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讨要

第二百三十八章 讨要

 
    对平亲王府的闹剧,黎浅浅是听过就算,但对黎漱来说,却看出问题来,把刘易喊来一问,才晓得黎经时做了何事。?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刘易摸摸脑袋,有些不太确定的问,“大教主……”他想问自己是否做错了,可又不敢问,天知道他还是头一回这么接近大教主咧!。

    黎漱抬眼看他,刘易被他看得心里越没底,最后还是黎浅浅过来救他。

    “师父,别逗他了,万一把人吓坏了,以后做事束手束脚的,回头耽误了事,你又要骂人了!”黎浅浅穿着淡绿绣粉樱襦衫,梳着双丫髻,髻上的宝石小花簪晶莹透亮,整个人看起来粉嫩嫩的,黑亮的大眼睛写着不满,黎漱被她一看,忽地感觉得有些心虚。

    “行啦!这事你办得很好,继续努力。”黎漱板着脸道。

    刘易闻言方松口气,立马大声应诺,黎漱无言的看他一眼才打他走。

    “您这坏习惯得改。”黎浅浅坐到椅子上,没好气的数落他。“明明觉得人家事情办得好,称赞几句又不会少块肉,干么这样吓人啊!”

    黎漱没好气的伸出手指戳她浏海下光洁的额头,“有你这么拆师父台的?”

    “方才刘易说,那事是我爹让他做的?”

    “嗯。”黎漱有些不太情愿的应了声,“还算有点脑子。”

    黎浅浅笑了下,“不是说平亲王通敌吗?皇上容得了?”

    “谁知道。”黎漱耸肩,他对南楚并无归属感,南楚的亲王要和西越往来,那又如何?不干他的事,他对南楚皇室一点好感都没有。

    黎浅浅耳濡目染,对南楚的归属感也不强,甚至对皇室隐隐有厌恶感,谁让南楚的开国皇帝及其后的几任皇帝,都曾经觊觎瑞瑶教的庞大资产。

    瑞瑶教的创教教主可是天盛帝国的皇孙,南楚开国皇帝彼时不过是天盛帝国的一个小小番王,侥幸成了一国之君后,竟敢觊觎他的东西?呵呵。他没带人打进宫去,就已经很给面子好吧?

    因而自他而下的每一任教主,又岂会把南楚皇帝放在眼中。

    黎经时则不然,他常年待在军中,受军中教育熏陶,家国的观念要比黎漱及黎浅浅强,而且他在天险关对抗的就是西越军,他是恨不能一拳把西越军全打回西越去,别再来骚扰。

    没想到朝中竟然有人扯后腿,与西越人往来,若是一般商贾,那也就算了,毕竟商人逐利,有利可图就往那儿去,可都不是,与西越军往来甚秘的,竟然是皇室中人。

    新仇加旧恨,黎经时只让刘易搞这几件事,实在是太厚道了,不过再想想,黎经时的出身及经历,敢如此算计平亲王已经算有胆子了。

    皇帝后来会重用他,也是因为这一点。

    黎浅浅算算时间,问刘二,“按说平亲王府的闹剧也该歇了,怎么会闹这么久?”从他们还在浣州就闹开了,现在他们都回京了,闹剧却还没停歇。一般最多不是闹个个把月就完了吗?

    刘二噙着笑回道,“皇帝和瑞郡王都插手了,热潮消退些,瑞郡王就又让人炒热。”

    黎浅浅不懂,“瑞郡王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帮他亲哥出气呗!”黎漱道。“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和吕大小姐去看铺子?”

    “哦。”黎浅浅应道,带着春江她们回去,才进屋就看到蓝棠在她房里的软榻上窝着。

    “咦?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在这儿,要去那儿?”蓝棠放下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做的针线。

    黎浅浅嘿笑着走到榻旁,从绣篓里取出她方才放下的帕子,“蓝先生不是去凤家庄了,我以为你会跟过去。”

    “我爹是去看二公子,我去做什么?”蓝棠笑,“对了,之前留在庆州那几个丫鬟都不小了,你看是不是要放出去?”

    那几个丫鬟啊!黎浅浅伸手在桌上点了点,蓝棠不说,她都忘记她们几个了。

    “传话过去,让管事看着办吧!”虽说顶着侍候她的名义,但实际上根本就没侍候她几天。

    蓝棠点头,正想说什么时,春江来报,谨一来了。

    “谨一不在你表舅身边侍候,跑来干么?”蓝棠好奇的问。黎浅浅回以一笑,“待会见了他不就知道了!”

    春江出去带谨一进来,谨一进门先跟黎浅浅见礼,然后才道,“水月宫的少宫主及金氏商会的少主知晓您要和吕大小姐合作,都派人上门来打听消息了。”

    “他们消息可真灵通啊!”

    水月宫和金氏商会原本和瑞瑶教都有合作的,与水月宫的合作案,当时是有点试探意味,后来水月宫出了点事,黎浅浅她们又东奔西跑的,合作案也就一直维持原样没变。

    当初少宫主看了四长老主持的货栈和商队,便拿回去试,将货栈改成是自家的仓库,商队改成自家的货运队,大大的改善了水月宫之前遇上的问题,也让有心与少宫主一较长短的长老们起了杀心。

    黎漱知道水月宫出了事,却没让黎浅浅知道,至于双方的合作案就这么维持下来没有变,直到现在。

    “水月宫现在没事了?”黎漱虽没跟她讲,但黎浅浅看账册,大概就能知道水月宫出事,现在账面上,水月宫出的货较之前多,次数也规律了,不像之前数量和到货日都相差得很离谱。

    因为黎漱没表示意见,她也就装着不知道。

    “没事了,少宫主已经清理门户,接下来应该都会没事了。”谨一听她这么问,就晓得她知道了,抬头看她一眼,很想问她是从何得知水月宫之前出事的。

    黎浅浅问,“那金氏商会?”

    之前老太爷过继外孙,黎漱还去观礼了,还合作过一段时间,后来瑞瑶教的商队上了轨道,金氏商会内部开始争权,把金老太爷连续气晕了好几回,只是那些人并不就此罢休,不依不饶,就是想要从金老太爷爷孙两手里,把金氏商会抢过去。

    以前的金老太爷手段还算温和,但自过继了金子尧后,他的作风丕变,一改往日息事宁人的作法,只要犯到他们祖孙手上,定是毫不客气。

    就连亲女儿也一样。

    金子尧的亲娘为此哭断肝肠,也没能挽回老父和儿子的心,最后她只能狼狈逃回北晋去。

    “金子尧的娘亲脑子还真是……”帮着外人算计自己的老父和亲儿子?在她的心里,其实最重要的是她自己吧?

    谨一呵笑两声,不予置评。

    “一样米养百样人,有吕大小姐那样,为了家族产业,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护住家族产业,也有金大小姐这样的,三言两语就让男人给哄了,儿子都过继给娘家了,她还想帮着男人算计娘家的财产给男人。”黎浅浅暗摇头。

    谨一笑了下问,“大教主的意思是,既然和吕氏商会合作,那这两家也一起谈吧!”

    黎浅浅想了想,“行啊!不过详细情况得再和他们的人谈谈,如果可行,就合作。”她是不可能来者不拒的。

    “这是自然。不过大教主说了,现在是您当家您做主,所以这生意就由您来谈了。”黎浅浅嘴角微抽,这才是重点吧?

    这样就把这事甩给她了?呵呵真好啊!

    谨一似也看出她不痛快,不过又能如何呢?他不过是个传话的而已。

    “那就劳烦你去把他们的资料整理过来,不用我跟你说要整理些什么资料了吧?”

    “不用,不用。”谨一说完便溜了。

    春寿看谨一跑得飞快,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春江嘴角弯弯看她一眼,黎浅浅则道,“研墨,铺纸。”

    叶妈妈过来时,就看到春江正小心翼翼,把一张张写满字的纸给铺在临窗的大炕上,春寿则是弯腰收起晾干的纸。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教主不像是在练字,倒像是之前在规划货栈和商队时写的计划书?叶妈妈把手里的托盘放到炕边的小几上,伸手想要帮忙,春寿忙开口制止她。

    “妈妈别动,教主这些东西上头都列了编号的,要是弄乱了,一会儿要再排顺序可就麻烦了。”

    叶妈妈一听不敢动了,看着黎浅浅振笔如飞,也不敢出声打扰,直到她停笔,才出声提醒。

    “教主,您的补汤别忘了喝。”叶妈妈道。

    黎浅浅拗不过,只能老实接过一口饮尽,叶妈妈心满意足的端着空碗走了,春江问,“您写好了吗?”

    “嗯,先就这样吧!”黎浅浅伸长了手,做了几个伸展动作,才坐到炕上去。

    春寿把己经晾干的纸张收拢,正要说话,就看到刘二来了。

    “教主,刘二来了。”

    “什么事?”黎浅浅看刘二满眼兴奋的样,不由好奇问道。

    刘二笑咧了嘴,“黎老太太方才拉着黎二太太陪她去平亲王府,要求要见小蒋氏,结果人家亲王府的门子不止把她们拦了,还直言说,蒋夫人虽是夫人,可到底只是妾室,妾的娘家人不算亲王的正经亲家,想要见蒋夫人,就得先跟亲王妃请示,若亲王妃允了,方才能进门。”

    黎浅浅颌,“他说的没错,那黎老太太怎么说?”

    “老太太也不知那来的底气,说不让见蒋夫人,那她要见平亲王,她想问问亲王,她黎家帮他养大了女儿,这笔帐该怎么算?”

    直接上门讨要养育费?黎老太太是家里无人在朝做官,所以不知轻重吗?大老爷和二老爷呢?怎么没拦着老太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