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忙碌

第二百五十一章 忙碌

 
    这日十月初三,天险关晴空万里,一队风尘仆仆的车队逐渐接近中,跟着何蘅威去西越的人守在城门口,远远看到他们,高兴的策马上前相迎,引他们进入小城,二长老焦急的喊了其中一人上车,那人才进车厢,就听见二长老着急问:“蘅威如何了?”

    那人是何蘅威的亲信长随,他红着眼上前行礼,“行啦!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虚礼,快说,蘅威怎样了?”二长老气急败坏的叫道。?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城里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小的还去天险关跟徐大将军求来了两个军医,只是他们都……”

    “那现在呢?”

    “全靠那根五百年的人蔘在吊着命。”长随不敢抬头,怕二长老怪罪他自作主张,把那根人蔘给用了,谁知二长老含泪点头,“你做的好,做的好。”

    长随这才松了口气。“老太爷您可带大夫来了?”

    “带了!”二长老知道孙子还活着,就放心了,只是城里的大夫和军医都束手无策,蓝海能扭转乾坤吗?

    车行到客栈,长随领二长老和蓝海入内,二长老看到已经消瘦到不成人形的孙子,两腿一软差点就站不住,走在他身后的蓝海,看到他要摔倒,却不曾伸手去扶,走在蓝海身后的护卫狠狠的撞了他一下,挤上前去扶二长老。

    蓝海闷哼一声,二长老听到他的声音,就像听到天籁之音,忙喊他,“蓝海,快,快救人。”

    “救什么啊!老子被你的人撞伤了,现在没力气给人疗伤。”蓝海没好气的道。

    二长老抬头看向护卫,护卫红了脸吶吶的解释道,“他挡着小的了,小的怕您出事,一时情急才撞了他的,不是故意的。”

    “嗯哼!不管你是有意无心,老子现在受伤了,是真没力气给人疗伤,而且他这样子,只怕我一动刀,他就断气了,先养着吧!等人没那么虚了再说。”

    二长老不懂医,但也看得出来,孙子的气色真的很差,“大夫没开药吗?”

    “开了,开了,只是,少爷都喝不进去啊!”

    “去找根芦苇杆子来喂药,他喝不进去你们就这样把人放着不管?”

    “当然没有,我们拿人蔘给少爷吊着命。”

    蓝海正上前伸手翻开何蘅威的眼皮子查看,听到这一句,就让那人把人蔘取来,查看了下,才问,“质量不错,得亏有这株人蔘在,要不然他的小命肯定不保。”

    二长老忙问,“那他……”

    “先喝药调养着,他现在这样太虚了。”蓝海放下何蘅威的手,忍不住轻叹一声,“打他的人是往死里打啊!真是狠,什么深仇大恨要对他下这样的重手。”

    二长老强压怒气,对蓝海道,“阿威就交给你了,缺什么少什么只管让他们去采办。”

    “眼下倒也不缺什么了,还没动身我就料想到这个局面了,所以带来的药材都是足的。”

    二长老闻言松了口气。“那就麻烦你了。”

    “嗯。”蓝海点点头坐到桌边,药僮已经铺好纸研好墨,见他坐下便呈上沾好墨的笔,蓝海振笔疾书,很快就开好药单。“先去把咱们带来的药材整理出来,然后抓幅药过来,他们好去熬药。”

    “是。”药僮看过药单,指着上头的药材及份量一一确认后,才转身出去,另一个药僮则收拾笔墨,二长老呆呆的看着他们训练有素的动作,蓝海还以为他有什么意见,转头看他,见他两眼直,心底长叹一声,上前给二长老把脉,然后交代药僮化一颗宁心安神丹来给二长老服用。

    “等会二长老服过药,就侍候他到旁边的屋里去休息。”护卫颌应下,二长老年纪大了,虽是武人,但架不住心里有事,跑这么一趟,不止身体劳累,心里的压力更重。

    药物对他的情况来说是治标不治本,要想他好起来,只有等何蘅威好转,他才能完全好起来。

    交代完之后,蓝海就回去自己屋里,提笔给女儿和黎浅浅师徒写信。

    回程的时候,他得转去凤家庄新址一趟,那时候凤奕应该已经带凤耀过来了吧?写给黎浅浅的信里,还夹带交代凤奕要怎么照顾凤耀的清单。

    接到信的黎浅浅看得嘴角直抽,她亲自把清单给凤奕送去,蓝棠全程作陪,看得她直笑,直到黎浅浅点醒她,“还笑,你爹这么仔细,日后你成亲有喜了,你等着他把你供起来!”

    “按蓝先生这脾性,大概会连棠姐走几步吃几口都要计较。”凤奕头也没抬的插刀。

    蓝棠被他们两说的话吓着了,“不会吧?”

    “你就等着看呗!”黎浅浅笑道,转头问凤奕,“二公子这几天还好吧?”

    “好,他最近心情不错,让我给他找了不少话本子回来,说他想看。”

    看话本子?似是看出黎浅浅的疑惑,凤奕忙道,“以前成天练功,稍有空闲就是习文练字,根本没看过什么话本子,现在他右手无力,还不能练字,所以就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写故事的。”

    黎浅浅点点头,又问,“不是说你们要去新凤家庄了,怎么还……”拖着不动身啊?

    凤奕轻笑,他的笑很有感染力,黎浅浅和蓝棠都被他勾得笑起来。

    “大哥让我们等他和大伯父过来,再一起过去。”他没说的是,这次他们要把父母的棺木一起运过去,如此就不用再回京城来祭拜他们二人。

    他们兄弟虽在京城凤家庄长大,但这里同时也是他们兄弟的伤心地,能不回来还是别回来了吧!

    黎浅浅见他眼里的光芒一下子变得黯淡,忍不住伸手轻推他一下,凤奕低头看她,笑眼里的光芒又回来了,她才放下心来。

    “你们这一去,怕是不会常回京了吧?”

    “是啊!”凤奕环顾四周,略有点感伤,不过他很快就又振作起来,他知道他若一直沉浸在悲伤思念的情怀中,只会影响二哥的情绪,他已经没了爹娘,不能再没了二哥。

    接下来几天,黎浅浅和蓝棠帮着凤奕按照蓝海的交代,把凤耀要乘坐的马车又再改造一番,清单上交代的物品,则是交由管事去打点,这回要跟着同去新址的人不少,管事们忙得脚不沾地,但对凤奕临时交办下来的任务,却是极为用心,公子夫妇不在了,他们有责任帮公子他们照看两位公子。

    蓝棠见他们尽心,私下和黎浅浅开心的道,“公子和公子夫人他们看人的眼光就是比庄主强,你看,他们带出来的人一个个都忠心耿耿,那像庄主手底下那些人……”

    “你说差了!那些背主的是庄主夫人的陪嫁,可和庄主没关系啊!”黎浅浅满头黑线,棠姐姐你强啊!在人家的地盘上说人家主子的坏话?不怕被凤家庄的下人揍啊?

    要知道现在京城凤家庄,除了住着准备要上任的数字公子和护史公子,还有他们的下属,这些人都是会武的,武力值绝对要比蓝棠高上一大截。

    蓝棠经她提醒才反应过来,讪讪的笑了下,“是是是,是我记错了,是庄主夫人娘家人眼光有问题。”

    其实说凤庄主夫人娘家人眼光有问题,也是不对的,因为她们其实很忠心啊!只是忠心的对象是方夫人,而不是她们名正言顺的主子,这也是凤庄主夫人自己有问题,这些人是她的人,可是她不但没收服他们,还让他们对方夫人言听计从,来谋害自己这个正经主子。

    想到此,她就好好检视下自己身边的人了!

    她可不想身边侍候的人,被人收买了,而自己却要到被谋害了才得知此事。

    回家的马车上,她忍不住和蓝棠就此讨论起来,蓝棠自小在凤家庄长大,对凤庄主夫人那些仆妇、丫鬟的印象远比黎浅浅要深刻。

    蓝棠若有所思,“你是想查春江她们?”

    “不是,春江两个和叶妈妈都是好的,但春江她们年纪不小了,等她们嫁人了,就不能再侍候我啦!接上来的人总不能随便嘛!”

    “那是。”蓝棠身边的丫鬟因为心思多且杂,最后都被她扔在脑后,身边侍候的就只云珠一个,但云珠也会长大,要嫁人,总不能叫她侍候自己一辈子不嫁人吧?

    等她嫁了人,她身边总不能没人侍候,到时就要再选人补上来。

    “怪不得叶妈妈老说那些世家好,想来那些世家千金们,遇上我们这样的问题,肯定不用像我们这样犯愁。”

    黎浅浅呵笑两声没有正面回答,心说谁道世家千金就没有像我们这样的烦恼?也许她们遇上问题时,会比她们更难处理。

    要是瑞瑶教像凤家庄那样,有套固定培训人材的流程就好了。嗯,下回问问凤奕,他们那些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都是怎么挑人的,又怎么训练的,听说从凤家庄建立至今,只遇过一次数字公子叛变,勾结外人意图行刺凤庄主。

    不过听说那人家里与凤庄主有仇,所以他特意潜入庄中,等取得信任后,再行刺凤庄主,他忘了凤家庄是做什么生意的,怎容许有人算计自家老大!所以行刺计划,不曾执行就已胎死腹中。

    所以这次凤家庄受创,才会重重的打击了全凤家庄人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