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京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京

 
    谢定邦谢三爷是庶出,其母是神威大将军在任上收的良妾,与两嫡兄年纪相差颇大,他姨娘过世后,被神威大将军送回京城交给嫡妻教养。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谢老夫人对这个不是出自自己肚皮的幼子很头疼,不知要如何管教他,她都已经当祖母了,谢定邦比之她那几个孙子只小不大,这年纪的孩子难教!嫡母不管,长嫂如母,两位长嫂忙自个儿孩子都来不及,谁有闲功夫去管他?

    谢三爷就由奶娘和老父指给他的侍从照顾长大,读书学武都是大将军在任上遥控指挥下人去安排,谢三爷就如此与嫡母兄长们相安无事,直到他长到十五岁时,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与两个侄儿路见不平揍了个当街欺凌民女的花花大少。

    没想到那人是皇后侄子,当朝国丈最疼爱的幼孙,两个侄儿年纪略大,知道闯祸了,当下连家都没回,就溜出京找外祖家庇护去了,谢三爷就算想躲也没地躲去。

    遭逢几次险些丧命的意外后,照顾他的侍从死的死,伤的伤,谢老夫人怕他再留在京里会出事,忙命人把他送往天险关,交给神威大将军自己就近照看。

    “本来,谢大将军身边的幕僚是建议他,把谢三爷放在徐将军麾下,徐将军那时已屡立奇功,谢三爷若放能跟在徐将军身边,日后前途无可限量。”

    黎浅浅颌,亲自斟了杯茶给他,刘二感激接过,一口饮尽,又接着往下说,“不过谢大将军没点头,只让他跟在自己身边,大概是想,以他的身份难道还护不住儿子?”

    结果不用说了,肯定是又遇到危险,所以才会把儿子改了姓名,放到黎经时手底下当差。

    刘二正色道,“老爷他们看到他,感到很惊讶,是因为他们最后一次看到他时,是四年前,跟西越打得最激烈的那场仗,老爷他们当时死守天险关外约莫五十里开外的一处杂居小城。”

    西越军围攻十多天,领兵的千户打得不耐烦了,索性用火攻,那一次是黎经时父子从军后,遭遇到最严酷的一场仗,损失也是最惨烈的一回,父子三人险些就交代在那座小城里了!

    谢三爷当时化名言邦,是黎经时身边的亲卫,拚了命把两个同僚从火场背出来之后,又冲回去救人,不幸就此失去踪影。

    黎家父子没想到,会在此再见到他。

    大家全围着黎经时的房,黎经时父子和谢定邦靠着门边坐,黎浅浅则由黎漱带着靠墙坐,亲卫们席地而坐,黎家军其他人则围在墙、窗把黎经时这屋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他们先是七嘴八舌的在和谢定邦搭话,不过等黎经时开口,他们便安静下来,“能再看到阿邦,是件喜事,那一仗,咱们损失了太多兄弟。”

    众人纷纷点头,黎经时又道,“不管阿邦是何身份,他都是咱们的好兄弟。”

    “对。”

    大家可没忘了,阿邦当日可是救了好几个人,最后被困在火场里的。

    “谢谢大家。”谢三爷低头拭泪。

    “喂,阿邦啊!你那天是怎么逃过一劫的?也教教我们,下回要是遇上一样的事,就知道怎么保命了。”

    谢三爷摸着后脑勺傻笑,“其实是那宅子有玄机,不是我了得。”

    原来那小城因地理位置特殊,时常遭遇兵祸,居民们被抢怕了,便在屋子底下挖地窖,平常还能存放粮食,但后来被那些来犯的军人现,于是他们便在盖房子时,就在墙与墙之间弄夹层,做成密室好藏身。

    谢三爷那日便是不小心摔进了密室里,也是他命大,因此逃过一劫,至于密室里为何没着火,他就不晓得了,只知当他醒来时,感到一股凉风吹拂,他顺着风的方向爬去,不知爬了多久,才爬到尽头,等他爬出来才现,自己已经离开那座被敌人围困的小城老远了。

    “阿邦,真有你的!”

    “怪不得大伙儿都说你福大命大,确实如此啊!”

    大伙儿七嘴八舌赞颂着,黎经时与儿子们对望一眼,黎茗熙起身招呼大伙儿,“今儿大喜,让人置办酒菜,咱们好好喝一杯,庆祝阿邦大难不死,也为那次过去的兄弟们悼念。”

    “好!”

    大伙儿异口同声呼喝着,就见他们像海水退潮一般,迅的往屋外退去,黎茗熙招呼大家往客栈的大堂去,黎漱见状便道,“这种场合,浅浅不适合出席,我先带她去用饭,你们自便。”

    “谢谢表舅。”黎韶熙向黎漱拱手为礼,又摸摸妹妹的脑袋,目送他们师徒走远后,才转身回房。

    屋里黎经时正和谢定邦说话,他走近时,只听到话尾。“……如此说来,那时是有人故意向西越人放消息,引他们去攻城的?”

    “是。这是我回京养伤时,无意间得知父亲在查此事。”后来他侄儿在天险关遇难,大哥亲自过来坐镇,便是想暗中查访,他们叔侄双双遇险的事情,谁知他大哥来没多久,就有人在朝中给谢家穿小鞋,逼得他大哥不得不草草回京。

    “你心里可有怀疑的人?”

    当日他们若在小城全军覆灭,主将神威大将军必落不着好,徐将军、黄将军、王将军等副将,是最大的获利人,事实上自那事之后,徐将军便迅崛起,睥睨其他副将们,但若说他与西越人有勾结,黎经时不信,徐将军深恨西越人,徐家死在西越人手里的人至少过百,如此深仇,徐将军真能放下?为争出头,不惜串通西越人,出卖自家人吗?

    “我也只是怀疑,并不能肯定。”谢定邦小声道。

    “徐家与西越的仇,是真的吗?”黎韶熙问。

    “嘎?什么?”谢定邦似没想到黎韶熙会问这么一句话,略略愣了下,“徐家人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黎韶熙笑,“应该吧!”事实到底如何?“谢三爷不妨使人回京,通知大将军,请他派人去徐光林老家查访便可知真相。”

    “如果徐家与西越并无深仇大恨,那为何要捏造此事?”

    “说徐家与西越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是徐将军本人,还是他身边的侍从?还是他的亲兵?”

    徐将军本人从未这么说过,是他们大家听多了,他身边的侍从只要三杯黄汤下肚,便会开始滔滔不绝的忆当年,明明徐将军年纪也没多大嘛!

    “先别想太多,不然你可能会如邻人疑斧故事里的主人翁一样,不管看到什么,都会疑心是他,但到底是不是他?还有待商榷。”

    谢定邦面露尴尬,苦笑一声,对黎经时道,“还是将军命好,有个好儿子。”黎经时客气几句就把话引开,谢定邦想到方才那个粉装玉琢的小女孩。

    “方才那小姑娘……”既在黎经时屋里,想来和黎家的关系匪浅。

    “那是小女,她娘过世后,就由她表舅养着,此次得知我们父子的消息,特来相迎。”黎韶熙便接过去,把家里生的事跟他说,反正说不说,谢定邦都能从其他人那里晓得,不如他们自己说。

    谢定邦曾是黎经时的亲卫,自是晓得他夫妻情深,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从中作梗,一样都是庶子,对于嫡母都有种特殊的感觉,不是亲娘,却得叫母亲,他的嫡母推说年纪大了,对他的事不愿沾手。

    父亲曾经私下和亲信抱怨,说嫡母不愿担责,但现在和黎经时的嫡母相比起来,他不由庆幸嫡母的作法。

    “那与你们父子通信的人,又是何人?”

    “已经派人去查了。”黎经时一想到自己和妻子之间私密的信件,被不知名的人偷藏去,就心火起,恨不得立时撕了对方。

    黎韶熙把话题引开,“谢三爷可成亲了?”

    “那年回京疗伤,就被逼着娶妻。”大将军做主,给他娶了个京卫守将的女儿,夫妻两都会武,时常切磋较量,把嫡母看傻了,两位兄嫂看呆了,侄媳妇们鄙夷不已,还时不时找上门来,想要劝说小婶子,不过那又如何?日子是他们夫妻两在过,不是在人嘴巴上过日子。

    是好,是歹,是他们自个儿的事。

    黎经时听他这么说,大表赞同,“就是如此,你那些侄媳妇们说不得是又羡又妒,她们看着眼红,不愿你们夫妻过得好,才会给你们夫妻添堵,不理她们就是。”

    “将军说的是,我也是这么跟我娘子说,她是个心大的,在家里直来直往惯了,我那些侄媳妇上门来,常常是被她一句话给噎回去的,那些人在我娘子那里吃了亏,就找我嫂子们告状。”

    虽说长嫂如母,但小叔子幼时,她们因忙于自家儿女,不曾对他付出半点关怀,现在想来对他比手划脚,想想都觉心虚。

    “她们没找你嫡母告状?”

    “我嫡母才不管,她老人家说不聋不哑不作阿家翁。”谢定邦笑,“其实我那侄媳妇也不全是那么不识相的,我大侄媳就是个聪慧的。”可惜,他大侄儿没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了,找们明儿就要启程进京,你要与我们同行,还是还要留下来?”

    “我事情还没办完呢!”谢定邦想到此事就觉头痛不已,已经查了这么久,却都没有突破,真是叫人丧气。

    黎韶熙闻言凑到他身边,与他耳语数句,谢定邦听完后大喜,“大少将军说的有理,我这就回去写折子,明日与你们一同回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