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内情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内情

 
    一大早天才亮,黎漱一行人已经吃过早饭,正整装准备出门,谨一和刘二不时和凤家庄来的管事清点随行的人,蓝海则是仔细的盘点药材,蓝棠与云珠跟管事媳妇核对众人的行李。?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黎浅浅过来时,大家已经清点得差不多了。

    “你们怎么不早点叫我?”黎浅浅软软的抱怨。

    蓝棠伸手揉了下她的脸颊,“太早了,让你睡饱一点还不好。”

    黎经时和黎茗熙本在和黎韶熙说话,看到她过来,便丢下黎韶熙过来叮嘱她,蓝棠看着暗笑,不理她求救的眼神,径自走开去。

    等到车队缓缓启行,黎经时和黎茗熙才放过她,黎浅浅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昏昏欲睡,脑袋里隐约闪过个念头,好像忘了什么事情了?是什么事呢?

    算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说不定等她不去想了,就突然会记起自己忘了什么事情了,吧?

    怎么感到一阵心虚呢?怪了!打了个呵欠,真是的,本来她是睡得饱饱的,可是父亲和二哥那一番念叨,竟把她的瞌睡虫给唤醒了!这下子好,她快困死了!

    “教主您就睡吧!等到了宿头我们再叫您起床?”

    叶妈妈心疼的看着黎浅浅眼底下的阴影,这两天也不知教主是怎么了,老是睡得不安宁,平常早起练功也不见她累得跟今儿似的。

    可见这心里存了事,不管老小都会影响睡眠。心里边盘算开来,一会儿到了宿头,是不是要熬些安神汤给大家喝?叶妈妈想了想,派谁去熬汤呢?还是让客栈的厨房帮忙熬?

    车行度很快,行前谨一他们特地挑的大车,车轮是特制的,行走起来快平稳,有凤家庄协助,还有黎韶熙在,他们这一路不停的换马,必要保持马匹健康精神十足。

    每到宿头就要检查车轮、车轴,就怕半路上出状况延误行程,好不容易这样紧赶慢赶的,黎漱整天绷着脸,夜不成眠,黎浅浅只得和叶妈妈商量着,把安神汤掺在吃食里让他吃下,不过次数也不能多,要不然被他现了,怕就不管用了。

    黎浅浅一边调度人手,一边派凤家庄的人前往少云山打听情况,又要和黎韶熙商量与沿途的卫所调马。

    短短几天黎浅浅就瘦了一大圈,一双大眼睛在小脸上显得更大了,下颌也尖了,看得叶妈妈心疼死了,除了熬安神汤,补身的药膳又重出江湖。

    黎浅浅喝药膳喝怕了,小手一挥,人人有份。

    于是人人都有份,本来有补身药膳吃,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是连吃了几天后,大伙儿真的到吃饭时间色变。

    还是黎韶熙开口,才让叶妈妈收手,不再三餐顿顿只吃药膳。

    当大伙儿欢庆逃出生天时,他们也终于在除夕这天,赶到了少云山脚下。

    住进少云山脚下沿云城里最大的客栈时,他们总算收到四长老的最新情况。

    “他没事?”黎漱不敢置信的问,他原以为此来大概只赶得及给四长老收尸了。

    “四长老没事。”刘二喘了口气,露出这十几日来的第一个笑容。“四长老已经接到我们来的消息,大概明儿一早就会过来跟我们会合。”

    他们这一路不断的送消息去少云山,但除了十几天前,说他们遇到雪崩的消息外,都不曾再得到新的消息。

    虽然大伙儿一直以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来安慰自己,但心里都有底,四长老和跟着他的鸽卫们,可能都已遭遇不测。

    没想到竟然等来这么一个好消息,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漱喝了口茶,眼睛直盯着刘二问。

    刘二停顿了下,整理下语言才开口。

    四长老原是要去京城,谁知临出庆州时,接到了家里送来的消息,说四长老的小儿子张桑州与道清观的人起争执,被道清观的门人抓走,他们派人一路追赶,道清观的人想甩掉他们,没有回道清观,而是往少云山去了。

    四长老素来对这个小儿子最感头疼,他学武不成,学文更差,整天就只会在外头惹事生非,四长老夫人对这个小儿子最是疼宠,四长老若想管教,向来明理的四长老夫人就会不分青红皂红的一味护着,让四长老头痛不已。

    他完全不懂,管教儿女素来严谨的妻子,为何独对幼子如此这般的袒护,家中几个儿女也都想不明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张桑州那张嘴哄起人来是甜死人不偿命,坑起人来那也是不遗余力。

    四长老曾想过让小儿子拜在黎漱门下,有黎漱这么一个师父在,不怕这小子作怪。

    可惜,黎漱不肯,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帮人管教爹娘都管不来的熊孩子?黎大教主表示,老子懒,怕麻烦,连亲生的孩子都不想管,就是怕麻烦,怎么可能自找麻烦,去帮人管教孩子?

    “道清观?”这个名字有点熟,似乎在那儿听过?黎浅浅捧着茶问。

    “你见过一面。”经谨一提醒,黎浅浅才总算想起来,同时也想起那个同自家合作的水月宫少宫主,好像很久没想到他的消息了。

    “薛慕华明年成亲,别忘了派人送份厚礼。”黎漱道。

    黎浅浅应诺,“道清观的人怎么会和四长老儿子起冲突?”

    熊孩子是怎么惹祸的?刘二呵笑,就嘴贱呗!张桑州出言不逊,一言不合就和人开打,偏偏武力值不够高,拿出自家老爹名声来凑,没想到道清观的人不买账,把张桑州主仆胖揍一顿后,本来打算给个教训就走人,谁叫熊孩子嘴贱呢?

    被揍趴在地了,嘴巴还不老实,道清观的道长和道姑本想饶了他,可人家不领情,只得把人掳走,放话叫家长来领人。

    四长老夫人接到消息,气得不行,领着人追上去,沿路还不忘以瑞瑶教名号召唤人手相帮。

    道清观没想到熊孩子背后有熊家长,双方交手数回后,道清观的道长们火气也上来了,不想把事情烧回道清观去,便想要祸水东引,把这把火从他们身上引开。

    左思右想一番,最后选定少云山庄。于是就直奔少云山庄而去,但接下来的展,是他们作梦也没想到的。

    四长老接到消息,便转进浣州,一路急往少云山,他没想到的是,有张好皮相的小儿子,进少云山庄后,并未因嘴贱惹祸,反倒哄了个小姑娘对他神魂颠倒。

    那场雪崩就是这对小情侣惹出来的。

    徐玉娇是现任少云山庄庄主徐金风的长孙女,今年十六岁,去年及笄后,徐庄主夫妻和她爹娘就一直在为她相看婆家,但徐玉娇全都瞧不上,谁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看上道清观押进山庄的小伙子。

    不是只有男孩子才有英雄梦,徐玉娇也有英雄情结,张桑州那张嘴是贱,不过遇上他想哄谁,那真是手到擒来,从来没有失误过,徐玉娇就是这样被他哄得团团转,逼着贴身丫鬟们帮忙,把张桑州悄悄救出来。

    道清观的道士们现张桑州不见了,着急上火,与山庄的人生冲突,徐庄主原是下山赴宴,被急忙请回庄,等徐庄主一查问,才知是自家女儿惹的祸,遂与道清观的道士一起去找人。

    道清观的道士们武功不弱,但不擅追踪,带头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人,而少云山是少云山庄的地盘,他们武艺虽不如这些道士们,不过要在山里找人,那是他们的强项啊!

    不多时就找到自家大小姐,和那个胆大妄为敢拐他们家大小姐的臭小子。

    少云山庄的人只要找到自家大小姐就好,但对道清观的道士们来说,张桑州让他们丢脸,必要将其除之而后快。

    徐玉娇见这些道士果然对张桑州出杀招,知张桑州没有骗自己,情急之下就掏出自己从父亲库房里偷来的震天雷引爆。

    在积雪厚重的山上引爆震天雷,不引雪崩才奇怪咧!

    四长老匆忙赶到,就是看到这一幕,奈何距离太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沉重的雪堆就这样滑落,将徐玉娇等人全数淹没。

    四长老忧心儿子,不顾自身安危就要冲过去,还是跟在他身边的鸽卫及时击昏他,将他带离危险区,等到情况稳定了,才上前察看。

    他们对少云山不熟,勉强找到地方歇息并避开危险,等他们重回事地点,已是事后的隔天,少云山庄的人已在该地进行搜救,张桑州和徐玉娇是第一波获救的,不过少云山庄的人因事涉自家大小姐,一直没把张桑州也同时获救的事说出来。

    四长老他们误以为张桑州还在雪堆下,因此一直在该地搜寻,道清观的道姑们加入搜救后不久,便跟少云山庄的人生冲突,最后还大打出手,徐庄主深恐在此动手,会又引雪崩,下令将在场所有人全带回山庄安置。

    四长老他们因此被押进少云山庄,行动受到控制,好不容易才买通人把消息传出去,但那人随后就被现,这也是为何十多天前接到他们消息后,就此失联。

    “那他们怎么离开少云山庄的?”黎漱问。

    刘二呵笑道,“因为徐庄主要和四长老结亲,对待未来亲家,自然要客气嘛!”

    黎浅浅跟着呵笑,“徐玉娇要嫁给张桑州?”

    “是啊!”刘二点头又道,“不过老庄主不同意,徐大小姐说不同意这门亲事,她就去死。”

    “那…”

    “老庄主差点气昏过去,对徐大小姐叫道,要死就去死。”

    黎漱冷笑一声,“对徐老头来说,他的脸面重于一切。”

    “那是,不过徐庄主夫人疼孙女,把徐老庄主夫人从佛堂请出来做主。”

    徐老庄主夫人为了当年女儿的婚事一直耿耿于怀,见旧事又将重演,气得不行,强行镇压了丈夫,四长老一行人这才能离开少云山。

    “没想到徐老头这么长命,现在还活着啊!”黎漱感叹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