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思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思

 
    约定好到凤家庄来一起过年后,黎浅浅随凤奕去看了凤耀,凤耀还是住在凤公子夫妻的院子,走进院子就看到廊下,一曲线窈窕的丫鬟手扠着腰,正低声数落着另一个较高的丫鬟,高个儿丫鬟恭敬的低着头聆训,三个小丫鬟坐在一旁小杌子上边看热闹边嗑瓜子儿。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凤奕见了眉头微蹙轻咳了一声,小丫鬟们转头看到凤奕和黎浅浅过来,连忙扔了瓜子儿起身迎上来,“三公子。”

    凤庄主原是要在出京前,传位给凤大公子,同时凤奕也要接公子之位,但凤大公子却希望推迟,等新凤家庄建好,再在新址传位,以示新的传承,凤庄主拗不住义子,再者凤耀当时的情况也不佳,无法出席观礼,所以就延宕至今,等凤奕接任公子之后,要怎么称呼二公子?

    黎浅浅朝凤奕扮个鬼脸,凤奕看着面色未变,眼里却带着笑意,“二哥呢?”

    “二公子在里头练字。”方才在训斥人的丫鬟走过来见礼,大大的凤眼瞟了黎浅浅一眼,这大丫鬟叫梨华,原是凤公子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因原本侍候凤耀的丫鬟和奶娘都在那次意外中死了,凤大公子便把梨华调过来侍候凤耀。

    说起来梨华运气是极好的,出事那天一早,她就因染了风寒,被管事送回家养病,不想竟因此逃过一劫,凤公子夫人身边得用的仆妇和丫鬟都随她去了,重回凤家庄,恍若隔世。

    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再无出头的一天,毕竟主子都不在了,她还能侍候谁去?

    没想到大公子会把她调过来侍奉二公子。

    在公子夫人身边侍候时,梨华就盼着能从二等升到一等,但她除了生得一张俏脸,没什么出众的地方,一同进庄的丫鬟都升上去了,她还在二等苦熬着,万没料到好运就这么砸到了自个儿头上。

    来到二公子身边,她就告诉自己定要侍候好二公子,好告慰公子夫人在天之灵。

    可是现在的二公子真的很难侍候啊!动不动就不理人,看到三公子,梨华忍不住就想,若那天大公子是派她去三公子身边侍候的话……头一偏就看到一个小女孩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黎教主。”梨华连忙福了福。

    “梨华姐姐方才为何骂她?二公子跟前可有人侍候?”黎浅浅问,凤奕脸臭臭的看梨华,“她只顾着耍威风,那还记得我二哥跟前有没有人侍候。”

    梨华张嘴要辩驳,眼角却瞟到三个小丫鬟,心中一凛,她在训斥梨红,三个小丫鬟在旁看热闹,公子跟前那还有人?

    “梨红又做错什么了?”凤奕问。

    高个儿丫鬟摇摇头一脸茫然,她根本不知道梨华姐姐为何要骂她,偏着头仔细回想,方才在二公子面前,她做了些什么?没有,她只是如常的给二公子按摩双足,梨华匆匆进屋,就拧着她的耳朵把她扯出屋,然后就一番数落,可到底为什么被骂,梨红还真是自始至终就没明白。

    黎浅浅转头忍笑,凤奕面沉如水看着梨华,梨华俏脸涨得通红,她知道梨红笨,可她没想到自己骂了她这么久,她却没听懂自己骂她什么?

    “浅浅。”

    蓝棠带着云珠匆匆赶到,看到眼前这一幕,忍不住抬手抚额,又来了,以前在凤公子夫人跟前侍候时,梨华就是个本份规矩的,怎么换了个主子,升了一等就变了样?

    梨红也是个可怜的,她是个一条筋的老实人,吩咐她做什么,她就本本份份做到好,不偷懒不耍滑,和那三个小丫鬟完全不一样,明明是一等丫鬟,还老被那三个小丫鬟使唤得团团转。

    要不是云珠意外撞见,还不知那三个小丫鬟这么坏。

    “来了也不让人跟我说一声!”蓝棠转头让凤奕去处理梨华,自己拉着黎浅浅就要走。

    “等等,我来看二公子的,还没见到人呢!”凤奕闻言轻笑出声,“棠姐姐快陪浅浅进去,我处理好就进来。”

    “你不留着让你二哥来?”黎浅浅觉得还是交给凤耀自己处理的好。

    凤奕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说的是,毕竟是侍候二哥的丫鬟。”

    说着便跟着黎浅浅两人进屋,梨华不安的跟在他后头,梨红摸摸头也跟着进去,倒是那三个小丫鬟见他们进屋,便脚底摸油想溜,谁知里头凤二公子轻咳了一声,“还不进来。”

    她们三个才磨磨蹭蹭的进屋去。

    见过凤耀,黎浅浅随蓝棠走了,让凤耀兄弟处理丫鬟的问题。

    直到坐在蓝棠屋里,黎浅浅才道,“原来走到那儿,都有这种踩人上位的事。”

    “那三个小丫鬟大概以为把梨红踩下去,就能轮到自己出头,所以才会故意在梨华面前说梨红的不是,想要借梨华的手,把梨红踩下去。”蓝棠拿出绣筐来,取出之前绣到一半的绣样来。

    “不是说你祖母要进京,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

    “四长老也是。”黎浅浅把绣筐拿过来看,边有些心烦气燥的道。“到现在没看到人影,也没半点消息。”

    蓝棠闻言愣住了,“四长老不是早就启程进京来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到?”

    “跟在他身边的鸽卫也没消息。”黎浅浅道,“刘二急得红了眼,我们没敢跟表舅说。”

    蓝棠放下绣样,转头看她,“是在路上出了意外?”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叫人着急。”

    蓝棠点头安抚她道,“没事的,四长老都多大的人了,常年在外头行走自是晓得趋吉避凶,遇到险事肯定不会傻呼呼的撞上去。”

    “希望如此。”黎浅浅闷闷的道,心里不免对四长老夫人有些不满。

    “对了,你知道那桩驿站命案吗?”蓝棠把绣样放回去,让云珠沏茶上点心。

    黎浅浅摇头道不知,蓝棠连忙说给她听,也不知蓝棠是从那儿听来的,说的口沐横飞,还不忘把方百户的出身详细说明。

    云珠送茶进来,看到主子说得兴起,无奈的朝黎浅浅比了个手势,请她多多担代,主子在凤家庄闷得太久了,她有多久不曾见她放开怀说个不停了?

    “你整天在凤家庄都在做什么啊?看把你给憋得,都快傻了。”接过云珠手里的茶递给蓝棠,蓝棠接了茶嘿嘿直笑,“也没做什么,就是管家管人,唯一讨厌的是,得整天板着脸,不然压不住那些人。”

    新选进庄的人多的小心思,以前想进庄侍候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自然是要卯足了劲往上爬。

    以前庄子里有两位主母在,讨好了庄主夫人,难免就开罪了公子夫人,巴结好公子夫人,就不免惹庄主夫人不快,真是为难,而且主母们身边都有倚重得用的丫鬟和管事媳妇在,她们别说近身了,就连进庄侍候都被嫌弃。

    现在只有三位公子,最精明能干的大公子已经带人去新凤家庄,现在京城凤家庄,就两位公子在,二公子整日足不出户,说是在疗伤,都已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出来转悠,可见伤得之重。

    三公子向来是个随性,庄里的事全都交给蓝先生的闺女负责,蓝棠不是凤家庄的人,不过是代管,因此这些人并没把她放在眼中。

    蓝棠只得整天绷着张脸,才勉强压住她们。

    黎浅浅拍拍她的肩头,“辛苦你了!回头叫凤三跟大公子说一声,让他好好补偿你。”

    “你胡说些什么啊!”蓝棠瞪她一眼,随即垂下眼低声道,“听说晴翠山庄修大庄主已经和凤庄主提亲,想要把修大小姐嫁给大公子。”

    黎浅浅愣了下,没想到几年过去,修大小姐还没嫁出去,不说她是武林第一美人吗?有很多少侠倾慕,她初次到京城那时,就听说凤大公子和武林盟主孟达生在追求她,传说他们两为了她还相约决斗。

    结果证实传言完全不可信。

    凤大公子根本就没和孟达生相争,他们也没为她决斗,不过倒是切磋了好多回。

    “对了,孟盟主不是说要来京城过年,怎么也没看到人?”

    蓝棠惊讶的看着她,“他有说要来?我怎么不知道?”

    黎浅浅耸肩,“凤三说的,也许他忘记跟你讲?”

    “真是的。如果他要来,就得赶紧安排他的住处,啊!我忘了,上次还答应要给他做袍子的,竟然都忘记了!”说着便对云珠嗔道,“你也是的,怎么都忘了提醒我。”

    云珠觉得自己好冤枉,她明明提醒过主子,只是那会儿大公子正准备要启程,主子忙着打点大公子的行装,对她的话听而不闻。

    “你手艺好,赶个几天就好了,反正他还没到,你紧张什么?”

    “我怕他又跟我啰唆呗!你不知道,上次他看我给大公子他们兄弟做了荷包,就说我该一视同仁,怎么可以厚此薄彼,我就不懂了,这话是怎么说的……”蓝棠抱怨起孟达生就是没完,黎浅浅听得直笑,蓝棠气恼的跑过来挠她,两个人笑闹成一团。

    还是春江在外头道,“教主,有四长老的消息了。”

    “快送进来。”黎浅浅忙翻身坐起,用手大略的整装一番,春江快步进屋,见状忙上前搭把手,云珠也忙着给蓝棠整装。

    等收拾得差不多了,春江才将纸条递给黎浅浅。

    黎浅浅一目十行飞快看完后,便对蓝棠道,“劳烦姐姐跟凤三他们说一声,我得回去了,对了,只怕还得请蓝先生跟我同去。”

    “你先走,我这就跟我爹说去。”

    黎浅浅颌,带着春江、春寿离去。

    黎宅里,黎漱坐在堂屋里,正在询问刘二,四长老的情况,见黎浅浅回来,他沉着脸跟她说,“四长老他们遇到雪崩,我这就带人赶过去。”

    “您且先等等,要先备妥东西再动手,不然去到地头,才现缺东少西的,那要怎么救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