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迁怒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迁怒

 
    当凤奕将内力完全炼化为己用后,蓝海便病倒了,这几个月他耗费心力甚巨,确定凤奕完全没事后,心神一松就病了。㈧㈠Δ中文Δ网Ww『W.Δ8⒈Zw.COM

    本来高高兴兴给大家煲汤的蓝棠吓坏了,哭着叫大夫救她爹,反把回春堂的大夫给吓坏,蓝大夫的医术比他高明啊!他没把握啊!

    但看蓝棠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可怜兮兮的样儿,逼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上去给蓝海把脉,待确认他是心力交瘁累坏了,才松口气对蓝棠道,“没事,没事儿!蓝大夫是累坏了,让他安心调养一阵子就好。”开了方子让人跟他回去抓药,凤大公子忙上前给了个大红包。

    “多谢史大夫。”史大夫没有推辞,心满意足的带着个去抓药的小厮走了。

    这次回春堂为凤家庄倾尽全力,不过,凤家庄向来诊金给得足足的,而且回春堂一直苦无门路搭上蓝海,这次为凤庄主等人疗伤,最大的收获便是与蓝海交好,并与他好好请教了一番,这可比收什么金银珠宝还有用啊!

    只是很可惜的是,还是没能问出蓝海师从何人,虽知蓝海是继承其父遗志,成为瑞瑶教药堂堂主,但蓝家祖上师从何人,却一直是个谜。

    有人说,瑞瑶教教主是天盛国皇室之人,那其教中药堂堂主当也是天盛国御医吧!毕竟如大长老等人,不都是贤太子夫妻给儿子的帮手,那为保儿子健康,从太医院弄个医术高明的御医,来给儿子当药堂堂主又有何难?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听说第一代药堂堂主是创教教主江湖上好友,此人医术高明,但来历成谜,他终生未娶妻生子,只是身边带着义子,便是蓝海之父。

    史大夫此次与蓝海讨教了不少外伤的治疗手法,他急着回去与父兄们印证。

    凤家庄的管事取诊金来,现找不到史大夫,问了人才晓得,史大夫早走了,不禁好气又好笑,这人赶什么呢!

    他哪知史大夫的急切,此时的他就像是得了新玩具的孩子,急得想要跟家人分享,管事不知,史大夫他急于要家人分享的新知,能让回春堂成为京城顶尖的药堂之一。

    凤奕跟在凤大公子身后走出来,管事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红了眼眶,他自小就是凤公子的小厮,是凤公子将他提上来当管事的,看到久违的凤奕,他便想起了老主子。

    “小纪叔。”凤奕看到他,也红了眼眶,他还记得,小时候他跑得慢,追不上大哥和二哥,他爹就会派小纪叔背着他去追哥哥们,那一幕似还在眼前,可是父亲不在了!二哥,二哥下落不明,只剩下他和小纪叔了。

    “二公子吉人天相,肯定不久就会有好消息的。”小纪叔含着泪安慰他,其实心里知道,可能性不高。

    因为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却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若是人还活着,知道父母双双过世,凤耀怎么可能不回来,除非是他回不来。

    大家心里都有底,但没人敢在凤奕面前捅破。

    凤奕点头接受了小纪叔的安慰,跟着凤大公子离开的脚步却有些沉。

    凤大公子低声轻叹,伸手轻拍凤奕的肩头。

    小纪叔长叹一声,转身出了凤家庄,亲自给史大夫送诊金去,史大夫的老父得知儿子没拿诊金就跑回来,还让凤家庄的管事亲自跑一趟,不由恼火的骂了儿子好几句。

    史大夫抱头鼠窜,嘴里边喊着,“爹啊!您别骂我,回头您要知道我为什么急着回来,就会后悔骂我了!”

    回春堂里史大夫的兄长和侄儿、学徒及药僮们纷纷上前相劝,好不容易才把已届七十高龄的老史大夫给劝住。

    小纪叔尴尬的把诊金给了史大夫,史大夫讪笑着送他出门。

    “史大夫留步。”

    “纪管事慢走。”两人在回春堂门口互道别,忽有个年约五十许的壮汉闷头撞过来。

    “欸,小心啊!”史大夫伸手扶了那人一下,纪管事被那人身上背着的药箱撞了下,顿时哀叫一声。

    “啊!对不住,对不住啊!”

    那人手足无措的直道歉,史大夫见状,把两人都带进回春堂里头。

    见纪管事去而复返,还好像受伤的样子,众人都感到好奇,上前来关切,待晓得是那壮汉闯的祸,老史大夫忍不住要训斥人。

    “我说容方啊!你怎么一把年纪了,做事怎么还是这么毛毛燥燥的?”

    壮汉闻言朗声笑了下,“让史老太爷您见笑了,我们家九爷也是这么数落我的,不过都一把年纪了,想改也改不了啊!”呵呵呵!这人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原来这容方是给回春堂送药来的,回春堂的伙计忙与他交接,史大夫亲为纪管事疗伤,容方得知被他撞的是凤家庄的管事,连忙上前郑重赔罪,还问,“听说,瑞瑶教的教主在贵庄做客?”

    “是。”纪管事有些防备的回答,容方闻言大喜,“太好了!我奉我家九爷之命,给黎教主送药来啊!”

    给黎教主送药?应该是蓝先生向容家订的药材吧?纪管事如是想。

    等把人领回去,他才晓得自己搞错了,药材确实是黎教主订的。

    黎漱看到容方取出的白玉匣,不禁大喜,看来容九爷挺走运的,竟然让他寻到天山莲心了。

    “我们九爷要我跟黎教主收九千九百九十九两白银。”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价。

    “好。”黎漱没有二话,朝谨一示意,谨一便掏出银票给容方,容方接过手确认无误才郑重收起。

    “你们九爷还好吧?”

    “好,多谢黎教主关心。”黎漱见容方面有倦容,也不跟他多说,让人领他去休息,自己则去找徒弟。

    自把教主一位甩给徒弟后,他就觉得原本压在肩头上的重担消失了,日子快活了,脚步也轻快了!

    倒是徒弟的武功好像遇到了瓶颈,幸好找到雪山莲心,等蓝海病愈,就能帮黎浅浅换药方了。

    等把她的体质调养好,接下来要修习什么功法,就不怕她因为底子虚练不成,反倒因而走火入魔了。

    想到卧病在床的蓝海,黎漱脚步一顿,“真是作孽啊!”

    “您在说谁啊?”谨一紧跟在侧,忽听得这一句,忍不住问。

    黎漱朝他翻了个白眼,“还能是谁?”

    说起来也是凤公子夫妻当初一念之差,没能彻底斩草除根,才会被方束青反噬,想到此,黎漱皱着眉头对谨一道,“我记得方束青还有弟妹?”

    “是。方信怀原在京城读书,因方夫人过世,方老夫人派人接他们回去守孝,方束青趁隙逃了。”

    “她和长平公主没有交集,她是如何和长平公主搭上线的?”

    “这……”

    “是她主动去找长平公主,还是长平公主主动寻她的?”

    谨一摇头,“这就真的不清楚了。”

    “黎叔可是看出有何不对?”站在月洞门旁的凤大公子扬声问,等着黎漱回答,他身边站着凤奕,凤奕清醒后,就一直很沉默,可以看出他很疑惑不解,但他不开口问,凤庄主和凤大公子也不好说。

    自上次黎浅浅跟他说了生何事后,他就常常陷入自己的思绪里,要不盯着他,他便不吃不喝也不睡,凤大公子只好走到哪儿都带着他。

    黎漱跟凤奕打招呼,凤奕才朝他问好,“阿奕要去找浅浅吗?"

    “好。”凤奕点头,朝凤大公子颌,就径直转身走了。

    凤大公子看他走远,才又问,“您可是看出有什么地方不对?”

    “也许只是巧合,不过你不觉得,太巧了吗?”黎漱问,“她们一是东齐公主,一是南楚文官之女,她们之间除都与凤家庄交恶外,并无交集。”

    方束青要逃离方家人的掌控并不难,她对京城比方老太太派来的人要熟悉,但是谁给她底气,让她逃离方家来人?

    方家姐弟重返京城后,并未和凤乐悠连系,凤公子夫人当家,也不会让她有机会和凤乐悠接触,那么是谁助她传信给凤乐悠?在她逃离方家人掌控后,助她去结识长平公主?

    谁知道长平公主与方束青都跟凤家庄交恶呢?

    一连串的问题,砸得凤大公子头晕眼花。

    “你的意思是,凤家庄里有内贼?”凤大公子面色苍白不敢置信。

    “我只是提出我看到的问题,事实真相如何,还得凤大公子派人去查证。”

    会是谁呢?

    要是被他查出来那人是谁,他定要将之挫骨扬灰。

    他之前已把方束青处置了,凤乐悠因她毁容,自然也要让方束青尝尝一样的滋味,然后打断她的四肢,重新接好后,把她送回方家,交给方老太太,相信方老太太会好好的教导她何为孝道。

    至于长平公主,盯着她的人现,虽然瑞郡王已把侍候她的人逐出府,但她还有人,可以帮她给瑞郡王世子下毒,所以他猜测,凤耀会不会落入她的手里了?

    他不想跟义父商量这事,怕他因此忧心忡忡而冲动行事。

    所以他提出来和黎漱讨论,黎漱眼睛一亮,“你不是说,你的人查问过那些被逐出郡王府的人,他们都没看到凤二公子,也没看到他追的那名黑衣人。”

    “如果二弟真落入她手里,那……”凤大公子不由一悚,“黎叔,您说她会不会把她儿子们一死一失踪的事怪在二弟身上,因此迁怒二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