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缘份

第二百四十四章 缘份

 
    珠玉坊里的伙计殷勤的端来盛着铺了红绒的托盘,托盘上摆的是缠丝镶翠牡丹头面,何蘅燕美眸灿亮,直勾勾的看着那套头面。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套缠丝镶翠牡丹头面,她已经看上许久,只是一直舍不得买,今儿是得了祖父的话,为嘉奖她近来的表现,送她一套珠玉坊的头面,所以她才会特意邀黎浅浅她们过来。

    “黎小姐觉得这套头面如何?”在外头何蘅燕只喊黎浅浅黎小姐,而非教主,黎浅浅原是在喝茶,听她喊自己便抬头看了下,“真漂亮,这套头面很衬何小姐。”

    何蘅燕闻言很是满意,伸手将托盘上的分心取来细瞧,两个伙计在旁你一言我一语的赞赏着,让何蘅燕听了更是乐不可支,买下头面后,才心满意足的转头问黎浅浅,“黎小姐可有中意的饰,可要让他们取来瞧瞧。”

    “不用了。”黎浅浅抿嘴轻笑的拒绝了,原本对珠玉坊的装璜颇为期待,进来之后,却觉得十分失望,珠玉坊是做高档饰生意的,却没有包厢供贵客歇息,座席间仅以盆栽及屏风作隔,虽具隐蔽性但不高。

    蓝棠看她神色淡淡,再看看这珠玉坊的装璜,心里就有数了。

    等从珠玉坊出来,跟何蘅燕道别,上了自家马车后,蓝棠才问她,“你是不是对珠玉坊的装璜很失望啊?”

    “你看出来了?”黎浅浅愣了下才回道。

    “我看出来了,不过何小姐没有吧!”何蘅燕满心都在她那套新头面上。

    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棠姐姐说说,为何我会对珠玉坊的装璜失望吧?”

    蓝棠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还用得着说吗?珠玉坊大概是怕有人偷东西吧!所以不设包厢,我记得你和吕大小姐说过,人都喜欢在别人眼中,自己是最特别的。”

    珠玉坊却将所有的客人一视同仁,没有区别对待,那些贵人们就算现在很捧场,不代表会一直捧场下去,他们的样式并不新颖,只胜在用料足,但谁家做生意用料不足?就算真的不足,也不会说出来。

    “珠玉坊是老店?”

    “是老店没错,不过不足百年,而且之前生意一直不好不坏,直到十年前生意才好转,不过因为样式中规中矩,用料足,价钱不算太高,因此倒也吸引了一批官家女眷,她们家里不算大富,舍不得花大钱买些过不了几用就不时兴的饰,珠玉坊的饰正好符合她们的要求。”

    黎浅浅听了后直点头,如此看来,珠玉坊的装璜倒也蛮符合他们的定位。

    蓝棠以手指比了下后头,“她真是叫咱们陪她去买饰?”没有其他的目皂?蓝棠有些怀疑。

    黎浅浅不以为意的耸肩,“也许她就是想要显摆一下呗!”

    那套头面可不便宜,足足花了五千两银子呢!蓝棠想想就觉肉痛,也不知何蘅燕的眼睛怎么长的,明明另外两套要更好些,她便选了镶翠的那一套,“镶翠牡丹感觉好像怪怪的?”

    “牡丹贵气,正合何小姐的气,那里怪了?”黎浅浅笑,“姐姐日后还是小心些,眼下咱们还没回到家呢!要是被人听了去,可就不好。”

    蓝棠受教的点头,“是我轻忽了。”

    回到家之后,蓝棠才回房,就有丫鬟送了封信过来,云珠接过一看,嘴角微抿,她拿进内室,蓝棠问,“谁送来的?”

    “凤三公子让人送过来的。”

    凤三?好好的让人送什么信啊?蓝棠接过来一看就傻了,孟达生这个混蛋是想干么?把她当绣娘啦!都怪她,当初就不该心软,做了绣活给他,这下子好啦!这混蛋竟然直接开口讨要荷包了!还指定了花样,真是够了!

    “小姐。”云珠顿了下,打量着蓝棠的脸色,才小心的开口问,“您想给孟盟主绣个什么颜色的荷包?”

    “随便。”蓝棠气死了!这个孟达生也太随便了吧?

    云珠不知如何劝,只能示意小丫鬟去请黎浅浅来。

    黎浅浅回来后,还没来得及更衣,就被黎漱派人请了去,“吕大小姐的父亲突染风寒,老人家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不以为意,没想到病情加剧,吕家已经派人来接她了,你若有什么事,还没和她谈妥的,就赶紧去找她说,她这一去,怕是蛮长一段时间,无法再来了。”

    徒弟竟和个年近三十的大姑娘谈得来,让黎漱觉得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大一小年龄相差大,但靠在一起说话,倒是挺和谐的。

    吕大小姐是生意人,擅长与人交往,哄个小姑娘,那是手到擒来简单至极的事,不过从一开始,她们两碰面,吕大小姐就不曾哄过黎浅浅。

    是因为吕大小姐打一开始,就没把黎浅浅当不解事的小孩子看吗?

    黎漱不知道,是否因为如此,黎浅浅才会把吕大小姐放到心上。

    人都喜欢别人尊重自己,黎浅浅是个小孩子,就算再怎么早熟,她的外表还是还小孩子,有不少人因为如此,就算明知她是教主,仍是没把她当回事,只是将她视为是他的傀儡。

    黎漱轻咳了一声,黎浅浅回过神道,“我这就去见她,表舅有什么要我跟她谈的?”

    想了好一会儿,黎漱才摇头,“没了!这事你全权做主,就由你自己看着办吧!”边说边朝黎浅浅眨眨眼,意指,瞧,我多信任你啊!

    黎浅浅没好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您老人家直说自己懒就是了。”

    “呵呵!”黎漱好脾气的摆手,“快去吧!别误了人家的事。”

    “知道了。”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如果她不能来南楚,那咱们能去找她吗?”

    看着黎浅浅期待的看望着自己的眼,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得推给她爹去。“得看你爹怎么说,他要是答应,我没意见啊!”

    嘁!出息!

    朝他扮个鬼脸后,黎浅浅就带着春寿去见吕大小姐。

    吕大小姐眼下微红,眼里水光闪亮,似是才哭过。

    见到黎浅浅来,她似等她许久的朝她打招呼,“可算是来了,快坐,上茶。”

    待丫鬟们上了茶,她才摆手打她们走。

    “听说吕大老爷病了,姐姐可得好生保重自己才是。”

    “多谢妹妹关心。”吕大小姐不浪费时间,直接进入正题,两人一谈就是两个时辰,原本摆在旁的纸沓全写得密密麻麻的,吕大小姐和黎浅浅分别看过一次,没有问题后,才交由底下人去抄录。

    另外又说好,日后如何连系,然后才散了。

    夜风起,春寿帮黎浅浅系上披风,走回自己院子,就看到蓝棠和云珠坐在堂屋里,与春江说话。

    小丫鬟们笑吟吟的请安声,惊动了屋里的人,蓝棠的火气早消了,看到黎浅浅进来,倒了杯热水给她。

    “怎么和吕大小姐说到现在,饿了没?”

    “饿坏了,不过吕大小姐明儿一早就要离京,不把事情说完不成。”

    蓝棠颌,春江领人送上晚膳,黎浅浅看着那清淡如水的菜肴,忍不住要叹气,蓝棠看着她直笑,好一会儿才道,“你今儿晚饭用得晚,只能吃些清淡的,也不能吃太多,省得积食。”

    “知道了!”黎浅浅小嘴嘟得老高应道。

    四菜一汤,份量不多,黎浅浅很快就吃完了,蓝棠拉着她去院子里消食,顺便把孟达生的信说给她听。

    “你说他是不是很过份?”

    呵呵,我可以不要回答吗?人家还是小孩子,问我这个事,你是想要我怎么回答啊?黎浅浅腹诽着。

    蓝棠也没想她回答自己的问题,她只是想有人能听她说心事。

    黎浅浅心说,有人能倾听自己的心事,也算是件幸福的事。

    蓝棠不曾现,黎浅浅从未跟她说过自己烦心的事。黎浅浅不是不想说,她是怕自己开了头,就无法收拾,她心里藏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她不敢跟人说,她怕说了,万一被人当妖怪,请来道士和和尚做法想收了她怎么办?

    因此她很羡慕蓝棠,能够毫不介意的向人倾吐心事。

    等了好半晌,蓝棠都不曾再开口,黎浅浅方回过神,“姐姐不想帮他做荷包,直接拒绝他就是,我想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生气的。”

    “是吗?”蓝棠眼睛闪烁,似有些拿不定主意,黎浅浅也不揪着这事,提了两句就换了话题,“凤奕他们打算几时过去?”

    “还不知道,凤二公子的伤势已经好转,我爹说,他的体力已经可以应付长途旅行了。只是还是得小心谨慎,马车得慢行,车里的暖垫还得重做,之前做的太薄了。”

    蓝棠絮叨着,黎浅浅边听边走神,吕大小姐这一走,也不知几时才能再回来,黎浅浅想到她一走,开店的所有事宜就全落到自个儿头上了,顿时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她完全没想到啊!

    蓝棠被她的暗叹声吓到,等问明白了,才掩嘴笑她,“该,谁叫你总赖着吕大小姐,也亏得她纵着你。”

    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真难说,季瑶深与黎浅浅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多年,但长大后再重逢,彼此之间只剩下互相利用,半点姐妹情谊都不复存在。

    而吕大小姐年长她们许多,可是她和黎浅浅却是一见如故,很多时候她也宠纵着黎浅浅,叫吕氏商会的人见了忍不住要啧啧称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