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失算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失算

 
    得张大奶奶指点的几位太太,离开客栈时,特地来黎浅浅住处打探,殊不知这院里已经换了住客。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新住客来头不小,是北晋吕氏商会的大小姐,吕氏商会会吕豪膝下有五朵金花,大小姐吕金珠年近三十,犹待字闺中,是个火爆性子的美丽女子,身边的女侍卫个个貌美如花,人人使得一手好鞭法。

    春寿眼露艳羡的边整理东西,边对春江说,“姐姐不知,那吕大小姐身边的女侍卫个个使得好鞭法,听说她们南来的路上,遇到过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结果被她们一鞭子抽翻了,那纨绔少爷的随从和打手想狠,也被她们抽翻。”

    “真的?”

    “嗯。”春寿很是羡慕。

    春江却摇头,“她们是痛快了,焉知回头那纨绔少爷的家人,不会对那被欺凌的人家里报复?”

    春寿愣住,“不是吧?他们家孩子做错事,他们不思反省,还反过来报复人家?”

    “家里的长辈们若是明理的,又怎会教出这样调戏人的孩子来?”

    春寿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不过……

    黎浅浅若有所思,半晌对春寿道,“让鹰卫的人去守着,要是那些人想动什么歪脑筋,好歹帮着点。”

    春寿应诺而去,春江把衣物归置好,又把饰盒一一排整齐,这些天教主的饰盒与日剧增,除了黎大少爷送的,还有大教主送的,哦,还有凤三公子悄悄送过来的。

    大少爷和大教主送的,都是适合教主这年龄的小姑娘戴的饰头面,凤三公子送的,就比较别致,好像全是以各式珠宝镶嵌的小花簪,方便跟其他的饰头面搭配,不过若单以小花簪来装扮,也撑得起来。

    不得不说,凤奕的眼光确实是好,不像黎韶熙和黎漱,前者是习惯买什么都听人推荐,卖家当然希望客人买一整套,他们才有赚头嘛!后者是压根没研究过,要买什么,直接交代下去,便有人代劳。

    凤公子夫人的陪嫁铺子有银楼,她没有女儿,长子是下任凤公子接班人,她忧心小儿子日后的生活,便手把手教他怎么经营铺子,虽然后来凤公子兄弟现凤奕是个学武的好苗子,也没让凤公子夫人改变作法。

    只是苦了小小年纪的凤奕,什么都要学,学的东西比两个哥哥要多,要不是他聪明,怕是早就被压垮了!

    “凤三公子送的这些小花簪,您看是不是就放在外头,好方便您平时配戴?”春江觉得小花簪小巧玲珑,比较适合黎浅浅平日梳的式,简单清爽不繁复。

    “嗯。”黎浅浅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吕氏商会是常常到浣州来吗?还是这回是头一次?”

    春江愣怔住,“奴婢待会就命人去打听。”

    “嗯。”

    不多时,刘二就让人送消息过来了,吕氏商会以前虽也跟南楚的商会有所往来,不过这次是头一回走到浣州来,事实上,他们似乎是追着黎浅浅他们而来,或者该说,是追着瑞瑶教与少云山庄联姻一事才来。

    少云山庄大小姐出嫁,自然是要准备嫁妆,瑞瑶教四长老娶媳,这聘金必不可少,吕氏商会除有商队行走各国之间,还设有珍奇古玩铺子,成亲时的聘礼、嫁妆,他们的珍玩都能拿得出手。

    做生意可不能待在店里,等客人找上门,得主动出击才成。

    所以吕大小姐得了消息,命副领队把货物押送到地头,自己则挑了些适合做聘礼和嫁妆的珍稀古玩往少云山而来。

    只是初来乍到,没想到客栈没房了!让她有些头大,正想换别家客栈试试,竟然遇上有客人要换房,还是以大换小,腾出来的客房恰好够让她的人全数住下,不用再另觅住处。

    侍候的丫鬟很贴心的道,“没想到大小姐的运气这么好,可见这笔生意肯定能成。”

    “但愿如此。”吕金珠淡淡的看丫鬟一眼,并没有因丫鬟说好话,就对她另眼相看,反倒还是淡淡的,让那丫鬟有些气馁。

    待被打出来,丫鬟才轻叹口气,她在大小姐身边侍候多年,深知她们家大小姐难讨好,吕家几位小姐里,如今就剩大小姐还没嫁出去,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和女侍卫,也跟着她一起磋磨了青春。

    想到临行前,她老子娘想方设法进府找她,跟她说起她的婚事。

    娘那大嗓门偏要压低了声,小心翼翼的跟她说,“西村村长的孙子,你也见过的,是个秀才,前年老婆难产死了,只留下个女儿,你爹的意思是,你也不小了,嫁过去虽是当现成的娘,不过人家家底丰厚,前头留下的女儿养大了,一笔嫁妆也就打了,等你生了儿子,那家里头还不由你说了算。”

    那日娘亲同她絮叨了大半天,她没敢应下,怎么敢应?大小姐自个儿婚事未订,她们怎么敢去同她说这个。

    正胡思乱想着,就见门口有人影晃动,她才往前走一步,就被女侍卫们拦下。

    “怎么回事?”

    “那几个妇人一直在院门外徘徊,也不知是做什么的?”这要是男人,女侍卫早就去赶人了,但问题她们是女的,能对她们大小姐造成什么危害吗?

    事实证明,危害可不小,因为那些女人是被她们的主子留下来,帮着自家少爷们来踩点的。

    当晚,6续有人潜进院中,不过女侍卫们可不是吃素的,白天那些仆妇早就引起她们的注意,怎么可能让人得逞。

    于是乎一声接一声拔高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客栈里的住客纷纷亮灯出来关注,伙计和掌柜也急忙赶来,伙计们还好,衣着虽有些凌乱,但精神还足,一过来就忙不迭跟出来关注的住客赔不是,掌柜的就有些萎靡不振了,匆匆赶来后,这一眼就让他脚软了。

    天哪!他大舅子家的浑蛋怎么在这儿啊?想到晚上那顿丰盛的晚餐,妻子一直绕着问的话,他脑子轰的一声,要不是身边的伙计扶得快,怕他当场就要摔个狗啃泥。

    妻子是怎么说的?大舅子家的浑蛋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他说亲了,问他可认识什么年龄相当的姑娘家?还问他自家客栈里,最近可来了什么贵客,贵客里可有和她侄儿年纪相合的姑娘,姑娘是何来历,有什么人相陪云云。

    莫不是那时,妻子就和大舅子夫妻在算计这事了吧?

    不过他忘了说,那位黎姑娘嫌离自家兄长的客房远,所以搬了地方,腾出来的大院子,正好给北晋来的吕大小姐给住了。

    这位吕大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强悍,不过想想也是,吕家就五朵金花,要不是不强悍些,怕家业都要被旁支给夺了。

    只是,她太强悍了,强悍到北晋那些男人都不敢娶,听说吕大会想在各国招婿,可惜吕大小姐都及笄十多年,还是没嫁出去。

    吕家的女侍卫点起了灯,亮堂堂的院子里哀鸿遍野,城里出了名的几个纨绔竟然全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有个以长相俊美出名的纨绔,脸上那道长长的伤,一看就知是鞭子打的。

    “掌柜的,你们家客栈不安全啊!竟然大半夜的,有人混进来想要偷盗,要不是我们姐妹们警醒,将他们逮个正着,不然这损失可就大了!”

    女侍卫头头一手执鞭一手扠腰,仰着头得理不饶人的对着掌柜的道。

    掌柜的只能低头赔礼,一边派人把那些伤者拖出去,一边关心吕家主仆们可有受到惊吓,并不断许出赔礼,请她们高抬贵手不予计较。

    吕金珠似笑非笑的看着掌柜的一眼,示意女侍卫头头全权负责后,就由丫鬟侍候进屋里去。

    掌柜的许下不少赔礼,又安抚好各住客,这一方热闹没多久就散去了。

    吕大小姐这时才问丫鬟,“之前不是说没客房,怎么那么刚好腾出这座客院?”

    “您觉得有问题?”

    “太巧了点。”

    丫鬟应命而去,没多久就又转回来,“问了伙计们,说这儿原是瑞瑶教那位小教主住的,后来他们那个四长老的长媳老来纠缠不休,小姑娘大概不厌其烦所以才换了客房,住到离她兄弟近些的客房去。”

    “那一开始,怎么不就住一块?”

    “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那些晚上来的这些家伙,跟白天守在咱们院子外头那些仆妇有关系。”丫鬟顿了下,“奴婢刚才问的那个伙计说,那个张大奶奶白天跟那几个仆妇的主子有说有笑的。”

    吕金珠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该不会是这张大奶奶想算计黎小教主,结果咱们倒霉,一头撞了进来吧?"

    丫鬟就算觉得就是如此,也不敢坦白说。

    “行啦!准备帖子,明儿一早就给黎小教主送去,我明儿就去会一会她。”

    丫鬟怔了下才应声退下。

    张大奶奶这里得了消息,却是慌得不行,见丈夫呼呼大睡,她悄悄起身出了内室,外间心腹丫鬟正急得团团转,见她出来,顾不得行礼,便急急上前拉住她的手。

    冰冷的触感让张大奶奶心惊,直觉的就想甩脱开,不想丫鬟紧紧攒住,指甲都扣进张大奶奶的手背里。

    “大奶奶糟了,教主不知何时换了院子,现在那院里住的不是教主,那些少爷们被逮了个正着啊!”

    什么?

    张大奶奶眼前一黑,意识消失前,她彷佛看到那些银票、金子从她怀里飞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