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五十章 核算
    “也不知教主在忙些什么?怎么都见不到人呢?”何蘅燕的大丫鬟边嗑着瓜子儿,边和守二门的婆子套近乎,好不容易才让她把话题从东家媳妇生孩子,西家儿子打老婆的琐事,扭到黎浅浅身上。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婆子们不着痕迹的打量她一眼,随即笑了出来,“唉唷!教主可辛苦了,才多大点的孩子,就被大教主成天盯着学习,不只学武,还得习文呢!”

    “要我说啊!教主学武是应该的,可习文……”

    “嗐!你懂个啥?教主将来总是要嫁人的嘛!瞧大教主和黎将军疼她的劲儿,想来将来咱们的姑爷定是个文武全才,要不然,他们两位才舍不得教主嫁呢!”

    于是话题绕在黎浅浅未来的丈夫身上好半晌,大丫鬟抬手揉揉额角,这些婆子们实在太难搞了!总是说没几句,就让她们把话题给歪到天边去。

    “婶子们,方才你们说教主她……”后头不说让她们接。

    婆子们不负众望的接下去,“教主她最近不止忙习文练武,还有新铺子要开张,哪!我们教主就是和你们姑娘现在住的客房,之前住的那位吕大小姐合作开铺子。”

    “嗐!真不是我要说!咱们教主实在是不简单,小小年纪忙得可都是正事,不像别人家的姑娘,成天就只会花钱,想的就是那家儿郎俊俏,那家郎君前途看好……”

    大丫鬟一听急忙要插嘴拉回话题,谁知婆子们这回不只歪楼,还把楼给歪到爪哇国去。

    何蘅燕等到不耐烦,派人去找她时,就见她哭丧着脸正在往回走。

    一回到客房,大丫鬟哭哭啼啼的说了自己的遭遇,把何蘅燕气得半死,这已经是她身边最聪明伶俐的丫鬟了,没想到还是没斗过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婆子们。

    “你都没套出什么话来?”何蘅燕不悦的问。

    大丫鬟那看不出主子不高兴了,可她也真的没套出半点东西来啊!想哄骗过去,也得有料让她哄骗啊!想了想,还是老实的摇了头。

    何蘅燕气极,难道真要亲自出马去跟那些婆子打交道?

    “真不懂何小姐为什么要瞎折腾?”黎浅浅院子正房外廊下,春寿两手撑开,让春江绕线,“她不是说是来避难的吗?既然如此,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就是,干么非要成天闹着要见教主?”

    春江笑而不答手上的活儿没停,蓝棠倒是很有兴致和她讨论这个问题,屋里头黎浅浅,正忙着和谨一对帐,等到把帐对完了,谨一问她,“铺子装修得差不多了,您要再过去看看吗?”

    谨一说的铺子,是吕大小姐还在京城时,就已经开始装修的杂货铺子,黎浅浅引进一些现代市的经营手法,所以货架和铺里的装璜都需要她去瞧,铺里的伙计,全都要去京郊新开设的培训中心受训,早在吕大小姐提议要合作时,她就让人把莲城培训中心的先生们请过来,吕大小姐离开前,他们才刚到京城。

    吕大小姐后来不跟她们去赴宴,就是整天待在京城的培训中心里头,见识过培训中心的教育方式后,吕大小姐笑称回去也要这样教自家商队驻点的伙计们。

    黎浅浅听了便大方表示,要她挑几个学习力强的进培训中心一起受训,只是变故来得太快,那些人还没学完,吕大小姐就要赶回北晋去。

    黎浅浅只得跟她提点了几句,让她回去后,找自家那些老伙计或老掌柜们,跟他们好好的谈一谈,再从中挑先生,不要求他们像带徒弟那样精细,但好歹经过他们教授过的人,正式上任时心里都有些底气,不会遇着事慌手脚就好。

    “那些培训的人呢?”

    “先生们说资质都不错,只有一两个胆子不够大,送菜上桌时,总习惯不看人,屡教不改,让先生们很是头痛。”

    “没关系,这批人的人品都还可以吧?”黎浅浅头也没抬的问。

    “是,都清查过了,另外,姚二少爷来信说,那个珠宝坊的掌柜有异心,暗将他送来的设计图昩下,交给他的小儿子送往京城来了。”

    “哦?是我跟他说用料不够华贵的那几幅?”黎浅浅抬头笑望着谨一,谨一点头,“被昩下的那几幅,是请姚大少爷修过的,用料非常华丽,若是能做出来那绝对是稀世珍宝。”

    “嗯,那就好。”黎浅浅点头,谨一满腹疑惑,但没有问出口,只是把问题搁在肚子里,直到半年后,京里银楼排名第三的藏珍楼,一口气推出了三套稀世珍宝,一套缠丝镶红宝牡丹头面不愧为花中之王,金色牡丹的花心是颗鸟蛋大小的红宝,富贵逼人。

    第二套是银镶绿翡幽兰头面清丽无双,第三套是镂金仙人献寿,不少夫人皆相中这一套,想买回去送给长辈们,给她们添福增寿。

    藏珍楼这三套头面一推出,立时在京城造成轰动,很多人争抢,最后落在长乐大长公主及寿康大长公主、荣亲王的手中。

    这三位都是皇帝的长辈,算是南楚皇室中辈份最高的,不过位高不代表权重,荣亲王是出了名的老纨绔,长乐长公主和寿康长公主年轻时,倒是曾手握兵权,襄助侄子平定乱象,只是皇帝坐稳帝位后,她们两人都很识趣的交出兵权,也因此换得自家儿孙的平安。

    如今她们年纪大了,就盼着富贵终老并且长寿喜乐,这三套头面一出,两位大长公主见了都很喜欢,两人争抢那套仙人献寿,却荣亲王抢得先机,她们只得分抢牡丹和幽兰这两套头面。

    这么好的出头机会,教主竟然就这样放过,叫谨一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再也没听到这三套头面的任何消息,他才惊觉不对,派人去查,赫然现那家藏珍楼早已悄悄易主,东家竟是平亲王,三张设计图已遭撕毁,而且那三套头面,藏珍楼竟分文未收就这么白白送给了荣亲王他们。

    那时他才晓得,原来黎浅浅早在去浣州前,就从季瑶深那儿得到消息,平亲王新收了家银楼,她虽不知是那家银楼,但听说他早派人去与南楚知名银楼洽谈,想要收购出色的设计图。

    谨一和刘二早注意到那个珠宝楼掌柜有异,只是没想到他会昩下姚大少爷的设计图,作为他的跳槽的踏板。

    “您就这样放任他……”因为黎浅浅交代大家装作不知情,所以那个掌柜的现在还在莲城的珠宝楼里做事。“您就不怕他又把姚大少爷的设计图盗走。”

    “放心,现在送过去的都不是出自姚大少爷的手,他现在可忙了。”黎浅浅有些遗憾,因为姚大少爷的作品越少了。

    “您就不怕掌柜的看出来?”

    “他看不出来,他眼力不够。”早在开业初期,她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把他换下来罢了,想说再给他机会,让他好好的磨练眼力,谁知道,人家压根不稀罕她给的机会,他只晓得捞钱进自己的荷包。

    既然如此,那就不跟他客气了!“若他真不知反省,就送官究办吧!”

    “您还是太心软了!”谨一忍不住道,他以为像掌柜这样子的混蛋,应该用三刀六洞的惩戒废了他的手才是。

    “也许吧!”黎浅浅笑,她内里是个现代人,受现代法治想法所限,像珠宝楼掌柜犯这样的错,若是在现代就是扭送警局,由法律来制裁他。可是在这个世界里,法律本就不完善,更别说在第一线执法的人有多不尽责了。

    当然,现代的法律也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比起南楚律法,那绝对要完善些。

    然而最后,不等她或谨一动手,掌柜就因过度贪婪,而被平亲王世子下令诛杀。

    这都是后话,现在谨一为了姚大少爷的设计图被盗,而教主不作为而头痛不已。

    劝她处置无果,反被黎浅浅数落,“现在京里事情多的做不完,那有闲功夫去处置他,再说,现在处置了他,谁来接手?难道珠宝楼这段日子要歇业,等我们找到接替的人手后再开业?”

    “那现在还让他管着珠宝楼?”

    “当然,我付钱请他做事,他就得给我好好当差,至少得值我付给他的月钱,而且你还没看出来吗?他碰不到钱,要不是因为如此,他又怎会去偷设计图?”

    偷钱可比偷设计图简单得多,钱,可以藏,设计图却得卖出去,有人卖才能换钱。风险绝对要比偷钱要大。

    谨一回心一想,惊讶的抬头望着黎浅浅,“您该不会早就防着他了吧?”

    “我们所有的铺子都一样,掌柜们权大势大,但碰不到现银,就算他想收买账房难度也不小。”

    因为所有的铺子账目每月都要送到培训中心,由所有受训中及回锅培训的账房们一起核算,一来能让他们有实际操作账本的经验,二来就算有人想动手脚要怎么动?大家一起核算,遇到问题就问,负责作帐的人能不老实作答吗?

    掌柜如果要收买账房作假帐,就得把城里所有铺子的账房全收买了,还有培训中的准账房们,他有那么多钱去收买这些人,还用得着来干这个掌柜吗?

    谨一原先觉得这个核算法太过劳师动众,后来才现功用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