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捷

 
    年底了,不少人家忙着大扫除,也忙着扫货,办年货送节礼。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

    京城每个市集都热闹非凡,采办的人们摩肩接踵,瑞瑶教二长老及下属也忙得脚不沾地。

    因为大长老的退隐,二长老的地位隐然就拔高了,虽然还是称呼他二长老,但实际上二长老底下的人,无不将他当长老之来看,毕竟已无大长老了,剩下的三位长老中,四长老一直处于劣势,好不容易这两年有些建树,但与二长老相比,那不过是莹莹之火,难以与明月匹敌。

    三长老一介女流,全靠她爹留下的余威,她的本事只怕比之四长老还不如,再者她的婚事尚在未定之天,等她成亲出嫁,婆家会容许她再管着瑞瑶教的事务吗?听说她舅母可是盼着她嫁进门,好让她儿子取代外甥女,成为三长老呢!

    故此,二长老的下属们士气很高,连带着京城分舵底下的人也都积极起来,虽然分舵主有儿子,但是大家都知道,许分舵主并不受二长老祖孙待见,一旦许分舵主有个三长两短,接任的人未必就是他许家人,纵使他的嫡长子许芳昆是二长老孙子的亲娘舅,二长老也未必会支持他继承父职。

    那要是他们能得二长老的青眼,不就有可能取代许分舵主,成为新一任的分舵主?要知道,他们那个前教主可是诸事不管的主儿,现在的新教主不过是个未及笄的小丫头,能顶啥用?

    至于传闻中,大长老被新教主逼退的事,他们压根就不信,他们认为大长老之所以会退隐,全是因为小儿子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再加上韩家那些不学无术的混球,给他惹了太多麻烦,而且大长老年纪老大,能再撑几年?不如趁还惹新教主生厌时离开,如此还能为韩家人在新教主心里留下点好印象。

    对大长老的退隐,二长老的人乐见其成之余,也不免嘲弄一番,黎漱这位大教主已成过去,大长老也该闪边去,接下来是他们二长老的天下了。

    因为如是想,所以他们对韩见等人虽不待见,也不会刻意刁难。

    但即使如此,韩见一家人在京城的展并不顺利,原因很简单,离了瑞瑶教,谁知他韩见韩大老爷是那根葱啊?就更不用说他的儿孙们了,韩玉唐夫妻虽早早就到京城,其父母也在他们到京城不久后,就打着照顾儿子的旗号前来京城,但他们一直住在分舵里,吃穿用度全不须自己操心。

    直到大长老退隐的消息传来。

    许分舵主是没说什么,但侍候的人酸话不少,韩玉唐本就因腿伤而极为敏感,但也因行动不便,所以他根本听不见那些人的酸言酸语,而他的妻子因照顾他,甚少在外走动,倒是他的父母韩青夫妻对那些评语了如指掌。

    可他们离了分舵,要在那儿落脚?更别说韩玉唐那双腿还得延医治疗呢!

    这一笔笔费用砸下来,令韩青不敢妄动,就是妻子偶有抱怨,也被他强力镇压下去,手里没钱寸步难行啊!他爹没有传消息过来,他哪敢乱动?

    直到韩见命管事带银票进京来打点,置了宅把他们一家接出去,韩青才如释重负,但接踵而来的消息,又让他们夫妻愁煞了。

    祖父退隐一事已是事实不可更改,黎浅浅那死丫头已是教主,就算儿子的腿治好了,黎漱收他为徒又如何?黎漱自己都已不是教主了,难道还能把教主一职收回来,改传给韩玉唐?

    父亲得祖父应允,到京城来谋前途,可是韩家有什么?以前大手大脚的花钱,花的全是瑞瑶教公中的钱,他们从没想过有天会和瑞瑶教毫无关系,私产是有,但大多是媳妇的嫁妆。

    韩见他们尚未到京城,韩青就已能预见一家子人将面临到的困境,尤其在得知,父亲此行还带了不少族人同来,心里就更慌了。

    韩青妻齐氏原还觉得丈夫杞人忧天,等韩见等人进京后,方知丈夫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因在半道上遭了难,韩家人进京后还有些惊魂未定,全都挤在一块儿,也没怨言,人多有安全感嘛!可时日一长难免出现嫌隙,想别人搬出去,好让自家住得舒服些,也想自个儿搬出去,自个儿独住一院儿,别跟亲长们同住一处,做什么事都要被长辈们再三追问的强。

    京城居又大不易,阮囊羞涩的他们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如愿。

    韩见带着儿孙整天在外头忙,回到家往往是累的倒头就睡,他总以为,只要给他机会,他肯定会做的比他爹还好,每当他爹说起莲城那些商号生意不佳,或是遇到什么难题时,他总是想,这要换做是他会怎么做,绝不会同那些掌柜们一样无能,稍稍遇到事,就着急上火找他爹救火。

    但现在,轮到亲身上阵,方知其中关窍何其多,光是开铺子的地点就是门大学问,开什么店又是门学问。

    以前他认为四长老他们开货栈商队没啥大不了的,要换做是他,肯定会做的比四长老他们强,不过是建个货栈嘛!弄几个会武的人押送货物,行走在两个货栈之间,有什么了不得的。

    但真的尝试要依样画葫芦时,才现问题多不胜数啊!

    再加上他们的资金折损了泰半,剩下的这些钱,想多开几间铺子,让大家都有事做,都有收入,简直是痴人说梦。

    韩见不得不同意儿子们的建议,找人合伙。

    只是打着老父的名号,让韩见有些心虚,说起来还是韩修等人胆子大一些,大剌剌的拿着祖父韩宥的名号在外头与人结交,韩见虽不悦,想阻止他们这么做,却已无能为力,因为进京后接连几次的失利,让韩修他们对父亲韩见已不再如从前那样信服。

    这也是黎浅浅知道韩家人打着大长老旗号在外招摇,却放任他们去的缘故。

    韩修等人不如韩见见多识广,初生之犊不畏虎,他们大无畏的把韩宥的名号抬出来,一旦有个什么不妥,那些人不会找上她,也不会找上二长老,而是会找韩宥这个大长老做主。

    毕竟韩修他们是韩家人。

    韩修他们为何不敢拿瑞瑶教的名头出来招摇,那自然是因为京里有二长老在,他们不是不曾抬出瑞瑶教的名头来压人,不过对方跟去跟许分舵主确认韩修等人的身份,得到答案后,对方狠狠的教训了韩修等人。

    原本以为自家武艺高强的韩修兄弟,被狠狠打脸不说,还因此休养了近一个月,之后他们就不敢以瑞瑶教中人自居。

    黎漱不知此节,只以为韩家人笨,没想到此招,却不知他们早用上了,还因此被教训了一顿,从此不敢再用。

    隔天,黎浅浅就让刘二派人去详查,韩家人在京城都做了些什么事,查明白之后,就令刘二派人给韩宥送消息去,“别忘了告诉大长老一声,咱们是看在他的份上,才不跟韩修他们计较。”

    黎漱在旁听了,便加上一句,“告诉那老家伙,要是他无力管教,我们不介意帮他一把。”

    黎浅浅抚额,“别,别加这句。”

    “这是为啥?”

    “您闲得慌?还想着帮大长老管教儿孙?那是他们韩家的事,您多什么事?就不怕一旦插手,反让韩家那些合伙人趁机攀扯上来?”

    黎漱愣了下才讪笑道,“你说的是,是我多事了。”

    消息送到韩宥手上时,已近除夕,韩宥气得不行,立刻派亲信上京,告诫儿子管好孙子们,别害他临老名声不保。

    韩见接到消息时,已是元宵,因此一家子没能好好过节,全都待在家里挨训。

    对黎浅浅来说,韩家已是过去式,他们是好是歹,都不关她的事,只要别牵扯到她和瑞瑶教,她就不会出手。

    因为凤公子夫妻过世,凤家庄得守孝,所以过年前,黎漱就带着徒弟搬回去之前在京城置的宅子。

    搬到黎宅后,气氛整个都不一样了,不再那么压抑,黎漱心情大好,黎浅浅也觉神清气爽,不过蓝海父女没跟过来,他们父女仍留在凤家庄里,蓝棠帮着内总管理事,蓝海则是要盯着几个伤员好好疗伤。

    至于黎浅浅,有叶妈妈盯着她泡药浴,只需五天让蓝海把一次脉就成。

    黎浅浅对过年没什么特别感受,不过春江她们显然不这么看,年前就怂恿她带着她们去置办年货,叶妈妈也说为了试手,带着春江等人去市集上采买,黎浅浅也换了装,扮成个小丫鬟跟着出门去。

    他们之前就曾在京城过年,但黎浅浅却从未好好的看过这个城市,虽然说比不得她前世任何一座科技达的都市,然而没有声光特效的南楚京城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及年味,那是科技达却人情淡陌的都市所没有的。

    走在街道上,处处张灯结彩很是喜庆,记忆里头,好像临近过年,她家旗下的百货公司商场也都是这幅模样,原来两个世界还是有相同的地方啊!

    不知为什么,一直跟这世界格格不入的黎浅浅,忽然有种想哭又想笑的冲动。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科技不达,她还连个亲人都没有,喔,名义上的亲人不算,亲娘死了,亲爹下落不明,虽有四个哥哥,但一个死了,一个被卖得不知去向,另外两个也不知生死。

    所谓的嫡母把她当垃圾扔了,她带着亲生女儿奔前程去,幸好村长他们救了她。

    好不容易找来的表舅,却晚了一步,没能救她娘一命,怨吗?能不怨?恨吗?凭什么恨?看在他救自己一命的份上,不跟他计较了!

    事情一桩桩接连生,她一一承受了,因为她感觉自己彷佛是隔着一层防护罩看着这个世界,凤奕失去双亲,痛不痛,肯定痛,凤耀手足俱断,想治得忍受锥心之痛,痛吗?一定很痛。

    她知道他们痛,但不是感同身受,直到此刻,她才感觉得自己周身的防护罩突然间消失了,呼息间的空气,也与之前感觉不同了!

    她现在是真真实实的感觉到,双足踩踏在街道上。

    忽地,快马奔驰与她擦身而过,耳边听到马蹄铁敲击在结实街道上的声音,还有……

    “报!黎家军大捷!”

    “报!黎小将军大捷!”

    “报!徐家军大捷!”

    “报……”

    后头喊些什么,黎浅浅已听不清了,她只听到黎家军三个字,不知为何,听到这三个字时,她的心口突然开始狂跳,耳里轰轰作响,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