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二十章 整饬
    黎经时不觉得自家需要什么暗卫的,但儿子这么说,就连表弟也这么讲,还是从善如流吧?免得儿子天天烦他,反正有儿子和表弟在,有什么事,大可推给他们三个去扛。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㈠.81ZW.COM

    “行行行,你们说的有理,那这事,就交给你们去办?成吧?”

    “行啊!钱呢?”黎韶熙问。

    黎经时睨他一眼,“你逗我呢?我的银子不全都在你们兄弟手里,老子我一毛都没有,还找我要钱?”

    黎韶熙笑,“怕您不高兴拨钱呗!总要问一声。”经济大权虽在他们兄弟手中,但在外人面前,总是要给父亲尊重嘛!

    黎茗熙直接就问,“挑那些人,多少人,要有什么特长吗?”黎漱则道,“光说不管用,直接去看人。”

    “明儿一早就去。”

    说好了,黎漱索性就在将军府住下,打谨一回去说一声,顺便看着家里。

    谨一应诺走了出去,随后又进来两名著黑衣的男子,看他们走路的样子,武功都不俗。

    黎经时父子看得眼热,抓着黎漱追问他们的来历,待得知是瑞瑶教的鹰卫,方才放过他。

    与黎家父子说着话的黎漱,忽然想到一件事,一旦瑞瑶教不在了,那么鹰卫和鸽卫将何去何从?想到这里,他便坐不住,想要回去问黎浅浅,只是他方才答应要留下来过夜,好一早去演武场挑人,心里存着事,进了客房翻来覆去睡不着。

    两个鹰卫看着纳闷不已,不知大教主是怎么了。

    睡到半夜,黎漱忽地翻身坐起,他真是傻了,不能赶回去问丫头,但可以让人把丫头带过来嘛!

    只是现在已经晚了,还是让人天一亮就把丫头带过来。

    鹰卫突然接到这个任务,顿觉傻眼,大教主这是怎么啦?他们不敢多问老实应下,留下一人守护,另一人则趁夜赶回去,得跟谨一说一声才行。

    这厢,突然接到鹰卫通知的谨一也是感觉无言,大教主越来越任性了啊!之前不是才说,教主还是个孩子,晚上得让她安睡别吵她的吗?怎么又突然来这一出?

    打走鹰卫,他披衣去找叶妈妈,通知她此事。

    天才蒙蒙亮,黎浅浅起身要去练功,却被叶妈妈带人拦下,她才晓得黎漱昨夜去找她爹,还答应他们帮着训练将军府的暗卫,那一大早把自己找去,又是为什么?

    叶妈妈没让她有时间多想,帮她梳妆好,穿戴好保暖的衣物,让谨一把她送过去。

    屋外谨一看着她那一身毛绒绒,感觉有点想笑,可是又不敢笑出来。

    “你要笑就笑吧!”黎浅浅没好气的道,叶妈妈是没有武功的妇人,自然不晓得练武之人不用穿得这么厚实,所以给她准备的衣物全是镶着毛皮的。

    她才穿好,就看到才从莲城送来的福星围着她打转,它看起来很乐呵,好像找到同伴似的。

    因为是冬日,所以之前都挑近午时分才出门,又是乘车,她不肯穿得像头小熊,叶妈妈也不好坚持,可今儿个太阳还没出来呢!自然要穿得暖和些。

    因此黎浅浅真没立场拒绝叶妈妈准备的衣物,只是,这感觉真的……“你们两个坐车过去,我和谨一先过去了。”

    转头对忍笑的春江两个板着脸交代,春江怕惹毛了小主子,连忙应承下,春寿已经伏在她背上无声的笑到肚子痛。

    没办法,教主原就粉妆玉琢像个玉娃娃,再穿上这一身,更显得玉雪可爱,小腮帮子粉嫩嫩的,看了就想拧一把啊!

    也不知叶妈妈是何时准备这一身白貂斗篷的,双丫髻上四颗圆滚滚的毛球,随着教主走动一晃一晃的,真是可爱极了!

    黎浅浅心道,等我长大了,绝对不再穿这劳啥子,哼哼!

    其实这身白貂斗篷并不是叶妈妈准备的,而是疼女儿和妹妹的黎家父子准备的,叶妈妈得知教主要去将军府,便想着让她穿着这一身去给黎家父子看,毕竟是他们精心备下的嘛!

    黎浅浅和谨一出府后,便飞身上屋足尖轻点,黎浅浅率先在屋顶上飞窜,谨一紧跟在后,心中不时惊叹,教主的功力又进益了!两个人没花多久功夫就到将军府。

    将军府里的下人不多,他们没惊动人,直接往演武场去,演武场上已经呼喝声震天价响,黎经时父子和黎漱站在台上,黎浅浅两还没到,黎漱就已经察觉到,黎经时看到女儿那一身,满意的笑弯眼,完全没去想女儿为何一大早出现在这里。

    黎茗熙看着妹妹那一身毛,忍俊不住笑出声,真是太可爱了!心里也忍不住遗憾,妹妹已经快十岁了,穿得那么可爱也不能把她抱在怀里逗弄,他小子还没体认到他可爱的萌妹子武功高强到可以辗压他。

    黎韶熙看着妹妹身上的白貂斗篷,眼神有些遗憾,太厚重了,把小妹直接裹成了一颗球!这个时代的衣饰全靠手工,保暖的棉花厚实,冬日要想穿得暖,就得牺牲美观,两者不能兼得。

    他不禁想起北晋的服饰来,不知他们在冬衣里头做了什么,怎么就能看来帅气又能保暖?

    虽在北晋住了一阵子,但因为南楚军人的身份,北晋人防他们防得紧,想要问些什么,全都一问三不知,真让人感到挫败不已。

    黎浅浅不知父兄们在想什么,她一到就被黎漱拉到旁边去询问了。

    待晓得黎漱因为担心鹰卫和鸽卫未来而没睡好,她不禁有些汗颜,“表舅,您担心这干么呀?谁跟您说瑞瑶教没了,他们就没前途?”

    “要不然呢?”

    黎浅浅轻笑一声,道,“不把瑞瑶教解散掉,南楚皇帝就会一直盯着我们,想方设法想要弄到所谓的宝藏。”

    黎漱颌,不止南楚,西越、北晋等国的皇帝无一不觊觎,还有不少武林人士也虎视眈眈,只是他们势单力薄,敌不过南楚皇室。

    “当年祖师爷宏愿,贤太子他们鼎力相助,无非是想做些好事,也帮儿子完成心愿,他们大概没想到,日后会变成这种境况。”

    天盛帝国都已经灭亡近百年,却有人觊觎着他们留下的宝藏。

    “是人都有贪念,有人想成名,有人想权势滔天,有人想长生不老,皇帝想要什么?更准确一点是,南楚皇帝想要什么?他想从瑞瑶教里得到什么?”

    宝藏,取之不绝的财富,让他能兴建强盛军队的武器和金钱。

    “所以我觉得,南楚皇帝不止是想得到财富,还想要得到别的。”

    “别的?”

    “贤太子当年给祖师爷的宝贝里头,除了金银珠宝之外,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

    黎漱看着黎浅浅,小脸蛋在白色貂皮斗篷衬托下更显娇小,“难道他想要的是天盛帝国皇室不传之秘?”

    不传之秘?那是什么东西?黎浅浅不解的看着黎漱,黎漱苦笑摇头,“我也不太清楚,祖师爷并不曾明说,只是曾在手札里提过一次。”

    对了,祖师爷的手札。“父亲曾经不离身的时时翻阅,可是他病重卧床时,就不见他翻阅了,他过世之后,遗物里也不曾见到这本手札。

    时刻跟在他身边的黎漱都不知手札下落,那还会有谁知道?“侍候的人呢?大长老那时在不?”

    黎漱道,“一会儿我让刘二派人回莲城去查。”

    黎经时看女儿一来,就跟她表舅咬耳朵,很是不爽,大步走过来打断他们师徒两的悄悄话,“来来来,赶紧的,帮我看看那些人能用啊?”边说边扯着黎漱,还不忘把两个儿子一起拉过来,让他们三人赶紧去挑人。

    黎漱心神不属被扯得趔趄,等他回过神,已经被黎韶熙兄弟簇拥着在演武场上,黎韶熙道,“表舅,您看看,他们能行吗?”他指着一个年约十七的小伙子问。

    小伙子精气神都还不错,黎漱点点头,那小伙子就站到他们身后去,如此挑了几十个年轻的小伙子,黎茗熙看着那人数,有些吃惊。

    “要这么多人?”

    “开始训练之后,大概还要刷下不少人吧!”不多挑点,到时候训练完毕,人数太少岂不丢脸?

    那头黎经时则在跟女儿说话,“你看看这斗篷喜不喜欢,要是喜欢,爹再叫人帮你弄几身?”

    黎浅浅呵笑,“不用了,等我长高了,就穿不着啦!何必浪费,留着等我及笄后再说吧?”

    等她变成大姑娘啊!黎经时忽然感觉有点舍不得女儿长大啊!他和妻子一直盼着生个女儿,没想到老婆真给他生了女儿,他却迟到现在才见到女儿,而且他之前给女儿精心准备的东西,全都被人贪了去,也不知还能找回来多少。

    想起来就觉得揪心的疼啊!尤其知道宝贝女儿还没出世,就被人欺负,老婆拖着病弱的身子,一个人硬扛着,最后还被人给毒害了,女儿更是孤零零的被扔在大雪纷飞的空屋子。

    黎经时平时不太敢去想这些,就怕一想起来,怒火中烧的他,会忍不住想把小蒋氏和老蒋氏姑侄两给生撕了!

    “听说老太太病了。”

    “嗯,老太太素来养尊处优,那经得起舟车劳顿冬日赶路,会病倒也是难免。”黎浅浅笑弯眼。

    黎经时伸出手揉揉她的脑袋,“赶紧让她进京吧!总要让她们姑侄两碰面,才有好戏可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