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少云山庄秘辛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少云山庄秘辛

 
    少云山庄能出什么事?黎浅浅等人瞪着春寿等下文。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春寿被瞪得愣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听说是他们老庄主身边侍候的人,因意图行刺庄主,被庄主的护卫格杀,老庄主得知后,竟然气得拿刀要砍儿子咧!”

    为了犯大错的下人要砍亲儿子?这是亲爹吗?

    “现在呢?”黎浅浅问。

    “奴婢只听到这些,要不,奴婢再去打听?”

    黎浅浅摇头,“不用了,我们去表舅那儿。”这么大的事,鸽卫们肯定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回来了。

    黎漱这里却是才接到消息,意外的比春寿迟了些。

    春寿的消息来源是客栈大厨房,消息快还灵通,鸽卫们毕竟是初来乍到,自然不比他们已耕耘多时,传递消息就慢了人家半拍。

    刘二为此还专门开了课,给鸽卫们特训了大半个月,此后鸽卫们的实力便蹭蹭蹭的往上升,这是后话暂不提。

    黎漱见徒弟来了,便道,“既然晓得少云山庄出了事,咱们不能不去关切一下,走吧!有什么话路上再说。”

    一行人才出客房,就见四长老也带着儿子们过来,他和徐家是准亲家,得知徐家有事,当然要走一趟。

    *

    徐庄主早就看他爹身边那几个侍候的人不爽,偏生他爹护得紧。

    这次和四长老家议亲,老庄主很不高兴,三番两次逼迫儿子改变主意,徐庄主这回却是取得母亲的同意,不管老庄主怎么说,他都不曾让步。

    没想到老庄主竟然因为此觉得下不了台,竟派身边人去行刺儿子,徐庄主早有防备,怎可能让他们得逞。

    “老庄主的人自视甚高,一开始并未将徐庄主的人看在眼里。

    直到那带头的男子被徐庄主一剑刺死,他们才现情况不对,只是那时已经迟了。

    徐老庄主得知消息,暴跳如雷,取过挂在墙上的大刀,便要去找徐庄主理论。

    “老太爷,您别急,别急,为了那个不肖子,若把您气出个好歹来,可就说不过去了。”

    “哼!那个不肖子!那是他侄子,他亲侄子啊!”老庄主苍老的手背重重的击向身边的桌几,手里的大刀闪着精光,这是当年他成亲时,老庄主夫人送的礼。

    拿着这把刀要去砍老庄主夫人生的儿子,说起来有些讽刺啊!

    光华院侍候的这些人都有些自傲,平日山庄上下都待他们十分礼遇,纵横山庄几十年,几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光华院里上至管事嬷嬷下到丫鬟,全都傻眼了!

    一名穿锦着缎的老太太扶着丫鬟的手,从屋里急急赶来。

    “老太爷,老太爷,她们说猛儿他……”

    “死了!”徐老庄主愤愤道。

    老太太如遭雷击,整个人都蒙住了,一美貎妇人跌跌撞撞的扑过来,“父亲,她们说,猛哥儿……”话还没说完,那边厢就又来了啼哭不止的几名少妇,“相公!相公!相公人呢?”

    一时间满院子尽是女人的哭声,老庄主听得心烦,三番两次想制止她们,但到底是没开口,只瞪着侍候的下人,怒喝道,“还不快侍候太太、奶奶们回房?”

    哭哭哭,就只会哭,除了哭还会干么?老庄主摇头提着刀往外走,为的老太太见状忙要跟上去,其他人也跟着去,到了光华院的门口,却被守门的婆子们拦了回去。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拦我!”老太太气得直跺脚,“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惹恼我,不怕老庄主知道了落你们?”

    看门的婆子摇头道,“姨老太太,如今是庄主当家,庄主下了令,不许你们出院子,您几位若定要出去,不如先派人去请示庄主,若庄主点头应了,老婆子绝不拦你们。”

    被称为姨老太太的老妇人闻言一噎,怒视着看门的婆子。

    她身后的美妇人和少妇们俱静,再不敢出声,就怕引来姨老太太的怒火,她们这厢出不了门,那厢徐老庄主提着刀,带着身边的几个护卫直奔庄主住的正气院。

    来到院门口,老庄主看着院门上挂的牌匾,眼里掠过阴郁,他曾是当家主事的庄主,但他从不曾住在正气院过。

    成亲后他就跟妻子住在芯薇院,孩子们出生后,他就迁居光华院,庄主专属的正气院,他从头到尾都不曾入住过,思及此火气上头,手一挥竟将正气院黑底金字的牌匾一分为二,看门的婆子尖叫一声就往里头跑,跟着老庄主来的护卫恶虎扑羊,手起刀落就收割了数条人命。

    正气院里一时尖叫声不断,老庄主的护卫个个武功不凡,护着老庄主直驱徐庄主面前。

    徐庄主没想到他爹这么狠,一上来就下狠手,差点没闪过迎面而来的刀光,还是他的护卫反应快,伸手扯他一把,反手以剑挡住老庄主的刀,徐庄主才没被他爹给劈了。

    说起来徐老庄主的内力,远远不及东齐长平公主的侍卫,不然徐庄主的护卫就算挡住他的刀,也护不住他的小命。

    徐庄主惊魂未定,被护卫护着退到安全地带后,他才反应过来,他爹是真的要杀他,前后两任庄主的护卫们打成一团。

    庄主夫人在儿媳、孙媳的扶持下,缩在屋里从窗户往外看,老天哪!她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公爹的人要来行刺丈夫,丈夫杀了那领头来行刺的人,公爹竟因此拿了大刀要来砍丈夫!

    少庄主夫人和众奶奶们也不懂啊!看到各自的丈夫纷纷加入战局时,她们不由紧捏着手里的帕子,直盯着窗外,深怕一眨眼丈夫就出事。

    直到老庄主夫人的声音传来,她们才松了口气。

    “统统给我住手。”

    老庄主夫人一开口,所有人全都老实的停下手,本来还冲着徐庄主骂骂咧咧的老庄主也老实的闭上嘴。

    老庄主夫人年纪虽不小了,但身姿挺拔似苍松,她的眼虽有些混浊,但比老庄主要澄亮许多,老庄主看着她满眼愤恨,似极不满,“都进来坐下说。”

    等进了屋分主次坐定后,老庄主夫人才问儿子,生了何事?

    徐庄主看老庄主一眼,并不言语,老庄主倒是愤恨不耐急着想开口,老庄主夫人看着他,直看到他把话咽下去,指了庄主身边站着的管事让他说。

    管事三两下就把话说清了。

    一早老庄主身边的人来给庄主送吃的,老庄主向来与庄主不合,怎么可能让人送吃食来,果不其然,来人来者不善,吃食里掺了毒药不说,领顶那人指尖还夹着淬了毒的暗器。

    徐庄主怒极,下令格杀,老庄主知道后就提了刀来砍庄主。

    老庄主夫人听了怒极反笑,指着老庄主的鼻子道,“好你个徐进良,怎么,熬不住了?”

    “你,你别欺人太甚,猛哥儿都已经被他们杀了,你还想要我怎样?”

    “你那好孙子若不想来杀我儿,又怎会死于非命?”

    内室里,庄主夫人等人全都听傻了,那什么猛哥儿竟是老庄主的孙子?老庄主不是只有一妻没妾,除了庄主兄妹几个嫡出的,没有庶子女吗?怎么会冒出个孙子来?

    “呵!”老庄主夫人看着丈夫冷笑,老庄主沉着脸不语。“当初你入赘时,曾对天誓不得有二心,若有违誓言,就让你断子绝孙,如今可不就是应了你的誓言吗?”

    老庄主夫人顿了下,看丈夫的脸色更加铁青,扯了嘴角露出笑意,“瞧,你背着我纳了妾,让她生的儿女从你本姓,若只是如此,我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可你们两千不该万不该,用你们两的女儿把我的女儿给换了。”

    徐庄主听到这里不禁一楞,母亲这话是何意?少庄主等人也听傻了,祖母该不会是说他们那娇纵的姑母,不是祖母所出?

    “你知道?”老庄主错愕的瞪着老妻,不敢置信问。

    老庄主夫人笑,“是啊!我知道。”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只可惜我知道的太晚,筝儿已经因难产去世了,终其一生都不曾唤我一声娘,她才该是我少云山庄的娇娇女,不想被你这亲生父亲偷天换日,被当成是贱婢给草草嫁。”

    老庄主别过头不敢与妻子对视,他也没有想到,妾室黄氏会将筝儿那么随意的嫁出去。

    一样是他的女儿,他再偏心也有个限度,只是没想到,因为黎老庄主拒婚一事,竟让他那妾室因此把怒气泄在筝儿身上,大有我女儿嫁不到好人家,你女儿也别想落得好,尤其那时,老庄主夫人根本不知自己疼若性命的掌上明珠是西贝货,那让老庄主和她有种隐讳的快感。

    黄氏年轻时,天真的以为就算是作妾,只要有丈夫的宠爱,偌大的少云山庄迟早会落在自己儿子手里,等到儿女要说亲时,她才现现实是很残酷的。

    少云山庄真正的主人不是老庄主,他竟然是赘婿,因他违背誓言纳了自己为妾,所以她这个妾不能见光,她生的孩子不入徐家族谱,而是入老庄主的本姓谢。

    老庄主忽地想到一事,转过头直勾勾的瞪着妻子,“你说,猛哥儿的父亲和叔父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他那两个儿子身体向来健壮,怎么会相继得了风寒就去了?

    “这你不该问我,而该问你那位相好的做了什么,你那两个儿子会死,全都是他们亲娘作的孽,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老庄主像是老了十几岁似的,整个人完全不复之前的精神奕奕,原来如此,他们以为老庄主夫人一直被蒙在鼓里,却不知人家早就识破他们两了。

    黎浅浅他们过来时,老庄主已经被送回光华院去,老庄主夫人终于放下一桩心事,心情大好,看到黎浅浅她们来,便令儿子备宴。

    庄主夫人闻言有些迟疑,“庄主,山庄里才死了人,举宴欢庆似有不妥?”

    徐庄主苦笑,“你敢拂了母亲的意思吗?”

    不敢。庄主夫人摇头,别看她已经当祖母的年纪了,叫她对上婆婆,她还没那个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