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野望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野望

 
    楼外楼外头,蓝棠提着药箱,跟在黎浅浅身后,“真要去给他们疗伤?”

    “我是教主,知道护法们受了伤,特地来看望一下嘛!有什么不对?”

    是没什么不对,只是拉着她这个半吊子来给他们疗伤?不被那些护法们嘲笑才怪!

    楼外楼里侍候的丫鬟们看到黎浅浅走进来,便要屈膝见礼,“别,别作声。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

    丫鬟们含笑点头,领头的大丫鬟上前福了福,“黎教主是要来见谁?奴婢给您引路。”

    黎浅浅挠着下颌,好一会儿才道,“来看我们家护法的。”

    呃,您家的护法可有好几十位呢!您要见那一个啊?大丫鬟为难了。

    见大丫鬟一脸难色,以为是有什么难处,待得知她是不知要带她从那位护法探望起而为难时,黎浅浅的小脸也黑了。

    她不止没见过这些人,连他们的来历都不晓得,万一搞错了他们之间的排序而得罪了人,那可就不好。

    “不如,你先带我们在屋外走一遭吧?都绕一遍,看情况再说。”

    大丫鬟只得应了,打走其他丫鬟,令她们不许乱跑乱说,便带着黎浅浅去逛众护法的屋子。

    绕一圈下来,大丫鬟的脸更黑了,她一点都不想知道瑞瑶教的护法们,对两代教主不敬啊!小心的看黎浅浅一眼,现这位年轻的不象话的小教主竟然满脸笑意。

    她该不会是被那些护法们的抱怨和野望给气昏头了吧?

    不过,那些护法们的话真的能信?天盛帝国当真有复国的一天?

    如果真能复国,那眼前这位小教主,岂不就飞上枝头,当那真正的凤凰?那自己是不是要把握这难得的好机会,好好的巴结一番呢?

    黎浅浅不知大丫鬟心神电转间,已经想到这么遥远去了,此刻她总算是明白,为何这些护法们不在南楚,而且就连表舅也都不知他们的行踪了。

    这些护法们,平时就潜藏在中州大6各地,就是鸽卫们也不知其所踪。

    只是这些人也太没防备了吧?自己一行人在外头绕了那么一圈,他们竟毫无所觉不说,还肆无忌惮的在南楚地界上,说要复国,以为南楚皇帝乐见天盛帝国复辟吗?

    天盛帝国要是复辟,那诸国算什么?

    出了楼外楼,黎浅浅才对大丫鬟道,“今日所听所见,你最好烂在肚子里,不然会给你自己惹来杀身之祸。”邉说边在旁边的树干轻拍了下,就见树叶纷纷落,树干上清晰可见一个小小的掌印。

    大丫鬟满眼惊惧的点头,“奴婢知道了。”

    “为了你们好,他们若没招唤,最好是别近前去侍候。”黎浅浅提醒她,她可不希望自家护法们为了守密,而把楼外楼里侍候的丫鬟杀了灭口。

    大丫鬟点头如捣蒜。

    等回到蓝海的住处,蓝棠忙屏退春江她们,然后才问黎浅浅。

    “你之前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黎浅浅反问。“你爹可是药堂堂主,你听他说过复国组织吗?”

    “没有。”蓝棠老实摇头,她爹醒着的时候,大多用来思考手上的病例要如何救治。

    “天盛帝国都亡国多久了,还想着复国?那几个护法是傻的?嚷着要复国,他们如何确知那个组织的头头,就是贤太子的后代?”黎浅浅踢掉脚上的小蛮靴,跪在榻上翻着桌上的食盒。

    天盛国最后一任皇帝哀帝,可是下令将贤太子一脉全数诛杀,除了黎定平身负绝世武学逃过一劫外,也就只有黎浅浅这支的老祖宗兄弟两,因得黎定平保护,才得之幸存。

    “根据那位护法所说,那个组织的头头是贤太子嫡长子的嫡曾孙。”她们没跟那些护法打照面,根本无法确认这话是那位护法说的,黎浅浅觉得有点头疼。

    “是真是假,谁晓得啊!”蓝棠嗤之以鼻,“随便一个人冒出来,说他是你家祖先的后代,就可以理直气壮要求你,全力支持他复国?”

    若真要复国,同是贤太子后代的黎浅浅,根本不必去支持别人,她大可直接复国称女帝吧?干么要替他人作嫁衣呢?

    “不知他们跟表舅提这事了没?”想要游说黎漱支持那个组织的头头复国,难度应该不小吧?

    等她去见了黎漱,才晓得,那个组织并不是最近才冒出头的,早在黎漱的父亲还在世时,那个组织就不断的游说他,想要获得他及瑞瑶教的全力支持,只是黎漱的父亲与来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都没有被说服。

    “我爹要求对方提出证据,证明他们头头就是贤太子嫡长子的儿孙。不过对方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只是敷衍我爹,说等他答应之后,他家主子自会提出证据来。”

    这种一听就是忽悠人的话,想说服人家掏心掏肺,将全副身家投入他们所调的复国大业?当他爹是傻的吗?

    “竟然有这种事?”蓝海讶异的问,黎漱转头看他,“你不知道?”

    “不知道。”蓝海摇头,动作和他女儿如出一辙。

    黎漱真是服了他。

    “你没进去见他们是对的。”黎漱狠狠的瞪了黎浅浅一眼,“他们之中,有人心很大,妄想要从龙之功,却又不想付出代价,想慷他人之慨。”

    用瑞瑶教的人脉和所谓的宝藏,换取他们的荣华富贵?

    “南楚皇帝为何一直对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我的祖父曾全力支持他父亲胜出,当时为了打败他那些条件比他好,更被看好的兄弟,瑞瑶教付出了不少代价。”黎漱道。

    黎漱的祖父以此,换取了瑞瑶教这些年来的平静,但也因此,他放任四大长老们坐大,让南楚皇帝觉得瑞瑶教的教主是无用之人,因为他们连自己的手下都压制不了。

    “那这些护法,又是谁让他们散居各地,各自为政的?”

    “我祖父。”黎漱苦笑,“为了让南楚皇帝相信。”

    “他压制不住底下的人。”黎浅浅补充,真是够了!现在算是怎样?玩过头了,真的压制不住护法们了?

    她就不信,这些人看不出来,大长老的野心,二长老的自做主张,可是他们不止没有提醒黎漱,反而冷眼坐视事态恶化。

    他们是想以此,来逼黎漱答应与复国组织合作?不,不是合作,而是被并吞,他们想复国,势必需要很多人,很多钱,而传言中,贤太子夫妻可是将大力支持黎定平建瑞瑶教。

    看看瑞瑶教总坛,就知这对夫妻对儿子是如何的全力支持。

    就算那个复国组织的头头,真是瞖太子嫡长子的后代,他手里肯定不如瑞瑶教宽裕。

    “您就是因为如此,才会和他们打起来?”黎浅浅悄声问。

    黎漱瞪她一眼,摇头道,“不是。”

    但不排除是那几个心大的家伙挑唆的。

    上回他年轻气盛,下手没有轻重,直接就让众护法们丢脸,这回他学乖了,护法们的伤外表看来都不重,但受的内伤怕是要过段时日,才会有所感觉,也算给他们留面子了。

    “那我还要去见他们吗?”

    “要,晚一点,我带你去。”黎漱坏笑,黎浅浅见到他这个笑容,立时有种不太美妙的预感。

    隔天蓝海带药僮去楼外楼给众护法疗伤时,黎漱也带着黎浅浅一起去了。

    众护法们对黎浅浅这位新教主全都无视,他们有劝黎漱赶紧成亲生子,生个自己的亲儿子,再把教主位置传给亲儿子。

    也有看黎浅浅年幼好欺,趁黎漱被其他护法绊住时,出言恐吓她,逼她同意和复国组织合作。

    黎浅浅一律回以浅淡微笑,让众护法们觉得很无力,感觉像是一拳打在绵花上头。

    众护法们在凤家庄没待多久,就离开了,临去前,不忘找上黎漱,再度进行劝说,让他们很失望的是,黎漱虽没拒绝见他们,却也没给他们满意的答复。

    他们改要求单独见黎浅浅,黎漱大方的答应了,只是令他们失望的是,黎浅浅虽不是黎漱的亲闺女,但她应付他们的方式,与黎漱如出一辙,还真是谁养大的孩子像谁啊!

    送走护法们,黎漱把黎浅浅找去密谈,这一谈,就谈了一夜,谈完后,黎浅浅直接睡趴在桌上,还是叶妈妈把她抱回房去,黎漱则是直接去找凤庄主谈话。

    直到黎浅浅睡醒,他们还没说完。

    “大教主和你说什么啊?”蓝棠陪黎浅浅吃早饭时,忍不住问。

    黎浅浅摇摇还呈现昏沉状态的脑袋,“现在别问我,我吃完饭,还要回去继续睡。”扒了两口饭,上下眼皮子开始打架了!

    “别睡了!再睡,你晚上会睡不着的。”蓝棠忙拉她一把,见她回过神来,忙捧着她的脸蛋说道。

    “不行,我好困。”昨天晚上用脑过度,导致她现在困到一整个不行。

    “你吃些糖?”蓝棠从腰间的粉蓝荷包里,掏出一颗糖,剥开糖纸,拿到黎浅浅眼前道。

    “不要,会蛀牙。”黎浅浅瞪着那颗滚圆粉红,散着甜味的梅子糖,很努力的抗拒着想吃的冲动。

    “吃嘛!”蓝棠哄她。

    黎浅浅捂住嘴,“不要,我吃饱了。”说完便跑回内室,踢了鞋扑上床,放下床帏,等蓝棠追进来,她已经躺在床上,“我睡了。”说完就闭上眼睛不理人了。

    蓝棠看着好气又好笑,自己不过是怕她晚上会睡不着,作息时间会乱掉!“你现在睡饱了,晚上睡不着怎么办?”

    “放心,我要是睡不着,就拉表舅去做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