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以为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以为

 
    护法们离开凤家庄之后,刘二就派人暗中盯着,得知他们并未像从前那样,一离开就各自归家,而是齐聚京城福满多客栈,得知消息的黎漱不禁有些惊讶。┡㈧ ㈠中 『文Δ网Ww%W. 8⒈Zw.COM

    凤庄主也知瑞瑶教护法们的习性,想到他们之前在楼外楼中,毫不避讳的谈及复国组织一事,便提醒黎漱道,“你们师徒得小心些,可别被他们牵连了,我看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心思不小。”

    黎漱苦笑点头,“我知道,他们的心思从来都不小。”

    教中有什么事情,他们全都缩着不出面,但一说到复国组织,护法们就按捺不住了。

    “这些护法究竟是何来历?感觉不像是瑞瑶教中人。”这些护法们给凤庄主的感觉是,他们名义上虽是瑞瑶教的护法,但他们实际上是瞧不上瑞瑶教,不以瑞瑶教中人自居。

    彷佛他们是凌驾在瑞瑶教之上似的。

    黎漱沉吟半晌才道,“他们的祖上原是贤太子身边的亲卫。”贤太子既曾是天盛帝国的太子,他身边的亲卫出处不一,有勋贵子弟,有将门虎子,还有寒门出身,但武艺高强的。

    要收服这些人并不容易。

    黎漱不知他们是何时被派到瑞瑶教来的,但据他所知,护法们一直不参与教内事务,好的、坏的全都不参与。

    当年他与大长老互斗,这些人都不曾露面,他没想到他们一露面,就要游说他支持那个狗屁复国组织,所以他出手了,狠狠的把他们教训了一顿,大长老自那之后,安份了不少。

    让他不得不怀疑,他们会跑来游说他,是不是大长老在后弄鬼?

    凤庄主闻言一愣,冲口而出,“那个复国组织不会是他们搞出来的吧?”

    黎漱沉吟半晌,“有可能,就算不是他们搞的,也与他们关系密切。”

    他一直没把那啥复国组织当回事,天盛帝国灭亡至今都一百多年了?中州大6诸强林立,那一个主政者都不是好相与的,他就不信那个组织的头头不清楚,若他真看不清这一点,那表示他是个脑袋不清的家伙,就算天盛帝国真复辟,有这样一个人当皇帝,其前途也堪虑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黎漱低头端起几近透明的白瓷茶盏,“教主不是我了,得看浅浅想怎么办才是。”

    那丫头啊!凤庄主抿了口茶,笑了下,“我看她和我们家奕哥儿挺要好的。”

    “是啊!是要好,不过凤三和棠姐儿是青梅竹马,感情也是挺不错的。”

    凤庄主闻言笑了,“他们兄妹感情确实不错。”凤庄主没说的是,在蓝棠眼中,比她略长的凤三,比较像是她弟。

    “是吗?”黎漱回以一笑,“你可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棠姐儿其实对衍哥儿情有独钟?”

    凤庄主微顿,随即苦笑,“你们都看出来了?”

    “太明显了,那小丫头压根不曾想要隐藏心事,谁看不出来?”

    蓝棠自小被凤庄主和蓝海他们当男孩子养,行事直来直往,没有姑娘家的扭捏,是好,但遇上男女事,难免就吃亏了。

    幸亏黎漱和蓝海护得紧,凤公子夫人对蓝棠视如一家人,在她掌理下,凤家庄的下人就算看出来了,也都闭口不提,因此她的心事才没被传出去。

    但现在,凤公子夫人过世了,凤家庄的内务光靠内总管,怕是压不住的,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事关自家孩子,黎漱与凤庄主难免要上心。

    “我倒不知,你对蓝棠这么好?”蓝海虽是瑞瑶教的人,但自他成亲后,就难得回莲城,黎漱自己更是行踪不定,凤庄主有些不太相信黎漱会对蓝棠的事如此上心。

    “不好不行啊!我就这么一个徒弟。她和棠姐儿处得好,棠姐儿要是过的不好,我那傻徒弟不就难过了?”

    凤庄主笑得前仰后合,笑完了,想到了自家女儿,不禁长叹一声。

    “你真打算退隐,把庄主之位传给衍哥儿?”

    “是啊!”凤庄主又是一声长叹,他们夫妻没有儿子,他本就决定由义子凤衍继位,只是妻子一直不乐意,她不愿女儿嫁给义子,更怕义子接手庄主后,会对女儿不利。

    她绝想不到,事情会变成今日的局面。

    午夜梦回时,他总忍不住要想,若妻子早知道,会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就会早早成全女儿?也就不会让方夫人离间她们母女成功?

    他不止一次后悔,当初为何要答应妻子,让她的寡姐一家住进凤家庄来?

    如果他不曾同意,是不是悲剧就不会生了?

    只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已经生的事,不能重头再来。

    “你已经选好新址了?”黎漱起身看着桌上摊着的数张地图。

    凤庄主点头,“就是这里。”他伸手在其中一张地图的北方一点。

    黎漱低头,就见地图上写着南楚地形图,凤庄主所指之处,就位于南楚与赵国接攘处的湘山山脉,与莲城相去不远,凤公子夫人娘家商家也在附近。

    “这地方挑的不错啊!有山有水。”

    “是啊!”凤庄主微笑颌,很适合他们父女隐居山林。“凤家庄原在湘城就有产业,只是规模不大,衍哥儿已经派人去堪察,不日就能回。”

    黎漱拱手为礼,“恭喜了。”

    “到时还得请你们师徒前来观礼。"凤庄主道,黎漱点头应诺。

    等黎漱离开,凤庄主才疲惫的抬手揉着眉心。

    “辛苦义父了。”凤大公子自内室出来,伸手为凤庄主轻轻按摩肩头。

    “这点事算什么?你二叔二婶去了,他们兄弟自有我来照看,这门亲事,你二婶也乐见其成,现在他们不在了,我总得让他们如意才行。”凤庄主的声音谙哑,让凤大公子听了很是难过。

    “义父,这事不是您的错。”

    “不是我的错?那是谁的错?我错不该一时心软,答应凤悠让方束青重新踏足凤家庄,庄里这么多好儿郎就这么死于非命,他们冤枉啊!”他们何辜?

    还有他相依为命的亲弟弟,他们兄弟感情向来要好,可是弟弟去世后,却一直不曾入他梦里来,他肯定是怪自己的。

    “等新凤家庄建好,我便传位给你。”

    “那公子之位呢?”凤大公子问。

    凤庄主揉着眉心又再长叹一声,“自然是由奕哥儿接手,耀哥儿他,怕是……”

    就算手脚的伤养好了,怕也承担不起凤公子护史的重任吧?凤庄主还担心他日后是否能行动自如,只是没有说出口,但凤大公子又怎么会不明白。

    他是看着两个堂弟出生,跟他们一起长大的,凤奕活跳,凤耀沉稳,要是可以他绝不希望他们出事,但事与愿违,凤奕熬过来了,还因祸得福,凤耀呢?

    自重回凤家庄后,他只有在得知父母双亡时,痛哭失声过,其余的时间,他都沉默不语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不止对他不理不睬,对凤奕亦然。

    “凤家庄这次受创不轻,搬迁之后,你们兄弟两要多加费心,好重振凤家庄。”

    “是。”凤大公子应诺,等侍候凤庄主歇下后,走出屋子时,已是掌灯时,看着一盏盏灯在暮色中燃起,莹莹灯光照亮了院中那株大树,树叶尽落只有枝桠在寒风中摇曳,冬天的脚步已近,新的一年又将来临。

    *

    凤耀的伤并不好治,凤奕几乎整天陪在他哥身边,从小都是凤耀在照顾他,凤奕万万想不到,凤耀会变成他眼前的这个样子,手脚俱残,脸上的伤虽已渐好,但心里的创伤是看不见的。

    凤奕不知,他二哥心里的伤何时会好,他只知道,只要他不放手,他哥就舍不得他,就不会毫不留恋的追随父母脚步而去,可是看他受苦,他恨不得身替,有时他会忍不住想,为了不想失去亲人,强留着他哥,让他这样受苦,是不是太自私了?

    好不容易被蓝棠养出来的一点膘,就在这样煎熬下,咻咻咻地的消失了。

    黎浅浅看着不忍,趁蓝海他们在给凤耀疗伤时,把凤奕找出去。

    伤员不好过,伤员家属也不好受。

    黎浅浅把凤奕找出来,就陪着他在他娘的屋子里呆坐,不知过了多久,凤奕才开口。

    “我小时候很调皮,我娘管不住我,就叫我哥盯着我,他左额角上有道伤疤,就是因为护着从树上跳下来的我,才会被地上的石子给伤了的,大哥怕我们挨骂,揽了责被伯父罚跪,哥说不能让大哥白白被罚,额上的血还没干,就拖着我去祠堂陪大哥一起跪。”

    丫鬟悄声请示,要不要点熏笼,黎浅浅对她颌,几个丫鬟端了两个兽钮黄铜熏笼进屋来,凤奕呆呆的看着她们,似乎不明白她们为何在这里。

    黎浅浅拍拍他的手,等他看过来,才问,“棠姐姐呢?她也跟你们一起被罚跪?”

    凤奕摇头,“没有,她可厉害了,不止给我们送吃的送喝的,还给我们弄了三床被褥来。”

    “那时你们多大?”

    “不记得了。”凤奕摇摇头,“我记得,那时候常有人说,大哥不是伯父的亲儿子,是从外头带回来的,所以他要是做错什么,都不会被伯父罚。”

    黎浅浅看他一眼,笑问,“你肯定很羡慕,因为不管做错什么,都不会被罚。”

    “嗯,可那天之后,我才知道,大哥就算不是伯父亲生的,做错了事,还是要被罚,因为在伯父心里,大哥就是他的亲儿子,只有真的把你放在心上,才会教你做人处事,怕你行差踏错,处处引导你。”

    黎浅浅点头,她哥也是管她很严,就是怕她一个不小心被人带坏了。

    “所以我才会以为,凤乐悠大概不是伯父和伯母的亲女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