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四十章 敲打
    平亲王妃纤纤素手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宫嬷嬷正在向她禀报季瑶深与黎老太太婆媳的对话,“这么说起来,这丫头倒还算懂事,也不枉我赏了她那些东西。?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站在她身边的几个大丫鬟互相对看一眼,亲王妃赏赐下去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只是,那些东西实在不适合十二小姐的年龄,等到她能穿戴了,那些样式早过时了。

    季瑶深将那些衣服入库,只留饰在手边把玩,平亲王妃知道后,就派人给她另送了时兴样式的几盒饰过去。

    七小姐过来时,正好遇上奉命送饰过去的大丫鬟,不高兴的翻了一遍后,她点了金芙蓉镶粉玉步摇及绿翡云头金簪两样,“把它们送到我房里去。”

    “七小姐,这是亲王妃指给十二小姐的。”大丫鬟面有难色回道。

    “怕什么?我娘的东西赏了她,难道她还嫌?就是少给了她,又怎样?难不成她知道了,敢来找我闹?”

    话是没错,但七小姐您这么受宠,有必要跟十二小姐抢那点东西吗?

    还真让大丫鬟猜对了,七小姐也许并不在意那两样饰,但是因为大丫鬟拦了,她就更要抢到手了,因为她不想被大丫鬟看扁了。

    有的人就是为了想抢而抢,明明她所拥有的,要比她抢来的饰强上好几倍,但她就是想要从讨厌的人手里,抢来她们看重的东西。

    大丫鬟把饰送到季瑶深那里时,嘴角翕张,几度想跟她说,有两样饰被七小姐截胡了,可又不知怎么开口,最后只得叹口气转身走人。

    季瑶深这里早有小丫鬟拿这事来讨赏,所以她早就知道了,看着那些饰盒忍不住叹气,堂堂平亲王府的嫡女,竟然比黎浅浅那丫头还小气。

    被季瑶深认为大气的黎浅浅,这会儿可一点儿都不大气,相反的,她正非常小气的在和吕大小姐讨论合作事宜。

    只是她巨细靡遗的作法,让吕大小姐这混迹商圈多年的人,都有些受不了,“你到底多大啊?怎么做起事来,比我们家的老账房还讲究?”说是讲究,其实是说她龟毛。

    黎浅浅不以为忤,反倒笑得很甜,“宁可事前仔细些,也不要合作之后,因为事前没说清楚,闹出事来伤了情份的好。”

    “你这样一点都不大气。”一点小事也要斤斤计较,小气死了!

    吕大小姐如是说,黎浅浅毫不介意,依然不改其意的揪着合约一样样细谈。

    直到把所有列出的事项都谈完了,吕大小姐连灌两壸水,“你表舅他们也真敢,就放你全权做主了。”她不是没和年纪小的主事者谈生意,但往往他们身边都会跟着一堆名为侍从或管事的人,只要遇上需要做决策时,小东家都要询问那些人的意见,有时他们也无法决断时,就要中断会议,让他们回去请示真正做主的人。

    每当这种时候,吕大小姐总会无比颓丧,因为她是女子,他们不愿与她直接面对,便派了继承人来和她谈,可遇上什么事要做决定时,就又要回头去请示他们。

    往往因此浪费了不少时间,令吕大小姐气恼不已,却也无能为力。

    谁让她是女儿家,那些男人宁可这样浪费时间,也不愿跟她直接谈?

    像黎漱他们这样,全权交给黎浅浅一个小女孩来做主的,可说一个都没有。吕大小姐不懂,黎漱那样的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放权给黎浅浅来当家?

    黎浅浅不以为然的道,“表舅他们不耐烦管这事,不放权给我做主,硬要自己来谈,回头有什么问题,还是得找我出面,那多累啊?干脆全交给我,他也乐得轻松。”

    吕大小姐听了直笑,“你表舅还真敢。”

    “反正不会亏钱,他有什么不敢的?”黎浅浅道,春江进屋里来,请示要在那儿摆饭。

    黎浅浅转头看吕大小姐,“就摆这儿可好?”

    “行啊!”吕大小姐打量了四周一眼,“你这儿布置得不错。”

    她们是在黎浅浅住处后小楼的二楼谈事的,小楼环境清幽,四周还种了不少树,清风拂面树声沙沙,顿感神清气爽。

    “还好吧?”黎浅浅笑,“其实这里会是棠姐姐的功劳,我只不过是说了想要什么样的,然后就是她和丫鬟们负责把它弄出来,感觉不错吧?”

    吕大小姐点头,“你们姐妹两感情不错?”

    “那是。”黎浅浅点头,春江很快就领人把饭菜摆上亲,用过饭之后,吕大小姐就回客房歇息了,黎浅浅这里却还不得闲,她负责和吕大小姐谈合作,黎漱也没闲着,他和水月宫派来的总管及金子尧的心腹洽谈合作事宜。

    目前他还不打算在京城开铺子,他想把货栈和商队的模式,运用在京城周边的城市,当然,这个模式早有人学了去,不过他们学到的只是皮毛,黎漱打算采用的是已经微调过的模式,不再是草创时的那一套。

    之前在庆州时,他就觉得手里人手严重不足,现在仍然面临相同的问题,黎经时手里倒是有不少黎家军退下来的人,但要怎么跟他们合作,将双方人手凑在一块,还有不少问题要克服。

    要依黎浅浅说,便是让黎经时的人开家镖局,然后和瑞瑶教的货栈及商队签定合约,固定派多少人长驻在货栈和商队中,人员可以固定,也可机动调派,但因不是瑞瑶教的人,所以有些场合,他们是不必参加的。

    至于货物来源,有吕氏商会和金氏商会两大商会在,大体上不必愁,另外还有水月宫的药材,黎漱和他们谈的内容,大致都是先和黎浅浅商讨过的,也都有合作过,就是把当初的合约再微调过就成。

    另外还有黎经时的黎家军,黎韶熙还没回京,黎茗熙对这些东西不如大哥了解,至于黎经时,呵呵,他就算了,基本上是长子说了算,他就是个点头盖章的。

    所以黎漱把这事压着,等黎韶熙回来再说。

    水月宫的总管不是第一次与黎漱谈生意了,他现黎漱越来越难搞,当然不是说他以前好说忽悠,而是他越精明,跟他谈生意,几乎占不到便宜啦!金子尧的心腹管事也有此感。

    他们却不知,这已经算好的了!等他们之后和黎浅浅洽谈时,才现真正难搞的是这位他们一直没放在心上的小教主。

    黎浅浅带着春江,抱着今儿洽谈的纪录过来找黎漱时,他们这厢还没散,她便在暖阁里等了会儿,刘二便找了来,将黎老太太去平亲王府的后续回报给她。

    得知平亲王妃赏赐给季瑶深衣服和饰,她忍不住笑了下,“这内宅里的手段,就是送这两样?”

    “一般还有送铺子、庄子和人的手段,不过平亲王妃应该不至于送她铺子和田庄。”那就只剩下送人了?

    “黎老太太回去之后,没有再闹腾了吧?”

    “没有。”刘二也感到很惊讶,任他想破头,都不可能明白老太太脑子里在想什么。

    黎浅浅倒是可以猜出一二。

    “那老太太心里想的无非是钱和权,我爹是武将,有皇命压着,就算她拿出孝道来压我爹,也越不过皇命。”

    “教主,您不怕她拿孝道来压制您?”刘二很早之前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机会问出口。

    “怕什么?她虽说是我的祖母,可我从出生到现在,嗯,好像就只见过那么一面?”黎浅浅扳着手指头想了想,嗯应该没记错才是。“而且我爹是分出去的,她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不介意把我爹记到别人名下去当嫡子。”

    黎大老爷这回进京,可是早早跟她透了底的,他早帮黎经时在族谱上找好人家,如果他娘闹腾得太过,与其将人得罪死,还不如帮他们一个忙,将黎经时过继给人,如此他娘不能再找黎经时麻烦,挑他的刺,但黎经时父女却要记他这个情。

    到时候虽不是同房的兄弟,但好歹还是一族的,黎浅浅多少还是会照拂他。

    黎浅浅没想到黎大老爷想得这么远,不过他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很清楚他亲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平亲王不在京城,她想讨养育费,只能找他要,平亲王妃可不会搭理她,再有嘛!我爹一直没上门任她予取予求,她肯定认为是因为我爹如今有官身之故,所以没把她放在眼里,所以她肯定会想要跟平亲王要求,请他帮忙,给我大伯父和二伯父弄个官来当当。”

    刘二听得目瞪口呆,那老太太不会真这么想吧?

    “你等着看吧!等平亲王回来,她再上门去,肯定会说这事的,她现在老实,肯定是季瑶深跟她说她娘有喜了,黎老太太不傻,肯定明白小蒋氏那样的身份和来历,能怀上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是因为她而出意外,那她就别想跟平亲王讨要好处,反倒要担心平亲王找她麻烦了!”

    黎老太太那人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平亲王有权有势,对上他,老太太只有老实听命的份儿,敢闹腾?不怕平亲王捏死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