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失望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失望

 
    还有条件?何大奶奶很不耐烦,眼睛悄悄瞟向何蘅燕及黎浅浅,似是希望她们开口帮忙,只是何蘅燕眼光灼灼盯着她,黎浅浅则一副事不关己的在和蓝棠说话。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㈠W?.81ZW.COM

    见她二人都没打算帮忙,何大奶奶只得恨恨的扔开那管事。

    管事倒退一大步,满眼惊恐的又退了三步,确定离何大奶奶够远了方伸手整整仪容,清咳了声后正色道,“若未经大夫诊断出病症的,我们也不卖,而且这大夫不能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至少也得是地方上知名药铺里的坐堂大夫才成。”

    黎浅浅眼睛微闪,与蓝棠交换了一眼,水月宫开出一颗灵药要价十万两,却也不是随便卖的。

    要不然若遇上故意上门找麻烦的,怎么办?

    “你说她们开这两个条件,该不会是曾经因为如此吃过亏吧?”蓝棠问。

    “应该吧!”黎浅浅没想深究,那是水月宫的事,她一个外人管人家为何这么定规矩干么?再说,她也不太相信那所谓的灵药,在她看来,第一个条件就是怕人买去后,送给病人吃,但因不是亲人,对病情了解可能不够深刻,反因此害人。

    第二个条件则是要确认病人所患何病,也好让他们确定病症是否在灵药有效的范围中,之所以要知名药铺坐堂大夫确诊,便是怕买灵药的人请的大夫功力不足,对病症信口开河,如此就算灵药再好,药不对症,一样治不好。

    “我觉得水月宫之所以打出灵药的名号来,无非就是拉抬水月宫所出的药材名声,所以条件自然是要订得苛刻。”

    蓝棠听到这儿方才明白过来,“我就说嘛!药各有药性,怎么可能有那么神的灵药,又不是仙丹,怎么可能百病皆治,看来他们是制成了数种灵药,再看病人所患的病症,再给相符的灵药。”轻拍了下黎浅浅的肩,为自己终于想通其中窍门而开心。

    黎浅浅轻笑。

    水月宫那位管事走了,何大奶奶失望至极,失魂落魄站在门口,看着那管事离开,何蘅燕看不得她那模样,示意何大奶奶的丫鬟将她扶回来坐下,正当她要开口说话时,就见何大奶奶忽然转向蓝棠,“蓝姑娘,不知可否请您父亲去东齐。”

    “我不能代我爹做主。”蓝棠愣了下回答道。

    “黎教主?”何大奶奶又转头问黎浅浅。

    “何大奶奶,这事你得自己去问蓝先生。”黎浅浅眉头微蹙,二长老不是总夸孙媳妇是个聪明人?

    “我这就去问蓝先生。”何大奶奶说完就跑了出去。

    何蘅燕都看傻了!搞什么啊?黎浅浅朝春江示意,春江会意离开,不多时就有人去凤家庄通知蓝海了。

    蓝海听了来人所言,不禁额角一片黑,他转头看二长老,二长老正等着他回答,见他表情颇微妙的看着自己,不禁问,“怎么了吗?”

    “二长老,您方才跟我说,蘅威在西越受了伤?”

    “是。”二长老有些不耐烦了,他刚刚把话说的不够清楚吗?“你放心,我的人已经把他送回天险关里了,不用你出关去西越帮他疗伤。”

    二长老边说边有些鄙夷,他以为蓝海是怕死,不敢出关去西越,所以才迟疑着不肯应承他。

    不想蓝海又问,“蘅威媳妇不知道他受伤了?”

    “不知道。我说你能不能干脆点,问东问西的干什么?”二长老生气了,觉得蓝海在敷衍了事自己。

    “呵呵。”蓝海笑了下,“不是我不答应二长老,而是蘅威媳妇也要请我去给她娘家人治病。”

    二长老听着一愣,他没听说孙媳妇家里有人生病,还严重到需要请蓝海前去治病?东齐难道都没能人了?

    东齐自然是有能人在,但何大奶奶不信他们啊!她就是个很执拗的人,平日里表面上看不出来,遇着触到她执着的人事物时,执拗症就作了!

    因此明知她这么做会启人疑窦,可她还是做了。

    亲孙子和隔一层的孙媳的娘家人,孰重孰轻?二长老当机立断直接问,“你就直接回答我,你肯去天险关给蘅威疗伤不?”

    “我回去跟大教主和教主说一声才能回答你。”

    “你?!就这样还要回去问他们?”二长老气极,他自己做主习惯了,对蓝海这样的回答,简直无法接受。

    “怎样?我是瑞瑶教药堂堂主,我要去那儿,自然要同教主报备,如果教主有差遣,自然是教主优先,我想,二长老应该不曾忘记自己的身份吧?”

    二长老被问得一噎。

    就算不提他长老的身份,蓝海与他没什么私交,倒是和黎漱感情很好,若黎漱这边有事,亲疏远近当下立见,他选择要蓝海救自己的孙子,蓝海自然也会选择与自己交好的黎漱,而不是他的孙子。

    蓝海可没闲功夫理会他,起身去看凤耀。

    凤耀的身体调养到现在已经大有起色,他心性坚毅,蓝海原以为他会因为父母双亡,自身又重伤需长期卧床调养而心性大变,倒是没想到,虽然偶有情绪不稳的时候,不过他都很快就调适过来,令蓝海颇为惊异。

    上次来,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凤耀苦笑回道,“其实有的时候,我痛苦难过到恨不得就此去死,可是表姑丈,你知道吗?我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有时候夜深人静时,我会哭到不能自己,鼻子都给塞着了无法呼吸,我以为就这样死去也好!但是人真的很奇妙,当我真的完全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我又不想死了!”

    蓝海走到凤耀房门前,里头传来凤耀朗笑嘲弄凤奕的声音,凤奕委屈万分的道,“拜托!二哥,你就直接告诉我答案成不?”

    “不成,你得自己想,凡事都想倚赖人,那天你身边没人可依赖的时候怎么办?”

    屋里凤耀的声音和他脑海中的声音融为一体,“我原以为我都无法呼吸了,就算张嘴呼救,也肯定没人听见,正当我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孤零零的死去时,阿奕的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凤耀虽未细说凤奕是怎么把他救回来的,但蓝海知道,此后为了凤奕,凤耀绝不会再轻生。

    蓝海嘴角微翘,听着屋里兄弟两个拌嘴,就像他们父母尚在世时一样。

    二长老疾步离开凤家庄,才出门就见着匆匆赶到的孙媳妇,何大奶奶一下马车就匆匆往庄里赶,不想被二长老唤住。

    她不悦的转头,现是二长老叫住自己时,眼底闪过一丝惊慌与不安,“祖,祖父,您怎么在这儿?”

    “怎么,只许你来,我不能来吗?”

    “不是,祖父您是来找凤家公子的?”何大奶奶轻笑了声问道。

    二长老摇头,“我是来找蓝海的,蘅威在西越受了伤,我来请蓝海去给疗伤的。”

    何大奶奶双腿一软,怎么会?怎么这么巧?不对,何蘅威不是去东齐的吗?几时去的西越?还在西越受了伤,要特意请蓝海走一趟,可见伤势不轻,这事是真的?还是祖父故意弄假,就为了不让蓝海应她所请走一趟东齐?

    她年轻就算平日总习惯戴着温婉贤淑的面具,但计算好的事屡遭变故,已让她的面具戴不住了,更何况是在二长老这双火眼金睛前,岂容她掩藏心思。

    二长老看着她神色变幻不定,不动声色的柔声问道,“你想请蓝海去东齐?”

    “是。”何大奶奶直觉的答道,她身边的丫鬟一惊,忙想扯住她,不想就被二长老冷眼一瞪,丫鬟随即动都不敢动了,全身直冒汗,只觉双腿虚软,不怎地就觉一阵心虚呢?

    “请他去东齐给谁治病?谁病了?”

    何大奶奶张嘴欲言,却直觉觉得不好,不能说,谁知如此反让二长老觉得其中有猫腻,见她一直没回答,便又再问一次,并以内力袭向她的头部,原本还留有几分清明的何大奶奶当即脑子昏昏,老老实实的将二长老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二长老听得脸色铁青,收回内力,何大奶奶随即双腿一软瘫了下去,她的丫鬟直觉反应扶住她,就听二长老厉声交代,“今儿的事全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要敢说出去,别怪我下手狠毒。”冷厉的眼扫了丫鬟们一圈。“把她给我弄回去。”

    丫鬟们唯唯,浑身抖若筛糠,扶着何大奶奶上车,看大奶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明二长老就只柔声的问了大奶奶几句话,大奶奶怎么就把自己做下的那下事全都抖了出来?

    其中有不少事,是她们都不知晓的,当然何大奶奶的心腹最清楚不过,毕竟当中有不少事是她们亲自动的手,如迷昏大小姐,把她和大姑爷一起送出城,大小姐夫妻在外过得不好,想回娘家来,也是她们在府里散布谣言,让府中人心惶惶,大奶奶再推波助澜,断了大小姐回家的路。

    只是她们并不知道,谢表少爷议亲的对象,接连香消玉殒,也是大奶奶背后指使的,心腹们心头微颤,这事连她们都不知晓,大奶奶是找谁动手的?想到这里,她们扶着何大奶奶的手都忍不住轻颤,原来大奶奶对她们也不是完全信任,要不怎会瞒着她们呢?

    她们望向大奶奶的眼光里,满载着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