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零七章 回绝
    指甲掐进了柔嫩的掌心里,黎深深不敢置信的看着黎浅浅,久久说不出话来。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黎浅浅托着腮帮子,看着黎深深不知所措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

    她知道黎深深为何要跟自己谈生意。

    别以为进了王府,就能坐享荣华富贵。

    平亲王府的主子们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平白无故的,凭什么要她们让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跟她们分享富贵?凭她是平亲王的闺女儿?拜托,平亲王不缺子嗣好吗?

    如果平亲王子嗣艰难,那么,黎深深可能会成为宝贝疙瘩,但很可惜的是,平亲王子嗣繁茂,多她一个不嫌多,少她一个也不嫌少。

    若她生母已亡,才不得不来认亲,那平亲王妃为了名声,肯定要对黎深深非常好,可惜她拖着小蒋氏一起上门,小蒋氏妾身犹未明,就已经在平亲王妃那儿挂上号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平亲王府立足,黎深深不止要有头脑,还要有钱,方能笼络几个能在关键时刻,替她在平亲王面前说得上话。

    可是黎深深才多大,就算小蒋氏手里有钱,也不可能交给她,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小蒋氏还想离开平亲王府呢!手头上没钱怎能行?她年纪比黎深深大,自然比她更加清楚,内宅里头,没钱是寸步难行。

    既然无法从亲娘那里弄到钱,平亲王为弥补她,而送来的珠宝饰、衣饰珍玩等物,每一件都很值钱,但都不能卖钱啊!而且那些东西也不是能让她拿来打赏下人的。

    因为手上没有银钱,在平亲王府中,她一个无权无势没宠的姑娘,没能收拢人心,她已经吃了几次暗亏。

    钱非万能,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

    而她所能想到的银钱来源,就是黎浅浅。

    不是黎二老爷,也不是小蒋氏,是这个小自己数月,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

    她知道黎浅浅手里有钱,而且比黎二老爷还有钱,不然黎二老爷兄弟何以要巴着她?为了讨好她,不惜将她和小蒋氏弄出三房,为的不就是想从她手里得到更多挣钱的路子吗?

    所以她确信,黎浅浅手里有钱,而且是她能动用的钱。

    平亲王府虽富可敌国,但不属于她,那是属于父亲,和父亲的嫡子们,她连庶女都不是。

    但是,她相信,只要给她机会,让她在平亲王府立足,她终会将整个王府掌握手中。

    只是,先决条件是,她得有一笔能自由动用的银钱。

    因此她必须要从黎浅浅那里取得这笔钱。

    黎浅浅几乎能看到黎深深的脑袋上,因为高运转而蒸腾的缕缕白烟。

    “如果你想拿我娘的事来同我做生意,那你就不必再废唇舌,但,你若是同意我的条件,那么,也许我们还能合作。”黎浅浅淡淡的道。

    “我知道姐姐在平亲王府中寸步难行,你放心,给你几百两,让你在王府里日子好过些,这点钱,妹妹还是拿得出来的。说到底总是一起长大的姐妹嘛!”

    黎深深霍地从石椅上站起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照着她想好的路子来走?还一副高高在上施舍的嘴脸?

    啪,她原本的盘算,想要按捺住脾气好好说的,全因黎浅浅这番话而崩断,她指着黎浅浅的鼻子怒道:“你这是不孝,为人子女知道亲娘的死因有问题,怎么可以不查问一番呢?枉费长孙氏那么疼你,她真可怜,她在九泉底下肯定很伤心自己的女儿竟然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是怎么死的。”

    黎深深霹雳啪啦的一阵数落,本以为黎浅浅会因此跟她争辩几句,然后就会顺着自己的话应下来,没想到……

    “我不用听你说,就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我何必要拿已经知道答案的事,跟你做生意呢?”

    黎深深不敢置信!她这一路都在盘算要如何开口,好从中获取最大利益,万万没料想过,黎浅浅早就知道真相。“你!知!道?你知道什么?我跟你说,就算我娘不给你娘的药下毒,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嗯哼!果然如此,黎浅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黎深深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说了,她说出来了!她竟然说出来了?!

    “你!”

    “你娘知道你晓得她做了什么事吗?”黎浅浅好奇的问。

    黎深深正大感懊恼,忽听到她的问话,直觉得回道,“不知道,她以为她做的很隐密,不晓得我看到了。”

    啊!话说完了,黎深深不胜气恼的瞪着黎浅浅。

    看她快要气哭了,黎浅浅才指着石椅让她坐,“坐下吧!咱们好好的聊聊。”

    “聊什么?”黎深深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蠢事?若她是黎浅浅,知道亲娘是被小蒋氏害死的,还能和她做生意吗?

    “聊,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我是生意人,你想要从我这儿拿钱,就得给我等值的好处,否则凭什么要我付你钱?”

    黎深深愣了下,完全没想到黎浅浅会是这样的反应。“你难道不想替母报仇?”

    “想啊!怎么不想,不过你娘现在是平亲王的妾,我动不了她。”黎浅浅两手一摊,状似非常无奈。

    亭子外春江费力的拉住春寿,春寿很生气的对春江道,“别拦我,让我去揍她一顿,帮教主出气。”

    “你别冲动。”春江叹气,怎么也没想到,教主的娘亲竟是被小蒋氏毒害而亡的,“她现在是平亲王的女儿,又是说了来咱们府里做客的,她在咱们这里被打,你不是帮教主出气,而是在给教主找麻烦,你就不怕她爹找上门替女儿讨公道,然后借机拿下教主?”

    “他敢?!”春寿怒喝,但声音里已然软化不少。

    “他可是皇帝的弟弟,又是咱们理亏,怎么不敢?”春江叹气。。

    春寿愕然,“那就这样放过她们母女?”

    “害人的是她娘,不是她,就算揍她,她娘也不痛不痒吧?”春江提醒她。

    春寿还是气鼓鼓的,“可恶啊!她娘若还是在黎家,咱们就能好好的折磨她了!”

    偏偏被黎深深拖进平亲王府去,别说她们了,就算是教主,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仇人安享富贵。

    黎浅浅这厢正好整以暇的和黎深深说条件。

    因起得早,又挂记着事情,被黎浅浅拐出真相后,黎深深感到不胜懊恼,又惊又恼的情况下,突然来个峰回路转,黎浅浅愿同她谈生意,黎深深被这一连串的变化和打击,搞得脑子混沌,对黎浅浅说的条件全都傻傻的应下,黎浅浅说到后来,索性让春江笔墨侍候,黎深深听到笔墨侍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你要干什么?”她防备的看着黎浅浅。

    “把我方才说的条件写下来啊!不然你还记得我们刚刚说了些什么吗?”

    不记得了!黎深深抿着嘴努力的回想,刚刚她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春江很快就把笔墨备好,黎浅浅取过小羊毫,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方才说的条件,黎深深靠过去瞧,看到黎浅浅那手字,不由嗤笑,就这手狗爬字,也配用这上等的羊毫笔?

    等黎浅浅写完之后,她就不客气的上前,让春江另铺张纸,照黎浅浅适才写的条件腾抄一份。

    “嗯,姐姐的字果然比我好,再抄一份吧!你留一份,我留一份,免得日后事多忘了,少付银钱给姐姐,姐姐可就亏大了!”

    黎深深冷哼,“你知道就好。”连抄两份,看那些条件,不过就是在瑞瑶教的铺子在京里开张时,带人上门买东西,或是在王府里,听到那些家长里短的八卦事,让人通知一声,若是因此做成生意,就会给她多少分成云云。

    仔细看了两遍,黎深深觉得都是自己做得到的,腾抄完后便利索的签上自己的名,都不必黎浅浅提醒。

    黎浅浅满意的点头,递了一份文书给黎深深,另一份交给春江收起来。

    “合作愉快!”黎浅浅朝她伸出手,黎深深看她的手一眼,也伸出手随便握了下,“你可以先付我一些钱吗?没钱,我怕是使唤不动那些人帮我做事。”

    “当然。”黎浅浅让春江去取银钱,不多时春江就端了一个托盘过来,上头搁了数个粉色荷包,里头全是碎银,还有两个玄色荷包,里头放的是银票。

    “这总共多少钱?”

    “这里头是共两百两,这里头的银票共三百两。”春江说道,边抬眼打量黎深深,真是看不出来,生得这般娇娇柔柔的小姑娘,竟然为了前途,连亲娘都能卖!

    春寿在亭外,一直低着头,要不然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脾气。

    “多谢妹妹了!不知日后,要如何与妹妹连络?”

    黎浅浅看着她笑了,“相信这点小事难不倒姐姐的,妹妹就静待姐姐的好消息啦!”

    黎深深暗恼,将所有的荷包塞进自己的袖袋里,然后起身告辞。

    送走黎深深之后,春寿才气鼓鼓的问,“教主,您就这样放过小蒋氏?”

    “谁说我要放过她啊?”黎浅浅觉得她这话问得莫名其妙。

    “可您不是说,小蒋氏现在是平亲王的妾,您动不了她吗?”

    “她现在还不是呢!”黎浅浅轻拍春寿的脸颊。

    春寿听得一头雾水,春江倒是反应过来了,“您是要让深深小姐回去就赶紧让她娘成为平亲王的妾?”

    只有成了平亲王的妾,她才不会动她,若不是,她就要出手报仇了?

    黎浅浅笑着点点头,“等小蒋氏成为平亲王的妾之后,你觉得没有黎老太太护着的她,能在平亲王府里活多久?”

    敢对她娘下毒手,就让王府那些女人们好好的款待她。“要我自己动手,肯定没她们那么多花样。”黎浅浅略感遗憾,不能亲手为原主的亲娘报仇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