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安排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安排

 
    缓过气来,黎漱才想到不对劲,让人把刘二唤来,仔细查问出事的地点,刘二早就现不对了,见黎漱也现,便让人把地图取来,他带着去见黎漱。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黎漱正在堂屋里来来回回的踱步,看到他过来,便问,“从庆州过来,最近的路是那一条?”

    “回大教主,从庆州到京城,最近的路便是经梅州到武州,然后入京,但四长老他们却是在庆州往楚岭之间的浣州少云山出事的。”刘二指着地图道。

    “四长老就算有事去浣州,办完事之后,绕过飘渺山进平州,就能进京,怎么会跑去少云山?”谨一不解的道。

    黎浅浅坐在一旁,听的纳闷,伸手扯了扯黎漱的袖子,“四长老也许就是去少云山办事啊!”

    “不太可能。”黎漱低头对徒弟道。

    “我们和少云山的少云山庄不和,素无往来,四长老怎会去少云山办事?”

    哦,原来少云山上有个少云山庄,和瑞瑶教不和啊!黎浅浅拿眼去看黎漱,这种事怎么可以不告诉她呢?

    黎漱被她看得毛,扬眉示意谨一解围,谨一笑嘻嘻的坐到黎浅浅身边的椅子里,跟她说这事。

    原来少云山庄老庄主曾想把女儿嫁给黎漱的父亲,不过黎漱的父亲婉拒了,因为那时他已经订亲,不日就要迎娶黎漱的母亲。

    亲事本来就要你情我愿嘛!

    可是少云山庄的老庄主却认为黎家不给他面子,不然为何他一提亲事,黎漱他爹就刚好已经订亲了?他订亲的事为何江湖上无人知晓?所以他认定黎漱他爹是不愿与他家结亲,而故意骗他的,就算之后黎漱的父母成亲,他也觉得黎漱的母亲比不上他女儿,逮到机会就在人前抵毁黎漱他娘。

    黎漱的父亲原不知情,他从没想过,亲事不成便反目的事,会生在自己身上,等他知道少云山庄老庄主做的事,大为震怒,原与少云山庄合作的生意全数停摆,并常在人前表现夫妻间的亲密。

    少云山庄老庄主气得半死,他女儿被他坑得名声跌落谷底,最后只能草草嫁给娘舅家不成材的表哥。

    少云山庄老庄主这样的脾气,根本不可能反思己过,少云山庄的生计原本靠着与瑞瑶教的生意渐有起色,他以为是瑞瑶教依靠着他少云山庄,却浑忘了当初是谁求着和瑞瑶教合作的。

    因为他这脾气,以为人人都要巴结自己,他自诩是把女儿下嫁,黎老教主应该欣然接受,自此两家成儿女亲家后,少云山庄便有了稳当的靠山。

    事与愿违后,他时不时泄怒气,一开始还有点怕黎老教主现了会生气,但后来黎老教主毫无反应,便觉得黎老教主是自认理亏,所以不敢有任何反应,便渐渐变本加厉,直到被掐了银根,他才惊觉事态不妙。

    但彼时已经无法挽回。

    以为人家年轻好欺负,仗着自己年长就倚老卖老,殊不知两家究竟是谁依靠谁,被抽了银根的少云山庄自此一蹶不振,直到孙子辈接手山庄,才渐有起色。

    但老庄主当年下令,不许瑞瑶教的人踏入少云山一步。

    四长老深知内情,按说他不会去少云山才是,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不但去了,还在少云山遇到雪崩。

    “让人去查。”黎漱边对刘二吩咐,边对黎浅浅道,“你去见凤奕,请凤家庄的人帮忙。”

    要救人就得去少云山,少云山庄老庄主却不允瑞瑶教人踏入少云山,想进山就得找人帮忙。

    黎浅浅点头,沉吟半晌问,“要不要跟我爹说一声?”

    黎漱想了下应道,“既是雪崩,应该会有官府的人去抢救。”

    如此也就有黎经时插手的机会。

    黎浅浅让人去通知凤奕和将军府,自己回房更衣,等她出门时,刘二和谨一已分头忙去了,要调人手,要准备用具,冬日里出远门就是麻烦,除了救人要用的工具还得准备御寒的衣物,取暖用的炭、熏笼更不可少,还有药材。

    黎浅浅临上车时,见谨一和刘二两个边走边对单子,不过成效似乎有些差,因为两个人对着对着就上火了。

    黎浅浅跳过去,打断口气不怎么好的谨一,将他们手里的单子一把抢过来,一目十行的对完,然后看着两张单子直叹气。

    “你们写的这乱七八糟的,怕是自己看都有些犯难吧?”

    两人刚刚会上火,就是因为一个念完自己单子上的项目,另一个却迟迟找不到自己写的那个项目在哪,两个人的字迹辽草,还杂乱无章,东写一项右写一样,要核对自然是千难万难。

    左右张望了下,看到二门不远处的花厅,“跟我来,我帮你们想办法。”

    谨一和刘二互瞪对方一眼,便举步跟过去,黎浅浅让春江去取笔墨,春寿裁纸,两人不明白何意,黎浅浅也不多说,叫她们去做就是,说那么多干么?待会弄出来,看了就知何意。

    春江研墨,春寿裁纸,不多时就弄好了,黎浅浅取了笔沾了墨,径直在纸上画起来,看到交错的线条,谨一有点明白了,等她画好,谨一便问,“您这是要我们把项目全写上去?”

    “对,你们手里的清单只能算草稿,把要做的事先列出来而已,这是清单,将列出的项目整理到这表格里,每一项写一格,做好了,就标个记号,列表上的项目顺序都一致,一人拿一张,要核对就方便多了。”

    刘二点头,黎浅浅又道,“虽是多了道手续麻烦了点,不过之后省下的功夫就多了。”

    “教主,这表格可以用在我们的工作上吗?”

    “当然可以。”黎浅浅笑着颌,“还能让管事们核对人工作时方便许多。”

    刘二点头如捣蒜,谨一笑了下便对黎浅浅赔礼,“耽误教主的事了。”

    黎浅浅但笑不语,带着春江两个走人,留谨一两个画表格写列表,他们两学聪明了,要核对的不止他们两,多弄几张给底下的管事们,让他们清点核对时能省事些。

    凤奕接了消息,早候在门口,把她迎进凤耀屋里,黎浅浅才说明来意,少云山庄和瑞瑶教的纠纷,凤家庄最是清楚,凤耀听完后,就对凤奕道,“不如你跟着走一趟,如此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才能及时帮手。”

    “好。”他正愁不能跟着去呢!忙不迭的答应下来,黎浅浅道了谢,便与蓝海一起去了将军府,凤奕则要和凤耀交代事情。

    有事情做,就不怕他二哥在他不在家时感到无聊了!

    凤耀头回领受到弟弟的叨念功力,与大哥相比实在是不遑多让啊!难道家里头,就只有自己最正常?没有唠叨成性的怪毛病?

    浑不知在凤奕眼中,他才是最啰唆的。

    蓝海与黎浅浅同车,听闻四长老是在少云山出的事,不禁瞠大眼追问不休,待得到肯定答案后,才重重的叹气,“四长老怎么会跑去少云山?明明知道那个徐老头最讨厌我们瑞瑶教的人,他还跑去干么?”

    少云山庄老庄主徐竞云最是霸道不讲理,少云山又不是少云山庄的私有财产,可是他话不许瑞瑶教人进少云山,只要有人犯了戒,少云山庄的人便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人给打杀了。

    搞得不少原住在少云山区的瑞瑶教人,只得搬迁避难。

    黎漱与四长老年少时,在浣州行走时,没少遇到少云山庄的人挑衅,不过黎漱一出手,就直接把人打趴,让少云山庄的人很没脸,来找碴的反被掀翻,徐老庄主知道后,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来。

    但怪谁?自家小辈本领不够,偏偏还不识相的去挑衅人,被修理了再正常不过嘛!但是,徐老庄主只认定是黎漱故意挑衅,自此没少在江湖上放话,直指黎老教主教子不严,纵容儿子不敬尊长欺负人。

    四长老在庆州多年,要回总坛时,总宁可绕远点,避开浣州好不跟少云山庄的人起冲突,怎么会跑去少云山还遇上雪崩。

    “不会是少云山庄的人动的手脚吧?”

    黎浅浅摇头,“还不清楚细节,只知道他们是在少云山遇难的。”

    蓝海跟春江要了纸笔,就在摇摇晃晃的车里列了药材清单,“这些东西麻烦先派人准备。”

    写完递给春江,春江颌,敲敲车壁,开了窗就把清单递了出去。

    等到了将军府,黎经时不在,黎韶熙做主,留下黎茗熙在家陪父亲,他则和黎浅浅他们一起去。

    黎茗熙闻言直跳脚,吵着也要同去,被黎韶熙一句话给堵了,“你跟去谁在家里陪父亲?”

    “父亲知道了,肯定也要去。”

    “若是以前,说不定,但现在父亲是武将,皇帝没点头,他只能待在京里。”

    “那你……”我们兄弟两也是武将啊!

    黎韶熙鄙视的瞪了弟弟一眼,“我告病,不行啊!”他们两兄弟在军中本就有病弱之名,但军中并不清楚他们是两个人,黎韶熙以此做理由,黎茗熙就不好再用了。

    被大哥抢先了,黎茗熙只得怏怏的应下照顾老父的任务,还不忘交代妹妹,有什么需要记得派人回来跟他说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