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事故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事故

 
    这次的奖品是中规中矩的文房四宝,头名得的那套,是天盛帝国全盛时,皇家御用,第二名那套则是产自赵国,由制墨名家杜衡、制笔名家谢远逹及制砚名家古羡所制,第三名这套是由南楚名家所出,论名气,自是及不上赵国那三位。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结果颇令那些期待能借此得到好姻缘的姑娘们失望,而没来得及展现才艺的姑娘们则是松了口气,其他等着想看好戏的人失望之余,忍不住聚在一块说酸话,黎浅浅听力好,把她们的对话听了个全,蓝棠听力虽佳,不过没她那么好,见她嘴角微翘,便拉着她想问明白。

    黎浅浅给了她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回去再说,现在不方便。”

    蓝棠一听乐了,“回去你得给我仔仔细细的说清楚啊!”

    “知道了。”黎浅浅应道,谢芳华靠过来道,“说什么悄悄话啊?我也要听。”

    “行啊!一会儿谢妹妹坐我们的车回去。”蓝棠笑着应下。

    直到席散,黎浅浅她们没有再看到季瑶深姐妹,也没看到何蘅燕,不知道她们跑去那儿了。

    她们由小丫鬟领着到了二门,二门旁边有几处院子,正是她们进府后休息的地方,现在要离开了,小丫鬟也是把她们领到此地,将她们安顿好,小丫鬟再去通知门口的小厮,由小厮去传各家的马车过来,马车来到二门处,严家的婆子们再过来院子请人。

    谢芳华请那小丫鬟代她传话给谢家的车夫,让他先到黎家去等着,就别进来了。

    小丫鬟点点头,快步跑出去,不想她才出去,就听到有人惊呼声,随即是厉声的娇斥,黎浅浅和蓝棠对看一眼,这声音好耳熟啊!

    “这不是那位季七小姐的声音吗?”谢芳华诧异道。

    黎浅浅她们走到门边,悄悄的掀起门帘往外瞧,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的宾客都要离开,因此侍候的丫鬟们全都忙去了,门外打帘的丫鬟也都被叫去侍候茶水了,所以她们掀帘时,并没有丫鬟在侧。

    “真奇怪,我娘给我请的教养嬷嬷说,遇到这种事情,做主子的人最好是别开口,由丫鬟们开口训斥就好,怎么这位季七小姐却是事事自己挡在前?”

    她们不知,平亲王妃因要顾忌自己的好名声,故遇事常是女儿们争着挡在她面前,因此季七小姐也就习惯遇事自己亲身上阵。

    平亲王府不是没有教养嬷嬷,她们耳提面命讲了又讲,可是遇上平亲王妃这样扯后腿的,她们再能耐,也敌不过人家母女情深啊!

    虽然在她们看来,平亲王妃的做法着实可笑,一来她已是平亲王正妃,身份无可撼动,二来她名声再好,接下来要议亲的是她的女儿,不是她,光她名声好有什么用?平亲王府嫡女有蛮不讲理的名声在,想嫁人?有点悬啊!

    没看季七小姐的婚事一波三折,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吗?外间虽说是平亲王妃舍不得这剩下的小女儿,所以才舍不得她嫁人,但真实情况是,平亲王妃相中的季七小姐不喜欢,季七小姐喜欢的,人家不喜欢她。

    这作亲家讲究的是两相情愿,强扭的瓜不甜,道理人人皆知,但对这些位高权重的人家来说,世上强扭的瓜不甜,没关系,咱们可以给它淋上糖水,吃起来一样是甜的。

    谢芳华低声的在黎浅浅她们耳边,细数季七小姐这一两年来的议亲路,平亲王妃和小女儿的眼光不一,她看重家世、婆母妯娌好不好相处,后生稳不稳重,有没有才华等等,季七小姐看的是皮相,有才华更好,那是锦上添花,让大家羡慕她能嫁个人中龙凤。

    若她相中的人是世家子或权贵子,平亲王妃也许不会反感,偏偏她挑的对象,家底薄不说,更谈不上家世,说穿了就是现代称的凤凰男。

    “我弟说,那几个男人家世寻常,但个个能言善道,连他都差点被唬了去,幸亏我表哥也在,及时拉了他一把,才没让那人给哄骗了去。不过他们学院不少人都被他骗了不少钱财。”

    黎浅浅边听谢芳华说八卦,边听外头的动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季七小姐她们身边已经围了一圈的人,加上她们只是掀帘偷瞧,根本就看不清怎么回事。

    “哦,好像是季七小姐她们进来时,跟正好要出去的几位小姐撞到一起了,嗯,也不算撞到一块儿,就是两边的丫鬟走得急擦身而过,季七小姐的丫鬟拐了下脚,就不高兴的伸手推人回报一下,被推的丫鬟反应不及,后退了好几步,就踩了自家小姐的裙襬,跌成一团了。”黎浅浅现场实况转播。

    蓝棠听了直摇头,把黎浅浅和谢芳华拉回来,她没事先说一声,谢芳华被拉的猝不及防,顶在她肩头的门帘差点重重的摔下,亏得黎浅浅及时伸手撑住,然后才让门帘轻缓的落下。

    蓝棠见了俏皮的吐了下舌头,“是我的错。”

    “小心点啊!”谢芳华按住心口,方才她们是在偷窥,要是被人现她们在偷看可就不好。

    “怎样了?”

    黎浅浅没好气的瞪她一眼,“看来咱们一时半会是不能离开了,得等严大奶奶过来处理,处理完此事才能走。”

    正说着,适才领她们进来的小丫鬟就满怀歉意的走进来,“各位小姐真是对不住,因为生了点事,只怕要委屈各位小姐在此稍候下,等外头事情解决了,奴婢再安排车子进来接各位。”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姐姐帮我们沏壸茶,还有茶点过来。”

    小丫鬟愣了下,她方才去通知其他人,被骂算正常的了!她没想到这几位的反应与众不同,“是。”愣愣的走出去后,与其他几个小丫鬟会合,才稍稍回复正常。

    外头的吵闹声越来越响,黎浅浅一度觉得头疼不已,幸好不一会儿,那位严大奶奶就过来了。

    季七小姐看到她过来,眼底难掩情绪,待她走近就伸手紧箍住她的手腕,严大奶奶疼得脸都白了,可是当着客人的面,她又不好说些什么,只得作势轻拍季七小姐的手背状似安抚,实则是把她的手挪开。

    只是季七小姐的手力道真心不小,才一会儿功夫,就泛红一片了。

    季瑶深就在季七小姐的身后,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惊疑不已,难不成这位娇滴滴的七姐姐会武功?

    严大奶奶轻声劝慰了几句,就想办法把人引回内院去了,省得让所有人看热闹。

    季瑶深不想跟,可是季七小姐的丫鬟不容分说的把她领过去,叫她想走都不成。

    季七小姐一被严大奶奶领走,院子里就爆出热烈的讨论声,有对季七小姐不满的,也有人说没想到平亲王府的丫鬟比主子还金贵,走路拐到脚,连路都不会走,竟然由主子出面替她讨公道。

    也有人说,平亲王府的教养嬷嬷不称职,今儿这事,就该由其他丫鬟来替同伴讨公道,岂有由主子出面替丫鬟讨公道的理?

    黎浅浅听了好半晌,现都是一面倒的声讨季七小姐,至于另一方,就连主子是何人都没听人说起,这两种待遇还真是大不同啊!

    “和季七小姐丫鬟擦撞的丫鬟,是谁家的?”

    蓝棠好奇问道。

    黎浅浅摇头,“没听人说起。”

    大概是都被领进屋子里去了,所以外面渐渐安静下来,忽然门帘响动,黎浅浅还以为小丫鬟送吃的喝的来了,没想到进门的会是何蘅燕和方家姐妹及吴家姐妹。

    她们怎么会凑到一块儿的啊?还一起过来了?黎浅浅和蓝棠面面相觑,何蘅燕为双方作介绍,黎浅浅她们起身与之见礼,吴大小姐趾高气昂的扬了下巴受了礼,吴二小姐则是避让回了半礼。

    吴大小姐一进门就反客为主的坐到主位,黎浅浅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拉住想说话的蓝棠,退到窗边的大炕上去。

    吴大小姐很不满的狠狠瞪向黎浅浅,又转头对何蘅燕道,“这就是你的好姐妹啊!真是一点礼貌都不懂啊!怪不得是乡下来的,哼!”

    何蘅燕有口难言,方氏姐妹坐在一旁低头不语,吴大小姐指着何蘅燕数落着,黎浅浅她们听了半晌,才总算听出来了,原来和季七小姐的丫鬟擦撞的,就是吴大小姐的丫鬟。

    吴大小姐方才受了气,现在是见人就撒气,丝毫不管是不是会因此得罪人,给她爹惹麻烦。

    此时小丫鬟送茶点进来,看到屋里多了这么多人吓了一跳,吶吶的道,“奴婢再去端茶来。”

    一看就知道茶具不够用啊!而且坐在位的那姑娘,不就是刚刚和平亲王府小姐起冲突的那位吗?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啊!还是赶紧溜出去,跟管事妈妈说一声,让她盯着些,听说这位吴大小姐脾气不怎么好呢!

    管事妈妈不用她说,也知道吴大小姐脾气不好,动作飞快的让人去把吴家的马车赶过来,吴大小姐气呼呼的走了,吴二小姐临走还团团跟大家赔了不是,才转身出去,门外就听吴大小姐没好气斥责她的声音。

    黎浅浅轻叹一声没说话,何蘅燕这时才靠过来,说了方才外头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