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严以律人宽以待己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严以律人宽以待己

 
    隔天一早天才蒙蒙亮,城主府就已经派人前来相请,黎经时一行人和怡宁郡主的下人们去城主府做客。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黎经时因为宿醉,听儿子们说起时,脑子还有些不清楚,黎韶熙让亲卫打井水来,他亲自侍候父亲梳洗,黎茗熙在旁冷眼看着,亲卫们就见大少将军脸上淡笑,手下却一点都不留情的,把泡过冰凉井水的帕子就这样拍上将军的脸,跟着就听到将军嘶地一声,却没敢抗议。

    亲卫们蹑手蹑脚溜了出去,黎茗熙看着他们溜了,只在后头添一句,“记得去取早饭来,将军昨晚吃的不多,怕是早饿了。”

    “是。”走在最后的那个,闻言回头大声应道,随即转身小跑步走了,其他亲卫在外头窃窃私语,两位少将军今儿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整将军咧?

    屋里头黎经时却知,两个儿子是为自己好,不想自己沉浸在悲伤里。

    “要是我娘知道,您得知她死讯后,就只会泡在酒缸里,肯定要骂您一句没出息。”黎茗熙倒了杯热茶给漱洗好坐到桌边的父亲。

    黎经时点头接过,“知道了!”深吸口气,“就这么一回,不会再犯了。”

    他还得为妻子报仇,不能就此放纵自己。

    “你们三弟……”

    “我觉得表舅肯定知道他下落,只是他不会这么轻易告诉我们。”黎韶熙若有所思的道。

    黎茗熙点头,正想说什么,就有亲卫送城主府的帖子进来。

    黎经时接过时问亲卫,“城主府送来的?”

    “是,还给那边也送了帖子。”亲卫手指了商队他们住的客房方向。

    黎经时不禁皱了眉头。“你们说,他这是想做什么?”前一天还大张旗鼓的来抓人,今儿却派人送帖子请人去做客?请北晋人去也就算了,还请他们去,去做什么?

    *

    程城主笑盈盈对黎经时道,“想请黎将军做冰人,为犬子向真阳公主提亲。”

    请他去做媒?黎经时借喝茶的动作,避开回答这个问题。

    城主府大厅里虽然满是侍候的下人,但却落针可闻,黎经时沉稳的慢慢宽茶,程城主不急,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耗。

    “不瞒城主,我们是奉旨回京,虽然吾皇未给抵京日期,但也不能因此就拖延不归。”他给程城主一个眼神,程城主会意,也是,他们为人臣下自不好给自家皇帝没脸。

    可是如此一来,就没人能帮他们两家说亲了,最重要的是,请黎经时出面,真阳公主就别想招黎经时儿子为婿了。

    他以为黎经时会很乐意摆脱怡宁郡主,欣然允诺这事,没想到他会拒绝,拒绝的理由还这么冠冕堂皇,让人想为此生气都不成。

    黎经时爱莫能助,起身离开,程城主还得客客气气的把人送出去,另外还派人去客栈替他们付了所有的开销,并送了几车厚礼。

    黎韶熙看着那些厚礼道,“这礼也太重了吧?”

    “重什么?咱们帮他们送了个好媳妇来。”黎茗熙没好气的道,“你忘啦!昨儿小二他们不是说,白露城如今的情况大不如前,如果城主府迎来北晋公主的宝贝女儿做媳妇,她不只会带来大笔的嫁妆,还能帮程家结交北晋王室,增加程家在赵国的重要性。”

    “不是说程城主很疼女儿吗?”黎经时让人把那些厚礼一一登记造册,“回头还得派人给他们家送贺礼来。”

    程城主之所以会送他厚礼,无非就是怕他反悔,要跟他家争媳妇,黎经时忍不住叹息,真想老实跟程城主说,那么任性妄为的姑娘,他们黎家家小福薄经受不起。

    他们程家家大福大,若是能把她娶回去,让她别再出来危害世人,那可是大功德一件,他才不会去跟他们抢这功德。

    “将军,这么一来,咱们是不是就能赶回南楚去了?”在登记造册的一个亲卫,忍不住问。

    其他人也转头看黎经时,期望听到他说,可以不用再慢慢走,配合那位任性的郡主了。

    “嗯。”不用配合那位贵人了,但可能还是得配合他闺女儿慢慢走啊!

    谁知,黎漱却道,“不用慢慢走,浅浅的身体调养得不错,能跟得上的。”

    问题是,就算黎浅浅跟得上,黎经时也舍不得女儿受累,让人在白露城里订了辆马车,又亲自去挑了四匹负责拉车的马。

    这么一来,就在白露城又多待了几天。

    “小姐,那些北晋人真不回来了?”春寿边整理两位少爷送来给教主的衣饰,边好奇的问。

    “应该吧!不是说城主的长子就要和那位怡宁郡主成亲了?”

    春寿很不以为然的撇嘴,“程家人还真是过份,城主长媳因要让路给那郡主,就这样被休了,听说她已育有三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

    春江端着茶盘进来,正好听到这句,不禁瞪春寿斥道,“小姐才多大,你就在小姐面前说这些。”

    春寿自知理亏,朝她扮了个鬼脸,低头做事去,春江把茶盘放到黎浅浅面前,“您别听她胡扯。”

    “我才没胡扯。”春寿低声嘟嚷。

    黎浅浅笑着接过茶,“刘二可送消息过来了?”

    “还没呢!也不知怎么回事,今儿晚了。”春江看看时辰有些担心。

    正说着刘二就到了,看他笑容满面就知道南城传来的应该是好消息。

    对他们来说是好消息没错,但对黎府诸人来说,那就是个坏消息。

    先他们殷殷期待的钦差因没见到黎家三房的人,所以没宣旨,黎二太太还以为自己能成为家里第一个接旨的主母咧!竟然落空了。

    她事前还大肆在城里宣扬,并请了不少人来家里观礼,丢脸啊!

    二太太原以为有生以来就数此事最让自己丢脸,没想到还有更丢脸的。

    钦差前脚走,水澜城蒋家来人后脚到,那些来观礼的奶奶太太们本来已经要告辞了,见有好戏看,就都留了下来。

    蒋家人是为小蒋氏而来。

    小蒋氏与二老爷的事,是在莲城闹出来的,南城这里是捂得严实,没露出半点风声。

    听闻蒋家来人,大伙儿还以为蒋家人是为沾小蒋氏福气来的,没想到来人一进门就骂二太太心思歹毒,见不得他们蒋家女好,竟然设计她进二房为妾,把小蒋氏与二老爷***全是被二太太设计陷害的。

    二房的女儿们自然是为二太太喊冤,庶女们就算不想帮,也得帮,毕竟二太太是她们的嫡母,若是她落不着好,她们的婚事还有谁能帮忙打点?难不成要冀大太太回来帮忙?

    没看大房庶女出阁,大太太都没有回来,全交给二太太落?她又怎会为隔房的庶女而回南城?

    黎府下人们当然是护着自家主子,可是蒋家是老太太的娘家,若开罪他们太深,回头不好向老太太交代啊!真是为难人。

    然而内里有刘易留下的人,伺机挑拨一下,很快就让蒋家人占了上风,再怂恿人护主,好在主子面前留下好印象,便又换黎家人占上风。

    都说吵架无好话,双方你来我往之间,就把当年黎老太太所做之事,全揭露出来。

    被二太太请来观礼的人,都是城里有头有脸的,对当年黎家三房突然冒出来的新主母,各有猜测,现在真相揭晓,不少人对黎老太太的作为很不以为然,再得知老太太做主卖了黎经时的三子,她侄女儿母女两竟然要个六、七岁的小孩侍候,还把人累得溺水身亡。

    她们认识的那位三太太,不止让人家元配伤心早产,强撑几年后终撒手人寰,那位三太太回黎府时,还遗弃了黎经时的小女儿,那小姑娘命大没死,她又纵容她那私生女谋害人命。

    一桩桩一件件全摊在阳光底下,让这些奶奶夫人们咋舌,更加心惊于黎深深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

    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黎府这边将黎净净的作为给抹除掉,蒋家人是根本不知此事,因此无从辩驳。

    等到蒋家人被推出黎家时,这些不欲人知的事情,早已传扬出去人尽皆知了。

    “那莲城那儿?”

    “钦差们去了黎家小院,得知黎夫人已死,三少爷下落不明,四少爷落水身亡,您也被两位姐姐谋害坠崖不知生死,不胜唏嘘的启程欲回京复命时,黎二老爷带着小蒋氏和黎深深匆匆赶到岭南村。”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道,“我那位好二伯肯定是和钦差们说,黎深深是三房的女儿?因娘亲亡故,所以被寄养在二房?”

    “正是,那几位钦差还大大称赞了二老爷一番。”刘二为黎二老爷的厚脸皮感到无比的佩服。

    “村长他们看着没气坏了吧?”黎浅浅就怕他们按捺不住脾气,坏了她的事。

    “他们是气坏了,不过有咱们的人盯着,没有误事。”

    “那就好。”黎浅浅闻言松了口气,“回头让人好好跟村里人解释,不是不修理他们,而是时候未到。”

    刘二点头应下,“老爷的人把蒋家人整惨了,现在整个水澜城的人蕴酿着要把蒋家逐出城去。”

    “怎么会?”大家大族的,不是没有过像小蒋氏这样言行出差错的女子,有的时候能掩饰就掩饰过去了,而蒋家过份的地方在于,他们太过自以为是,小蒋氏出事之前,水澜城曾出过如姑娘遇到意外,被人救起时,不小心与人接触,或是落水被救,衣衫尽湿曲线毕露等等,蒋家人每一次都要求严惩,若不从,就领着全城的人,对那所谓犯错的女子的家族进行打压。

    这也是为何,一现小蒋氏未婚有孕后,他们便急着把她送走,并要黎老太太想办法给她个名份。

    小蒋氏一事后,水澜城又6续生过事情,蒋家大概怕被人现小蒋氏的事,行事态度较之前要更加严厉。

    如今小蒋氏的作为曝光,怎不叫水澜城的百姓群情激愤,尤其这些年被蒋家要求严惩并打压的人家,更是恨不能生撕了蒋家人,因为他们可是被蒋家逼得差点走投无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