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呼啸

第一百八十六章 呼啸

 
    只是他们父子有心远离,那位贵人却是打定主意赖着黎家父子,不为旁的,就为他们是南楚的军人,能在南楚、赵国与北晋之间畅行无阻,另外还有她母亲特地交代的任务。㈧┡Δ』ΩΩ㈠┡中Δ文网Ww W.8⒈Zw.COM

    而她柯怡宁,虽是北晋真阳公主韩琪的宝贝女儿,但在赵国、南楚,她什么都不是。

    她的母亲真阳公主虽是北晋女皇最钟爱的王夫韩道所出,但跟在女皇眼中,她和女皇其他儿女没什么差别。

    就算她的外祖在二十多年前,为了保护女皇而死,那也没能为她母亲争得较多的筹码,想要坐上龙廷,她需要在一众出色的兄弟姐妹中出头露脸。

    北晋人骁勇善战不假,但地广人稀啊!

    当初为何是女皇登基?因为她老子就她一个女儿,攻不支持她的人,都被她强势辗压,老皇帝不传给她,还能传给谁?

    不过饶是如此,支持她大哥遗腹子的余孽,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动了一次行刺,结果被三王夫韩道坏了事,韩道死了,女皇的伤略好后,就迫不及待的把那些余孽清除干净,甚至没能出席韩道的葬礼。

    所以女皇对女儿韩琪甚为愧疚,自小就没少厚待她,但歉疚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女皇也不会因此将皇位传给她。

    最早注意到黎家军的,不是柯怡宁的母亲,而是她舅舅鄂江王子,鄂江王子是第一王夫韩雄的小儿子,此人性子高傲,眼高手低却不自知,仗着父亲的疼宠,在北晋横行霸道。

    柯怡宁的小姑姑被他强纳进府为妾,生下一个儿子后,就被弃之不顾,但她表哥韩方易却极为出众,不止第一王夫疼爱有加,还得女皇青眼,柯怡宁的母亲一度想把长女嫁给他为妻,不过被他婉拒了。

    然而真阳公主并未因此对他生厌,反倒更加照顾他。

    之前派人去沙介城拉拢黎经时的,就是鄂江王子,被黎经时拒绝后,气得扬言要给黎家军好看,不过被韩方易劝下,韩方易安抚好父亲,转身就给姑姑真阳公主送信去。

    真阳公主这才注意到黎家军,这支军队骁勇善战,而且能自由游走在南楚、赵国和北晋之间,如果能拉拢他们,对她可谓如虎添翼,再不济,也能帮她在南楚皇帝那里说上话。

    计划很好,但实际进行时,就遇到难题了。

    真阳公主手上得用的人几乎都派出去了,剩下的几个不是已有任务,就是才办完差事回来,看来看去就剩小女儿柯怡宁还没派出去办事过,想到黎经时带在身边的儿子,似与小女儿年纪相当,真阳公主就动了心思。

    想要拉拢人,联姻是最快最可靠的方式,虽然黎经时的出身似乎有些低,不过架不住人家现在得南楚皇帝看重啊!

    根据她在南楚的眼线送回来的消息来看,虽然南楚皇帝给徐林重赏,但黎经时的赏赐也不小啊!徐林累积军功多年,一路和与神威大将军一家硬扛了几年,直到现在才得皇帝赐宅,黎经时父子却似天降神兵,突然间进入大家的眼里,再看他们父子的军功,可是一点都不输早就成名的徐林。

    思及黎家父子的出身,可以看出他们初时是被人打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出头,可知他们不止运气好,也具有相当的实力的。

    再说黎家父子相貌堂堂,招来做郡马,也不算埋没女儿。

    真阳公主算盘打得霹啪响,可惜没算计到自家女儿的性子。

    得知她娘有意招黎经时儿子为婿,身为当事人的柯怡宁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每一个姑娘心目中都有个理想的对象,他也许温文儒雅,也许高大俊朗,也许温柔体贴才高八斗,相貌俊逸热情开朗……

    又怕对方已有心仪的对象,或是家中已有意中人,或……

    等看到黎家父子的来历及出身后,柯怡宁顿觉心闷,她一个高高在上郡主难道就只配嫁一个农家出身的小兵丁?就算现在他爹是将军,那又如何?他家里还是泥腿子啊!

    怡宁郡主是百般不愿,不过真阳公主决定如此,她反抗不得,就只能憋着气前往沙介城。

    算她们运气好,正好赶上黎经时他们。

    怡宁郡主是真阳公主的小女儿,自然不可能让她孤身上路,那与黎经时相商的商队领队便是真阳公主的心腹,平常便是以商队名义行走各处,因此黎经时没能看出他有何不妥。

    也没想到,商队护送的货物不过是掩人耳目的,真正护送的对象其实是怡宁郡主。

    “郡主,奴婢方才去看过了,那些兵油子似乎打算明早就走人。”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匆匆跑进来。

    “哦?你打那儿看出来的?”怡宁郡主正由大丫鬟侍候洗脸,铜盆里放了玫瑰精油,随着丫鬟撩动清水而逸出玫瑰清香。

    随侍的嬷嬷正要开口训斥那丫鬟举止轻浮,却被怡宁郡主扬手制止,梳双丫髻的丫鬟得意的朝嬷嬷扬了下巴,然后才对怡宁郡主道,“他们之前就算只待一晚,随行的行李都是打开来的,可今儿不然,而且用过的东西立刻就收拾了,感觉提脚就能走人。”

    且是所有东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那种。

    双丫髻丫鬟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放他们离开,想要再找到人,除非是他们故意留下痕迹,要不然他们绝对是找不到线索追上去的。

    怡宁郡主憋着气,对嬷嬷道,“交代下去,让他们给我盯牢了,绝对不能让他们丢下我们自个儿溜了。”

    嬷嬷心知公主的打算,也知这主子的性子,心里暗叹,这要是不成事倒也罢了!要真成了亲,光看郡主这样子,郡马要不让着些,往后的日子可就难过啦!郡马是军人,成亲后长年累月待在驻地不回家乃是常事,尤其黎家军又不是北晋人,就算日后公主登基,也管不到女婿身上去。

    郡主不就是守空房的份儿?

    生平第一次,嬷嬷怀疑起公主这个决定是否明智?

    不止真阳公主不曾考虑过,黎经时会否同意这门亲事,就是怡宁郡主和她身边这些侍候的人也不想过,在他们看来,真阳公主愿把女儿嫁给黎家儿郎,那可是天大的荣幸,她们完全没想过人家会不愿意,所以嬷嬷现在就已经把黎家小将军当自家郡马来看待了。

    她们自然也没现,黎经时身边带着的是两个儿子,而非一个。

    隔日一早,黎经时他们没能摆脱怡宁郡主等人,黎家军哀声叹气不已,商队护卫们则是得意得不得了!经过他们身边时,那趾高气昂的神气模样,几乎让黎家军们按捺不住火气,想要一拳挥掉他们的得意嘴脸。

    如是走了几天,都是荒芜无人烟的地方,商队领队巴紧了黎经时,商队护卫们却颇不以为然,他们虽是真阳公主派来保护女儿的,但他们真正的主子不是公主,而是柯驸马。

    柯驸马对小女儿的终身另有打算,不想公主未知会他一声,就擅自决定要招个南楚小将为婿,柯驸马有气无处,只能命护卫们暗中破坏,还不能做得太明显,免得公主起疑。

    护卫们原本还有些头疼,不过后来现黎家军也看他们不怎么顺眼,既然大家互看不顺眼,那就不必掩饰了!商队和领队却是公主的人,知晓公主的打算,见护卫们这般做派,还以为他们不知公主的打算。

    本想跟他们挑明,好让他们别再跟黎家军起冲突,可又怕贸然行事,会坏了公主的事,只得无奈的看着双方之间的火气越来越旺。

    好不容易黎家军的斥候回来了,道是前方三十里处有一小城,规模不小,有酒楼、客栈数间。

    黎经时便派人来和领队说一声,双方各派人前往小城去打点投宿事宜。

    领队立马派了自己的心腹前往,黎经时原是要派心腹侍从前去,不想黎韶熙拦了下,跟那心腹侍从咬了好一会儿耳朵,才放他走。

    “你跟他说什么?”

    “也没说什么,只说咱们阮囊羞涩,又这么多人要投宿,住不起太高档的酒楼,让他找便宜宽敞的地方应付一晚上就是。”

    黎经时点头,“还是你有成算。”倒是黎茗熙看着他哥直笑,黎经时看他越笑越不对劲,伸手赏了他后脑一记。“傻笑个什么劲儿!”

    黎茗熙被父亲偷袭也不以为意,对他爹道,“您真信我哥手里没钱?”

    天知道他哥那来的精神,边打仗还边能派人去搞买卖,什么南货北卖,北货南卖的,别说,还真让他哥赚了不少,他们黎家军现在不说是最有钱的,但受伤退下来的那些人,如今都有活可做,就是拜他哥所赐。

    黎经时对此倒是没有次子了解得这么清楚,他只隐约知道,长子在做的事,让黎家军上下更团结了,这是好事啊!所以他也就没多问,但现在听次子说起,不免有些忧心。

    “您放心,儿子没吃独食,那些监军们都有份,若有人想到皇上跟前跟状,还得掂量下自己扛不扛得住那些监军们的怒火。”

    “你心里有数就好。”说着不禁又说起北晋这支牛皮糖来。“也不知要跟着咱们走到那,真是。”烦人啊!

    正说着,就听到外头响起夹杂着惊恐尖叫声,以及马匹痛苦嘶鸣的喧哗声。

    “有山贼!”

    “有贼子来了!”

    黎经时父子拿了武器出营账,就见营地里乱成了一片,一支箭正对着黎经时的门面呼啸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