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避事

第二百四十五章 避事

 
    何家的马车缓缓驶进宅子,何大奶奶领着丫鬟匆匆赶到二门时,何蘅燕正好下车。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大嫂。”何蘅燕向何大奶奶打招呼,何大奶奶急点头,“妹妹今儿回来的可真晚。”

    “去珠玉坊走了一趟。”何蘅燕示意捧着饰盒的丫鬟上前。

    丫鬟会意上前,顺势打开了盒盖,那套头面躺在暗红的绒布上,显得光华璀灿耀眼动人。

    “妹妹真是好福气。”何大奶奶笑弯了眼,挽着小姑的手往内院走,捧着饰盒的丫鬟将盖子盖上,旁边几个丫鬟没来得及看到盒里的头面,微微不悦的望着她,丫鬟笑了下,不理会她们,疾步跟上何蘅燕她们。

    何大奶奶语气急促,正跟何蘅燕说今儿家里生的事。

    “亏得妹妹回来的晚了些,要不然可就跟辜家父子撞上了。”何大奶奶满眼庆幸。

    何蘅燕不悦的瞪大了眼,“他们又来干什么?”

    “还能来干什么?”何大奶奶叹气,之前为了小姑的亲事愁煞了,前几日却突然冒出个辜家父子,拿着半块玉佩上门,说是来要求何家履行婚约的。

    二长老直言他不知有此事,却原来是何蘅威的父母生前为儿女订下的,原本辜家打算把女儿嫁过来,只是何蘅威已成亲,把女儿嫁过来作妾吗?

    何大奶奶娘家是不会准许女婿娶什么平妻的。

    二长老要是敢让孙子娶平妻,何大奶奶娘家就敢立刻上门要求和离。

    何家才收掉赵国、北晋的商道,新开东齐的商道,虽说想说服黎浅浅,用何家建的商队走赵国及北晋,但事还未成,他断不可能贸然收掉东齐的商队,而这条商道之所以能建立的这么顺利,全靠何大奶奶娘家人相助。

    二长老不可能与孙媳娘家翻脸,再说,这辜家父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儿子和媳妇都过世多久了,他家早不来晚不来,等何蘅威成亲后才来,存的是什么心?

    何大奶奶知情后,提心吊胆好多天,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尤其辜家的婚约还是她过世的公婆订下的,正要听奶娘的劝,写信回去跟母亲告状时,辜家竟然改变主意了。

    他们得知何家还有个姑娘未曾订亲,就改口向何家求娶何蘅燕,如此不啻是解决的良策,二长老也有些心动,直到见过到那位辜家少爷,并得知辜家是北晋人,他就改变主意了。

    二长老膝下就这么一对子嗣,儿子夫妻早逝,何蘅燕兄妹是他一手拉拔大的,怎舍得让孙女远嫁,要是他想孙女嫁到别国去,又何苦早早迁居京城,栽培她进入京城的社交圈?

    只是辜家人自认他们已经退让一次,再不肯退,咬死了要何蘅燕嫁过去。

    二长老最是痛恨人命令他,心底已对辜家人产生杀意,辜家人哪知已经踩到二长老的底线,犹不知死活的屡屡上门来闹腾。

    “你看,要不要借机住到教主那里去?”何大奶奶建议着,祖父一直想要小姑子与教主打好关系,可是教主实在太忙,他们也一直找不到理由,让何蘅燕与黎浅浅更加亲近。

    眼下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何蘅燕略想了下便同意了。“一会儿让人去给教主送信去。”

    只是黎浅浅会答应她过去住吗?她心里没底啊!

    接到消息时,黎浅浅还没说什么,蓝棠就先开口了,“这算什么?”

    来通禀的丫鬟苦笑,何小姐派人来,谨一和刘二都不在,刘易正好奉命出京去庄子,也不在府里,管事只得去见何家的小厮,谁知那小厮说明儿他家小姐要过来小住几日,也不等管事说话,便掉头跑了。

    管事只得边派人来跟黎浅浅说一声,边派人去通知谨一和刘二,若是可以,他倒是想派鸽卫去查是怎么回事,可惜他调派不了鸽卫。

    黎浅浅安抚蓝棠,“别恼了,她来反正是住客院,又碍不到我们什么。”

    “就觉得不爽。她不是很喜欢住分舵吗?为什么不去住分舵?”

    “想来是遇到什么事,她不想被找到吧!”不管是住京外的何府,还是城里的分舵,都能让人轻易找到她,所以她才会想住到黎家来吧?

    “你说她是遇上什么事了?”

    “谁知道!等刘二他们回来,让他们去查就晓得了。”黎浅浅说完就又埋忙去了。

    隔天一早,吕大小姐红着眼与黎浅浅她们道别,在清晨的阳光下出回北晋,她离开后不久,何家的马车就到了。

    何蘅燕一路忐忑不安,何大奶奶倒是气定神闲,让何蘅燕看了很不平衡,明明这桩婚事是她爹娘给大哥订的,就因为大哥已经娶妻,这门亲事才会落到她头上来,她得避着辜家人跑到别人家去住,去看人脸色,她倒好,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

    何蘅燕其实是误会何大奶奶了,她之所以气定神闲,是因为自觉办妥祖父交代他们的事,让小姑子能有更加亲近教主。

    到黎府,门房进去禀报时,何蘅燕忍不住向何大奶奶道,“万一教主不让我进去怎么办?”

    怎么办啊?那就只能回去啦!还能怎么办?再坏不过就是嫁去辜家呗!只是那位辜少爷实在是……何大奶奶摇头,想要摇去脑中那位辜少爷的形象。

    辜少爷年约二十五岁,身形壮硕魁梧,一双不时流露出猥亵精光的瞇瞇眼,塌鼻子下有张大嘴,让人看着就想退避三舍。

    自家小姑子实在是个美人,配那么个男人,实在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何大奶奶又叹了声,并没有回答何蘅燕的问题,其实也不必她回答了,门房领着几个侍从回来了,他们开了角门让马车进去,何大奶奶和何蘅燕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管事在门里相迎,她并未带她们进内院,而是领她们走夹道去客房,黎浅浅她们不在京城时,刘易把相邻的宅子买下,并成了一处,吕大小姐之前也是住在客房,因她要和黎浅浅合作,所以黎漱特允她可以从客房旁的小角门直接进内院。

    何蘅燕则没此优待,黎浅浅若要见她,她就得从客房旁的夹道,走到前院进二门才到内院的小花厅。

    何大奶奶她们来了几回,就只到过小花厅,其他地方根本无缘见识。没想到这回会直接把她们送到客房来,而且看客房里人来人往的,似乎正在打扫。

    “怎么带我们到这儿来?”何大奶奶以为是管事自做主张的,不悦的质问道。“我们昨日就已经通知说要过来小住,怎么到现在还在收拾?”

    管事笑了下道,“何大奶奶见谅,说起来何小姐也算有福了,吕大小姐一早才离开,您后脚就住进来。”

    吕大小姐?何大奶奶转头看何蘅燕,何蘅燕笑着扯了她大嫂的袖子一下,“就是那位北晋商会的大小姐。”

    何大奶奶恍悟,“她之前就住在这儿?”何大奶奶是东齐人,对北晋不熟,吕氏商会虽在北晋是排得上号的大商会,那又怎样呢?跟她没什么关系啊!而且还是她婆家生意的挡路石呢!

    “是的,因为吕大小姐才走,所以她们现在赶着收拾。”

    何大奶奶就有些阴阳怪气的道,“你们也太不讲究了吧?怎么就让客人在这儿看下人收拾呢?应该领我们去别处稍坐,等她们收拾好了,再带我们过来才是。”

    管事唯唯,何大奶奶满意的笑了,还不忘再指点一二,何蘅燕苦笑,等客房都收拾好,客院的管事妈妈过来回报,何大奶奶才住了嘴。

    安置好何蘅燕后,管事便告退要去向黎浅浅复命,何大奶奶忙抓住机会,“我们跟你一起过去见教主吧?”

    管事沉吟片刻,便命人先去向黎浅浅请示,何大奶奶不由小声向何蘅燕抱怨,“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大嫂。”何蘅燕忙厉声制止她。

    “不说了,不说了!”何大奶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自己怎么忘形了!明明在家时,她还提醒小姑子要谨言慎行的,怎么反倒自己竟犯了这毛病。

    黎浅浅处得知她们已经安顿下来,便对春江道,“你亲自去走一趟,看看何大小姐可有缺什么,底下人可有侍候不周,让她好生歇息就是,就不必过来了。”

    “是。”春江笑着应了。

    出门时恰与谨一遇上,“要出去?”

    “是,教主命我去看何大小姐。”

    “嗯,那快去吧!”他顿了下又提醒,“小心注意何大奶奶身边的几个丫鬟。”

    春江愣怔了下,方才反应过来,“有问题?”

    “她那几个丫鬟里有一个武功不弱,还有两个粗通武功,且力大无穷。

    春江抬眸望着谨一,“是二长老安排的?”

    “应该不是,看来应该是何大奶奶的陪嫁丫鬟。”何大奶奶娘家是东齐的武林世家,她身边有一两个谙武的丫鬟,并不足为奇。

    何蘅燕身边没有半个会武的丫鬟,才是让人感到奇怪。

    “我知道了,那何大奶奶没有要住下吧?”

    谨一摇头道不知,“她应该不会住下,她府里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她那有闲功夫住下来。”他停顿一下后又道,“刚刚刘二查明白了,原来何大小姐避到咱们这里来,是因为她爹娘生前为儿女订了门亲事。”

    谨一将事情说给春江听,怕她一会儿见了何大小姐姑嫂,不清楚此事而被她们算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