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妄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妄

 
    何蘅燕坐在一旁听她们说着两位黎少将军,她身边的一个丫鬟忽地靠上前来,小声的道,“小姐,她们在说的那两位黎少将军,是不是就是教主的哥哥?”

    何蘅燕被她这么一提才想起来,面色微喜,不过立刻又暗淡了,因为她想起来,自家和黎浅浅师徒关系不怎么好,祖父已经连着几天递帖子去求见黎浅浅,可是一直被拒于门外。??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小姐,教主在京里这么久,好像只认识个蓝姑娘,平日里,也不知她做些什么消遣啊?”丫鬟意有所指的看着她,何蘅燕眼睛为之一亮,是了!黎浅浅那丫头好像有十岁了吧!再过几年就要及笄,就算她是教主,也是要嫁人的。

    纵使她父亲是皇帝跟前的红人,那又如何?他可没办法去跟那些夫人、太太们应酬,还有两位少将军的婚事,虽听说黎将军的嫡母进京了,可是那老太太从乡下来,在京里认得几个人?想靠她给黎浅浅兄妹谈婚事?

    别傻了!

    原本凤家庄的两位夫人足以担起这个事,但谁让她们死了呢?

    “你去跟祖父说,一会儿送走这些姑娘们,我就过去跟他说事。”何蘅燕想到得意处,忍不住笑出声来,丫鬟点头转身走了。

    何蘅燕算算时间也该散了,不多时就有姑娘来辞行,送走她们后,她便往祖父的住处去。

    二长老听完孙女所言,满意的笑着捋须,“我们家小燕子可算是长大了!也知道为祖父分忧了!”

    “祖父也觉得我刚才的提议可行?”何蘅燕问。

    二长老含笑点头,“行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一边感叹,一边脑子飞快的转着,教主是个女孩子,女孩子及笄就能嫁人了,虽不知大教主打算给她找个什么样的女婿,但是那丫头的父亲是个武将,肯定会希望女儿嫁个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人家,还有教主的两个哥哥,嗯,要是可以,他不介意把孙女儿嫁给他们之一。

    当然,最好是长子了!

    之前他一直很担心孙女的婚事,孙媳还提议想为她家表弟求娶,只是二长老没答应,现在想想,幸好当时没答应下来。

    “明天再让人送帖子过去,以小姐的名义送过去。”二长老对管事交代,何蘅燕在旁听得微愣,随就反应过来,“您放心,明儿我会和教主好好说道的。”

    黎浅浅才用过早饭,就有丫鬟送来何蘅燕的拜帖。

    蓝棠不悦的用手指弹了下拜帖,“你说她来干么?”

    “见了不就知道了?”

    “你要见她?”不说蓝棠惊讶,春江她们也惊讶万分。

    “是啊!”她想过了,何蘅燕虽是二长老的孙女,但她在京城的社交圈也算小有名气,不少人因为想搭二长老商队的顺风车,而力促女儿与何蘅燕交好。

    黎韶熙和黎茗熙年纪都不小了,想来他们是不可能跟自己一样混迹江湖的,既然要在南楚官场上混,他们的妻子要不是勋贵、武将家的千金,就是文官家的小姐。

    而她身边的人里头,谁比何蘅燕更了解这些千金小姐们呢?

    季瑶深其实也不差,但她才到京城不久,不如何蘅燕的人脉深且广。

    她只想到了利用何蘅燕来认识京城的贵女们,好为自家两个兄长挑媳妇儿,完全没想到二长老其实更想把孙女儿嫁给她兄长,至于黎浅浅的婚事?二长老还没傻到以为自己能越过黎漱和黎经时,去替黎浅浅做主。

    何蘅燕来的时候,还带了她大嫂。

    姑嫂两个进了黎家之后,略感失望,何大奶奶以为黎浅浅贵为教主,住的地方自然不能太过寒酸,没有想到还真是简朴到令人指,何蘅燕反倒觉得她嫂子的品味有问题。

    东齐和南楚国风不同,喜好自然也不一样,南楚崇尚端庄大气,东齐则尚华贵瑰丽,以何大奶奶的眼光来看来,黎家简直就质朴得令人指,不过她头一回来,总不好就指手画脚多嘴批评,她忍得很辛苦,何蘅燕没现长嫂的不对劲,她正在思考要如何开口。

    等到见了黎浅浅,双方分主次坐下后,她便斟酌着开口邀请黎浅浅参加半个月后的花会,黎浅浅原就想藉她之便,打入京里的社交圈,自然不会拒绝,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何大奶奶看她这么好说话,便再也按捺不住的开口批评起黎家的装璜及摆设,何蘅燕死活拦不住,只得垮着张脸坐在一旁,黎浅浅倒是不以为忤,让何大奶奶畅所欲言。

    何大奶奶算是嫁进南楚后,头一回能如此畅快淋漓的说个痛快,就见她满脸欢快的跟着何蘅燕离开,而达到目的何蘅燕反倒苦着脸,她是怕黎浅浅事后跟祖父算账。

    她大嫂也太没眼色了!哪有当着主人的面,指责人家家里的摆设和装璜的?亏祖父还跟她说,要她多跟大嫂学她的进退有度,进退有度个鬼啦!

    送走何家姑嫂后,黎浅浅就跑去找吕大小姐了。

    “不是说你有客人来访吗?怎么跑来了?”

    “她们已经走了,我刚刚听她们说话的时候,想到一件事,她们一走,我就赶着来找你了。”

    “哦?”吕大小姐笑,“什么事这么急?”

    “何大奶奶是东齐人,东齐和南楚喜好不同,所以她觉得我们家装璜太过简朴,摆设太过简单。”

    吕大小姐点头,“东齐尚华贵瑰丽之物,一样的东西,如果颜色鲜明些,在东齐售价会高不少。”

    不是只高一些些?

    似是看出她未竟的疑问,吕大小姐摇头,“有时那些有钱人会出高上一倍的价钱来抢购。”

    抢购喔?

    吕大小姐颌,“东齐的贵人们深信抢来的东西更有价值。”

    “你说,我们若是去东齐开家拍卖楼,生意会不会很好啊?"

    “那是肯定的。”吕大小姐以前也曾想开家拍卖楼,但开在那儿?她自己长年四处奔波,若开在北晋,别生意没做起来,反便宜了她二叔,开在别的国家,她几个月才来一趟,若遇上什么紧急的事,等到她晓得时,都过几个月了。

    如果采用合作的方式,她也没找到什么志同道合的人。

    现在不一样了,黎浅浅问她这话,表示她跟自己的想法一样,只是开家拍卖楼不是件容易的事,货源是一个问题,再有便是人手,地点也是个问题。

    难道真因为东齐人的喜好,就特地跑去东齐开拍卖楼?

    “吕大小姐以为这门生意,只有开在东齐才有赚头吗?”

    “不是吗?”

    “呵呵,这你就错了,这世上的有钱人多着呢!而且他们都热爱竞争,只要炒热气氛,拍卖楼不愁没生意。”只是这个主持人不好找,找到了有潜质的人,还得栽培,都不是短时间能成的。

    黎浅浅安抚她,“不过不急,总能找到人材的,再不济找到差不多的人,好好的栽培他,就不愁没人可用。”

    就是要花多些时间培训,还有得有识货的人掌眼,不然人家送假货来拍卖,负责收货的人不查,就这样收下,等到拍卖出去才被现,商誉就毁了!

    吕大小姐不是没接触过这一行,知晓内中的一些细节,见黎浅浅说得头头是道,不禁有些惊讶,这孩子是怎么教出来的啊?怎么比她这跑遍整个中州大6的人还要有见识?

    黎浅浅一说想开拍卖楼,黎漱立时举双手赞成,如此就可以把瑞瑶教库房里,堆放的杂物清一些出去啊!

    这主意好!

    黎浅浅听到他说库房里堆放的杂物时,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那些宝贝是人家拿钱换都没地儿买的好吧!说它们是杂物,它们会哭的。

    黎韶熙得知妹妹想开拍卖楼,眉毛跳了下,“她不是才要和吕氏商会、水月宫及金氏商会合作吗?怎么又冒出拍卖楼的事?”

    黎茗熙哪知道啊!“小姑娘想一出是一出,不过她的想法不错啊!若能开成,咱们从西越人那儿得来的宝贝,就能卖出去了,而且不愁被人坑了。”

    他们之前就因不懂,而被人狠狠的坑过,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痛啊!

    “妹妹想找主持拍卖会的人,还有识货的收货人。”黎韶熙把任务分派下去,黎茗熙闻言忍不住哀叹,“老大,我上那儿找人去?”

    “笨,你不是才认识京里一些老爷、少爷们?让他们帮忙找人呗!”

    黎韶熙说的是最近黎茗熙认识的一些朋友,这些老少爷儿们是京里最懂得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他们对家族没有什么建树,就是知道那家酒楼的酒最醇,那家饭馆的江南菜最地道,那儿的饰最便宜,那个青衣唱得最好,老生唱得最有韵味。

    原本黎茗熙是不想去结交这些人,不过被他大哥训了一顿。

    黎韶熙说,这世上的人都是有其用处的,端看你怎么去用,就是纨绔子弟也是如此,他们懂得吃喝玩乐,遇上这类的问题,问他们就行,不需再花玏夫去查探,省时省力,多好?

    而且这些人是京里那些大家族的子弟,最是知晓这些豪门世家的弯弯绕绕,还有谁能比这些豪门世家自己人更了解他们自己的呢?

    黎经时听了之后,也说就是如此,所以当黎韶熙跟着黎浅浅他们去浣州时,黎茗熙便也伺机结交了不少朋友。

    初时,黎茗熙颇有些不以为然,但后来还是多亏了他们,他和父亲才能逃过两次桃花劫。

    想想也真是无妄之灾,就是受邀参加宴会,竟然就被人算计上了。

    事后那镇南侯拚命的赔不是,说全是妻女擅自做主的,黎茗熙一点都不相信,不是说镇南侯智勇双全,是难得的儒将吗?怎么连自家内宅事都无法掌控,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你听清楚妹妹要做什么样的人了吗?”看弟弟一副状况外的样子,黎韶熙暗自叹息。

    “听清楚了!你让妹妹放心就是,我这就找人帮忙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