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遇见

第一百九十九章 遇见

 
    黎二老爷一边派人去城门守着,一有黎经时返京的消息,便立时来报,一边则派人去打探,那日去船上接黎深深母女的是何许人也。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其实跟着他来京城的管事早早就已经打听过了,只是他深知自己的身份,在主子还没想到之前,他就先想到且做好了,初时,或许会让主子另眼相看,进而倚重他,但也会引起主子的疑心和防范。

    当下人的,能力强是好事,但强到越主子,那就不是说几句话就能圆过去的,他宁可让主子觉得他能力不佳,事事得他费心盯着,也不想做得太过,进而引起主子的猜疑。

    因此虽然早就晓得,黎深深母女的去处,管事仍然拖了七、八天的时间,才把消息告诉黎二老爷。

    他挑的时机很巧妙,正好是守着城门的人回禀过黎经时消息后,他才匆匆跑进来说此事,黎二老爷这会儿那有心思去黎深深母女的下落,小蒋氏虽是表妹,又是他的妾,但到底比不上黎经时父女能带给他的利益重要。

    因此管事连说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草草打下去。

    跟在他身边的小厮,略有些不满的抱怨,“真是白费了咱们这几天的功夫,老爷不是很宠蒋姨娘的?怎么好不容易有她们下落了,老爷反倒不理不管了?”

    “老爷当然不急了!还有啊!以后可不能再叫她蒋姨娘,得称呼她表姑太太啦!”管事提醒小厮。

    小厮不过才十二、三岁,压根不懂这当中的关系。

    管事见他蒙懂,又看老爷领人匆匆去见三老爷了,便带着小厮到客栈大堂,找了个位置坐下,让小二送花生米和一壸热茶来,捺着性子细细与小厮分说这称呼上的不同。

    黎二老爷这厢,领了人匆匆赶去接人,到了城门口就现城门口都是人,却不见威风凛凛的黎家军,让人去问了在城门附近的小贩才晓得,黎将军一进城,就被皇帝派人接走了。

    至于跟他一起进京的黎家军去那儿了?

    小贩们一问三不知,有人说只看到黎经时一个人,旁边立刻有人反驳,怎么可能!堂堂将军难道会没亲卫随同?

    那黎将军进宫去了,他那些亲卫呢?那儿去了?黎二老爷的人一问,众人反应一致,摇头不知。

    黎经时在天险关立了大功,可那到底是去年的事了,对京里人来说,还不如平亲王新认了个女儿来得吸引人咧!

    平亲王素来风流,先帝还曾因此训斥过他,所以当年他奉命去楚岭一带征兵,却没传出任何绯闻,还让人跌破眼境,以为他转性了!没想到,不是他转性子,现在对方找上门了。

    听说还是小姑娘做主的,她娘不太乐意呢!

    至于为何不乐意?

    有人说是因为人家姑娘有志气着呢!不是当正室,就算是亲王府也不乐意进。

    持相反意见的人则道,呸!什么有志气?有志气会跟人未婚有孕?说不得是因自己生的是女儿,没底气,才不想进亲王府作妾。

    京城百姓对权贵家的绯闻流言,最感兴趣了!

    更别说还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浪,除黎浅浅的人之外,还有平亲王妃的人,当然还有平亲王的政敌们。

    随着诸皇子日渐长成,他们的支持者动作也日渐加大,平亲王和静王都是皇帝得用的弟弟,与瑞郡王不同,这两位都是有实权的。

    平亲王年长,先帝在时,他就被封亲王,虽因风流遭先帝训斥,但他与皇帝的感情极好,在承平帝面前说话份量,可远过静王,若哪位皇子能得他支持,被封太子的可能性就大大的提高。

    因此拉拢他不成,转而踩他的人不少。

    之前是平亲王看静王的亲弟瑞郡王府的笑话,不想风水轮流转,现在换成大伙儿看他的热闹。

    不过平亲王倒是平淡待之,皇帝问起此事时,他很大方的坦承了,并顺势要求让女儿认祖归宗。

    承平帝早从玄衣头领齐治平那里得知此事,下朝后,让人去把平亲王召进御书房。

    平亲王过来时,皇帝正在问黎经时,天险关的现况,

    “……赵国新派过来的修大将军易怒记仇,日前与徐将军开战前会报时,与徐将军麾下的言副将起冲突,被言副将一拳击倒在地,回去后就处处针对我们。”因为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在对付南楚士兵上,以致于让西越人钻了空子,狠狠的收拾了修家军一番。

    事后,那位修大将军把此事记在南楚头上,去信赵国皇帝要求严惩言副将,因为他被言副将击倒后,伤势一直不好,以致于无法全神应敌。

    承平帝听得直笑,“赵国皇帝答应他了?”

    “这倒没有。”听说赵国皇帝派御医去天险关为修大将军疗伤,听说修大将军根本没事,气得赵国皇帝又派人去把他痛骂一顿。

    承平帝笑,“不说赵国了,你们这一路还好吧?”

    “好,就是变天时,昔日的旧伤会让人痛彻心肺。”坐在御案前方的黎经时抬手抚了下膝盖。

    承平帝看了一眼,便命内侍去请御医来为黎经时诊治,黎经时忙起身道谢,还不急向皇帝要求,是不是也能请御医去帮忙看看他那些黎家军,“他们跟着微臣出生入死,身上落下的伤可不比微臣少。”

    “就应卿所请。”有皇帝话,黎经时便放下心来,赶忙跪下谢恩,承平帝看着他的动作直摇头,“你这是还请人指点过的?”见黎经时点头,他方道,“一点都不标准,你到底是找谁教的啊?”

    黎经时憨憨的笑了,“回皇上,微臣自小就没学过多少礼仪,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承平帝想到黎经时的出身,觉得他说的是大实话,便笑着指了个内侍,叫他去黎府教导黎经时父子礼仪。

    “皇上,微臣斗胆想跟皇上再讨个教礼仪的嬷嬷。”

    “是要让她去教你妻妾?”承平帝记得去南城的钦差复命时说,黎经时的妻已亡,女儿落崖后生死不知,他讨要个嬷嬷回去教谁?教他的妾室和庶女们?

    呵呵,黎经时道,“先请回去供着,等微臣把女儿找回来,就不愁没人教,还有微臣那两个小子也该成亲了,总不好让他们的媳妇什么都不懂的进宫来,会伤了宫中贵人们的眼的。”

    “行啦!准啦!”承平帝让太监总管去打理此事,黎经时再次恭敬谢恩后退下,退出时,正好遇见奉召进宫的平亲王。

    平亲王所知并不多,黎深深对她们母女的旧事很是避讳,只避重就轻的说她们母女寄住在黎家,但一直不方便进京,这次是托了黎经时的福,才能搭钦差的顺风船进京。

    平亲王自然是不可能轻信她,但他清楚知道这小姑娘是他的女儿,因为他在她脸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们父女长得很像,一看就知有血缘关系,黎深深甚至比王妃所出的长女还像他。

    对于小蒋氏,平亲王阅女无数,知她这些年不可能没有男人,不过他没打算留下她,所以对她的过往毫不在意,等黎深深认祖归宗后,小蒋氏想上那儿去都随她,看在她为自己生下一女的份上,就算她想留下,他也不在意,内宅全由妻子作主,平亲王家大业大,留着小蒋氏,不过是多双筷子添个碗的事罢了!

    因此他面对黎经时,只淡淡的点了个头。

    黎经时却已从黎浅浅那里得知小蒋氏母女,与平亲王的关系,望向平亲王时,不由多了份审视,若不是这个男人始乱终弃,黎老太太不会擅自做主把小蒋氏塞过来,他的儿子不会因此气恼激怒老太婆,进而被卖,小儿子不会死,老婆也不会死,妈的!他的宝贝女儿也不会差点没了命。

    都是这男人做的孽!

    啧!黎经时低下头强压住火气,恭敬的朝他施礼,然后随内侍离开。

    “那位是……”平亲王明知故问,内侍看远去的黎经时背影一眼后,低头回答平亲王,平亲王应了声后,便提脚进入御书房。

    “来了。”承平帝让他坐,平亲王行了礼后,落坐在方才黎经时坐过的椅子上。

    承平帝放下手里的毛笔,看着平亲王良久,才问,“你确定那丫头是你的种?”“

    “臣弟确信。”

    “那就让钦天监看个好日子,通知宗正一声,让她认祖归宗吧!”承平帝嘴角微勾。

    “是。谢皇兄。”平亲王起身道谢,皇帝摆摆手,让人去库房挑了几样东西赏了下去。

    平亲王没有推辞,大大方方的受了,承平帝指着他鼻子笑怒道,“你啊!你,真是个皮厚的,就这么大方受了?”

    “皇兄赏的这些,不过是补偿那丫头这些年没领的赏。”

    承平帝气笑了,“你这性子也不知是跟谁学的?”

    兄弟两又说了几句家常后,平亲王才起身告退,往慈宁宫去见太后。

    却说黎经时这头,甫出宫门,就看到黎浅浅派来的刘二迎上前来。

    “老爷,小姐让小的来接您。”

    “有劳了!”黎经时笑着谢了,便要随他上车离去,谁知另一头急步而来的黎二老爷见状急了,急忙大声叫唤,这下可引人注目了。

    黎经时停下脚步,等黎二老爷过来。

    “二哥!”

    “欸,三弟!好久不见了!”黎二老爷气喘如牛,伸手拍向黎经时的胸膛,不想被他结实的胸震得手掌生疼。黎经时不欲继续待在这里被人围观,拉着黎二老爷上车,刘二想拦也来不及,只得看着他们兄弟两上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