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赴宴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赴宴

 
    当黎浅浅和蓝棠在为丫鬟的事烦心时,何蘅燕则是为无法接近黎浅浅而心浮气燥,她想尽办法还是没能混进二门去,却不知正因她的执拗,黎漱更是让人故意吊着她,如此一来,她才不会弄出别的事情来烦人。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何蘅燕的奶娘跟着她闹腾了几天,便忽然警醒过来,要接近黎浅浅的路子多的是,等她出门时来个不期而遇,或是去那几家新装修,快要开幕的铺子附近守着,应该也能遇上她。

    只是何蘅燕犯执拗了,她这毛病不常犯,但一犯,就是谁也劝不听,她现在执着在进黎家二门,好亲近黎浅浅,只要她在这里一直住着,又没能达成目的,就会一直执着下去。

    奶娘头疼不已,却无计可施,派人回家去找何大奶奶想办法,却得知大奶奶自那天被老太爷送回府后,就被拘起来了,就连管家权也被夺了。

    奶娘大骇,但想到那天大奶奶的为找人去东齐救治她表兄的情形,就隐约猜到老太爷为何要把大奶奶拘起来了。

    再想到之前大奶奶和小姐两人交好,奶娘皱着眉头心说,老太爷在出门之际,下令夺了大奶奶的管家权,又把小姐扔在黎家不管,莫不是不想让小姐回家吧?想到小姐一回家,就有可能被大奶奶的人哄着去见她,小姐心软耳根子软,说不定听大奶奶说几句话,就心软得做主放了她。

    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对上掌过家的大奶奶,谁输谁赢不用说都看得出来,老太爷八成就是怕小姐会被大奶奶哄了,所以明知小姐根本接近不了教主,却还让她留在黎家。

    不得不说奶娘真相了。

    要求何家履行婚约的那家子,在二长老付出大笔赔偿金之后,就离开南楚了。

    他们之所以会到现在才来找何家人,就是因为他们家道中落,这次会不远千里而来,也不是特意来寻何家的,是有人雇请他们去庆州做事,途经南楚京城,想起了那桩婚约,本也就没想真能和何家结儿女亲家,但能从他们手里捞些钱财做为回报也是好的。

    不管多少,总是钱嘛!

    便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嫁女不成就改娶媳,改变如此之快,才让二长老看出破绽。

    他解决事情后,却没告诉孙媳或孙女,那时何蘅威出事的消息已传回来,但因是第一时间传回来的,所以消息并不准确,二长老便全心关注此事,故未现大奶奶娘家传来的消息,让她急坏了。

    等到他接到孙子出事的详情时,他便立刻去找蓝海,谁知正好遇上大奶奶也去找蓝海。

    二长老很快就做出决定,并隔开孙女和孙媳,他可不希望当他带着孙子回来时,家已经被孙媳给毁了,孙女也被孙媳给卖了。

    不得不说二长老有先见之明。

    他虽命人拘着大奶奶,但家里就剩一个当家做主的,遇到难事不找她问,难道由底下的管事做主?

    因此明面上,大奶奶被拘着不许出门,但实际上,她每天还是见不少人,毕竟老太爷没说不许她见人嘛!

    何大奶奶被送回府后就哭闹不休,足足闹腾了三天之后,才冷静下来。

    等到她冷静下来,现自己处境不妙时,脑子就开始高运转,她打的主意正如何蘅燕奶娘所想,把何蘅燕哄过来,让她帮自己离开何家,最好是能离开南楚。

    她想家,想娘,想表哥,不知他现在如何了?

    这个念头一起就像是春天的野草疯长,完全掐不掉它,她也不想掐灭这个念头,她确实想回去,再看看他,就算再看一眼也好,哪怕他其实恨她入骨,她也想再看他一眼。

    “大奶奶,奴婢求您了,别再胡思乱想了!”老老实实安份的待着吧!不知老太爷会不会跟大爷说这件事,要是说了,那大奶奶往后的日子……可离了何家,她们能上那儿去?

    大奶奶虽会武,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武功打人很痛,但打不死人,遇上强悍些的盗匪就完蛋。

    虽然府里老爷、夫人请来教大奶奶的先生们,都说大奶奶聪慧无双,是个当家主母的料。

    大丫鬟脑子比何大奶奶清楚,若不是要讨好老爷、夫人,先生们会夸大奶奶吗?明明大奶奶就不如二房、九房的两位小姐聪慧啊!若因此把先生们说的话当真,以为离了家族的庇护还能活得很好,那无异是痴人说梦。

    她不想跟着大奶奶吃苦受累,如果大奶奶一心要离开何家,等老太爷和大爷回来,她们这些陪嫁绝对没好日子过。

    要是……,大丫鬟想了想,心里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果,如果她们带着小姐一起走呢?

    小姐和大奶奶要好,又好哄,如果能哄得她以为是她的主意,老太爷就不会太怪罪她们了。

    大丫鬟把主意跟大奶奶那么一说,就见大奶奶眼睛一亮。

    *

    黎家的门房从何府的小厮手里接过请柬,狐疑的看着他,小厮嘿笑两声,“您老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何给教主的请柬会送到我们府里去。”

    门房拿着另一张请柬问,“都是同一家的请柬?”

    “不是,不是。”小厮上前指了门房手上的大红洒金请柬道,“这是苏相府的,这是襄城将军府的,还有这张,是大理寺侍郎家的……”都是这些府里的小姐们请黎浅浅去自家赏花的请柬。

    “行啦,我给送进去,你要在这儿等回信,还是这就回去?”

    “啊!还有我家小姐的请柬得亲手送过去。”小厮拍拍身上背着的褡裢道。

    门房看他那褡裢一眼,“这样啊!行,你跟我进去吧!”

    说着就跟门房边的屋子吼了一声,等里头有人应声了,他才对小厮说,“跟我来。”

    小厮点头跟上,才走几步路,就现这门房竟是跛子,走路有些歪歪斜斜的,小厮好奇的打听了几句,门房笑着和他扯,直到客房门前,小厮才现自己好像没能从门房身上问出什么,反倒被套了不少话啊!

    而且小厮现自己的气息有点喘,但门房却是气定神闲毫无异样,该不会这门房会武吧?他摇摇头觉得应该不是,应该是昨晚没睡好,所以他才会这么虚,虚得及不上个门房老头。

    他不知,黎家里里外外侍候的人,全都会武,而且武功都不低。

    黎漱这是把自己分派在各地得用的全调过来了。

    黎浅浅毕竟是新任教主,他的人不交给她,难道要继续闲置着?

    其实这些人对黎漱把教主之位,传给那么一个小女孩,除了不解也不服,不过等他们知道,大长老是被她逼退的,韩家人是被她踢出去的,对她的印象就有些改变了,只是仍旧不多。

    门房老头把请柬送到二门,和看二门的婆子闲聊了两句,才转回大门去。

    黎浅浅接了请柬,就交给蓝棠,“棠姐姐你挑想去的出来,不想去的就扔着。”

    “嗯,不能全都去?”蓝棠看着请柬眼睛放光的问。

    黎浅浅原是在忙,听她这么问,不由抬头看她,“你若想全都去,也成,叫何蘅燕陪你去。”

    蓝棠拿着请柬靠到黎浅浅身边,“苏相府的菊花园是出了名的漂亮,里头尽是精品,襄城将军府的金桂园,因为襄城将军长年驻守在北方,府里将军夫人体弱多病,甚少举宴,只有在金桂盛开时举办金桂宴,京里的姑娘们都以接到金桂宴的请柬为荣。”

    那表示她们入了襄城将军夫人的眼。

    “襄城将军夫人很出名?”

    “嗯,听说二十多年前,她初随襄城将军回京,以一曲战舞满城惊艳,只可惜之后诞下嫡长子后,身体就渐渐走下坡,现在将军府是由她的长媳掌家,不过将军府依然只在金桂盛开时举宴。”

    叶妈妈在旁边听了直点头,她原以为蓝棠小姐大剌剌的,没个姑娘样,不想经过浣州行之后,蓝棠小姐就开始有所变化了,也许是因为长大了,开窍了吧?

    黎浅浅听蓝棠细数每张请柬,听到打瞌睡,叶妈妈看着忍不住要叹气,教主还太小了吗?

    蓝棠一一说完后,现黎浅浅已经睡着,不由气结。

    被强行叫起的黎浅浅抬手抹了抹脸,道,“你只要告诉我,你最想去的是那一家就好,其他的不用多说。”

    蓝棠只得挑出将军府和相府的,这两家她都很想去。

    “能不能两家都去?”

    “你先看看日期吧!要是在同一天,我看你怎么去?”

    京里邀宴自然不会出这种状况,不过蓝棠也看出来了,黎浅浅是真不想去。“就去这两家,成吧?一家是十一月一日,一家是十月十九日。”

    黎浅浅翻出自己做的简易行事历,查看这两个日期,还真巧,都没事。“那就只去这两家,你若要再去别家,就和何蘅燕一起去吧!”

    蓝棠瞪她一眼,“你别忘了,她还在客房里住着,时刻想潜进来和你拉近关系呢!”

    “她是不是不知道,我常常出门,就算她成功进了二门,我不在家,她还是白跑一趟。”

    “谁晓得她呢!也许她平常在家太闲了,没人和她这样玩儿,所以她觉得新鲜,一玩就玩上瘾啦!”蓝棠毫不负责任的道。

    “晚些派人请她过来一趟。”

    “教主?”春江她们愕然,挡了她那么久,教主现在竟要请她进来?

    “干么要请她来啊?”蓝棠没好气的问。

    黎浅浅无声的扫了她们一眼,“不把她请进来,怎么跟她商量宴会的事呢?你别忘了,我那些铺子都快要开了,得再跟那些千金小姐提醒一下,免得她们忘记了,到时候没抢到折扣卡,吃了亏,可别来怪我啊!”

    啊!蓝棠这时才想到,黎浅浅日前叫人做那一套卡片,原来是要用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