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要求

第一百九十七章 要求

 
    方瑤菁最後是眾人交相指責的眼光中狼狽而逃。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81ZW.COM

    黎經時讓人再次整隊上路後,便帶著兒子們擠到女兒的馬車裏,春江她們則騎馬緊隨在側。

    “方家兄妹住的朱家鎮並不在這附近,就算收到消息想趕過來,沒錢僱馬車,是怎麼趕過來的?”

    朱家鎮?黎淺淺有印象,當初進白露城前,曾經過這個小鎮,不過回程時,並未經過此地,想來是她爹安排的,就是不想讓方家兄妹知道他們回天險關的消息吧?

    不過,怡寧郡主在白露城和城主千金大鬧一場,難免會有人注意到,與她同行的黎家軍,將消息傳到朱家鎮,方家兄妹因此趕過來,倒也不足為奇。

    “如果他們真窮的沒米下鍋,難免會孤注一擲,打定主意要打黎經時這裏撈一筆。”黎漱道。“他們為何不選在天險關鬧事?”

    如此一來,不管黎經時有沒有理,徐林都得關心一下。

    “她之所以沒在天險關鬧事,大概是因駐守在當地的兩國駐軍,都識得她那張臉吧?”黎茗熙邊說邊從保溫的銀壼裏倒茶,分送給大家。

    “你們說會是誰通知方家兄妹,還把他們帶過來?”黎經時接過茶抿了口道。

    “我覺得你應該問,是誰特地帶他們過來給你們添堵?”黎漱說完笑著睨了黎家父子一眼。

    “徐林?”黎茗熙猜測。

    “還是他底下的人?”黎韶熙覺得徐林的幕僚可能性較大,不過他們父子在天險關可不止一個對頭,會是誰?

    趙國那些將領私下看他們南楚將士可是極不順眼的。

    早前他們把最危險的的差事扔給南楚軍人去做,而最常接下差事的,就是黎經時他們,本以為黎經時這批泥腿子很快就會死在西越人手裏,萬萬沒想到,他們會活下來,而且還越爬越高,現在黎經時已非吳下阿蒙,甚至遠當初指派他任務的百戶,黎經時現在已是將軍,那人只堪堪爬到千戶。

    “不管是誰,那人都很清楚,你們對方家兄妹的觀感,特地把他們弄來,就只是給你們添堵?還是故意為之,好讓你們沒心思去注意別的事?”黎漱旁觀者清,方才那些圍觀群眾裏,可有好些人看來就不像尋常老百姓,反倒像是混跡軍中多年的兵油子。

    只是他看不出來他們是南楚軍人,還是趙國軍人。

    黎韶熙點頭,派人去查天險關近來可有什麼不妥。黎茗熙若有所思指了指謝三爺的馬車,“會不會與他有關?”

    “也許吧!”黎經時伸手揉著額間,轉頭看到女兒明亮的眼睛,忽然覺得有些不知如何開口跟她解釋方瑤菁的事。

    “淺淺?你可有什麼想問的?”想了想,還是讓女兒先開口吧!

    誰知,黎淺淺壓根就不問方瑤菁的事,“父親可想好要如何處置小蔣氏母女了?”

    “誰?”猛然說到這兩人,黎經時愣是沒想起她們是誰。

    比起方瑤菁這個人,小蔣氏可是掛著黎三太太名份多年,相比起來,她的問題比較大。

    “不是說她已經進二房,給你二伯父當妾去了?”怎麼還問他要怎麼處置她呢?

    黎淺淺歎口氣,把黎二老爺哄欽差的事說出來,黎經時一聽當即氣笑了,“我這位二哥啊!”真以為他可以隻手遮天玩弄世人?如此心性,也就難怪能做出勾引弟媳這種荒唐事來。

    就算他不承認小蔣氏這個妻,但黎府人認啊!黎老太太還帶著小蔣氏以三太太的身份出去應酬,她竟能容許兒子和侄女在她眼皮子底下******他不應感到奇怪才是,若黎老太太是個講規矩的,又怎會做出替子降妻為妾的事情來,她又怎會教出黎二老爺這樣的兒子來?

    “你沒讓人防著?”既然能開口問,那表示她早就防備著了吧?絕不會讓黎二老爺的信口開河連累到他們身上來。

    “呵呵。”黎淺淺笑了下,“當然,我問父親一聲,是怕您不捨,小蔣氏到底是您表妹嘛!”

    哦哦,這話問的,車裏所有男人們都覺得好尷尬啊!

    黎經時這做老子的更是漲紅了臉,又氣又惱,可又不知怎麼回答女兒,真是難受啊!

    “父親若是放心,就把她們母女交給女兒來處置吧?”

    “你想怎麼處置她們?”黎茗熙好奇問道。

    “嗯,回京就知道了!”現在先不說了。

    黎韶熙兄弟哀怨看著她,妹妹不帶這樣吊人胃口的,黎經時卻是不好開口,怕女兒誤會自己捨不得。

    黎漱則是已經從劉二那裏得知京中最新情況,所以他老神在在的喝茶。

    *

    京城平親王府內宅,王妃院裏,一名嬤嬤領著數名手裏捧著托盤的丫鬟,笑吟吟的告進,屋裏的大丫鬟脆聲讓進,嬤嬤這才舉步入內。

    “給王妃請安。”

    “免了。起吧!”年約四旬的美婦坐在美人榻上,慵懶的揚了揚眉,看向方才進屋的嬤嬤。“東西都備好了?”

    “是。您要不要瞧瞧?”平親王妃隨意擺了擺手,“瞧什麼?不過都是按府裏的成例,有什麼好瞧的?不過,親王說給的那幾樣,可都添上了?”

    “添上了,就是那套芙蓉玉鑲金嵌紅寶的頭面,真要送過去?”那可是親王妃所出的嫡女七小姐看中的,跟親王爺討要好多回了,親王爺愣是沒點頭,氣得七小姐足足有三個月不理親王爺,到現在還硬是待在親王妃娘家,鬧著不肯回府。

    金絲掐就金芙蓉,鑲著粉紅色的芙蓉玉做的芙蓉花瓣,晶瑩剔透的紅寶花心更是難得,光是這支芙蓉金釵就已美得令人屏息,無怪乎七小姐喜歡,宮裏皇后賜下之後,閤府上下誰見了不喜歡,但就這麼一套寶貝,給誰?

    因此親王爺一直收著,任是向來最得寵的顧側妃也討不著,七小姐便和親王妃說了,等她出閣時,要這套頭面給她壓箱底。

    親王妃沒應下,讓她自個兒去跟親王爺說。

    大家以為,親王爺向來最疼七小姐,定會答應她,誰知親王爺還是沒給,沒想到親王爺會將那套頭面給了那位,不知從那兒冒出來的深深小姐。

    之所以沒有按府裏小姐們的排行,是因為還沒上報,得等上報宗正之後,記入玉牒,才能論排行。

    “顧側妃怕是萬萬沒想到,搬了石頭砸了自個兒的腳吧?”親王妃身邊的丫鬟嬌聲道。

    親王妃沒好氣的斜睨她一眼,“等小七回來,讓小七去收拾她。”親王妃對丈夫這些鶯鶯燕燕向來不親自出手,而是交由女兒們代勞。

    只是七小姐不小了,再交由她去做,會不會傳出惡名,影響她的親事呢?丫鬟心裏暗思忖著,不過看親王妃渾不在意的樣子,隨即也想明白了,親王府的嫡出小姐,婚事會差到那兒去?只有瞧不上的,沒有不想攀上來的。

    卻不知,不久之後,七小姐就踢到了鐵板。

    顧側妃的親信心腹們焦心不已,看著自家主子渾不在意的在修剪花枝,一個個更是急得不行。

    “小姐,那蔣氏母女真是白眼狼,您就這樣任由著她們母女坐大?”

    顧側妃明眸流轉間帶著一股嫵媚,放下竹剪輕笑,“坐大?就憑她們母女兩?那個小的,也許還有幾分機會,那個老的?嘖!就憑她,想跟府裏的女人們鬥?哈,只怕還不夠那些女人玩的。”

    不是她瞧上小蔣氏,而是那女人從頭到尾都不在狀況內,連絡上自己的,是她女兒,不是她,進府,也是她女兒做的主,不是她,她這個當娘的,也未免太失職了!

    不過也可以想見,這些年都是她女兒在照顧她,這樣的女人想在複雜的親王府後宅活下來,除非是有人護著,要不就只能期望老天保祐了!

    “你們說,她是真不知道,親王爺就是她女兒的生父?”還是裝傻,由她女兒出面,好忽悠她們所有人的?

    這她們怎麼曉得呢?只得打哈哈應付過去,幸而顧側妃也不是定要從她們嘴裏問到答案。

    平親王府後園的一處小院,此地是平親王親自指給黎深深住的,對於這個女兒,平親王極為難得的大方,府裏眾人猜測,許是因為感覺對不起這流落在外的女兒之故。

    小蔣氏如今妾身未明,雖跟著女兒進了親王府,但到底還沒給親王妃敬過茶,還不算是親王爺的侍妾,因此親王妃讓她暫時跟著女兒住,而不是特地給她準備住處。

    黎深深站在落地長鏡前,由著大小丫鬟們侍候她更衣,她眉眼俱彎嘴微翹滿意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這才是她該有的待遇。

    看一眼坐在窗前頹唐的母親,黎深深氣不打一處來,抿著小嘴讓人把小蔣氏扶回房去。

    她娘真是太自私了!想的全是她自己,怎不替她這個女兒想想?如今都進親王府了,不思量著好好籠絡她親爹,還一心想著黎二老爺,難道就不怕因此惹惱她親爹嗎?

    黎深深派人連絡平親王,自然不可能自曝其短,把小蔣氏曾為黎三太太,又當過二老爺小妾的事說出來,那些欽差們見平親王府派人去接,就算明知有問題,也不會多閒事。

    她故意讓平親王府的人當著欽差們的面去接她們母女,就是不讓黎二老爺有開口的機會,她卻不知,黎二老爺全心都放在如何和黎經時重建兄弟情,壓根不在意她們母女的去處。

    直到進了平親王府,黎深深才總算安下心來,錦衣玉食全是因為她是平親王的女兒,不再是因為她是小蔣氏女兒,是她的附屬品,黎老太婆再不能對她指手劃腳,要她因為她們對自己的施捨,就要她記恩回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