蘅燕她们听得目瞪口呆的傻样子取悦了她,再加上她身边的丫鬟悄声提醒她,何蘅燕自个儿的身份也许不高,但能通过她去认识黎浅浅,那可是皇上跟前红人的女儿啊!

    便是因为如此,吴家姐妹才会同何蘅燕她们走在一起。

    “方才严家的小丫鬟领我们进一间厢房等候,谁知才进去,吴大小姐的脸色就变了。”何蘅燕接过自己丫鬟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后才又道,“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吴大小姐就气冲冲的转身出来了,她的丫鬟跑到前头领路,谁知就这么巧,与季七小姐的丫鬟撞到了,结果你们就都知道了。”

    黎浅浅托着腮看着她,“听起来,这吴小姐的脾气不怎么好啊!”到处跟人起争执。

    蓝棠在旁喝着茶,“她火气旺,脾气大很正常,你大概没看出来,她脸上的暗疮很严重呢!粉都盖不住。”

    何蘅燕闻言忙问,“那有没有办法治啊?”

    “有啊!少吃会上火的吃食,多吃些去火的。”其实还能用药,不过她不想告诉何蘅燕,因为直觉告诉她,如果说了,她会被何蘅燕利用去讨好人,她不想被利用,尤其是被何蘅燕利用。

    黎浅浅见何蘅燕还要追问,便把话题岔开去,方姑娘她们纵然想问,也不好开口,何蘅燕暗恼在心,决定稍后再来堵蓝棠,定要从她那里逼问出个方子来,她爹可是鼎鼎大名的蓝海嗳!难道他会不知怎么治暗疮?看看蓝棠莹白洁净的脸庞,她爹肯定是有什么保养的方法,绝对的。

    不管如何,她定要从蓝棠那里问出来,到时候她再拿去给吴大小姐,等她治好了暗疮,肯定会感谢自己,她也不要求多,只要她能带自己进入更上一层的社交圈就好。

    蓝棠似是感觉到她的决定,不着痕迹的睃了她一眼,在心底冷哼一声,真不知她这些年是怎么混迹在那些官家千金中的,心里想些什么,脸上全都展露无遗啊!

    方家姐妹等得有些不耐烦,让丫鬟出去打探,这一去就是小半会儿,丫鬟回来时,脸色不怎么好看,方姑娘问,“这是怎么了?”

    “姑娘,这院子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就剩咱们这屋,还有隔壁屋子的姑娘还没走。”

    方姑娘漫应了声,并没放在心上,若是初进京那会儿,她听到这话,肯定是暴跳如雷,但现在嘛!自家父亲品级不高,怨不得人家要怠慢自己,可是黎浅浅的身份可不低啊!严家竟然敢这样怠慢她?这是不是代表,在襄城将军的眼中,黎经时父子不必交好呢?

    严家真不是故意要怠慢黎浅浅,襄城将军得知皇帝看重黎经时父子,还特意捎信回家,命妻小务必要交好黎家,因为宫里有消息传出,皇帝想要命黎经时另建一支护卫,之前虽已有玄衣,但他们到底不曾上过战场见过血,黎经时手底下这些人都是平民百姓出身,亦即他们背后没有世家的影子,比之玄衣大部份成员都是世家勋贵小辈,是比较不会因家族立场,而左右他们的忠诚。

    襄城将军在外带兵的经验告诉他,这些有背景有靠山的世家子,是世上最难搞的家伙,没有之一。

    若是可以,他也想要一支成员身份单纯的队伍。

    有丈夫的交代,严夫人怎会疏忽了呢?因为她病倒了,而大奶奶则是因为去处理季七小姐的事,所以便疏忽了。

    再说这种事,严将军会交代妻小,妻子和儿子会与严大奶奶说,却都不会跟下人说。

    当主子们因旁事分了心,也就没有人帮着留心此事。

    所以黎浅浅就被人怠慢了。

    黎浅浅自个儿是毫不在意,怠慢了又怎样?她要真等得不耐烦,直接走出去就是,只是她懒,也不想引人注意,反正又不止她一个人要等。

    方姑娘原是想挑起黎浅浅的怒气,不想人家一个小姑娘却是平静得很,一点都没把这事放心上,还一个劲儿的催着何蘅燕,把吴大小姐跟她们说的八卦说给她听。

    方姑娘的姐姐瞧着不由皱起眉来,“这小姑娘怎么比咱们还要老成啊!都挑明了人家怠慢她,她竟然也不生气?”

    “就是。”方姑娘的堂妹也道,方姑娘轻摇头,“父亲还叫我们要交好她,可看来这丫头不好弄啊!”

    像何蘅燕,亏她有脸说吴大小姐脾气差,她自己的脾气也好不到那儿去,明明憋了一肚子气,脸都涨红了,却还装得一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模样,以为别人眼都瞎了看不见,大伙儿不过是不跟她计较罢了!

    不过这样子的人也有个好处,想什么都在脸上了,相处起来安心,不用多个心眼防着,可是这个黎浅浅就不同了。

    “不是听说,她是打乡下来的,跟着她表舅练武,见识肯定不多,会很好拿捏吗?”方姑娘的堂妹嘟着嘴抱怨着。

    方姑娘却道,“你以为传出这种话来的那些千金就是好的?说不定她们自个儿拿捏不住人,才故意放出这种话来,让别人也尝尝她们受挫的滋味儿!”

    这间屋子不大,蓝棠听力虽不如黎浅浅,可也把方氏姐妹们之间的对话全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她侧过身子低声与黎浅浅道,“她们要是知道,她们说的话,我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知道会怎样啊?”

    黎浅浅笑,还能怎样,大概就是恼羞成怒翻脸走人呗!

    何蘅燕靠过来,“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既然知道是避着她说的悄悄话,干么还刻意靠过来问呢?蓝棠没好气的睃她一眼,“在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回家。”

    何蘅燕讪讪笑了下,转头让自己的丫鬟出去找人问问,看何时能离开。

    丫鬟应声而去,方姑娘也吩咐自个儿的丫鬟同去,春江转头看黎浅浅,待黎浅浅点头示意,便直接出门去。

    方姑娘的丫鬟方才出去一趟,身子还没暖和起来,这会便不太想出去,因此动作有些迟缓,被春江抢先,方家姐妹脸色因此就有些难看,觉得黎浅浅的丫鬟是故意给她们难看。

    黎浅浅哪知道就这么点事,她们就摆脸给自己看,不过摆脸就摆脸,她会在乎吗?呵呵!

    须臾,春江快步进门,“小姐我们的车已经到二门了。”

    “那就走吧!”黎浅浅朝谢芳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谢芳华的丫鬟随即轻拍自家小姐,谢芳华方才靠着大迎枕睡着了,现在被唤醒,神色还有些怔忡,谢家丫鬟忙为她穿好斗篷,把捂得暖暖的帕子围上她的脸,让她不会一出去就被寒风刮了脸。

    丫鬟怕风刮了她,帕子围得有点紧,让谢芳华很不舒服,脑袋一直转来转去想要找个舒服点的位置。

    黎浅浅看着这一幕,忽然想到若是在斗篷的帽子两侧各缝上两个扣子,遇到这种情况,把帕子扣上,就不会这么难受,还有,那个帽子遇到风大时,很容易灌风进去,她记得前世看过一部电玩改编的电影,大大的海报上主角穿着连帽上衣,那顶帽子的设计有点意思,遇到风大时,帽子不容易脱落,也不容易灌风进去。

    因为想着这事,黎浅浅就有些心不在焉,蓝棠见状便向方姑娘她们道,“不好意思,她每天都要午歇,今儿拖得有些久,她困了。”

    骗人!

    方家姐妹和何蘅燕暗自撇嘴,看到谢芳华主仆跟着黎浅浅她们要走,何蘅燕急忙跟上去,她是跟着黎浅浅她们来的,虽然不是坐同一辆马车,但既然她们的车来了,那表示她乘的马车也来了。

    方氏姐妹看着有些意动,谁知方姑娘迟疑了下,她不确定何蘅燕的马车够不够大,谁知就这么一下子功夫,何蘅燕主仆就已经跟着黎浅浅她们出去了。

    方家堂妹气恼的跺了下脚,“姐姐你的动作也未免太慢了吧?”

    见自家妹妹脸都黑了,方姑娘的姐姐忙扯了下堂妹,“人都走了,说这些有什么用?等吧!人都快走光了,想来就要轮到我们了。”

    黎浅浅她们各自在二门上车,谢芳华因为方才睡了下,现在精神还有些不济,便靠着车壁又睡着了。

    何蘅燕看谢芳华与黎浅浅她们坐同车,也想要挤进去,但看了下里头的人数,只留下黎浅浅的丫鬟春江,春寿和云珠都坐到后头的车去,她也就不好意思硬挤进去了。

    不然把春江挤走了,要是黎浅浅她需要人侍候,难道要自个儿去侍候她不成?

    悻悻然的上了自家的马车,丫鬟帮她解开斗篷后将之盖在她腿上,又检查了下熏笼里的炭,帮她添了手炉里的炭,然后才瑟缩的靠着车壁坐下。

    何蘅燕没有留心丫鬟,只是看着手炉呆,忽地一阵大晃动,丫鬟吓得脸色白,“生什么事了?”

    车夫没有回答,何蘅燕心觉有异,扑向门边要看外头生何事,丫鬟却一把抱住她,“小姐,小姐您别急,这样危险啊!”

    何蘅燕推开她,一把拉开车门,却看到驾车的不是原本的车夫,那人听到声响,回过头来朝她狰狞一笑,吓得何蘅燕猛地往后退,“大小姐,您要是老实听话,我就不把小黑丢进去陪你,了解?”驾车之人扬起一手,午后的阳光下,那男人手腕上缠着条黑蛇,正朝她吐着蛇信。

    何蘅燕生平最怕蛇,见状立时尖叫出声,男人威胁的扬起手,她立刻闭嘴,身后她的丫鬟忙把她拖进去,“小姐,您吓死我了!”

    那男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掳人?还用蛇来威胁她,他怎么知道她怕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