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得安宁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得安宁

 
    黎漱把蓝棠带回来,就把人扔给黎浅浅,自个儿带着谨一又不知去了那儿,黎浅浅让刘二跟谨一连系,要谨一随时送消息回来,谨一应得爽快,回头就跟黎漱说,得知徒弟牵挂自个儿,把黎漱乐得眉开眼笑。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一副傻爹爹样子,让谨一掩脸不忍直视。

    连下了几天的雪,蓝棠窝在黎浅浅屋里不肯动弹,拉着黎浅浅说起江湖上最近消息,朝堂上弹劾黎经时的折子被皇帝留中不,朝中不少人观望着,瑞郡王府的侧妃传出喜讯,瑞郡王高兴没两天,就传出侧妃假孕,真正有孕的是侧妃身边一名通房丫鬟。

    因这位张侧妃进府多年,一直未有喜讯,全靠不断送上貌美丫鬟笼络住瑞郡王,不过主子没喜讯,丫鬟们也没能有好消息。

    瑞郡王妃进门后,内宅侧妃、夫人们老实了一阵子,瑞郡王妃被申斥禁足,她们便像重获新生般的开始蹦跶起来。

    其实大宅门里,像张侧妃这样,自个儿不育,身边丫鬟生下孩子后,不管抱养或记在名下,都有不少前例,甚至留子去母的也大有人在,这次事情会闹出来,就是因为张侧妃和心腹讨论如何留子去母一事时,被瑞郡王世子听到了。

    张侧妃的心腹现了,就建议她藉此机会除掉世子。

    瑞郡王世子身边有瑞郡王的侍卫保护着,自然没让张侧妃得逞,但事情却闹大了!事情传进宫中,瑞郡王又被皇帝叫进宫训斥,还罚了他一年俸禄。

    不等瑞郡王回府,张侧妃就寻短了,张侧妃娘家不知底细,张老夫人带着张侧妃的母亲及家中女眷闹上门来讨公道,瑞郡王正一肚子火气无处,气恼的朝闹腾最凶的妇人狠踹一脚,那女人因此小产。

    侧妃娘家人不依不饶,要闹到御前去时,静王府出面了,静王妃训斥了侧妃娘家人一顿。

    她家姑娘意图谋害世子,本就罪无可恕,原本看在她们家丧女的份上,就不跟她们家计较这养女不教心思歹毒的事了,没想她们竟然还敢上门来闹,还把孕妇拉来闹,她们家子嗣多不用愁?要不谁家遇到事,不是护着有喜的女眷,谁会让她冲在前头?

    张家是言官御史出身,这次弹劾黎经时便是由他起的头,这下子翁婿闹翻,瑞郡王下回若要再弹劾人,可以想见,张御史是不可能再牵头了!

    黎浅浅半趴在书案上,在纸上写写画画,蓝棠则缩着腿半蜷在温暖的炕上看医书,刘二报告完此事,黎浅浅才抬头看他。

    “怎么这么巧?你们没在里头弄鬼吧?”

    刘二摇头,“真是巧合。”黎浅浅睁着明亮的眼睛盯着他不放,看得他头皮麻,最后熬不住了,才老实招了,“我们只是引瑞郡王世子过去,让他听到张侧妃她们的计划。”

    黎浅浅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不止如此吧?”

    刘二叹口气招了。“我们的人意外听到张侧妃的计划,一时意外被她的人现了,他们灵机一动祸水东引,让张侧妃的人误以为是世子偷听。”

    “你们也不怕因此害瑞郡王世子小命不保。”

    “我们敢这么做,也是因为早就晓得瑞郡王世子身边,有瑞郡王的侍卫保护着。”刘二低着头小声道,“而且我们也一直在暗处看着。”

    黎浅浅笑了下道,“凤二公子出力不少吧?”

    刘二抬起头咧大嘴直笑,“是。凤二公子让我们查,是那位御史领头弹劾老爷。”查出是何人,后头的事就全是顺其自然,张侧妃若不起坏心,也就不会被他们算计。

    张侧妃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娘家人逼的,因为她进府后,一直没有生育,张家已打算要再送当龄的姑娘进府帮她固宠。

    一个同宗的妹妹好拿捏,还是身契在自己手上,一家老小都在娘家人手里的丫鬟好拿捏?只是张侧妃没想到会被世子得知,孤注一掷的结果是以生命为代价。

    但对张家来说,她一死,就表示张家和瑞郡王府断了连结,她生前无儿女,张家无法以再嫁一女进门照顾孩子为由,再送个张家女进府。

    张老夫人带着女眷闹上门,就是想逼瑞郡王安抚她们,答应张家要求,再送一女进府做侧妃。

    只是错估了瑞郡王的火气,闹腾最凶的张家嫂子平日没少仗着有孕在身欺负人,她以为瑞郡王会忌惮她有孕在身,不会对她出手,没想到瑞郡王是个不怜香惜玉的主儿。

    当然,鸽卫和凤家庄的人也在其中挥了作用,没少在两边搧风点火。

    就这样斩断瑞郡王的爪牙,最重要的是,瑞郡王毫无所悉被人算计。

    凤大公子得知此事,便去见凤耀,才起了头,不想凤耀就摇头否认是自己的功劳。

    “不是你做的?”

    “是我让人做的,不过是小弟让我做的。”凤耀笑吟吟,“那小子说让我好好养伤,别老这么费心神,所以这次的事,他才是真正的功臣,我,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

    凤大公子偏着头想了想,咧嘴笑了下,指着凤耀道,“你就惯着他。”

    “他就需要人推一把,我要不开口,他怎么会急着抢做?”凤耀笑得淡然,“比之前好了,没看他都懂得讨好长辈了吗?”

    “嗯哼!”凤大公子冷哼,“看来他会是咱们这一辈第一个成亲的。”

    只是那小姑娘看起来一点都没开窍!黎漱看在蓝海和义父份上,会高抬贵手,但黎经时父子可就未必了!怪不得那小子要抢着帮未来岳父解忧。

    不过,凤大公子觉得有点不太爽,“看来派给他的工作还是太少了,才让他有功夫去讨好岳父。”

    决定了,回头就加重那小子的差事,凤衍郑重点头,凤耀看到大哥嘴边的那抹微笑,默默决定自己老实养伤吧!啥事都别插手的好。

    临近年关,进京述职的官员冒雪赶路,一时间官道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奉徐将军之命,从天险关回京送年礼的一队士兵,由方百户及柯百户领队,也在这群人中。

    这夜宿在驿站里,听到有人提及京里有人弹劾黎经时一事,方百户不禁笑了,以肘戳戳柯百户,“嘿!没想到那只乡下老鼠也会有被人弹劾的一天!”

    “慎言。”柯百户板着脸道。

    “呿!”方百户回以白眼。“这有什么,咱们以前不都说,咱们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御史弹劾,就数那只乡下老鼠不会,倒是没想到,他这一进京,立刻就被人弹劾啦!就不知被人弹劾什么?”

    柯百户见方百户屡劝不听,也就不再提醒他,他其实也很想知道,黎经时被弹劾什么。

    唤来名亲兵让他去打听,没多久,亲兵回来了,把他打听到的事跟百户们一说,柯百户暗摇头,这言官压根就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吧?

    方百户倒是有些不服气,他们也曾被派去沙介城驻守过,怎么就没有北晋的贵人来笼络他们?就更不用说南楚的贵人了!至于白露城的城主,呵呵,那老家伙就是株墙头草,那边对他有利,他就往那边倒。

    说他去笼络黎经时?别逗了!传言说的应该没错,他就是托黎经时帮他儿子去向北晋提亲,要给他儿子迎娶那位公主的女儿。

    唉!他还曾特地绕去北晋的皇城,想要跟北晋的贵人搭上线,可惜在北晋皇城待了三个月,完全没搭上半个贵人,反倒把自己存下的银子全搭进去。

    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

    气死人了!

    听说白露城城主可是送了黎经时不少好东西啊!日前他们父子经过天险关时,竟然都没拿出来和兄弟们分享,真是太可恶了!

    柯百户见方百户的脸色变幻无常,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最好离对方远一点。

    想着便站起身,“我去外头瞧瞧,这场雪不知几时才会停。”

    方百户正想开口,被他这一打岔,只得把话咽了下去。

    柯百户来到外头,就见一亲兵迎上来,“百户,将军给您的信。”

    将军?莫不是还有什么要交代。

    展信一看,才晓得误会了,这信不是徐将军写的,而是黎经时让人捎来的,信中只有寥寥数语,很快就看完了。

    亲兵看柯百户露出笑容,好奇的望着他,柯百户伸手摸摸他的头,“咱们的投资终于有获利了!日后就算咱们退下去,也不愁没有进项了!”

    “真的?”

    见柯百户点头,亲兵满是雀斑的脸上是欢欣的笑容。

    “我去跟哥哥们说。”

    “去吧!”柯百户看他跑远,才走上台阶,驿站的人迎上来,“官爷,可要用饭。”

    “好。”

    柯百户笑着点头,摸摸有点鼓的荷包,里头是上次黎经时父子到天险关时拿给他的分红,说是他投的钱赚的。

    他还从不知晓,钱还可以这样赚!

    他出身农家,比黎经时早入军营,跟着徐将军冲烽陷阵多年,却一直在百户的位置上不去,方百户出身勋贵,不过是旁支,族里的资源全用在扶持嫡支上头,分派到他头上的少之又少,要不,像他有勋贵背景的,早都升上去了,那会在百户的位置一待十多年。

    所以他对黎经时窜得那么快十分眼红,黎经时会被叫乡下老鼠,也是由他开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