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议亲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议亲

 
    四长老和黎漱抱怨,“平日看她们两,都是老实本份的,没想到竟然会闹出这种事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黎漱似笑非笑的看他,“平日有嫂子压着,她们不老实本份,轮得到她们侍候你出门?”

    说的也是。

    四长老挠着头不太好意思的请黎漱帮忙向蓝海赔不是,那两个妾室去找蓝棠讨药,让四长老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他毕竟是蓝棠是父执辈,让个未出阁的小辈知道他房里事,任他再怎么心大,也觉得臊!

    黎漱摇头,“你那小妾吓到人家闺女儿,你让我帮你说句话赔不是,就算了啦?若是你,你会轻易饶过对方?”

    四长老苦笑,怎么可能?若有人跟这么说,他非得把对方整死不可。

    “表现点诚意出来,否则叫我怎么去帮你说情?”

    “知道了!”于是四长老一边和徐庄主议亲,一边派人在城里搜罗珍奇小玩意,给黎浅浅及蓝棠送去。

    黎浅浅没那么多时间玩,虽然四长老与徐家联姻一事,她和黎漱不插手,但四长老为了表示尊重,每次商议婚事细节时,都会邀请黎浅浅师徒列席,黎漱也就罢了!黎浅浅毕竟还小,四长老怕她坐不住,特地挑了不少玉把件给她,想以此贿赂她,让她列席时,能乖乖坐着。

    黎韶熙和凤奕两人也没闲着,带着人在少云山区四处蹓达,黎漱还派了鹰卫陪着他们两。

    其实少云山庄与瑞瑶教四长老联姻,对武林来说是件大事,不少人对此非常感兴趣,黎浅浅之所以会老实列席,就是怕凤奕会托她挟带人进去偷听,出乎她意料的是,凤奕不提也就罢了!还跟她大哥一起出门游玩,难道他不担心凤家庄拿不到这事的消息?

    黎韶熙得知她的疑惑后,便去问凤奕,他也很好奇啊!

    凤奕摸摸鼻子道,“他们早就混进去了,根本不必我出面。”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自有自己的一套,若要凤奕出手帮忙,那他们也不必混了!

    黎韶熙若有所思的问,“你跟我老实说,你们是才派人混进去,还是早就……”

    “呵呵。”这种事叫他怎么回答,只能傻笑企图蒙混过关,黎韶熙也没想逼问出什么来,见他不说,也就轻巧的转移了话题。

    回头就让人盯着凤奕,看看有没有人连系他,盯了几天,得到的回报让他有些失望,因为一切正常。

    也许是因为女大不中留,议亲的过程很快,少云山庄提的要求算蛮合理的,如张桑州年过四十,徐玉娇仍无子嗣才能纳妾,要求小两口每年至少要回娘家省亲一次。

    其他的细节多不胜数,黎浅浅听了就忘,倒是陪在她身边的叶妈妈听得很认真,还不忘做笔记,黎浅浅私下和蓝棠说,比她们做功课还认真呢!蓝棠转头就让云珠去跟叶妈妈借笔记。

    她自幼没亲娘,本以为她的婚事会由两位表舅母帮忙操办,就算凤庄主夫人不喜她,只要凤庄主交办下来,她也不敢不从,没想到她还没及笄,她们两就先后过世了!

    对于议亲时要谈些什么,她完全没概念,现在有机会能就近旁观,自然要好好的观察记下,叶妈妈难得遇上同好,这几日回去后,就抱着做的笔记往蓝棠房里去。

    黎浅浅看着直摇头,春江冷眼瞧着,“教主,叶妈妈这是怎么了?”叶妈妈没孩子,把教主和她们当女儿,这回如此积极,该不会是……

    春寿心直口快,听了头就直接道,“大少爷他们年纪不小了,府里没有当家主母,将军就算要再娶,也没别人能帮着操办,怕是要教主帮着操办,叶妈妈这是怕到时候心里没底吧?”

    教主小,到时候挂个名,真正忙活的应该是叶妈妈。

    “你忘啦!我还有个祖母呢!”黎浅浅提醒道。

    “将军不是已经被分出府,将军若要再娶,老太太做不了主吧?”春寿不以为然道。

    黎浅浅笑,端起茶碗抿了下,“她是做不了主,但不妨碍她操办父亲的婚事,她应该已经到京城了吧?”

    “早到啦!”春江道,“刘二叔一早送来的。”

    黎浅浅伸手接过春江给的纸条,上头写的密密麻麻,黎浅浅略看几眼,就惊呼一声,终于想起来她临出京时忘记了什么啦!

    呵呵,她忘记交代人留心季瑶深送来的消息。

    她可以想见,季瑶深得知她出远门,却没通知她时,会是什么情形了!肯定暴跳如雷啊!

    不过黎浅浅忘了,她是教主,她忘了事,底下办事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忘?刘二虽跟着来了浣州,但刘易留在京城啊!他这两年也算磨练出来了,虽然黎浅浅忘了交代一声,可是他们一直在留心季瑶深,她一送消息过来,他便做主处理了。

    “嗯,刘易做的好,回头让刘二好好的赏他。”黎浅浅颌。

    “老太太到京城,没给将军惹事吧?”

    “呵,你觉得呢?”黎浅浅笑,心说,黎老太太想摆嫡母的派头,也得看她爹让不让。

    黎韶熙兄弟早在她老人家抵京之前,就已经挖了坑让她跳,她和二太太风尘仆仆抵达京城,原想着住进将军府,二太太的兄弟更是早就盘算好,要怎么利用将军府的名头,在京里扎根,再不济也要藉将军府的名头,好好的捞一笔。

    结果还没进京,就被守在城门口的黎经时父子接往金鱼胡同,黎老太太以为金鱼胡同里的宅子就是将军府,没想到一进府,就看到长子夫妻带着长孙女夫妇候在门前。

    二太太扶着老太太下车,眼睛不住打量四下,虽是冬天,但廊下摆了不少开得鲜艳的各色菊花,门窗上贴着的窗花皆是各种喜庆的花样。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祖母!您要进京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老爷知道您大冬天的出远门,怎么也放心不下,就让我们陪着赶进京来。”黎沁沁笑吟吟上前,与大太太一左一右扶着老太太的手道。

    二太太被挤开,心下微恼,看着长嫂有些不悦,“大侄女这话,是怪我擅自做主,陪着婆婆出门了?”

    “侄女不敢,只是我们和瑞瑶教的人紧赶慢赶的,还以为没追上人,没想到进京这么久,祖母和二婶才姗姗来迟啊!”黎沁沁一双明媚大眼扫过二太太的娘家人,二太太连忙开口袒护自家兄弟。

    黎老太太听了几句就觉不耐烦,“行啦!沁沁不过说了一句,你就倒了几百句来回,有完没完啊?”

    “娘。”二太太愤愤闭嘴。

    黎大老爷趁机开口要领老太太进内宅,不想还没进二门,就有人过来向黎经时禀事。

    众人全看向黎经时,黎经时听完亲随的话后,就向黎老太太告辞,“老太太,我先走一步,回头有空再过来看您。”

    黎老太太不悦怒道,“有什么事这么急着出去?我老婆子千里迢迢的进京来看你,你连陪我走进去的时间都没有?”

    大太太皱了眉头试图扭开老太太的手,只是老太太怒极掐得死紧,根本无法挣脱。

    “皇上有令,急召我进宫,不是我不陪老太太进去。”黎经时面无表情的回答。

    黎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皇上,是皇上急召啊!“那你快去吧!快去,快去,回头出了宫记得早点回来,我还有事要跟你商量。”

    黎经时没有应声,只跟黎大老爷交换了意味深长的一眼,然后就带着儿子扬长而去。

    等他们走远了,黎老太太才反应过来,庶子父子两都没跟她行大礼,真是没规矩啊!不等她数落下去,黎大老爷已经上前扶住她,黎大太太趁势避开去,黎沁沁也退下来,黎老太太母子走在前,大太太和黎沁沁紧跟在后,黎沁沁伸手去撩母亲的袖子,被大太太拒绝了。

    “别,回头再看,别让你祖母现了。”大太太拍拍女儿的手背道。

    黎沁沁不高兴的嘟了嘴,低声和大太太咬耳朵,后头她丈夫被二太太的兄弟围着问话苦不堪言,他数度想向妻子求救,但都因妻子专心和岳母说话而失败。

    二太太则拉了一个路过的仆妇问道,“怎么没看到二老爷?”

    “二老爷?”仆妇纳闷的问。

    “是啊!”

    “府里只有大老爷和大姑爷,没有二老爷。”

    二太太愣了下,没有二老爷?那她相公在那?不对啊!就算没有二老爷,也该有三老爷和两位少爷吧?

    “三老爷?您说的是黎将军?”得到二太太点头的肯定答复,仆妇笑道,“这里是黎府,将军和两位少爷住在将军府。”

    二太太不解的问,“这里不是将军府?”

    “不是,将军说将军府里住了不少将士,他们日夜操练,怕影响大姑爷读书,又将军已经分出府了,老太太是老大爷和二老爷奉养的,自然得跟着大老爷才是。”仆妇笑吟吟浑不觉二太太已经傻了。

    二太太脑子已空,傻呆呆的看着仆妇的嘴巴不停的开合,她听得见仆妇在说什么,可是不明白是何意。

    老太太听了只字词组,很快就反应过来。转头质问长子,“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他们已到安排给老太太住的正院,大老爷没回答,只让她进院子,老太太固执的不肯动,大老爷只得快交代,然后趁母亲没反应过来,把人哄进屋子里。

    被屋里暖和的气息一熏,老太太整个人警醒过来。

    “这里不是将军府?”

    “不是,此地是三弟特意为您租的,沁沁夫妻也住在这儿。”

    大孙女婿要应考,老太太是知道的,可她出门时,却没想到招呼他们一声,好一道进京,现在被长子那么一说,忽然就觉得有点心虚啊!

    黎沁沁朝侍候的人使眼色,让她们侍候老太太进屋梳洗,然后才跟父亲说母亲被祖母掐伤了。

    大老爷看着妻子手上的伤有些不忍,转头让人去寻药来。

    二太太冲上来,抓着大老爷问,“大哥,相公呢?他怎么不在这?”

    大老爷没好气的道,“他在京外黎教主的庄子上,我去看过他了,我跟他说母亲就要到了,让他跟我进京里来,可他不肯,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