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消息

第二百二十八章 消息

 
    黎大老爷没跟二太太说的是,二老爷如今在庄子上左拥右抱,日子过得可快活了!只不知为何他会住在京外的庄子上,既然是住在黎漱的庄子,那也能住在京里黎漱的宅子。

    他不知不是黎二老爷不想住,而是人家不让住。

    一开始住在城外,对惯于声色犬马的二老爷来说,实在很痛苦,可是手里没钱举步唯艰,在庄子里吃喝不愁,他是寄住,不敢使唤人太过,不过后来添了两个貌美丫鬟相伴,日子变得有滋有味,尤其这两丫鬟略通文墨,一个有管好声音,一个善舞,她们两又好奉承,把二老爷哄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黎经时返京,按二老爷原本的计划,是要去和他修补关系,可想到要跟黎经时低声下气,心底难免有些不喜,也有些不服气,觉得当初若是自己去从军,不定会比黎经时做的更好。

    善解人意的两个丫鬟不解的问他,为何黎老太太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能出人头地,能建功立业,反让黎经时替他从军?挑拨他们母子关系之后,又拍捧二老爷,说她们相信,若二老爷有机会从军,肯定会比黎经时更出色,更杰出云云。

    初时黎家兄弟被强行征兵,二老爷在心底喊着完了!完了!就我这个料,一旦上了战场,肯定就是死。

    等到黎经时父子代他们从军,二老爷额手称庆,有人顶祸真是好。

    三房父子音讯全无的这些年,他从未想起这个庶弟,直到小蒋氏顶着三夫人名份重返黎府,才让他忆起这个弟弟,不过也是代黎经时感到遗憾,可惜了如花似玉的小蒋氏得为他守活寡。

    直到黎经时父子立了大功,见到来旨的钦差,听多了黎经时父子的事迹,他不免兴起与之争锋的想法,不想小蒋氏母女狠甩了他一巴掌。

    窝窝囊囊的窝在这京外偏僻的庄子里,二老爷憋屈的几乎要吐血,幸亏得了这两朵解语花,不只明白他的心,还懂得怎么劝解安慰他,叫他怎么忍心放手?

    因此大老爷来,说了母亲和二太太将到京城,他还是不想动,只想一辈子待在这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快活日子。

    大老爷跟他话不投机半句多,去过一回,就再不想见他,只是二太太问到他脸上来,他火气就蹭蹭的往上冒,这夫妻两一个两个都没把他这大哥放在眼里,自个儿亲弟弟,他忍,弟媳妇也如此?我呸!转头瞪着二太太道,“二弟不想进京来,若二弟媳想找他,一会儿我就请管事送你们过去。”

    二太太有事想跟丈夫说,自然是乐意前往,但她兄弟不想啊!好不容易进京来一趟,虽然此处不是将军府,但好歹也是黎经时兄长和嫡母的住处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家姑爷竟然跑到京外庄子去住,要找他就得跑到城外去,真是麻烦啊!

    他们不想去,因为看黎大老爷的样子,大有他们出了门就再也进不来的感觉啊!

    这还真不是他们的错觉,大老爷是真不想二太太娘家人住下来,这宅子虽然大,可二太太娘家人来得有点多,黎府的主子连下人加一加,怕是都没人家多。

    大老爷怕他们鸠占鹊巢,大女婿要考科举,他们夫妻要在京里长住,他自己是不怕他们就此住下,反正过段时间,他就得回莲城去,母亲自然是跟着他走,这宅子就此让二太太娘家人占了,于他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女儿、女婿怎么办?

    将军府别想住进去,那金鱼胡同这里就不能离,这里环境好,附近住的都是逹官贵人,说出去都觉脸面有光。

    因此绝不能让二太太的娘家人住进来。

    这么想着,大老爷态度便坚决许多,让二太太看了有些胆怯,没有丈夫陪在身边,她也感到底气不足,一心只想赶紧找到丈夫。

    管事上来听大老爷如此吩咐,躬身应诺,便将二太太跟她娘家人一起送出京城。

    老太太梳洗后出来,已不见二媳妇的人,诧异的想问长子,却见他皱着眉头似有心事,再看大媳妇坐在椅子上,让大孙女给她的手上药,老太太皱起眉张口想问,突然想起些什么,遂不再说话。

    大太太看到老太太出来,连忙示意女儿停手,她好跟婆母请安,不过黎沁沁没理会她,直到把药上完,绑上绷带后,交代侍候的丫鬟们小心侍候。

    大老爷转头吩咐人去请大夫来,“娘这一路受罪了,让大夫好好诊个脉,开些补品,好好的补一补。”

    “哪需要这么讲究。”老太太嘴上拒绝,脸上却笑出了花,可见大老爷的这个提议深得她的心。

    大老爷哄老娘那是有一套的,三言两语就把老太太哄得笑个不停。

    直到天色暗下来,下人来问要在那儿摆饭时,老太太才问,“二媳妇哪儿去了?”

    “儿子送她去二弟那儿了!二弟住在黎教主在京外的庄子上,怎么也不肯进京里头来,只好请二弟媳去跟他说,他们夫妻两好说话。”

    老太太只能认同的点点头,一会又问,“他怎么会住到黎教主的庄子去?”

    “这儿子也不晓得。”

    他问了,不过二老爷没回答他,老太太对此不太满意,“你这是怎么当人家大哥的,怎么他什么事都不肯跟你说?”

    这您得问他,问我,我哪知啊!大老爷讪笑,没说话,等仆妇送上晚饭,用过饭后,老太太便道,“明儿让老三来一趟,就算被分出去了,他也还是我们家的人!还是得认我这嫡母。”

    是啊!是啊!大老爷笑而不语,等妻女侍候老太太睡下出来,走出正院后,黎大老爷才对长女道,“之前让你送信去平亲王府,可有回音了?”

    黎沁沁摇头,“哪这么快,表妹她们母女如今一个是平亲王的妾,一个是庶女,府里有亲王妃当家,哪可能让她们随意与外人往来。”

    大老爷摇头,对小蒋氏的选择很是不解。

    你说好好一个大姑娘家,不老实的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出嫁,要自作主张与男人往来,搞到最后只能作妾,原本已经是二弟屋里人,怎么会在二弟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混进平亲王府去?若当个侧妃倒也罢了!好歹是上皇家玉牒的妾嘛!结果只是个夫人,听说这王公贵族的后宅可不好混,小蒋氏那样子的一个人,也就莫怪才得宠怀了孩子就被人整掉了。

    一听就知王府水深,好好待在二弟身边不好吗?硬要去亲王府混?大老爷不知小蒋氏是被亲女儿给坑了的。

    季瑶深靠着黎浅浅给的银子,在亲王府中逐渐站稳脚跟,让平亲王对这个养在外头的女儿很是刮目相看,虽然年纪尚小,但聪慧,凭着自己的力量在后院里站稳了,还护住自己的亲娘,与府里娇生惯养只知耍脾气要亲娘护持的姐妹们要强上许多。

    平亲王因此决定,除了上闺学之外,再请名师进府来教导她。

    不得不说,平亲王的这个决定,让季瑶深再次站上了风尖浪口,不过因为她已不是初进府时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她手里已有不少人手,遍布在整个王府中,有人想害她?早就有人把消息送到她这里,敢害她,就别怕被反击啊!

    开春后,想动手害她的人数剧增,送消息来给她换取赏金的人也增多,她手上的钱似水般流泻出去,逼得她不得不再向黎浅浅开口。

    只是这次回复不似之前那般快,去到相约见面的地点,来的人也不是黎浅浅,而是一个她没见过的中年媳妇子。

    “你是谁?”季瑶深瞪着她质问。

    “教主有事出远门了,季小姐有事但说无妨。”中年媳妇子便是刘易易容的,赴约前他想过了,若以原本的样貌来,若被人现,难免会对李瑶深的名声有不良影响,季瑶深的名声有瑕,他是不在乎的,但怕季瑶深会因此赖着教主不放,那可就不妙,所以刘易决定易容成中年媳妇子来赴约。

    季瑶深虽不敢轻信,但手里没钱,回头若有人再给她送消息来,她没钱给赏银怎么办?只得忍着羞赧开口讨要了五百两银子。

    刘易心道这小姑娘也太会花钱了!一次要得比一次多。

    “不好意思啊!季小姐,教主虽不在,但规矩不可废,您得拿出等价的消息来换钱。”

    “我,我不知这消息值不值五百两,不过这是我在父亲书房时不小心听到的。”季瑶深说道。

    “您说,我来评估就是。”老实说,刘易不觉得季瑶深能拿出什么大消息来换钱,不过这一次,可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你是说,西越派人来和平亲王谈生意?”

    “我只听到一点点,那人说西越的国王派来的使者已经进入赵国,问父亲要派何人去跟他谈生意。”季瑶深虽上了几天闺学,但闺学里讲的是诗词歌赋,针对的是女子的才学,对这个世界与国家大事并无涉及,因此她只知自己身处的国家是南楚,曾是她名义上的父亲黎经时是被征去和西越打仗,除此之外的事,她便一无所悉。

    也之所以,她才会对自己听到的这则消息,到底值多少不能确定。

    要刘易说,这消息若确实,怕是值上千金!不过,他是不会告诉季瑶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