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零四章 混仗
    冬雪在夜里轻轻落下,将整个京城妆点成银白一片,朝阳下京城显得格外灿烂耀眼。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伸手关上窗,侍候的丫鬟便急急过来,将手里的大氅披上黎深深的肩头。

    “深深小姐,外头在下雪呢!您怎么一起身就站到窗口来吹风。”丫鬟们七嘴八舌的表现自己,黎深深转过身朝她们笑了下,“没事,我只看一眼而已。”

    话虽如此,丫鬟们却不敢大意,让人去厨房端来熬的甜辣的姜汤给她灌下。

    黎深深虽不乐意照喝,但还是勉强喝了半碗。

    让丫鬟撤下去时,小蒋氏过来了,美丽的脸上满是忧虑,进门看到女儿,眼眸亮了下,随即推开扶着她的丫鬟,急步来到女儿面前。

    “深深,你今儿要出府?”眼里满是希冀,小蒋氏急切的问。

    “是。”黎深深看她一眼,随即毫不客气的戳破母亲的希望,“姨娘不是早就晓得,父亲允我出门拜访瑞瑶教的教主,您也别多想了,父亲是不会答应让您跟着去的。”

    “我好歹也是她的嫡母。”小蒋氏嘀嘀咕咕抱怨着。

    “可后来,她让两位伯父做主,把我们母女弄出三房,您没忘记吧?”真是不想承认,这个还妄想拿嫡母身份去压黎浅浅的女人是她亲娘。

    小蒋氏满眼愤愤又满含委屈,“当年要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会这样胡里胡涂的进了黎家三房。”

    现在倒怪起她来了!

    “你若是男的,我也不至于在外受那么多苦。”亲王肯定早早就把她迎进府来,时人总是重男轻女。

    黎深深垂下眼,没让她娘看到她眼中的怜悯,都几岁的人了!还这么老天真!她要真是个男孩,怕是早在出生时,就被人弄死了!还能活到现在?说起来,黎老太太当初把她们母女塞进三房,其实算间接保全她们的小命。

    这是她进了王府之后,从下人口中得知的,不过就算如此,还是无法抹去她对黎老太太的恨与不满。

    “如果,如果,如果娘亲没遇上父亲,没生下我,岂不是更好?”黎深深看着小蒋氏的眼睛道。

    小蒋氏气得浑身直抖,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她是她生的,是她十月怀胎历经惊险好不容易生下来的,是她把从那么一丁点大,拉扯到现在这般亭亭玉立,她怎么敢这么问自己?

    “娘亲,您既然已经入了府,都这么多天了,您还想出府去?”黎深深提醒她,“您以为二表舅还能毫无芥蒂与您做夫妻?”

    小蒋氏一张粉脸气得通红,两眼凶狠的瞪着女儿,似要将她撕裂开来。

    “你,你羞也不羞?这种话,也是你一个小姑娘能说的?”小蒋氏咬着牙死瞪着女儿。

    黎深深觉得好笑,她娘自己能做,却不许她说?真是标准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女儿不日就要认祖归宗,您是女儿生母,自是要在场的,您总不忍心让女儿独自一人,在这大宅门里任人宰割吧?”

    小蒋氏只觉恐惧像潮水涌上来,几乎就要将她淹没,让她呼吸不过来了!女儿的意思是,她从今往后就只能待在这亲王府里头?做一个没名没份的侍妾?

    “您怎会是没名没份呢?”黎深深暗暗叹气,父亲说了,如果她能和瑞瑶教教主攀上关系,她娘就能当夫人。只比侧妃低一级。

    要是可以,她也想让娘亲的身份高一些,这样她也才能让人高看一眼,只可惜她外祖家不过是乡绅,在水澜城是名门又如何?搁到京城里,那就是不入流的乡绅,亲王府里随便一个夫人,家里最少都是七品官,亲王妃家就更不用说了,那可是开国勋侯。

    不过,黎老太太对她娘说的没错,出身和样貌才艺那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掌握住府里掌权男人的心。

    她娘在黎家时做得很好,因为有黎老太太撑腰,她只需要掌握住二老爷就成了!二太太就算是当家主母又如何?她娘还不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和二老爷成就好事?

    黎深深年纪虽小,但因为有小蒋氏这样的母亲,又有黎老太太那样的祖母,以及一家子瞧不上她的姐妹们,偏还要在老太太面前装着跟她很要好,在这些人的环伺下,黎深深心性不扭曲也很难。

    进了平亲王府之后,她所看到的一切,让她更加确信,只要讨好了她生父,就连平亲王妃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她原不在意那套头面,她才几岁啊!她的头要梳髻戴上那整套头面,还得再等几年,她不在意,但别人在意啊!府里王妃所出的七小姐和顾侧妃都想要,谁也没想到,竟然会落到她手里。

    她那生父肯定是没将这事放在心上的,所以是他身边的下人要讨好她,所以才把那套头面送过来,还是有心人故意要设计她呢?但不管如何,她们谁也没敢跟她开口讨要。

    从这点就可看出,就算平亲王再疼宠她们,她们还是不敢质疑平亲王的决定,那套头面是平亲王做主给她的,她们就不敢再提,不然岂不是质疑平亲王了吗?

    由此可见,她若不能按照生父要求,与黎浅浅打好交道,只怕她在府里,就没人撑腰了。

    想到这里,黎深深不再搭理小蒋氏,而是带着丫鬟,去她屋里的箱笼里挑礼物送给黎浅浅。

    但是,她与黎浅浅多年不见,她实在不知送什么东西给黎浅浅,才能刚刚好送到人心崁上。

    几个丫鬟见她看着箱笼里的布匹、饰及珍玩直叹气,不禁猜想,难道是那位黎教主眼界太高,深深小姐这些东西都入不了她的眼?

    一个大丫鬟便大着胆子开口问了,黎深深一听不禁摇头,“不是入不了她的眼,而是我与表妹已多年不见,实在不晓得送她什么才好。”

    原来如此啊!丫鬟们纷纷开口帮忙出主意,不过有两个机灵的,看到她们提建议时,黎深深的脸色一沉,便不再提那些看来珍奇的宝贝,改建议那些常见的金银饰,见黎深深的神色好转,不由暗松口气,看来她们这位小姐也是个小气的嘛!

    草草选了几样赤金镶宝钗及步摇,拣了个漂亮的木盒放进去,一个大丫鬟数了下,现总共十三件,觉得有点不吉,便挑了支镶宝粉樱步摇出来。

    “小姐您瞧瞧。”

    黎深深早现她的动作,看到她放在桌上的步摇,露出浅浅的笑容来。

    “行,把礼物收好,一会儿别忘了带上。”

    黎漱的宅子里,黎浅浅早已起床练完功,正由春江两个侍候着梳洗,春江和春寿正讨论要给她梳什么头时,通常这种时候,黎浅浅是没有言权的,平常时候,春江她们都顺着她,但今儿不是平常时候啊!

    蓝棠领着云珠过来时,就看到镜子里直翻白眼的黎浅浅在朝她扮鬼脸,蓝棠噗哧一声笑出来,春江两看到她,忙跟她见礼,蓝棠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让她们继续忙。

    “亏得她还没来,不然客人到了,你还没梳妆好,可就好玩了!”

    呵呵,黎浅浅没好气的朝她咧嘴笑了下,“你们两赶紧拿定主意,不过别给我弄太复杂的式,以后只怕她会常来,难道每回都要浪费时间在梳妆上头?”

    “她以后会常来?”

    “肯定的,她是半路认亲的,她娘的出身不高,在平亲王府肯定不好过,不止我,就是我爹和两个哥哥,只消给她机会,她肯定会巴上去的。”

    才说着,就听下人来报,黎经时父子来访。

    因为黎家本就跟瑞瑶教关系匪浅,所以黎经时父子与黎漱有所往来,虽有人关注,但却没人把瑞瑶教的小教主跟他们父子联想到一块儿。

    黎深深也没对平亲王明说,黎浅浅就是黎经时的女儿,就怕会牵扯出当年她和黎净净做的蠢事。

    小蒋氏深恐人现女儿幼时做的事,以及自己曾为黎经时妻的事,自更不敢跟人提。

    于是知道黎浅浅与黎经时父子关系的,就只有黎漱等人,及凤奕兄弟。

    至于黎二老爷,他被黎经时派人守着,又因他之前想派人去花楼找花娘,黎经时怕他的作为会影响自家,尤其怕会影响小女儿,虽然小女儿现在没住在他这里,但说不定明儿个女儿就能搬来跟他们一起住呢?

    所以他找黎漱商量后,连夜把黎二老爷送到黎漱在京外的庄子上去,让人好菜好酒侍候,还从花楼给他找来两个清倌,就让他乐不思蜀夜夜升歌,黎经时不禁要叹,他这二哥真是好命!

    “让人盯牢他,他若要跟人连络,都由着他。”黎经时边说边走进黎漱的宅子。

    亲随愣了下才应诺。

    黎漱早候在门口,看到他们父子过来,便迎上前去。

    “吃过饭没?”

    “没,特来蹭饭的。”

    “成啊!我们也还没吃,一块儿吧!”黎漱边说边朝黎韶熙挥拳,黎韶熙很是无奈的迎上去,黎漱轻松化解他的拳路,还不忘朝黎茗熙出手,黎茗熙被撩,自是迎面而上,就看他们三人边打边往宅子里走,忽然从宅子里飞出两人,分别对黎家兄弟出手。

    幸好黎漱及时救援,不然黎家兄弟就有两颗黑眼圈了!黎韶熙因黎漱出手相助,才有功夫分神打量下来者,这两人芝兰玉树之姿,大的英武小的俊逸,皆是人中龙凤。

    黎经时摸着下颌,朝蓝海问,“这两位是何人?”

    “穿玄色的是凤家大公子,青衣的是凤家三公子。”蓝海看他们五个人大混战,无奈的对药僮道,“去把伤药备好。”

    药僮忍俊不住,点头应诺,成功为自己赢得白眼一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