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三十章 一己之私

第二百三十章 一己之私

 
    黎韶熙得知有人在打他小妹的主意,眼都红了,浅浅才多大的孩子,就有人想借她的终身大事,为自己谋利?

    他接到消息时,凤奕就在边上,知道有人要跟他抢媳妇,这么可以,当即派人去查那几个妇人的底细,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晓得,这都什么玩意儿啊!这些人家全是什么东西?

    家中营生就没个做正经生意的,开花楼的、开赌坊的,她们许给张大奶奶重金厚利,只要成事,再给重谢。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亏得张大奶奶不晓,黎教主的亲爹是皇上新看重的臣子。”凤家庄被派来传消息的小厮满脸笑,说完还不忘拍拍胸口表达庆幸之意。

    凤奕瞪他一眼,“就这些人?”

    “这几位是先付了重金的,张大奶奶也狡猾,收了钱可不保证成,说她只是引路的,成不成,得看她们自己的本事。”

    江湖上众所皆知黎漱武功高强,但生性疏懒,他教出来的徒弟能有多强?大家都保持怀疑的态度,那些和张大奶奶搭上话的人家,都是些城里不怎么入流的,真正入流的人家,谁会去巴结张大奶奶,她们等着张大奶奶上门巴结呢!

    瑞瑶教就连教众都已退出少云山势力范围几十年,因此浣州人虽知,瑞瑶教近来搞什么货栈、商队,声势看涨,但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巴好少云山庄为上,毕竟那都是浣州之外的事。

    黎浅浅这位新教主年纪小,又是个女的,压不压得住人,都很难说啊!君不见那个最资深的大长老都不看好她而求去吗?瑞瑶教这百年基业,怕是最后会毁在这位女教主手里啊!

    听说四长老与少云山庄少庄主议亲时,两位黎教主都列席参与,这是怕四长老被少云山庄给笼络过去,才特地列席的吧?

    “明明是四长老硬要邀浅浅去的,怎么传到外人嘴里,就成了如此?”

    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随人说,他们又不可能跟所有人一一掰扯,黎韶熙冷哼一声,“这张大奶奶图什么?”

    “图什么?先前她找教主想坏了她小叔子的婚事,后来6续有人来拜访她,许以利益想要靠她牵桥搭线,攀上少云山庄,后来不知怎么会变成给教主相婆家。”凤家庄于此地经营许久,对浣州地面上的事,了解较深,探查到的消息也较完整。

    若非黎浅浅对张大奶奶的纠缠生烦,并留了个心眼,怕是直到出事才会现不妥。

    凤奕对黎韶熙道,“先帮浅浅换住处,其他的事,之后再来处理。”

    黎韶熙对他把浅浅的安危放在位的做法很是满意,点点头命人去处理此事,并派人去跟黎浅浅说一声。

    今日徐家人邀请四长老一家去山庄赴宴,张大奶奶找了借口没去,黎漱则是被四长老请去压阵。

    少云山庄里妆点得美仑美奂,走在山庄里,黎漱现庄里侍候的,不论男女老幼,个个都是练家子,武功兴许不高,但人人会武,在这点上,就比瑞瑶教强,因为瑞瑶教总坛里,会武之人仅占侍候人数的十分之一罢了!

    若是能让总坛全换上会武的人,嗯,那肯定不错,只是他和黎浅浅常年不在总坛,大长老退隐了,总还是要安排个人坐镇总坛才成。

    看一眼正和徐少庄主说话的四长老,黎漱暗摇头,不成,四长老连自家老婆和族人都摆不平,让他去坐镇,只怕他老婆及族人更要闹腾了。

    徐少庄主与四长老相谈甚欢,徐少庄主对自家女儿的娇纵很是头痛,他们夫妻从女儿还没及笄就开始操心她的婚事,没想到这缘份,当真是该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啊!

    谁会料到,道清观的弟子捉来的男子,竟会跟徐玉娇互看对眼,而且,那人竟是瑞瑶教四长老的儿子,少云山庄在浣州是屈一指,但离了浣州呢?人瑞瑶教可不像他们困于一地,前几年听说二长老办了商队,不只在南楚行走,听说这生意都做到赵国、北晋去了!

    四长老也不差,这两年在庆州一带开的货栈和商队,不止自家赚钱,连带着让不少百姓也跟着赚钱,日子跟着好过了。

    如今成了儿女亲家,若能合作,想来双方都能得利啊!

    少庄主心里想着事,面上就有些心不在焉,四长老就算现了,也没说什么,他也有些分神,因为昨日家里传消息来,妻子已经缓过气来,打算这两日就启程往浣州来。

    毕竟是她最疼的小儿子要成亲,她这当娘的,自是要来瞧瞧准儿媳妇,家里几个孩子都是由她一手操办婚事,从挑亲家选媳妇、挑女婿都是亲力亲为,轮到小儿子了,无论如何都不愿撒手。

    四长老的次子也捎信来,说的却是张家族人,得知张桑州将与少云山庄的大小姐成亲,便兴冲冲的说要来看看未来的准侄媳妇云云,话说的轻巧,其实就是想要跟过来想分好处。

    四长老这几年也历练出来了,看得人多了经的事也多,从前很多需要妻子揉碎了跟他细说分明的事,现在不用人提点,他也能看明白了。

    没建货栈和商队以前,他有什么难事,只能自己硬扛,想找族里人帮忙,那是做梦。

    但自货栈和商队建起来后,族人就毫不隐瞒要求的靠上来,现在又想攀上亲家?呵呵,真当自己好忽悠?

    因为双方家长都有些心不在焉,反倒让小辈们自在许多,徐玉娇悄悄和未婚夫眉来眼去,长辈们都没现,她们乐得自在。

    等到散席,送走准亲家了,少庄主才往父亲住处去。

    还没踏进院子,就听到管事正在和父亲回报,“道清观的几位道长伤势已有起色,就是那几位道姑强势得很,硬是不让咱们的大夫进去为道长们请脉。”

    院里侍候的丫鬟看到他,忙起身问安,他点点头便走进屋中,徐庄主端着茶正慢条斯理的喝着,“没事,既是他们的人不让我们进去诊脉的,回头若有个三长两短,那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管事颌又说了几件事,徐庄主一一回答后,便让管事退下。

    “送走了?”

    “是。”徐少庄主恭敬道。

    徐庄主点头,“这门亲事是我们和瑞瑶教和解的契机,万不能搞砸了。”

    “是。”徐少庄主应诺,当年祖父一意孤行,亲事不成反成仇,最直接的受害者其实就是他那被祖父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姑姑。

    他那姑姑自小就是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娇女,几曾遇到过如此挫折,几经挫折后才订下亲事,只是姑姑的性子娇纵,他那姑父也是家中的宠儿,两个都是娇娇儿,脾气大,从来都是要人哄的性子,成亲未满一年,小两口已因大打出手而挂彩数回。

    后来……徐少庄主摇摇头暗叹气,便是因为这姑母,他们才对徐玉娇的婚事更加小心谨慎,只是没想到她会相中张桑州,他们原就有意想和瑞瑶教修好,只是一时不知从那里着手,倒是没想到会因徐玉娇的婚事,而出现了契机。

    “父亲,若姑姑知道此事,会不会……”

    徐庄主抬头望着儿子,“会如何?当年拒绝娶她的人早就死了,就连那人的儿子也过世好些年,她若还想不开,那是她的事,咱们少云山庄不能再因为旧事,而停下脚步不前进。”

    徐少庄主苦笑,“就怕祖父想不开,派人去跟姑姑说。”

    想到父亲的性情,徐庄主也忍不住头疼。

    “父亲还是派人看好祖父,尤其祖父身边侍候的那几个。”那几个不论男女,都不是安份的。

    若不是祖母威,祖父这些年也不会如此老实。

    当年要是祖母没有因伤不管事,也不至让祖父把事情搞得这么糟。

    徐少庄主看父亲一眼,低声道,“要儿子说,那几个不安份的,早就该清理了,偏您心软。”

    徐庄主苦笑,若是能将那些人从父亲身边铲除掉,他早就动手了,偏偏父亲护着不让人动他们分毫,有时他免不了要怀疑,为什么父亲会如此偏袒那几个下人,比对亲生儿子还要好啊!

    “为何祖母也忍着他们?”

    不光儿子想知道,他也想啊!可他活到这把年纪了,还是不得而知。

    “派人守在光华院外头,不许他们擅自出入山庄。”徐庄主沉着脸道。

    光华院便是徐老庄主养老之地,院里侍候老庄主的那几个家伙,素来眼高于顶,甚至不把徐庄主父子放在眼里。

    “要是他们要抗命?”徐少庄主有些迟疑。

    “那就杀无赦。”徐庄主沉声道。

    徐少庄主愣了下,笑意浮上脸上,不过半刻就又敛起笑容,“祖父那儿怎么交代?”

    “我去跟你祖母说一声。”少云山庄这些年一直在浣州跨不出去,怕的就是父亲犯浑,万一再惹事,不是每次运气都那么好,遇上像黎老庄主那样好性子的人。

    “我想,母亲也不愿自家的基业毁在父亲的手里。”

    徐少庄主颌,起身告退出去,徐庄主长叹一声,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儿子走远,才吩咐人,“去跟老夫人说一声,晚些我过去跟她商量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