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训练

第二百一十九章 训练

 
    气归气,季瑶深却无法不从,谁让黎浅浅是她的金主呢?

    侍候的丫鬟不知她的脾气,见她生气不敢上前去劝,只能在旁边安静的侍候,还是纪嬷嬷领丫鬟送晚饭来,将屋里侍候的遣退,她们才松了口气。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来到外间,听到纪嬷嬷劝哄的声音,几个丫鬟不禁露出钦羡之色,“还是纪嬷嬷有办法,咱们在里头,可是一点都不敢劝。”

    “可不是吗?”说话间出了屋,就见平亲王妃身边的一个大丫鬟领着几个手捧托盘的仆妇过来。

    丫鬟们跟大丫鬟见礼,托盘上的锦盒精致华美,再看那些色彩缤纷的布匹全都是上贡的锦缎,细瞧上头的花色,应该全都是今年的新品。“姐姐这些是亲王妃赏给我们小姐的?”

    大丫鬟含笑点头,“十二小姐在里头?”

    “是,正用饭呢!”

    大丫鬟与她们说笑两句,就领着人走了,丫鬟们看着不禁要道,“亲王妃还真是疼爱咱们小姐。”

    “谁让咱们小姐惹人疼呢?”

    说着几个丫鬟嘻笑成团,大丫鬟听着后头的说笑声,不由皱了眉头,紧跟在侧的一个嬷嬷道,“还以为十二小姐的手腕高,没想到连几个丫鬟都收拾不了。”

    大丫鬟看她一眼,呶嘴示意她看托盘上的东西,“手腕要是不高,亲王妃需要这样示好?”

    “也不知那十二小姐帮亲王办了什么事?这些天亲王可是高兴得很!”

    大丫鬟朝那嬷嬷轻摇头,“嬷嬷别多事好,免得惹祸上身。”

    嬷嬷却有些不以为然,大丫鬟见状不再说什么,守在门前的丫鬟已经掀起银蓝铺绵织锦云纹门帘,她提裙进屋,嬷嬷撇下嘴角,听到里头的响动,忙又扬起嘴角露出笑容来。

    季瑶深看到嫡母赏的布匹和饰,嘴角上扬的跟大丫鬟道了谢,“明儿一早我就去跟母亲道谢,今儿晚了,就不过去打扰母亲歇息了。”

    大丫鬟含笑应诺告辞离去,季瑶深这才让纪嬷嬷带人清点入库。

    黎浅浅这头听了刘二的回报,笑问,“她没生气?没追问?”

    刘二摇头,“咱们的人把消息送到就走了,她压根就不可能知道是谁给她送的消息。”

    “其实,咱们可以不引人注目与季姑娘连系的。”

    “我就是要她冒这个险,否则不是让她太好过了?”

    刘二挠头,“就因为这样?”

    “她想从我这儿拿钱,至少得付出点代价吧?”

    这倒也是,“不过这季姑娘胃口越来越大。”从一开始半个月碰一次面,到现在隔天就要约见。

    “那是因为我给她的钱越来越少。”黎浅浅解释道。

    刘二不解,“这是为何?”

    “她之前给我的消息,全都是敷衍了事,我要她拿出真正有用的消息来。”

    “她能探出什么消息来?”不是刘二瞧不起季瑶深,而是她又没受过鸽卫的训练,能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再说平亲王如今不过是个闲散宗室,盯着他有何益处?

    “就算他只是闲散宗室,可我爹和两个哥哥当初被征兵,可都是拜他所赐。“

    咦?刘二愣了下,还真没将这两件事联想在一块儿啊!“您觉得有问题?”

    “我听说,平亲王原本是很受重用的,可自那年去楚岭征兵回来之后,他就被皇帝闲置了,原因不明。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您是怕皇帝当初派他去,是为探我们教内的情况?”刘二反应很快。

    “南楚皇家曾应承黎家人不入仕,不征兵,就算我那大伯母嘴贱得罪人,既然已经得了好处,又怎还会揪着这事不肯放?”

    硬要黎经时父子去从军,才将这事放过。

    如果是刻意为之,但不是针对黎经时父子,而是针对瑞瑶教?

    因为平亲王沉迷于女色之中,将此事交给下属去办,底下人得了大长老的孝敬,把南城黎府当瑞瑶教教主一脉来对付,接手的人不明究理,从黎老太太手里得银钱,将征兵名额冠在黎经时父子身上,反正黎家有人被征兵了,此事就能交差了。

    觊觎江湖门派的产业,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等到平亲王回京后,皇帝现有误,从此将平亲王闲置,便不足为奇了!

    刘二听完黎浅浅的看法后,下巴差点合不回去了。

    “您这猜测未免……”

    “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啊!你别忘了,那时传出表舅要收徒,玄衣统领不是还特地上门来?”

    刘二也想起来了。

    “这么说,皇帝早就知道老爷和我们的关系了?”

    “知道就知道,反正也没想瞒着他。”黎浅浅伸手倒茶。

    刘二接过茶,抿了一口才问,“那您打算怎么做?”

    “顺其自然。”捧着茶碗,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

    稍晚,黎漱听了刘二的回报,便来找徒弟,黎浅浅本来已经要睡觉了,只得又爬起来,让春江给她挽了个纂儿,取来厚厚的斗篷给她披着,才侍候她出内室。

    外间黎漱已经喝了两杯茶,让人给她泡桂圆红枣茶来,“不要,给我热白开就好,说完话要睡觉了,不喝甜的。”

    这个时代可没牙医,她不想蛀牙。

    春江去倒了热白开给她,然后才退到门边,和春寿一起坐女红。

    黎漱已不太记得,平亲王去楚岭那时,自己是否在南楚,不过依照大长老的性子,大概是付钱了事,就不知他付了多少钱,才让平亲王的人转向南城黎府。

    “南楚皇帝之所以会对瑞瑶教紧追不放,无非就是宝藏惹的祸。”黎漱觉得很烦,明明手里就没有,偏偏所有人都说你有。

    南楚皇室自建朝以来,就一直对瑞瑶教的宝藏穷追不舍。

    “赵国等国的皇室不是不觊觎,而是有南楚皇室挡着,他们越不过去。”黎浅浅道,“也不怪他们要起贪念,大长老的能力,大家看在眼里,他是有才,但架不住韩家人扯他后腿。

    二长老的商队生财有道,但他中饱私囊,上交的钱财有多少,大家心知肚明,三长老的生意,呵呵,虽说女人的钱最好赚,但三长老却是那唯一的例外,她掌管的生意一直维持在不上不下的窘境,且因她对黎漱的私心,大长老对她甚是防备,二长老则是瞧不上她,认为女人的心思全在男人身上,做生意不过是小打小闹当不得真。

    四长老是最辛苦的,要不是这两年货栈和商队兴起,才稍稍打平了之前的亏损,生意稍有起色,四长老夫人和他的族人就迫不及待想分一杯羹,间接的让原本略有起色的生意,又再度受到重创。

    但饶是如此,住在总坛的大长老一家依然豪奢,二长老一家也是出手大方,三长老吃用处处精致,独四长老数十年如一日的简朴。

    叫外人看着,怎不多想?

    黎浅浅凑近小声对黎漱说自己的计划,黎漱听完之后,有些怀疑的看着她,“你确定这能行?”

    “就算不能行,咱们也没损失。”黎浅浅想到失败的藏宝图,就觉得气虚,黎漱倒是不以为意,“你想把二长老他们全都分出去?”

    “表舅不也很想把护法们全都逐出去?”

    拿着复国大旗做幌子,教别人做牛做马牺牲奉献,以成就他们的从龙之功?呵,当他傻呢!

    若黎浅浅此计可行,瑞瑶教将不复存在,只是万千教众的生计……

    “我觉得表舅您一直想得太过狭隘了,您只想到教众的生计,但南楚可不止他们贫困渡日,还有许多百姓,他们不是瑞瑶教的教众,难道他们生计困难,咱们有能力相助,却要因他们不是瑞瑶教的教众,就对他们视而不见?”

    黎漱若有所思的又抿了口茶,然后才现茶水已经被他喝干了。

    “四长老手底下的商队和货栈,用的可不全是咱们的教众?”

    那是因为招人的时候,教众来的多,一般百姓也不少,都是为生计所苦,黎漱只得让四长老一视同仁。

    “我觉得授之以渔才是良策,不然就会纵出更多像大长老儿孙那种人来。”

    铺子里的伙计拚命做事赚钱,凭什么韩家人可以坐享其成?就因为他们家出了个大长老吗?

    “你让教众去关心大长老,就不怕大长老因此再度起什么想头?”

    “您觉得他还能搞什么事出来吗?”黎浅浅呵笑,“他身边有咱们的人在,不怕。”

    “你安排了就好。”黎漱开始八卦起黎经时的婚事来,“听说那位庆安长公主对你爹很有好感。”

    “呵呵。”黎浅浅朝他笑两声,“我困了,睡觉去。”

    黎漱被徒弟扔下也不着恼,笑眯眯的起身往外去,一出门谨一就自动跟上,见主子不回房,反而旋身往屋顶去,谨一暗叹一声紧紧跟随。

    不一会儿功夫,主仆二人就到了将军府,黎经时正和两个儿子在书房讨论事情,听到屋顶轻响,连忙出来看,等现是黎漱主仆方才松了口气。

    “你没有侍卫在暗处守着?”黎漱问。

    黎经时愣了下摇头,“那用得着啊!”

    “还是开始训练着,万一日后有用呢?”

    黎韶熙笑,“看吧!早就跟您说了,您不敢听。表舅也这么说,您总该听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