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金桂园

第二百五十三章 金桂园

 
    自与黎浅浅见了面,何蘅燕心情大好,奶娘看着也觉高兴,只是略感不安,偏又说不上来那里让她觉得不安,她细想了想,把那天跟何蘅燕去见黎浅浅的丫鬟喊来问话,大丫鬟虽觉奇怪,倒也没敢说什么,只是老实的回答奶娘的问话。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奶娘问完话之后,也没现有什么不对,直到当晚睡下后,才忽然惊醒,是了,问题不在黎浅浅那里,而是她家小姐在京里多年,虽与那些官家千金交好,可是何时够格能去相府及将军府赴宴了?

    侍郎府那几家,都与何家有来往,所以来请柬相邀,不足为奇,但相府及将军府……奶娘明白自己的不安从何而来了!

    何蘅燕的身份不够啊!

    等等,教主的身份难道就够高吗?为什么这两家会给她送帖子?总不会是因为她家老太爷之故吧?

    奶娘忘记了,黎浅浅不仅仅是瑞瑶教教主,还是黎大将军的宝贝女儿,黎大将军父子近来可得宠了,皇帝几乎天天召他们父子三人进宫,还不时赏赐东西下来,看得京中那些老大人们眼红得咧!

    为此,奶娘没少在何蘅燕面前再三叮嘱,要她低调再低调,万万不要想出风头,说不定人家邀请她们去,是准备着给她们难看呢!

    奶娘不知道,黎浅浅之前赴宴时,与不少姑娘交好,何蘅燕回来也不会跟她提,毕竟她在京里经营多时,却不敌才露脸不久的黎浅浅。

    越近襄城将军府的邀宴日,奶娘的心情越浮燥,话也越多,搞得何蘅燕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她平日最喜欢试衣裳饰,但这回也提不起她的兴趣。

    与之相反的,黎浅浅这头却是兴高采烈,因为铺子整修好了,新刷的墙、才刚做好的家具,都让人看了期待不已。

    杂货铺子采用现代市的模式,采光明亮,货架一列列排列齐整,可以想见到时候货物摆上去有多壮观了。

    另外珠宝坊的设计,是由姚大少爷操刀的,多亏了这时代已经有了玻璃,展示柜上用玻璃做台面,不用看图册,直接看成品。

    还有锦衣坊及福来酒楼及福来茶馆,都将6续开幕,她是将莲城的那一套全搬来京城了。

    若是成功,这一套模式将沿用在各州府的大都市里,如此就能帮不少瑞瑶教教众解决生计问题。

    各地的分舵主都密切关注着,并期待下一个就轮到自家分舵所在的城市。

    黎韶熙这段日子跟着父亲,在筹建皇帝要求的队伍,这支护卫的名称一改再改,改到他们兄弟两干脆直接给取了个浑名,就叫无名,黎经时得知时,脸上表情很精彩,不过最后只叮嘱他们兄弟别说溜了嘴。

    皇帝很重视这支护卫队,虽然指给他们的营地是在京外的西郊无量山下,但因为他三天两头的召见他们父子,搞得黎经时头痛不已,最后就用长子身子弱,不宜让他老劳累奔波,而叫他留守在营地里,只他和黎茗熙往来营地和京城之间。

    所以黎浅浅搞的这一套,他是直到年后,护卫队成军,大家怂恿着父亲请客,去了福来酒楼,听大家说了一耳朵才晓得。

    酒楼的经营模式和装璜,都有前世莫氏财团旗下嘉来大饭店的影子,这个现让他惊异不已,让他不得不重新评估黎浅浅,能想出这些东西的她,真是天资聪颖到自己想出这些东西来,还是……

    黎浅浅完全没想到,自己弄出这套东西来,会引起大哥的关注,这会儿她正被叶妈妈和春江她们押着试穿赴宴时要穿的衣裳。

    这次的衣服全是请还没开幕的锦衣坊中的师父做的,这批女红师父是由叶妈妈负责挑的,叶妈妈原本是推辞的,但架不住黎浅浅可怜巴巴的眼神,最后只得勉力而为。

    不得不说,叶妈妈的眼力很毒,挑的人都不错,她们做的衣服快又好,倒是很符合黎浅浅给锦衣坊的设定。

    在京城开设的珠宝坊取名为天宝坊,由姚大少爷兄弟连手设计,工匠暂由莲城及庆州调过来,黎浅浅打算在京城周边招收学徒,由这些工匠们带着,等天宝坊要开设分店,就把资历深技术好的派驻过去当镇店的大师父。

    蓝棠笑眯眯的看着叶妈妈和春江她们折腾黎浅浅,“对了,凤大公子已经快到京城了。”

    “是吗?”黎浅浅头也没回的问。

    “嗯,凤三他们就快离开京城了。”蓝棠思及此,情绪就有些不高。

    黎浅浅看她一眼,对她对凤大公子返京的反应如此平淡,觉得有些不太适应。“你舍不得凤三他们兄弟啊?”

    “那是当然的啊!”蓝棠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他们不是明天就走,等我们从襄城将军府回来,就去凤家庄找他们吧?”

    “可以住几天吗?”蓝棠问。

    黎浅浅点点头,住那儿不是住,是吧?

    *

    襄城将军府的金桂园确实名不虚传,走在其中就会不知不觉沾染上桂花香。

    蓝棠小声的对黎浅浅道,“听说这金桂园是严大将军夫妻进京后,严大将军亲手种下这些桂树的,他还说,他常不在府中,就盼这些桂树能代他陪伴夫人。”

    “真好!”何蘅燕听了两眼直冒红心,黎浅浅转头看她,就见她身边的几个姑娘也跟何蘅燕一样眼冒红心。

    没办法,姑娘们就爱听这样的故事,春江暗朝黎浅浅耸肩,金桂园曲径蜿蜒,园中三三两两的姑娘们散布其中,有的在采摘桂花,有的在桂树下吟诗作对,还有人干脆让人把画案抬过来,原地画起画来了。

    黎浅浅漫步其中,欣赏着这些美少女们的才艺,另一头襄城将军的长媳严大奶奶也带着几位夫人们,对这些姑娘们表现的才艺做评鉴。

    蓝棠又对黎浅浅咬耳朵,“她们会从这些人的作品里头,挑出前三名,奖品由那些夫人们提供,不知今年的奖品是什么啊?好好奇喔!”凤家庄的消息虽灵通,她总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些消息,但是,什么都及不上亲眼观看啊!

    这是第一回能够亲自在场观看,怪不得蓝棠期待又好奇。

    不止她们这边好奇奖品为何,金桂园里处处都是自成小团体的姑娘们,在讨论此事,也有人在说去年的奖品是什么,今年的奖品不知是否会越去年的。

    “去年的奖品是什么?”黎浅浅其实听得很清楚,不过何蘅燕身边的方姑娘开口问时,她并未回答,蓝棠也没说,那方姑娘就有些不快了,扯着何蘅燕的袖子,叫她开口问。

    其实何蘅燕就住在京中,就算当日不曾目睹,事后也曾听人提及,她身边的姑娘因是才随父亲进京述职,所以不甚了解,因其祖父与二长老交情不错,所以方才一进园,看到何蘅燕也在,就拉着姐妹跟过来。

    何蘅燕被扯得无法,只得回答,“头名是一对白玉镯子,第二名则是一套头面,第三名则是一套文房四宝。”

    她没说的是,那对白玉镯子听说是安平侯府给长媳的信物,去年得到头名的姑娘,就这样被安平侯夫人相中!

    说起来是好事一桩,问题是,安平侯世子是个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样样来,已经年过二十五,婚事却一直没着落,谁知安平侯夫会利用襄城将军府的金桂宴,给长子订下婚事。

    女方家好不容易栽培出个才华出众的闺女,谁知出一趟门,竟然就被人这样订下婚事,若男方是个青年才俊倒也罢了!偏是满京城出名的纨绔,叫人如何能认?

    得到第二名的姑娘和第三名的姑娘,原本都有些不服气,但最后事情如此展,让第二名的姑娘暗暗庆幸,第三名的姑娘庆幸之余,还不忘说些酸话恶心得头名的姑娘。

    因此今年赴宴的姑娘,说到此事时,都不免有些不自在,使出浑身解数展现才艺的姑娘们,也暗暗忧心,更殷殷期盼,她们盼再生类似的事情,但忧心对象是纨绔非才俊。

    这种摇摆不定矛盾的心情,就表现在她们的才艺上,弹琴的偶有不稳,作诗的落笔时犹豫不决,作画的画风略显阴暗,黎浅浅心道,怪不得她们会有此表现。

    “十二妹妹,你猜,今年的奖品会是什么?”

    一道清亮的嗓音从黎浅浅她们左前方传来,大家不由转头望过去,就看到一名披着大红绒布披风的姑娘正对着另一身着宝蓝斗篷的姑娘问。

    蓝棠掩嘴惊呼一声,“她……”随即被黎浅浅用力一扯,把后头的话咽了下去。

    问话的人正是平亲王府的七小姐,而被她问话,穿着宝蓝斗篷的姑娘正是季瑶深。

    蓝棠看看季瑶深,再看看黎浅浅,忍不住同情的拍拍黎浅浅的肩头,“放心,回去之后,姐姐和叶妈妈会煲汤帮你好好的补一补。”明明是一样大的姑娘,可是季瑶深看起来愣是比黎浅大上个两三岁,个头也比她高上一颗头。

    黎浅浅瞪她一眼,道,“这不是补不补的问题。”

    “包在我身上,你且放心吧!”蓝棠拍拍她的头。

    黎浅浅懒得跟她说了,蓝棠看她专注在季瑶深姐妹身上,便也住嘴不语,何蘅燕不知她们认识季瑶深,忙上前来小声为她们做介绍。

    “我们之前去的宴会,怎么都没见过她们?”蓝棠等她说完,便抢着问道。

    “她们可是亲王府的小姐,一般是不会参加文官家小姐们办的宴会,除非是有亲戚关系。”

    “那她们今儿出现在这里?”方姑娘觉得奇怪。

    “襄城将军和平亲王交情不错,当年平亲王奉命前往水澜城,监督征兵事宜,那次就是襄城将军主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