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二百章 暗波
    黎二老爷一上车就不断打量车厢,这辆车是黎浅浅特意派来给她爹用的,刘二等人自然特别用心挑的,不过想到黎经时的身份,父女两的关系没放在明面上,自然不好给他用挂着瑞瑶教标志的车,而是进京前,特意派人去车马行挑的。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至于黎家父子为黎浅浅买的马车,当然是留给黎浅浅用了。

    黎经时对身外物并不在意,自己用的更不上心,车里有什么就用什么,见二哥细细打量,不禁就笑了,这二哥都多大年纪了,还是不改年少时公子哥儿的习性,吃的是精致佳肴,穿非绫罗绸缎不穿,用的样样皆是上品,粗糙有缺陷的器皿是到不了他面前。

    幼时,父亲就曾因他这臭毛病很是头痛,总抱怨嫡母把儿子养得太精细,比旁人家养姑娘还精细,家里的几个姐妹都还不如二老爷讲究。

    也不想想,日后儿子是顶梁柱,要撑起一个家,事事讲究的公子哥儿,要如何出门谈生意养家?

    只是父亲抱怨归抱怨,却也拿嫡母没辄。

    当初传出黎家人要被征兵,嫡母最担心的便是次子这臭毛病,怕他真被征兵,还没上战场就先饿死了。

    黎经时原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他二哥好歹也该长进了,没想到还是这个样。

    “这车是浅浅那丫头孝敬你的?”不胜艳羡的口气,让黎经时忍不住想笑。

    “这我可不清楚。”黎经时两手一摊,“弟弟刚从宫里出来,哪知道外头是怎么安排的。”

    黎二老爷笑道,“三弟这下可真是出息了!皇上特地派了钦差去接弟妹和几个孩子,只可惜……”

    他话说到一半才尴尬现,这话题再接下去,就要扯到他娘头上,连忙就把后半截给咽了下去。

    黎经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二哥,黎二老爷打了个哈哈,把话岔开去,“三弟此番回京,要住那儿?你的人呢?怎么都没看到,不是说两个侄儿跟着你建了大功,怎么皇上没召见他们?”

    叽哩咕噜的说个没完,得亏黎经时时不时给他斟茶解渴,不然真一路说到地头,怕嗓子不干得冒火才怪。

    黎经时从头到尾都没回话,不过黎二老爷也不在乎,反正跟着黎经时走就是,侄子总是会见到的。

    马车一路来到城东的一处大宅子外,黎二老爷看得傻眼,这个地段,这么大的宅子,黎经时是几时置办下来的?

    大门前候着的黎韶熙兄弟迎上前来,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二老爷,黎韶熙眉头挑高的望向父亲,黎经时朝儿子咧嘴一笑,黎韶熙暗啧一声,拉着弟弟上前见礼。

    黎二老爷没儿子,看到俊逸健壮的两兄弟,忍不住看红了眼,心下暗恼,为何自个儿就是没种福气?看看人家的儿子,再想到自家那些女儿们,不自觉得重重叹了口气。

    黎经时和两个儿子没功夫去搭理他的心事,黎韶熙引着父亲往里走,便和他悄声说着府里的安排,这宅子是他早就派人回京置办的,因为之前立太子一事,皇帝清理了一批人,这宅子的原主人就是中箭落马的其中一个。

    黎韶熙的人那回趁机捞了一笔,买了好几处宅子,略整修后转手出去,进帐至少都在千两以上,至于这座宅子,原本也要出手的,是后来接到黎经时父子建功的消息,才留下来的,也幸好留下来,不然,黎经时带回来的人,还真不知要安置到那儿去。

    皇帝虽然跟他透了消息,可到底还没做准,这些人还得他自己安排去处。

    黎茗熙没想那么多,拉了父亲避开二伯父,低声跟他说黎浅浅师徒就在府里。

    “他们没走?”

    “没。”黎茗熙笑嘻嘻,小妹不走待在他们身边,他才乐呢!只是想到这些年精挑细选的那些礼物,至今犹下落不明,他就来气。

    黎韶熙唤来管事安排黎二老爷的住处,父子三人这才一起回了内宅,黎二老爷对此安排很不悦,想找黎经时抱怨一二,但负责招待他的管事和小厮虽是很尽责,但只要他说要去见黎经时,他们便充耳不闻,把他气得直跳脚。

    黎经时父子一进正院,就看到院子里,黎漱正在和黎浅浅过招,黎漱高大俊美一举手一投足皆如行云流水般让人赏心悦目,当然,若他的对手不是他们的女儿或妹妹,就更好了!

    不过黎浅浅也大出他们意料之外,小小的身子却极其灵活,就见她在黎漱的攻击下不慌不忙的反击,一招一式都是利落无比的杀招,没有眩目的花花架子。

    不知过了多久,黎漱才道,“行了。”

    黎浅浅手里的长剑挽了个剑花,才收手朝黎漱施礼,黎漱点点头,道,“你方才还有几招使得不顺手,回头自个儿好好练练。”

    “知道。”黎浅浅气息微喘,乖乖应声后,转头看到父亲和哥哥们,朝他们笑了下,就随春江回去梳洗。

    “原来小妹真有武功?”黎茗熙这时才回过神道。

    黎漱冷哼一声,“若不是才帮她调养好,只怕你们兄弟都不是她的对手。”

    黎浅浅学的是内外兼修的武功,黎韶熙兄弟学的是硬外功,没有半点内力,初时,他们能以年龄和身材的优势取胜,但年岁渐长后,黎浅浅的内力增长,他们在她手里,就再也讨不到便宜了。

    “表舅,您能不能也教教我们内功啊?”黎茗熙笑嘻嘻的蹭上去,黎漱朝他呵呵笑,没有直接回答他。

    “你二哥跟你回来了?”黎漱已从刘二那里,得知黎二老爷的事,略想想就猜出来那人肯定是逮着机会就攀上来。

    “是。”黎经时伸手抚额,“只怕他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离开了。”

    黎漱颌,并未把黎二老爷放在心上,只问黎经时,“你打算怎么收拾他们?”

    “已经动手了,就不劳表弟动问了。”黎经时客气的对黎漱笑了下。

    黎漱闻言冷冷的看他良久,若是一般人,被他这样盯着瞧,怕是早就冷汗涔涔,不想黎经时倒是扛了下来。

    “你已经动手了?”怎么做?鸽卫怎么没派人回报?不会是奉命不告诉自己吧?

    黎经时想了下,在黎漱耳边低语几句,黎漱听完后略感愕然,“这能成?”

    “当然能成!这可是她自己儿孙不孝,可和我无关。”黎经时冷哼一声,“叫她欺负我的妻儿,当我们是什么?由着她搓揉的面团?”

    难道不是?

    黎经时没跟黎漱多说什么,说再多有什么用?直接让黎老太太得到报应,才是正经。

    “我拭目以待。”说完黎漱便走了,他没回黎韶熙安排给他的住处,而是直接带着洗梳好的黎浅浅走人。

    黎茗熙知道后气急跳脚,黎韶熙倒是平淡视之,“你急什么?小妹现在的身份,不方便和咱们相认,你不会不晓得,瑞瑶教的宝藏有多少人在觊觎吧?”

    “啊!”黎茗熙恍悟,“所以表舅把小妹带走,不让二伯父看到她?”

    “我可跟你说,暂时别让人知道,我们见过小妹了。”

    黎茗熙眼珠子一转就明白大哥的意思了,京城里不止有觊觎瑞瑶教宝藏的人,还有黎深深母女,虽然黎深深已经与生父相认,但谁知小蒋氏会做什么?

    黎经时父子虽听说,黎深深认父是她自己一手操办的,但他们却觉得是小蒋氏在背后出策,为了让女儿和自己在平亲王府站稳,她势必要对外寻求靠山,而新晋皇帝跟前当红的黎家父子,就是最方便的目标,毕竟她们母女是托黎经时的福,才能由钦差护送进京的。

    他们可没忘记,黎二老爷当初是对钦差们说,黎深深是三房的女儿,只是因母亲过世才寄养在黎家二房的。

    他们兄弟还不知道,黎二老爷已经在向人打听,府里有没有女眷,除了他之外,可还有其他客人云云。

    黎二老爷不知,他这边生的事,会立刻被人传给黎韶熙。

    小厮将他打探的事一一通禀后,又对黎韶熙道,“大少爷,那位老爷听说府里没女眷,也没其他客人后,就叫小的帮他去把他的人找来,还……”小厮不过十、四岁还不解人事,想到外院那位爷的要求,不由羞红脸。

    “还什么?”

    “那位爷让小的去花楼给他弄两个花娘来侍候他。”小厮闭上眼一口气说完,黎韶熙愣了下,看小厮半晌说不出话。

    黎茗熙则瞠目结舌道,“二伯父还真是……“他也说不下去了,真要找女人,他不会自己去花楼啊?叫他们家的人把花娘弄家里来?等等,他问有没有女眷,该不会是怕若有,父亲会不喜他把花娘弄家里来,既然没有,父亲就不会着恼了?

    “盯着他,别让他和他的人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弄进府里来。”黎经时大皱其眉。

    黎韶熙应下,交代小厮回去后怎么回话,小厮连连点头应诺而去。

    且不说黎二老爷得知后,如何气恼撒气,黎漱把徒弟挟带回自宅,黎宅有刘二留下的人负责打理,倒也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黎浅浅才回房,春江就奉上刘二才交给她的消息。

    黎二太太自接钦差那回丢了脸面,就一直称病不出,得知丈夫要带小蒋氏母女随钦差进京后,便不顾病弱的身子,匆匆赶去莲城想要阻止,不想到莲城后,才晓得,他们早就走了。

    从下人口中得知,原本小蒋氏被拘着调养身体,老太太却突然改口说黎深深是三房的闺女儿,让二老爷送她去见钦差,又说黎深深年幼离不得亲娘,让小蒋氏跟着上京照料她。

    二太太知晓后,气得不行!若老太太早有此打算,为何不早说?不把黎深深送回南城老宅,害钦差扑了个空,让自己丢了脸面?

    黎二太太有此想法,难免向大太太抱怨几句,大太太也觉老太太做的不周到,却没附和二太太,因为要不是二太太要在人前显摆,也不至于丢脸至止。

    妯娌两面和心不和,二太太在南城掌了几日家,来到莲城后,又要重新适应处处由大嫂掌理的生活,心气怎平,没几日就和大太太渐行渐远。

    此时,黎经时的人查访多时,总算追查到蔡嬷嬷,他们没有直接找上蔡嬷嬷,而是伺机将这事透露给二太太的心腹知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