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盯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盯牢

 
    南城黎宅,因老太太和两位老爷都迁居莲城,南城这边就由黎二太太当家,年前6续把已经订亲的庶女嫁出去,可把不怎么强健的二太太累坏了。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二太太身边侍候的,无不尽心侍候,但心里难免有些担忧,一家主子全去了莲城,听说有三房那个当教主的庶女撑腰,哦,不对,人家现在不是庶女了,而是嫡女,因为她娘才是元配嫡妻。

    至于三太太,听说竟然被二老爷收房,成了蒋姨娘,可把二太太愁坏了,尤其听闻她肚里还揣了一个娃,简直叫大家无法置信,她不是三老爷的妻子吗?怎么会和二老爷搞到一块儿去?

    老太太竟然还纵着她,真是世风日下啊!也不看看家里还有这么多位未出阁的姑娘,万一要传出去,叫已经出阁的姑奶奶在婆家怎么抬得起头来?

    幸亏是在莲城,不是在南城闹出来。

    丫鬟、仆妇们对此议论纷纷,连带着对黎深深的评价也不怎么好,本来就因她是父不详的拖油瓶而对她印象不佳,现在她娘闹出这种丑事来,府里的人怎么会对她有好印象。

    远在莲城的黎深深压根不知,自己在南城的名声已然跌至谷底,还惹得黎家姐妹们视她为仇敌,尤以二房的姑娘们为甚,无他,当她是三房的嫡女时,与她们的利益并无冲突,但现在她娘成了二房姨娘,还是个颇受宠的,有她娘和老太太撑腰,她们争得过她吗?

    这也是为什么,那几个已出嫁的姑奶奶会连袂去莲城寻蒋姨娘的晦气,要是怀孩子的是别人倒也还罢了!偏偏是老太太的侄女儿,要知道,当年老太太为了她,不惜插手替三叔降妻为妾,好给小蒋氏腾位置,要是小蒋氏给二老爷生儿子,那么老太太是不是会为了不委屈侄女生的儿子,而把二太太给休了,好让二老爷扶正蒋姨娘呢?

    便是因此,她们不惜得罪老太太,也不能让蒋氏顺产,却不知此举正好帮蒋氏除去了祸根,那个孩子可是她仍是三太太时,与二老爷**所有,若是留下来,就成了罪证确凿的证据,现在被她们出手除了,除了让家里的长辈们对她们失望外,日后二老爷若利用此事,来压制她们好扶正蒋姨娘,她们也无立场反对了。

    这是大房嫡长女黎沁沁特地从婆家回来,提醒姐妹们的,意在让她们千万别再冲动行事了!

    因黎沁沁这番话,留在南城黎宅里的黎家姑娘们,都老实了不少,当中唯一让黎沁沁放不下的黎净净,也安份许多,让黎沁沁和二太太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二婶了。”黎沁沁抿着嘴对半躺在床榻上的二太太道。

    “是苦了你,要不是大姑奶奶回来帮衬着,只怕我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二太太拿着绣帕轻按眼角,黎沁沁嘴角微撇流露出不屑,面上却很是亲和的安抚着二太太。

    “祖母便是倚重二婶,才会放心让您留守家中。”好生打迭了番好话全往二太太头上砸过去,砸得二太太乐晕晕的,黎沁沁见状,便又劝她要大度容人些,“既然蒋姨娘进门已是事实,您不妨大度些,一来,可让祖母对您心怀歉疚和感激,二来,也让二叔愧疚之余,待几个妹妹们更好些。”

    二太太点头,这些日子以来,她身边的心腹也劝了她不少,事已至此,她要再吵,这个家怕是真没自己容身之处了,反正蒋姨娘肚子里那个已经没了,还伤了身子,等她调养好,老爷怕是早不知被那个狐狸精给勾走了。

    她自己身边有三个亲生的闺女儿,还有数个庶女,再来个拖油瓶庶女,又怎样呢?黎深深远在莲城,吃穿用度自有老太太去操心,用不着她多事,她只管把家的事打理好便是。

    黎沁沁看她眉宇间的忧愤渐消,心底轻叹,女人何其难,偏偏为难女人的,都是女人。

    因近年底了,黎沁沁没有久留,从二房告辞出来,便回大房稍坐,顺道帮她娘打理下家务。

    一进门就有仆妇和丫鬟们迭声问好,黎沁沁淡淡回应,来到堂屋,命人去请管事来回话。

    不想今日第一个上门的,会是她娘的心腹蔡嬷嬷。

    “自赎已身?”黎沁沁颇感讶异,她娘出手再怎么大方,也没大方到让蔡嬷嬷一家子有余钱自赎己身吧?要知道他家可是她娘的心腹,她娘怎么可能会放她们一家远走。

    “是啊!”蔡嬷嬷一脸感恩戴德,“大太太仁慈,知道老奴那孙子有才,便大方的应允老奴,只消攒满了三十两,便允老奴自赎己身。”

    “那你儿子媳妇呢?还有你闺女儿和女婿家?”

    黎沁沁满眼不信,但蔡嬷嬷是她心腹,当着一众下人的面,黎沁沁不好反驳她,要不岂不是说她娘说的话不作数?只是,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偏又说不上来那儿不对。

    待收了蔡嬷嬷的银子,让管事领蔡嬷嬷去衙门销奴籍,她还是觉得事有蹊跷,等回了夫家忙完了家事,已是深夜,不过她没有回房歇息,而是叫丫鬟研墨,提笔写了封信给她娘。

    南城和莲城离得近,没几日就接到黎大太太的回信。

    黎大太太既没承认也没否认,自己曾答应让蔡嬷嬷自赎己身的事,而是说她不记得了。

    黎沁沁长叹,她娘每次都这样,遇事不敢担责,就推说不记得了,蔡嬷嬷是她的心腹,就算她真答应让她自赎己身又如何?那是她的人,她乐意放人就放人,谁会多嘴?因为自己问了这么一句,她娘就推说不记得了!

    这么没有担当,日后如何担得起这个家啊?以为祖母能长命百岁,管着这个家一辈子?

    “奶奶。”黎沁沁回过神,见是自己派出去查探蔡家情况的仆妇回来了,忙让她上前回话。

    待听完仆妇的话,黎沁沁只觉心跳加,她似乎现有什么不妥了。

    “蔡家是一口气买下那两个庄子的?”

    “是。”仆妇语气甚为艳羡,蔡嬷嬷是大太太的心腹,就有本事帮一家老小赎身,还置了家业,都是给人当奴才的,能有此际遇谁不称羡?

    有些人给主子当了一辈子奴才,临了却没落着好,别说赎身了,很有犯了点错,家老小被卖,从此再也见不到亲人,或者被杖责、杖毙都有。

    能像蔡嬷嬷这样,主子大慈悲,把她一家子全放出去?少矣!

    这南城里怕是找不到一个主子,像黎大太太这般宽厚的了!

    黎沁沁心道,她娘是大方没错,但凭蔡嬷嬷一家的月例,就算自赎己身,也是竭尽一家所能,那来的余钱置产?还不止一处,这怎么可能?

    如果她娘没额外赏给蔡嬷嬷,那她家就是另有财路,是什么呢?

    越想越不对。

    隔天她便让丫鬟去喊她一个心腹陪房媳妇进府里来,这陪房媳妇原是她的陪嫁大丫鬟燕柳,燕柳生得清秀,所以没被黎沁沁丈夫相中开脸,年满十八时,一个帮她管嫁妆铺子的陪房,求了她把燕柳讨去做儿媳妇,燕柳夫妻对她忠心耿耿,所以她有许多事,都是交代他们夫妻去办。

    “你让你当家的去帮我查,看蔡嬷嬷和她儿子在府里当差时,可是另有什么财路?”

    “您是怀疑他们…….”

    “我不确定他们做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要不然怎么能短短时日就攒了这么一大笔钱财?”

    蔡嬷嬷母子虽然很小心,但凡做过必留下痕迹,更何况,蔡家人得了意外之财后,怎么可能不花用?他们原本住的地方,左右邻居都是府里当差的人,大伙儿月例钱虽有多寡,但大概心里都有数,谁看不出来,蔡家人花的比赚得多?

    再说,蔡嬷嬷前些年差事办砸了,没把净姑娘看好,让她惹出祸事来,自那之后蔡嬷嬷在大太太跟前可就大不如前,也就是说,除了固定的月银之外,大太太根本不可能赏她东西。

    但蔡家人身上穿的戴的,可跟他们不同一个档次啊!

    他们早就想跟人好好说一说了,可是苦无良机和对象,这回听说蔡家人竟然这么大造化,脱了奴籍不说,还置了产当起地主来,大伙儿心里就像养了十几猫,每一只都挠得人心痒痒的啊!

    不想这天就来了个熟人,跟她们打听蔡家的事,三姑六婆们高兴不已,个个卯足了劲儿,和燕柳夫妻讨论起蔡家事。

    燕柳夫妻花了三天的功夫,总算把事情整理出个脉胳来。

    隔天燕柳就进府找黎沁沁,将事情一说,可把黎沁沁吓得够呛。

    “你是说,他们一直和三叔有联系?”

    “应该是如此,三老爷之前曾托人送信送东西回来,都是蔡嬷嬷他们代收的。”燕柳道。

    “那,我三叔他们父子都还活着?”

    “之前应该都还活着,只是这两、三年就不知道了,因为蔡家已经有一阵子没接到他们托人送东西回来了。”

    蔡嬷嬷他们是觉得再待下去,也捞不着好处了,所以才决定离开的?

    黎沁沁想到已入二房为妾的小蒋氏,还有从三房嫡女变成二房拖油瓶庶女的黎深深,不禁深吸口气,要是她三叔父子真的没死回来了,知道祖母干过的事,会不会把黎家给掀了?

    “派人去把蔡嬷嬷一家给我盯牢了。”

    “奶奶?”燕柳愣了下问,“要盯多久?”

    “等确定我三叔他们不会回来了,再说。”黎沁沁深吸口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