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弄瓦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弄瓦

 
    南楚皇宫御书房中,南楚皇帝皱着眉头,正在听亲信报告瑞郡王府的事,亲信禀报完之后,便退至一旁,静待皇帝处置。㈧㈠   中Δ┡文网Ww W.8⒈Zw.COM

    南楚皇帝揉了揉眉心,问,“瑞郡王妃的人不是都被瑞郡王赶出府了,怎么还有人手?”

    可以助她对瑞郡王世子下毒手?

    那女人果然是祸害。

    东齐皇帝好手段,把个祸害嫁到南楚来,给他添乱。

    亲信低声回道:“瑞郡王妃的人确实是被郡王赶出府,不过,瑞郡王妃好歹是东齐公主,陪嫁的人不止明面上的那些人而已。”

    意即还有些人不在台面上,没有记在陪嫁单里,瑞郡王是个富贵闲人,不曾为皇帝办差,出宫开府,有前瑞郡王妃和郡王府总管、长史操持庶务,哪懂得这些弯弯绕绕的。

    他下令把侍候瑞郡王妃的人赶出去,总管是照着花名册上赶人,没记在花名册上的人,自然就还待在郡王府里。

    瑞郡王妃不得宠,又只生一女,可说地位岌岌可危,他们跟着公主远道而来,若公主不好过,他们能得好?

    “皇上,您看,是不是要把那些人也一并除了?”

    南楚皇帝冷笑,“由他们去,人是瑞郡王自己要娶的,引狼入室,怪得了谁?”再说,瑞郡王都多大的人了,他这做哥哥的管得太多只会惹人嫌,他事多着呢!哪有闲功夫管到瑞郡王府上去。

    亲信得令,躬身退下。

    皇帝身边的太监见状,才靠上去轻声说了凤家庄的现况。

    “听说瑞瑶教的教主也在凤家庄?”

    “是。”皇帝闻言轻点了下头,“上次你说他们的教主换人了?”

    太监颌,把黎漱传位给黎浅浅的事说了,怕皇帝贵人多忘事,又将黎浅浅与黎漱的关系说了一遍。

    “这位前教主倒是个特别的。”手握权势多年,说传位就传位,而且还是传给个女孩,就算如今的世道,已与过往不同,赵国有女将军,北晋还是女皇主政呢!但在南楚,女人当家主事,还是少见。

    尤其还是个小丫头。

    “这位新教主,多大了?”

    “八、九岁吧!”太监轻声道,心里却不敢轻忽瑞瑶教的这位年轻教主,因为根据最新的消息指出,历经三任教主的大长老就在日前,向这位新教主请辞。

    听说这位小教主手段够狠的,一出手就整得大长老的儿孙慌了手脚,有人说大长老隐退是被逼的,也有人说他是被不肖儿孙气的,但真相如何?

    端看他们家离开总坛回老家时,新教主和大长老相谈甚欢就可看出端倪。

    “让人盯着。”皇帝沉吟良久道。

    “是,还有,奴才日前才晓得,这位新教主,是,黎经时将军的小女儿。”太监边说边小心的看皇帝的表情。

    皇帝愣了下,随即笑道,“那还真是虎父无犬女啊!”接着便问起太监,黎浅浅的武功如何?

    太监哪知道啊!他又不懂武,看向站在皇帝御案另一边的太监,那一位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幸而皇帝也只是一时兴起问几句而已,见太监答不上来,也没多纠缠,转而处理奏折去了。

    黎浅浅不知道自己被南楚皇帝关心了下,也不晓得,她爹活得好好的,还颇受南楚皇帝看重的。

    这会儿她正被四长老派人的人缠着不放。

    四长老不止派人去莲城,得知黎浅浅他们去京城,便又派人往京城去,他不止要和黎浅浅讨教训练中心的事,还有其他事要说,如,之前曾说商队要扩编,要怎么扩充?人手要怎么补足?听说训练中心的事后,他又想,商号的人可以在正式上工前先受训,那货栈和商队的人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做?

    “你们要弄训练中心?当然可以啊!至于找什么样的人,教些什么,自然要看在货栈工作的人,在商队工作的人需要什么技能,就教什么,不过最好,全都教他们识字,不用教多,他们不去考状元,不用多高深的学问。”

    黎浅浅被逼得没法子,只能坐下来和四长老派来的人谈,来人是四长老的次子张二少爷,之前就见识过黎浅浅设计货栈的图样,对她十分的好奇,没想到让他惊奇的事还在后头。

    这次有机会来请教她,他便自请前来。

    黎漱坐在旁边喝茶,看他们说的欢,便安静看着没插嘴。

    黎浅浅好不容易应付完,看人满意的走了,才走到黎漱身边,把茶几上的茶壸拿起来,直接吸溜了一口。

    “用杯子。”

    “那解不了渴。累死了!”黎浅浅抱怨的看黎漱一眼。“表舅方才也不帮忙说几句。”她相信,只要他开口,那家伙肯定拔腿就跑,可他偏不,让那家伙缠着自己说没完。

    “要真让四长老把庆州经营起来,那是件好事。”黎漱慢条斯理的喝茶,黎浅浅瞪他一眼,没有说话,把茶水吸溜完了,脚底抹油溜了。

    庆州多山,交通不便不说,山上村寨的百姓多不识字,货栈和商队的建立,让他们多了一条生路,但还是杯水车薪,而且也不是人人都适合去货栈做事,商队的要求比货栈更严格,一般人想进都难。

    便是因此,当四长老得知莲城商号的事后,才会兴奋不已。

    听张二少爷说,他爹原本还挺担心的,因为听说黎浅浅把之前那些贪墨的掌、伙计等全送官究办,重新开幕时,店里全是新手,要完全上手肯定得花时间!韩家人可是等着看好戏呢!要是丢脸了怎么办?

    没想到他爹担心的事,都没生,而且那些伙计上手还挺快的,他爹忙叫人去查,待晓得是怎么回事后,他爹抚掌直叫好。

    在探点建货栈时,黎浅浅曾跟着四长老和黎漱在庆州山区逛了遍,对村寨的百姓的生活有所了解,所以张二少爷提出问题,她都尽力回答。

    她的能力有限,精力也有限,四长老愿意出手,她乐得当甩手掌柜。

    隔天休息不用为凤奕护法,黎浅浅忙把刘二找来。“三长老也派人去莲城了?”昨晚临睡前,她才忽然想起,好像没听刘二说起这位女长老。

    “有,三长老也派人去莲城了,不过她那个丫鬟,似乎心思不在这事上头。”

    黎浅浅得知去莲城的是南荃后,嘴角微翘的点头笑道,“原来是她!她怎么还没嫁?”

    刘二嗤笑,“她心气高着呢!”虽说是黎漱瞧不上三长老,但南荃一个丫鬟凭什么嫌弃他家大教主?时时在三长老面前说大教主的不是,真是嫌命太长了?

    黎浅浅问,“三长老年纪也不小了,她不嫁,难道也不许身边侍候的丫鬟嫁人?”

    “哪倒不是,听说南烟订亲了,本去年就要成亲,不巧她婆家老祖宗过世,她未婚夫是承重孙,得守孝三年。”

    刘二边说边摇头,“至于那个南荃,和三长老外家表兄走的近,怕是早就有了尾。”

    话语间有些不明白,三长老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连贴身侍候的大丫鬟与男人有了尾,而毫无所觉?

    “灯下黑呗!”听到黎浅浅的回答,刘二才晓得自己把话问出口了,有些羞赧的笑了下,道,“教主说的是,另外,前三长老夫妇去的早,大概没来得及教女儿这些事情吧!”

    黎浅浅却道,“就算他们去得早,难道他们就没留下亲信得用的嬷嬷?为什么这些人没有人教她?”

    “这个……”

    “说穿了,就是这个南荃手段厉害,再有嘛!大概就是三长老没想到,她舅母的心不小。”黎浅浅伸手在桌上记载三长老相关事情的册子上轻敲,“派人去点她,要是她不信,那是她的损失。”

    刘二点头,这要是大教主知道此事,怕是根本就不会管,还是他们教主心地善良。

    黎浅浅不知刘二想些什么,要是她晓得,大概会跟他说,你想太多了!会让人去点三长老,是不想外人觊觎他们瑞瑶教的东西。

    “对了,严家还老实吧?”

    “严方氏去年底,生孩子血崩过世了。”

    咦?难产?“生老四的时候?”她记得自己离开黎家小院时,严方氏正怀着孩子。

    “是,老三没保住,这小儿子倒是生下来了,不过产妇生完孩子后大血崩,没能救回来。”

    “那仑月姐姐可辛苦了!”

    “是啊!年前她还问过村长,她何时能来侍候您,不过她娘过世后,她就不再问了。”

    黎浅浅长叹一声,“让人多帮衬着点。”

    “是。”

    “村长他们都还好吗?”

    “好。”刘二笑眯眯的说起村里的喜事,有人添丁、有人弄瓦,当然也有人过世,不过刘二没说这些,只提了那些好的。

    末了,刘二又道,“黎二老爷那位蒋姨娘生了。”

    “啊?”黎浅浅扳着手指头算了算,“她还没到正日子吧?”

    “没,听说是黎家已经出阁的姑奶奶去莲城探望老太太时,不慎和蒋姨娘撞上了,所以就……”刘二道。

    “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黎浅浅问。

    “女儿。”刘二撇了下嘴,“不过没保住,生下来不过三天就去了。”

    “二老爷肯定很失望。”

    刘二冷笑道,“亏得生的是女儿,要是个儿子,怕那几位姑奶奶讨不着好!”(未完待续。)