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见识

第二百五十四章 见识

 
    回答方姑娘问题的,并不是蓝棠,而是一名著鹅黄夹袄及宝蓝织锦长裙,身披雪青织锦斗篷的姑娘,黎浅浅转头看去,那姑娘脸若圆盘,眉如远山眼若灿星,看着黎浅浅笑意盈盈。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看她这模样,应该是认得自己的吧?黎浅浅想了好半晌,愣是没想起她是谁。

    “我是谢芳华,我爹跟黎将军曾一起在天险关驻守。”

    “谢姐姐好。”黎浅浅听她这么说,连忙曲膝福礼,谢芳华避让还了半礼。“我爹比黎将军早一年回来,我两个哥哥如今跟黎将军一样,被派驻去了北晋。”

    黎浅浅对这些事并不清楚,只能听她说,何蘅燕对谢将军的事隐约听过,不过事不关己听了就忘,现在看到当事人的女儿,这才想了起来,不过她到底不是初出茅庐的姑娘,就算想起来了,也没有说什么。

    反倒是方姑娘听谢芳华这么一说,便惊呼道,“你爹是谢独臂?”

    谢将军之所以从天险关退下来,便是因为在一次战役中,丢了他的右手,虽然他的左手刀耍得也不差,但还是被兵部调回京来,毁的是惯用手,不能再上战场了,谢将军却残而不废,还没回到京城,就开始苦练左手,听说现在已能写得一手好字了。

    但方姑娘说谢独臂的口气,听来有些贬低的意味在其中,令人听了不怎么舒服。

    黎浅浅瞟她一眼,就不再理会她,只看向谢芳华,“如此说来,襄城将军与平亲王之间有往来?”

    “要不然七小姐也不会来赴宴了。”谢芳华话声方落,就听那边扬起季七小姐的笑声,季瑶深不知说了什么,让季七小姐很高兴,伸手摸摸她的脸后,即抬起脸,领抬走向严大奶奶,严大奶奶可说是个是绝色美人,与季七小姐相比毫不逊色。

    就见双方碰面相互福礼问安,季七小姐笑吟吟的上前勾住严大奶奶的手,严大奶奶亲热的与她说笑,场面看来再亲热不过,只是黎浅浅的位置,正好让她把季七小姐狠毒的眼神尽收眼底。

    看来平亲王府的这位七小姐,与严大奶奶处得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啊!

    就不知这严大奶奶晓不晓得,这与她亲密如亲姐妹的姑娘,其实恨毒了她?只是为什么呢?看起来,严大奶奶的年纪可比七小姐大上几岁呢!

    方姑娘因为方才冲口而出的话,感觉有些尴尬,见黎浅浅、蓝棠与谢芳华说着话,便拉着自家姐妹走开了,何蘅燕左右看看,最后一跺脚,跟着方家姐妹走了。

    蓝棠扬起下巴示意黎浅浅瞧,黎浅浅不以为意,赴宴嘛!本来就是要走动与人交际,把人一直拘在身边干么呢?

    “棠姐姐要不要也去瞧瞧?”

    蓝棠睃她一眼,轻声道,“咱们还是免了吧!”她自认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还是别献丑了!

    黎浅浅和谢芳华都笑了,谢芳华也道,“说的是,我自小习武,舞刀弄枪的我行,舞文弄墨,还是饶了我吧!”

    “咦,谢姐姐也会武?”

    “妹妹也是?”

    “会一些。”黎浅浅笑,之前可是有不少人挤兑她,就是想看她展现武艺,不过被她一一婉拒了,后来她忙,就干脆不赴宴了,所以今日她出现时,还引起不小的骚动。

    不过因为今天这个宴会,很受大家重视,因此没人敢在襄城将军府里闹什么事。

    黎浅浅也因此清静不少。

    谢芳华悄声和黎浅浅道,“下回我请你去我家,就咱们三个,不邀别的人,到时候你可得和我切磋切磋啊!”

    黎浅浅笑了下没应声,谢芳华也不要求她一定要回答,她们说这几句话的功夫,那几位夫人已散开去看那几位展示才艺的小姐了。

    去采桂花的那几个,有些讪讪的走回来,她们手里的小竹篮装了不少桂花,细细碎碎如天上繁星,香气袭人。

    她们边走边小声道,“早知道就不去采花了。”

    “就是,现在要想写诗作赋,还是弹琴跳舞,都来不及了。”

    几个年长些的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起来,其中一个长相艳丽的姑娘,大大的眼睛不悦的瞥向身边一清秀的姑娘道:“都是你妹啦!说什么难得来一回,不采些桂花回去着实可惜了。”

    被抱怨的姑娘轻推了身边的小姑娘一把,“还不跟诸位姐姐赔不是。”

    被推的小姑娘大概比黎浅浅大上一两岁,就见她一脸蒙懂的望着姐姐,似是不明白,为何要她跟人道歉,不过看她姐一脸凶相,小姑娘最后还是委协了,低声的跟走在她姐身边的姑娘们赔不是。

    蓝棠听着觉得很不舒服,就要跳出去主持公道,黎浅浅一把拉住她,“你要干么?”

    “她们欺负人嘛!那小姑娘虽然提议了,但最后是她们自己做决定要去采花的,怎么能怪人呢?”

    “人家姐姐在呢!要你去主持公道?这样会让她姐下不了台。”

    “她身为人家姐姐,不护着自己的妹妹,反倒跟着别人欺负她,配说是人家姐姐吗?”蓝棠义正词严的道。

    “是是是,可是,你不认识人家,单凭片面之词,就冲过去为人家主持公道,让人家姐姐心里不舒服,回家后跟长辈告状,让她妹妹因此挨罚,怎么办?”

    谢芳华原本是赞同蓝棠的,但听黎浅浅这么一说,就反应过来了。

    “我记得那对姐妹是工部吴郎中家的女儿,姐妹两虽都是嫡出,但姐姐是元配所出,妹妹是继室所生。”谢芳华拉着黎浅浅和蓝棠走离吴家姐妹那群人远些后,才继续往下说,“小吴夫人很疼吴大小姐,处处要自己生的儿女要让着兄姐们。”

    蓝棠听得目瞪口呆,只听过继母苛刻前人子,没听过要委屈自己生的孩子,让着前人子的。“确定这吴大小姐不是这继母生的?”

    “为什么称呼她小吴夫人?”

    “因为她是吴郎中元配的庶妹,嫡姐过世前,交代娘家把这庶妹嫁过来做继室,一来可以维系两家关系不断,二来她怕吴郎中的母亲挑的继室,会谋害她的儿女。”

    谢芳华边说,边看蓝棠和黎浅浅的反应,蓝棠想什么都清楚表露在脸上,反观黎浅浅这小姑娘,脸上却是平静如常,一点也不像她这年纪的孩子,听到这种事情的反应。

    她记得父亲跟母亲说,黎将军的嫡母很坏,趁黎将军父子替她儿孙被征兵,把一个失贞的侄女强塞给黎将军,把黎将军的元配贬为妻,还把黎将军的一个儿子给卖了,黎将军的小儿子被那个侄女害死,就连黎将军的元配因此动了胎气,黎浅浅未足月就生下来,所以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

    后来她娘死了,失去亲娘保护的黎浅浅,要不是因缘际会被前黎教主救下,并收为徒,怕是早就小命不保了,难道是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听到这样的事情,才不像蓝棠反应这么大?

    在黎浅浅看来,这小吴氏大概是个很爱惜自己名声的女人,为了搏个好继母的名声,不惜委屈自己生的儿女,但也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生的儿女着想,她是庶出,若待嫡姐生的儿女不好,娘家那头会不会有所意见?

    若是如此,那她娘家肯定有权有势,至少嫡母尚在,舅舅再怎么疼外甥们,也及不上亲外祖母。

    “那照你们这么说,要是我方才真冲出去主持公道,那反倒可能会害那位妹妹回去后,被亲娘责罚?”

    “嗯,肯定的。”虽与吴氏姐妹没怎么往来,但那一家子的事,谢芳华多少都听人说起过。

    有人说小吴夫人厉害,玩的这一手叫捧杀,不过也有人说小吴夫人心善,大家虽对小吴夫人有所岐见,但对吴二小姐都是抱持同情的心理,毕竟大家都是亲娘的掌中宝,那像吴二小姐这样,明明是自己的亲娘,却对姐姐好,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她都是错的。

    黎浅浅望过去,正好和吴二小姐的眼睛对上,那双眼睛清澄漂亮,没有委屈怨恨,看到黎浅浅正在看自己,吴二小姐露出善意的笑容,黎浅浅回她一笑。

    吴大小姐随即扯着她,“你又在干么?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进去了没有?”

    “听进去了。”吴二小姐很乖巧的回答,心里却暗叹一声,姐姐只要赴宴,总爱在宴席上贬低自己,好捧高她自己,却不知当她在踩自己时,也同时拉低了她自己的格调。

    此时那些夫人们已经评断出来结果了,得头名的姑娘是近来风头甚健的礼部郎中之女,她演奏的是一古琴曲,相传琴谱已失传,不过她弹的是自己填补上去的曲谱,虽有些美中不足,但也表现出她高深的琴艺。

    第二名和第三名是由一对姐妹花所获得,她们是苏相爷的孙女,两人合作,一人作画,一人把诗写在画作上。

    黎浅浅她们靠过去看了下,谢芳华小声和蓝棠咬耳朵,“我完全看不懂她这画美在那里?”

    黎浅浅看着画作没说话,这幅画确实很有意境,将金桂园的一角与画中几名少女融合在一起,若不仔细看,会只看到金桂园的画面,而没看到那几个与景致融为一体的少女们。

    光凭这一样就足以让她得奖了,画上那诗隐约点了那几位少女的存在,可以说既写了景,又打了哑谜,若光看画不看诗,就会忽略掉那几位少女,这幅画及诗,与观画者做了交流。

    莫怪那几位夫人会评选这画与诗为第二名及第三名。

    就不知这回的礼物是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