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撞

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撞

 
    冬日进京不是件轻松的事,饶是黎二太太的兄弟们一路派人小心侍候,养尊处优一辈子的黎老太太,仍是难免染了风寒病倒了,黎二太太也没好到那里去。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在外头饭馆采买吃食的仆妇,头听到了外头传的话大吃一惊,老太太都还没进京,怎么就传出这种话来?顾不得采买吃食,急急忙忙往回赶。

    赶回客栈,在大堂里也听到类似的话,心头七上八下的,急忙来到老太太住的客房外,就听到里头传来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脚下不由一顿,老太太病成这样,还是别跟她老人家说了,省得她一生气,病况加重可就不好。

    转身去了二太太那里,二太太屋里,早就被挤满了侍候的仆妇和丫鬟,她们都是听闻了那些传言,跑来找二太太拿主意的。

    二太太这辈子遇事少有自己拿主意的,好容易拿了主意,就是招来南城所有的贵妇,看她被打脸,因此这回进京,是老太太做的主,并请了她娘家兄弟帮忙才成行的。

    老太太对此还颇有微词,一直让她去找蒋家人帮衬,可是她不敢,谁人不知如今蒋家沾不得,要是让蒋家知道,他们要进京找黎经时,还不趁机巴上来?所以二太太听了心腹建言,找了娘家兄弟帮忙。

    刚出莲城时,老太太还称赞过她和她家兄弟的,谁知这才过了没两日,就改口了。

    现在外头又传出这种话来,二太太觉得脑子都不够用了!“让人去请舅太太来。”

    二太太的心腹丫鬟面有难色,凑上来低语几句,二太太闻言脸色一变。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奴婢也不知道,昨晚上还好好的,怎知今儿一早就说都病了。”心腹丫鬟眼睛微闪,心里再透亮不过,舅太太和舅爷是不想掺和黎家的事,帮着老太太进京,除了帮自家姑太太在老太太面前挣脸面,进了京之后,兴许还能从黎经时那儿得些好些,再不济,也能从妹婿得点好,但他们不想和黎老太太办的那些胡涂事扯上边。

    二太太顿时没了主意,望向丫鬟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像是冀望丫鬟能给她出主意,丫鬟哪敢啊!要是没事还好,万一出事呢?依照二太太的性子,怕是会把所有的事都推到她头上,二太太好歹是二老爷明媒正娶的元配,就是犯了错,也不至于危及性命。

    她就不同了,这么大的事要她出主意,要是错了,那就是杖责或被卖的份。

    但不能直接拒绝,她婉言道,“奴婢见识少,哪想得出法子来,要不太太去找老太太问问吧?”

    老太太要是知道了,不气死才怪!

    就这么气死在半道上,她就成了千夫所指。

    “那就再去请大夫,赶紧把老太太的病给治好来,进京去见了三老爷,外头那些流言便不攻自破了!”二太太想了良久,最后决定这么做。

    底下人因有人拿主意,有了主心骨,便也不再慌,一个个找理由溜了,有机灵的去跟舅老爷回禀,舅老爷正靠在床上哼小曲儿,闻言扬眉看着宠妾,“瞧,我就说我这妹妹不是没法子,是懒得用脑子,这一逼不就拿主意了?”

    娇媚的小妾笑吟吟的挟了一筷子鱼肉喂他,舅老爷靠过去一口吃了,又喝了口酒,方笑道,“去,去个人看看太太怎样了?”

    “太太没事吧?”小妾愁上心头,看得舅老爷心疼不已,“没事,那婆娘不过是因为我把你收了房,心里不痛快,过两天就好。"

    舅老爷安抚小妾,压根无心去看妻子,舅太太得知丈夫暖玉温香抱满怀,气得直跺脚,夫妻两完全忘了,他们是为了什么出的门。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黎大老爷一家四口正积极赶路,他们虽然较慢出,但他们有瑞瑶教的人护送,雪橇队比二太太娘家的庞大,也更加稳当,一路从楚岭到平州,才改换马车。

    二太太他们还没出楚岭就换马车了,因此黎大老爷一行与他们只差两日的行程。

    二太太他们听到了流言,黎大老爷一家自然也听到了,黎大老爷有些心惊的问女儿,“这种事怎么会传得这么快?”

    “您还不懂啊?”黎沁沁轻叹,若说黎浅浅没在后头推一把,她是绝对不信的。

    黎大老爷摇头,他娘还没进京呢!就已经有这样的名声在外,她要是再拿孝道要压黎经时,怕是不容易。

    黎沁沁安置好父母,回了房,就见丈夫坐在窗前看书。

    “回来了?”温文儒雅的丈夫放下书起身相迎,黎沁沁打走屋里侍候的,偎在丈夫温暖的怀里,小声的跟他说着自己的看法。

    “别想这么多。就算分家,也还是一家人。”

    “我就怕三叔会用这次的事,打算和家里断亲。”

    大姐夫眸光微闪,若他是黎经时,肯定要利用此事,跟黎老太太断亲,但他身为孙婿,可不好这么说,再说他的前途兴许还得靠这位三叔父呢!

    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只要他得了功名,再有这位三叔帮衬,想来一官半职不是难事。

    黎沁沁为祖母当年草率行事头疼,更为妹妹净净行事鲁莽懊恼,母亲当初怎么就没把净净管好。

    听说黎浅浅现在就在京城,也不知三叔可知瑞瑶教的教主,就是他不曾谋面的闺女儿?想到黎深深在京里数月,不知她是否跟黎浅浅见过面了,当初这些事,三叔是否已经知晓?

    她记忆中的三叔是个好脾气的,还博学多闻,祖父问他事情,总是难不倒他,祖父也只有在三叔面前,才会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

    还有三房的两个弟弟大郎、二郎,不知如今成什么样子了?

    记得三房的弟弟们都长得很漂亮,甚至比她们姐妹还要出众,她曾身边的丫鬟说,三房的几位少爷要是女儿身,怕家里的门坎早就被媒人踩平了!

    还有人盘算着要去三房的少爷们身边侍候,虽然已经分家,但三老爷有才,短短时日就挣下家业,再说三房少爷们不止生得漂亮,还个个健壮,就算不如大房富贵,但总比侍候病恹恹的大少爷强。

    闭上眼,就看到记忆里的四兄弟笑嘻嘻的朝她跑过来,黎沁沁睁开眼长叹一声。

    “怎么了?”大姐夫感觉到妻子情绪不对,低头柔声问。

    黎沁沁微仰头靠在丈夫怀里,“我总觉得三叔不会轻易饶过祖母。”

    “放心吧!没事的,蒋家那位表姨母进京这么久,不是好好的?还成了平亲王的宠妾呢!”大姐夫安抚妻子,“三叔父没跟她计较,又怎么会同祖母计较呢?"

    黎沁沁低头轻笑,不打算和丈夫说明白,大家都以为小蒋氏进了平亲王府,成了宠妾是件好事,却不曾想,小蒋氏都几岁的人了?还有个快及笄的女儿,就算一时得宠,能撑得了多久?

    小蒋氏就是个漂亮的绣花枕头,外头漂亮内里草包,要不是长孙氏懒得计较,后来又有祖母护着,小蒋氏的小命怕早就丢了!

    如今进了亲王府,以为亲王府的后宅好混?别傻了!

    只是内宅里的这些弯弯绕绕,她是没办法跟丈夫说的,索性就不提了!

    且说季瑶深这头,自那次见黎浅浅后,又约见她数回,每次都不是空手而回,看得春寿气愤难平,黎浅浅却毫不在意,只是每次给季瑶深的银票数额持续下降。

    季瑶深虽不满,却因拿不出什么好消息来换钱,只能老实认了。

    黎浅浅其实也不怎么在意她给的消息,想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庶女,能探得什么消息?平亲王妃又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任由她一个庶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作怪。

    从季瑶深的话当中,不难看出她对那位纪嬷嬷的倚重,纪嬷嬷原就是亲王妃身边得用的,对王府里的大小事了如指掌,她能给予季瑶深的帮助不小,季瑶深自认为她帮了季嬷嬷的女儿一把,她女儿又在小蒋氏屋里侍候,因此对纪嬷嬷深信不疑。

    不过黎浅浅旁观者清,很轻易就看出问题何在。

    纪嬷嬷是平亲王妃的人,如果她有心让女儿侍候平亲王,有必要等到季瑶深出现才出手?只怕纪嬷嬷根本就没女儿吧!要不就是为了在小蒋氏身边安插人手才特地认的。

    这天季瑶深带着纪嬷嬷离开后,春寿忍不住对黎浅浅道,“小姐,您对她也太大方了!”算一算都给了她多少钱了!

    黎浅浅笑而不语,起身离开,春寿还待再说,被春江狠瞪一眼,才讪讪的闭嘴。

    年关近,采办年货的人络绎不绝,京里几个集市都挤满了人,叶妈妈早早就带人去采办年货,庄子送来不少东西,大多是山产,叶妈妈让人整理后入库,前两天拣了不少好皮毛,打算要给黎浅浅裁制新衣。

    知道她们今天要来泰和楼,还特意交代春江,别忘了提醒黎浅浅,挑些饰好搭配新衣。

    春江见黎浅浅直往外走,急忙上前提醒一声,黎浅浅从善如流的去挑了不少饰,春江见状暗松口气,正要离开时,不巧与几个正要入内的姑娘生了擦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